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陈承黑松将军)全章节在线阅读_《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完结版免费阅读

经典力作《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陈承黑松将军,由作者“看我书来”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我本是一条小青龙,被父亲大人一尾巴重新投胎成了人族
出生时喊过口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哭声震惊县医院!
三岁时骑犬巡山:爷爷叫我来巡山,我把山头转一转!
歌声传遍黑松山!
待我长到十八岁,哼哼!
“陈承,回家吃饭啦,别整天骑着狗瞎逛!”
唉!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召唤,不得不从,否则,她会哭……
修行的道路上果然需要经历很多艰难坎坷,陈承小朋友有一种莫名的忧伤

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看我书来

角色:陈承黑松将军

经典都市小说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看我书来”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冬日里天阴得早,老房子不点灯就不会太亮堂。回了里屋的孙妙君将陈承放在床上,轻轻地拍着儿子,眼神意味不明。过了一会儿,见陈承呼吸平缓已然熟睡,方才慢慢起身坐在床沿上细细思量。见婆婆进来,冲她笑了笑,拿起手机小声道:“睡着了,妈,我去给一顺打个电话,你帮忙看着。”刘翠兰也想儿子了,急忙挥手示意孙妙君快去,还叮嘱道:“这一打雷呀信号更差啦,去村东头,就是小卖部王婶家,那里信号最好……

评论专区

重生之我变成了蛆2:来啊,互相伤害啊

未来游戏创始人:什么都好,就是里面写的游戏怎么都觉得不好玩,还不如脑残满满的游戏总裁

超级训练大师:很爽的竞技文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在线阅读

第5章 青梅竹蛋?

冬日里天阴得早,老房子不点灯就不会太亮堂。

回了里屋的孙妙君将陈承放在床上,轻轻地拍着儿子,眼神意味不明。

过了一会儿,见陈承呼吸平缓已然熟睡,方才慢慢起身坐在床沿上细细思量。

见婆婆进来,冲她笑了笑,拿起手机小声道:“睡着了,妈,我去给一顺打个电话,你帮忙看着。”

刘翠兰也想儿子了,急忙挥手示意孙妙君快去,还叮嘱道:“这一打雷呀信号更差啦,去村东头,就是小卖部王婶家,那里信号最好。”

孙妙君出了院子一直朝村口走,约莫行了几十米,步子渐渐慢了下来,忽听到远处人声吵杂,却不见人影,一咬牙便不再迟疑快步继续前行。

“你好,我是三排长陈一顺的妻子孙妙君,有急事找他,能让他接个电话吗?”

半分钟后,电话那头遗憾地告知陈排长外出执行任务,但可以帮她留言。

“请告诉他,儿子陈承出事了,如果可以,让他请假回来一趟。”

“好的,请放心,一定带到。”

孙妙君想打电话给远在京城的爸妈,思虑半晌还是放弃了。

陈承还不知道适才最后一刻,他双眼青光流转的样子被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老妈看了个正着,睡前还在为无意中跨入青龙护体诀第一阶门槛而欣喜不已。

孙妙君希望是自己眼花了,可那不是一瞬间,而是持续了几秒钟,回忆起儿子出生以来种种,心里既担心又害怕,偏偏这种事情还不能随意找人问,最能依赖的丈夫又无法联系上,即使联系上,这种事情哪能在电话里讲,这可怎么办?

眼前浮现儿子可爱的小脸,清澈无邪的目光中透着对自己的依恋,一时间心乱如麻。忽感到面颊一凉,才惊觉又下雪了,天光渐亮,雪越下越密。

孙妙君揉了揉脸,转身往回走,行至村中一处岔路口,见一群人正冒着大雪有扶有抬的急急往另一头赶。

“一顺媳妇,你这是要回屋?”

见孙妙君点头,村长立即道:“快通知待在你家里的那些个人来村委会,自家的爷们伤着了,别整天只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

孙妙君没见到公公,急问:“我公公呢?”

“他没事,在原地等曾所长的人来。”

“就他一个人?”

