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礼沈恪)十方帝君录_《十方帝君录》全章节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十方帝君录》,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周礼沈恪,作者“听雨的狮子”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方录出,强者云动
记载了十方秘境的密录,随着京都豪门的灭门惨案,重现人间
究竟是何等的财富,牵动如此惨剧?又是何等的诱惑,引出天下豪杰
能人异士,武林豪杰,世外高人,云集京都
随着乱局激荡,更有神秘势力浮出水面
浪荡的无能王爷,又如何理清乱局,压盖群雄?天下熙熙,如何被只手掌握?

小说:十方帝君录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听雨的狮子

角色:周礼沈恪

《十方帝君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听雨的狮子”。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旅人族,自称是上古人类的后人。传说荒古时期,人类不是一起自秘境中迁出的。有一部分的人类,因为习惯了秘境中的生活,所以一直在秘境中坚守,一直到秘境中生态崩塌,无法生存之后,才迁出秘境。这一部分人,出来后发现,外面的人类已经有了新的社会模式。王朝已经兴起,制度已经建立,不再像之前那般,以部落为聚集地……

评论专区

我就是能进球:本来一直订阅结果作者突然味屎,一个拿着欧洲顶薪的英超球员,可以跟C罗梅西相比的人,居然回国去踢世伦杯而不是亚洲杯,我觉得作者脑子真是有屎。

大隋国师:30章弃书,智商惨不忍睹。

带着星际闯美幻:10章下来一直在啰里啰唆的说明介绍星际争霸的故事背景和科技说明.

十方帝君录

《十方帝君录》在线阅读

第5章 旅人族秘史忽揭晓,端王爷皇宫探校场

旅人族,自称是上古人类的后人。传说荒古时期,人类不是一起自秘境中迁出的。有一部分的人类,因为习惯了秘境中的生活,所以一直在秘境中坚守,一直到秘境中生态崩塌,无法生存之后,才迁出秘境。这一部分人,出来后发现,外面的人类已经有了新的社会模式。王朝已经兴起,制度已经建立,不再像之前那般,以部落为聚集地。文化,习俗也已经格格不入。

于是。这一批人最初的首领们便将族人们聚集在一起,凭借着秘境中完整传承的各类奇门功法,过起了探寻人间,游览山水的逍遥生活。他们的部落后来渐渐合二为一,也有了自己的名称,开始以“旅人族”自称。

随着时间流逝,部分想要逃离王朝统治的能人异士知道了旅人族的行踪。旅人族也渐渐的开始有新的族人融入。时至今日,已经发展成为一股瑶瑶脱离于世俗王朝之外,却神秘莫测,实力高深的势力。

……

“听说了吗?旅人族的怪人们又出山啦。”

“就是就是,你说献王府的事情,会不会是他们做的?”

“有可能,毕竟旅人族是从秘境里出来的,如今想回去,也许有什么秘密被发现了也说不定。”

“可是都说秘境里有无数财富,想争天下的势力可能有兴趣,旅人族应该也不缺这些呀,当初不都是他们自己不要的吗?”

“今时不同往日啦,谁知道旅人族现在的首领,是不是也想过过王朝的瘾呢。”

“说不准,说不准……”

随着旅人王沈恪现身的消息不胫而走,江湖上顿时流言四起。谣言越传越玄乎,不少人甚至言之凿凿的站出来说,看到了旅人族的神秘人,身上就带着《十方录》……

随之而来的,就是原本之后各大势力核心高层才知晓的旅人一组,也渐渐的被世人熟知,甚至成为了茶余饭后的侃侃谈资。

……

“完喽,完喽,天下要大乱咯。”端王府的后院,一处冷僻的小亭子里。周礼悠闲的躺在摇椅上,手里端着一盘田螺,正一个一个仔仔细细的把螺肉挑出来,丢到嘴里。

在他身边,一个小厮打扮的下人,正弯腰帮他把丢在地上的螺壳收拾起来,一边跟他汇报着近日来江湖上的种种情报。

“王爷,这就是近日来江湖上的大小事件了。”小厮弓着身子,源源不断的说了两个多时辰。说罢,擦了擦头上的汗珠。悄悄抬起头瞅了周礼一眼。“王爷,不知道接下来该……”

