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心尖(沐妍心祈骁)_纹心尖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纹心尖》是作者““星星的梦啊”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沐妍心祈骁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沐妍心和祈骁第一次见面是在纹身店   第二次是在雨天,他给她递了一把伞   第三次,成了邻居   ……   暗生情愫   而在祈骁开始计划展开追求的时候,沐妍心忽然对他说:“我们要不要结婚?”   祈骁:“?”   这是什么天降福利???    #痞帅纹身师VS温柔老师#   #打破世俗偏见#   ——我们是世俗眼中的相反面,却成为了彼此最好的依靠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纹心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星星的梦啊 角色:沐妍心祈骁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纹心尖》,作者是“星星的梦啊”。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也不知怎么回事,沐妍心竟然还应了下来:“……嗯。”祈骁勾了勾唇,站起身。他看着她问:“住这儿?”沐妍心点头:“刚搬过来。”祈骁:“哦。”怪不得……

评论专区

天下:引用文案,穿越成寒门庶子,一步步成为大明首辅的故事。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为什么总有作者觉得第四天灾是傻子呢......别人白天996晚上给你当黑奴,如果这也是玩游戏的话当我没说别说什么不带脑子看了,你没脑子我有 顽贼:明末陕西造反起家,逻辑严谨,造反“有理”(有理论),主角边军出身,家庭小地主,被逼造反。写的相当不错,特别是战斗场面 纹心尖

《纹心尖》在线阅读

第5章“新邻居?”


也不知怎么回事,沐妍心竟然还应了下来:“……嗯。”

祈骁勾了勾唇,站起身。他看着她问:“住这儿?”

沐妍心点头:“刚搬过来。”

祈骁:“哦。”

怪不得。

她同样问:“你也住这儿吗?”

“嗯。”

沐妍心:“这样。”

蹲在两人中间,急需解决温饱问题的小猫:“……”

可恶的人类!

就在气氛走向尴尬的时候,小猫的叫声让沐妍心回过了神。

她忙蹲下去喂小猫罐头。

小猫埋头吃着,不一会儿就干完了罐头。它舔舔唇角,抬头看向祈骁。

祈骁了然,重新蹲下,在罐头里装了水给它。

小猫立马低头喝水。

沐妍心一时有点看愣了,她自言自语似的道:“我忘买水了。”

祈骁听到了,抬头看她:“你刚来不知道它的习惯很正常。”

沐妍心问:“你喂过它很多次吗?”

祈骁:“每次回来时候会喂。”

“哦哦。”

两人就这么看着小猫喝水,画面异常和谐。

沐妍心觉得它这样子可爱,不由弯腰想去摸它头。

显然祈骁也是这么想的,同样伸出了手。

但因为高度,祈骁的手先抵达,沐妍心的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

手心感觉到异样的温度,沐妍心立马撤回了手。

她耳根发烫:“……抱歉。”

祈骁也有一瞬的恍惚:“……没事。”手背上的微凉触感一瞬即过,却又好像还在。

“喵喵喵。”过了会儿,小猫叫了几声,表示喝完了。

祈骁撸了会儿它,拍拍它的头:“去睡觉吧。”

小猫听懂了,翘起尾巴摇摇摆摆地走了。

沐妍心还沉浸在刚才的意外里。

“可以走了。”祈骁跟她说了一声,便先踱步往前走去。

沐妍心用手扇了扇风,吐出一口气,缓缓跟了上去。

跟着跟着,忽然两人的发现方向似乎是一样的。

祈骁也发现了,他转头:“你住几栋?”

“四栋。”

他扬了扬眉。

沐妍心眨了下眼,试探性问:“你也是?”

“嗯。”

“……”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祈骁按了四楼,随后问她:“几楼?”

沐妍心看了眼他。

祈骁似乎看懂了她的眼神:“你也是?”

“……嗯。”

他意外地挑挑眉:“挺巧。”

到层,两人下了电梯。

祈骁直走,沐妍心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心想着不会吧。

然后,前面的男人停在了她家——对面。

沐妍心微滞。

祈骁看了眼对面,对她说:“新邻居?”

沐妍心干巴巴道:“是啊。”

她的反应让祈骁觉得有趣,他淡笑了下,没再多说什么,打开门准备进屋。

“等一下。”后面的女人忽然喊道。

祈骁回头。

“那个……伞。”沐妍心道,“还在我那儿,我拿给你。”

祈骁懒懒“哦”了声。

沐妍心打开门锁,从玄关的柜子上拿了拿把伞。

“谢谢。”沐妍心递给他。

祈骁接过,发现伞被她折得很规整,也很干净。

沐妍心觉得这样空手还不太好,又说了一句“再等一下”,便急匆匆跑里屋去了。

祈骁饶有兴致地倚着自家门框等她。

沐妍心在屋里到处搜寻,无奈发现好像没什么能给他送作道谢礼物。

最后,她把目光放到了桌上的那袋坚果上。

……

门外的祈骁差不多等了一分钟,人终于出来了。

沐妍心摸了摸鼻子,“家里没什么吃的,只有这袋坚果了。嗯……道谢回礼。”

“……”

意识到好像有点寒酸,她连忙补充:“我下次一定给你多送一点。”

祈骁勾了下唇,顺着她应道:“好。”

他把坚果袋接过去,翻转着观察了一番。

“你平常爱吃坚果吗?”沐妍心担心两人口味不一样,然后又没忍住加了一句,“还挺好吃的。”

祈骁点了点头。

沐妍心猜测应该是能接受的意思,便说:“那就好。”

……

第二天,祈骁出门。

刚锁上门,瞥了眼对面。他转身的脚步一顿,莫名想起了那袋坚果。

再次开门,他把坚果带上了。

到了店,祈骁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像个二愣子。他扯扯嘴角,把坚果放到了外厅茶几上。

等祈骁换上黑T,刚好预约的客户也到了。

祈骁渐渐投入于工作中。

中途,小奇觉得有点饿,便说:“哥,我去找点吃的。”

祈骁应了声“嗯”。

小奇走到外面,在茶几上看到了那袋坚果。他拿起来问小苗:“咱店啥时候还提供坚果了?这是你买的?”