“一利也在,别担心。”

孙妙君此时也顾不得琢磨儿子的事,或者说正好有其它事情忙,先暂时逃避,便加快脚步往家里赶。

接下来的几天,村子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大部分来了又走,却有两人留在村里过年,据说是什么研究所的人,自然是由村长出面接待。

孙妙君一直等到初三,还没有接到陈一顺的电话,心里不由得愈发焦急,即担心丈夫的安全,是什么任务需要这么长时间,又心忧儿子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再加之村里过年事多,人请客往,让她生生瘦了几斤。

至于说收惊,她想尽办法地推脱,心里虽然不信,但如果儿子真有什么不对,被这种封建迷信折腾出个好歹可如何是好,哪怕万一也不行,这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儿子。

刘翠兰很信这一套,见儿媳妇总是拦着,脸色便不太好看了,明里暗里的有些针对孙妙君。

她本来就不太喜欢这个儿媳妇,来自大城市,说话文绉绉的,听着就不亲切顺耳,加上和亲家第一次见面商量婚事就闹了不愉快,自家儿子也不差,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排长,十里八乡谁人不夸。再说了,又不是没有小姑娘喜欢一顺,越想越来气,在饭桌上就发作开了。

“谁家儿媳妇整天只抱娃啥事都不做?村里人当面不说,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嚼舌根呢,你都不出去听听!”

“妈,大过年的少说两句行不行?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顿饭啦!” 陈一利有些同情嫂子,而且大哥之前也有私下请他帮忙照看,便帮了个嘴。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告诉你陈一利,你要是找媳妇不经过我同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见儿媳妇抱着孙子回了屋,支走二儿子,将碗往桌上重重一搁,陈建平才开口教妻。

“瞧你这几天眼不是眼嘴不是嘴的,大过年的你想干啥!能娶到这样有文化的儿媳妇还不知足,甭成天听村东头那王家撺掇,一顺现在娃都有了,他家姑娘……”

陈建平作为男人还是长辈,不好说人家姑娘的不是,但儿子的心思是知道的,根本对王家姑娘没想法。

刘翠兰气不顺,嘀咕道:“一个村的人,看着长大的,人都说她跟咱一顺算青梅竹马,要是当初一顺娶了她,这家里家外的也有个帮手。”

“要啥帮手?咱俩还没老到动不了的时候,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家家都知道外出挣钱比种地强,儿媳妇还是国家正规单位的人,不比他王家姑娘现在待业在家强?”

“就是,她王金花整天跟人说和我哥是青梅竹马,按她的逻辑,同吃一口井同上一个学便是啦?那全村的男人都跟她是青梅竹马。” 被支开的陈一利探出个脑袋不屑的很。

“王金花哪里不好啦?能下地干活,能洗衣做饭!你小子别说风凉话,翻什么白眼,就你这样的人家还瞧不上呢。”

“妈!就她那样还瞧不上我?小眯眼水桶腰,一米四九都嫌高!你儿子我风流倜傥帅哥一枚,您觉得有可比性吗?”

刘翠兰捶了儿子一下,怒道:“你之前不还说啥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的怪话,现在嫌弃人矮啦!”

陈一利听这话音怎么感觉不太对味,急忙道:“妈,你不会想让她当你二儿媳妇吧?可别吓我,我才二十她都二十六了,就她那接地气的身高……”

“你给我住嘴!” 不等陈一利往下说,老爹陈建平呵斥一声,瞪眼又道:“人家愿意长这么矮吗?不管啥时候都不许拿别人的短处说事,这是做人的基本底线。”

转过头看了眼自家老婆子,郑重道:“刘翠兰,我不管王家姑娘是好是歹,就冲她之前缠着一顺的劲儿,也不许她进我陈家的门!你想让家宅不宁吗!?”

堂屋里的对话孙妙君听得到,回屋后房门特意留了个缝。

自己一个城里长大的姑娘从来没烧过柴火灶,没扛过一天的锄头,没挑过一次水,可也尽力去学去适应了,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眶渐红,禁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一只小手够到腮边,轻轻拭去眼泪,一双漆黑的圆眼看着自己,嘴里吐出一个字:妈。

孙妙君抱紧儿子,连声应道:“是,是妈妈。” 小陈承本想安慰母亲,没想到反而惹得眼泪如珠串般滴落。

小手不停的在脸上划拉,孙妙君嘴角含笑,轻轻握住儿子的小手,柔声道:“儿子,再喊一声。我儿子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可爱的宝宝,你都听得懂,对吗?”

陈承抿了抿嘴,又唤了声妈。

孙妙君哪里听得够,又让儿子再叫,换来儿子一个白眼,不理她了,她也不恼,抱着儿子坐在床边缓缓地摇着,目光看向窗外的飘雪。

陈承叹了口气,母亲太弱了,如果是前世的母亲大人,敢跟老娘抢丈夫,一尾巴抽你出龙域,再狠揍父亲大人一顿,也不知道搓衣板是个什么神器,跪上去伤害到几级?

另外,这人族的用词也太不讲究了,青梅竹马不太对吧,应该是青梅竹人才对,像前世的父母,还是龙蛋时就被龙君大人放在一个窝里,这算不算青梅竹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