(祈无名汪二狗)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_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君墨无痕”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祈无名汪二狗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无系统+无女主+灵异+惊悚】
我叫祁无名,两年前被一个疯老道骗,开了家恐怖酒馆
事情得从一位小尸妹说起……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小说: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君墨无痕

角色:祈无名汪二狗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作者是“君墨无痕”。本书精彩片段:坐在床沿边,我琢磨了半分钟,伸手捡起地上的皮鞋凑到窗边,借着月光仔细打量。鞋子没问题,而且还挺贵,纪梵希的,恐怕要卖六七千。不过,当我抽出鞋垫,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瞬间觉得事情不对劲。鞋里藏着一张黄色符纸,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不是道士但没少看恐怖片,这玩意就是道家符篆。转身,我又拿来另一只皮鞋,抽开鞋垫往里看……

评论专区

地狱乐园计划:关键词:男主,恶魔,抖M,一百万字还是纯男

编程之战:为啥给5分,因为我看不懂,但是我又不想承认,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去看,有福我享,有难同当。

武侠直播:肛裂遁,作者真可怜:

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

《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在线阅读

第4章 可疑,事出反常必有妖

坐在床沿边,我琢磨了半分钟,伸手捡起地上的皮鞋凑到窗边,借着月光仔细打量。

鞋子没问题,而且还挺贵,纪梵希的,恐怕要卖六七千。

不过,当我抽出鞋垫,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瞬间觉得事情不对劲。

鞋里藏着一张黄色符纸,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不是道士但没少看恐怖片,这玩意就是道家符篆。

转身,我又拿来另一只皮鞋,抽开鞋垫往里看。

果然,里面也藏着一张黄色符纸。

不对!很不对!背尸怎么还要往我鞋底藏这玩意?

想着,我赶紧检查两张符纸。

符头是个类似敕字,左右两条线一直拉到最下方。

符胆一堆鬼画符的字我只能认识一些。

甲戌甲戌壬申丙午。

卧槽!这八个字我知道,这特么不是我的生辰八字吗!?

几个月前一个妹子雇我陪她去市南街算命,我不信那玩意,但拗不过妹子买单,让我也算。

报了生辰年月后,那算命老头说了我的八字,当时我记了下来。

老头掐算好一会后,我还以为他要说我以后大富大贵,或者要娶几个老婆什么的。

谁知道,他直接来了句:你是阴人,咱们同行,算不了。

当时我觉得他就是个江湖骗子,怕被识破所以胡扯。

言归正题,看到写有我生辰八字的符纸,让我很震惊。

我又看了另一张,同样的绘制图案,不过生辰八字不一样。

辛巳丙申戊辰壬子。

遇事不懂找度娘,我拿出手机输入八字,得到一个结果零一年七月半壬子时,也就是中元节那天。

靠!

看到这串数字我瞬间联想到了秦姐的女儿秦念念,十八九的年纪,这应该是她女儿的生辰八字。

曰了狗,这是啥情况?

如果背尸需要这样的流程,秦姐应该会主动要我生辰八字,而不是瞒着我把符纸偷偷藏鞋里。

我拿起一支大重九点上,开始细细思索。

疑点一,秦姐怎么弄到我生辰八字的?

之前雇我一起算命的妹子,聂青青!

还有当时给我算命的老头。

这两人都很可疑,只是不知道是谁。

疑点二,秦姐雇我来肯定不仅仅是背她女儿下楼,背后肯定有目的。

害我性命让我去和秦念念作伴?

抽了几口烟,想了几分钟,我将黄符扔在床下,穿上皮鞋往外走。

跑路!甭管秦姐再加多少钱或者求我,我也不会继续做下去,事出反常必有妖!

推门走到客厅,赵大师转头瞥了我一眼,继续忙手上的事,一句话没说。

我假装系鞋带,把沙发下面的微型摄影机揣回兜里,朝着东屋走去。

换衣服走人,此地不宜久留!

“砰砰砰。”

敲响房门,我朝里面喊道:“秦姐,在屋里吗?”

里面传回秦姐的声音:“我在呢小祁,马上出来。”

等了半分钟,房门打开,我抬头往里看。

靠!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秦姐穿着一袭红裙,脸画得俏白,嘴上抹着大红色唇膏,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

大晚上的,这穿着忒特么吓人。

“对不起小祁,没吓着吧。”秦姐看我抽抽,赶紧道歉,伸手过来扶我。

她手上涂着红色指甲油,露在外面的手臂和手掌显得十分白皙。

不过,此刻我哪儿还有心思欣赏,急忙问:“秦姐,我衣服呢?实在不好意思,家里临时有点事,我爷快不行了,得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我爷在我几个月大时就去了,所以拿他老人家临时当挡箭牌。

秦姐听我要走,脸上笑意散去,语气十分冰冷:“小祁,钱你都收了,干不了你提前说,殡仪馆的车已经在路上,你临时撂挑子,我上哪找人帮忙?”

她的话弄得我很不好意思,理确实是这个理,我赶紧说道:“姐,钱我一分不少退回去,外加一千违约金,六千块钱你找殡仪馆开车的师傅搭把手,他肯定干。”

破财消灾,此刻我只想走人,钱不钱的已经无所谓。

“不行,之前我找人算过,不是什么人都能背,必须是九四年九月初九出生的男丁。”

秦姐似乎有些紧张,用力挽着我的胳膊,怕我跑一样。

我无心感受胳膊处的柔软,表情凝重问:“秦姐,你怎么知道我是九四年九月初九出生的?”

秦姐打开微信,翻出我的朋友圈,一直往下拉,最后找到我去年过生日发的动态。

“张颖告诉我的,不仅知道你出生的年月日,而且还知道你是午时出生。”秦姐直接将手机屏幕怼到我眼前。

擦嘞!我都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动态是一张吹蜡烛的照片,配文是【9是我的幸运数字,1994年九月初九,可惜是中午十二点,要是早上就点就好了。】

我怀疑当时脑袋被驴踢了,不然怎么会发这么条二逼的动态。

一瞬间我算明白过来,差点冤枉了算命老头和聂青青。

“小伙子,人无信而不立,既然答应了就把事办完,你额上天纹两处断裂,没有地纹,家中父母爷奶早已仙逝,你是个孤儿。”

赵大师在一旁振振有词,看我的眼神还有点鄙视。

别说,他虽然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有点能耐,居然从面相就看出我的身世。

我家里确实已经没人,也无兄弟姊妹,孤家寡人一个。

被当场拆穿……挺尴尬的。

他们揭穿我,我也懒得装,直接质问:“那你们把我生辰八字和秦念念生辰八字藏鞋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