“好了,你先下去吧,后面有什么事,我再吩咐你们。”周礼说着,扶着躺椅缓缓地站起来,伸手把手中最后一个螺壳弹到黑衣人手里,“赏你的,别弄丢了。”

小厮低头领命,道了声属下告退,接着身形一展,顺着小路消失了踪影。

周礼一手扶着后腰,一边继续感叹着,“完喽完喽,旅人族被人曝光咯。完喽完喽,那几个大宗门估计也憋不住喽”说着晃晃悠悠的向着书房走去,“累了累了,睡会睡会。”

而此时的江湖,就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死水,突然有泉眼,开始涌出源源不断的激流来。

而此时的皇宫之中,却没有了任何消息传去,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渊,酝酿着惊人的危机。

京都城,已经好几天没有平静的夜晚了。每当夜色降临,大宗门小门派的,来来往往的探子们,纷纷开始了查探。偌大一个京都城,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探子在来往。每一条黑巷子里,都有江湖人士在激斗。

寻找十方录者有,借机劫掠财物者有,寻仇报复者有,抢夺地盘者亦有。一开始各路豪强还有些克制,毕竟京都之内,大周王朝盖压一切。可随着事态发展,皇宫之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巡城的士兵们也稀稀疏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知不觉间,动乱的势头,已经愈演愈烈,激斗渐渐变成厮杀,厮杀又变成火并。

虽说大部分人的目的,还是找出当初灭献王满门的势力,可是,渐渐的,总还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乱局,谋求着自己的目的。

一时之间,京都人人自危,普通百姓晚上已经完全不敢出门了。平日里繁华热闹的街道,也变得冷冷清清。

入夜,京都皇宫附近的一条大街上。周礼一身黑衣,步伐轻盈的越过重重房屋,轻轻落在一处高楼的屋顶,遥遥的望着皇宫的方向。轻轻叹了口气,“大哥啊大哥,何必呢你是。害得我又得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点也不能省心啊。”

说罢,轻功一展。一身气机完全收敛在内,悄无声息的划过了数十丈的距离,轻轻贴在了宫墙之上。胖滚滚的身体此刻却仿佛完全没有了重量,又是一个气息吞吐间,顺着宫墙蛇形而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壁虎游墙功!

不远处巡逻的禁卫军士兵们完全没有发现,一个胖子已经偷偷溜了进来。

“真远啊,难为皇帝天天走这么远的距离。”翻过宫墙之后,周礼回忆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向着东南方向一路前行。

躲躲藏藏的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周礼忍不住腹诽了一句,脚下不停,目标却十分明确。

亲卫校场!

“虽说这《十方录》的事情,我百分之百确定是皇帝搞出来的幺蛾子,可是还是得去看一眼,看看他准备到了什么程度,不然哪天他突然掏出来一帮天人境的小子来,把我当猪杀,我可受不了。”周礼一边躲避着宫内严密的巡逻,一边心里默默念叨着。

所谓亲卫校场,可是一个大有玄机的地方。

英帝还是太子时,一直十分痴迷于练兵打仗。那时英帝刚刚十二三岁,先帝对他疼爱有加,于是特别在宫中给他划了一块地方,让他自己挑选顺眼的卫士,供他训练指挥。

于是英帝从贴身的侍卫中选出了一些人,每日与他们相伴,训练。虽说皇室的武功秘法不能透漏,但是数十位天资非凡的少年,每日一同修炼,不光是武学修为,还有军队战阵,进步起来,简直是一日千里。

随着英帝逐渐成长,大周天子的气运逐渐浓重,他身边这些朝夕相伴的卫士们也沾得了光。一个个修炼起来更加进步神速。等到英帝登机之后,便将这些卫士雪藏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如今这些人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想来已经成为了英帝手中,一张绝对的王牌了。

而这亲卫校场,就是英帝少年时,与那些贴身侍卫,修行、练兵的地方。周礼相信,这帮人应该还会在这里修炼,也许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兔起鹘落间,周礼终于到了地方。

校场不算很大,地面青砖铺就,约么只有三十丈方圆。周围是铁栅栏围拢,两侧是空荡荡的兵器架。场中间放着几个训练用的沙袋,依稀还可以看见,战阵训练时,在地上画出来的道道行军线路。

除此之外,空无一人。

周礼躬下身子,悄悄的摸到了校场边的围栏,翻身而入。随后眯起眼睛,仔仔细细的探查了起来。

校场整体都是用坚硬无比的青砖铺就,一尘不染。偶尔有些砖上还有兵器造成的痕迹。周礼偷偷的摸到了校场最北边的位置,根据他脑子里的情报,这里应该是那些卫士列队迎接英帝的地方。

果然,这里的青砖上,有着明显列队的痕迹。一群人在这里列队了十几年,如今,坚硬无比的青砖上,都被鞋底磨出了痕迹,凹陷了下去。

“一,二,三……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周礼心里默数着,眼睛愈发眯起来。“一共是四十九人,全部是武人第二境以上了啊,天人境的有一个。”周礼心里想着,身上也不由得冒出冷汗来。

以周礼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造成这些痕迹的人本身实力如何。尽管周礼也不想相信,可实实在在的看了好几遍,内心还是忍不住一惊。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自小陪着皇帝长大,身上沾染了皇族的气运,修行本就较之常人要迅速一些。突破起天人境来,也更加的容易。如今这些人眼看有一大半都摸到了天人的门槛,更何况,这些痕迹说不定已经过去很久了……

也就是天人境突破实在是极难,不然这些人如果都突破了天人境,到时候天人亲卫一出,估计皇帝早就荡平各大宗门了,也就没有十方录这档子事了……

周礼暗暗摇头,心里对他这位大哥却是愈发的警惕起来。

如今江湖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皇宫里却安静的不能再安静。拿到了各路的龙符之后,英帝却没有第一时间有所行动。

暴风雨前的宁静!周礼心中暗暗警醒。

对于周礼来说,大周军队的实力如何,他很清楚。如何应对,他心里也有主意。唯一需要小心的,就是英帝藏在暗处的力量。这些亲卫中的亲卫,没人知道他们的实力如何,关键时候,可是很容易一招致命的啊。

这也是周礼为什么愿意冒这么大风险,夜探皇宫的原因。

今日朝堂之上的事情,着实有点惊到了周礼。他从来没有想过,皇帝居然有如此大的决心与魄力!

清了清思路,查到了想要的东西,周礼当下也不耽搁。身形一纵潜入墙边的阴影,躲过巡视的士兵,小心翼翼的一路潜行,翻出了宫墙。

就在周礼离开校场后不久,一个白发老人出现在了校场,他看了看周礼离开的方向,嘿嘿笑了一声,接着不动声色的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周礼翻墙而出的瞬间,忽然心有所感,忍住了没有回头,心里骂了一句,“又是哪个老妖精,别被本王逮到你了。”接着翻身而下,双手在宫墙上借力一推,身形飘忽飞过几十丈,轻轻落在了一处街道上的无人之处。

此时早已经没有了打更人,周礼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发现自己。接着抬头看了看月亮,想着时候也差不多了,便重又腾身而起,避过偶尔可见的江湖人士,向着王府的方形蛇形而去。

只见周礼胖胖的身躯,此刻却是无比的灵活。浑身气机内收,将自己稳稳的吸附在房檐、墙壁之上。仿佛游墙的壁虎一般,轻盈迅捷,无声无息的向前急行。倏忽间四肢轻轻用力,身形便如同抛射的羽箭,十几丈的距离,转瞬间掠过。落下时却又如同飘落的羽毛,无声无息。

一急一缓,一起一落间,飘忽不定,神鬼莫测!

如同顺着激流而下的一片落叶一般。

下面激斗的武林人士浑然不觉间,周礼已经从他们头顶飞过。

不得不赞一句,好俊的身法!

周礼无声的翻过王府的后院院墙,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又潜行了数百丈,来到一座高约丈余的假山之下。转到假山背后,轻轻推开了道暗门,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