小苗摇摇头:“不是啊。”

“那谁的?不会是骁哥带的吧?”小奇奇怪,祈骁什么时候喜欢吃坚果了?

小苗不确定:“可能?”

现在也不好打断祈骁工作,小奇想着祈骁口腹之欲一向不重,吃一点应该没事。

他打开袋子:“坚果饱腹,我先吃点了。”

小苗也觉得无所谓:“行。”

等纹完,送走客人后,祈骁摘下橡胶手套,揉着脖子去了外厅。

祈骁看了眼茶几,发现不对劲,又看了一眼。

坚果袋已经空了一大半。

“……”

祈骁皱起眉,语气不自觉冷了下来:“谁吃的?”

小苗愣了一下。

小奇跟在祈骁后面出来,也愣了愣:“我吃的。”

祈骁抿唇不语。

小奇不自觉咽了下口水:“……哥,这不能吃啊?”

祈骁皱眉:“你干嘛吃这个?”

“啊?”小奇眨眨眼,“放在桌上,我以为就是能吃的。”

祈骁的反应有点反常,小奇觉得祈骁似乎是很想吃。

“哥,我现在就去买一份给你。”

“不用了。”祈骁往里面走,“没事。”

“……”

小奇和小苗面面相觑。

“这是没事的样子吗……”小奇瑟瑟发抖。

小苗耸耸肩,实话道:“虽然有点奇怪,但你好像确实让骁哥不开心了。”

“就因为一袋坚果吗?”小奇无辜,“哥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小苗一时也找不到头绪,只能敷衍安慰:“人嘛。”

小奇:“……”

生活嘛:)

而他俩都没想到的是,祈骁的低气压竟然持续了一天。

下午来给手指纹身补色的女客人都发现了祈骁的异常。

因为已经打过交道了,女客人便打趣道:“老板今天心情不好啊?”

旁边的小奇偷偷瞟了一眼祈骁。

祈骁默了默,淡淡说:“没有。”

“是吗?”女客人明显不信。

“嗯。”

发觉祈骁不想谈,她也识趣地没再问。她知道祈骁是个不愿意谈自己的私事的人。

补好色,祈骁提醒她:“后面肯定还会出现掉色情况,需要持续继续补色。”

女客人不在意地笑笑:“我纹的时候你就提醒过我纹手指上容易掉色了,补就补呗,问题不大。”

祈骁:“嗯。”

“每纹一遍,都能加深一遍关于他的记忆,挺好的。”

她纹在右手无名指内侧的是串人名,也是她已经过世的爱人。

祈骁没发表意见。

女客人自嘲地笑了下:“是不是有点不能理解。”

“没。”祈骁道,“每个人的想法都是自由的。”

“老板你肯定没爱人吧。”女客人挑眉,“等你遇到那个人了,你就会理解我了。”

祈骁眼眸微动:“可能吧。”

……

他们纹身店一般晚上八点关门,七点多时候,店里也差不多没什么事了,祈骁准备回景苑。

小苗意外:“哥你要回去啊?”

“嗯,怎么了?”

“就感觉你这几天忽然变得爱回家了。”

祈骁:“……”

小奇也悄悄凑过来:“哥,你还生气呢?”

祈骁瞥他一眼:“没生气。”

“哎呀哥!我给你买一大箱坚果!”小奇茶言茶语道,“对不起嘛!我以后一定不吃了。”

祈骁给了他一记爆栗子,眯眼:“我亏待你了?”

“啊!”小奇夸张地捂住额头,“谁会料到哥你还挺护食。”

祈骁啧了声,转移话题:“把地扫干净,拖干净再走。”

“然后就翻篇?”

“翻篇。”

“好嘞!”小奇一拍手掌,“放心!我舔也要舔干净。”

“说到做到。”祈骁转过身,“走了。”

“拜拜哥。”小奇呼出一口气,“还好原谅我了。”

小苗摸摸下巴:“所以骁哥忽然护食的理由是什么?”

“可能那袋坚果对他意义重大吧。”

“什么意义?”

小奇故作高深:“第一次爱上它的意义。”

“……神经病。”小苗翻了个大白眼。

“欸我说真的!不会是哪个美女给她的吧?”

“呵呵,骁哥对姣姣姐都无动于衷。”

“那又不代表他对其他美女没想法。”

小苗试着想象了一下,不由抖了下肩膀:“骁哥那冷淡样子,难以想象。”

……

沐妍心下班买完菜,去拿这几天买的几个包裹。

其中简易组装书柜的包裹是长方形的,她手上又拿着菜,还有另外几个包裹。

半路上,她手不小心一个脱力,东西便哗啦啦掉了一地。

她叹了口气,早知道回去放好菜,再去拿包裹了。

沐妍心蹲下身,正准备捡。

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手背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沐妍心微滞,顺着手抬头看去。

又是他。

祈骁帮她捡起掉落的包裹。

沐妍心柔声道:“谢谢。”

看她手上有不少东西,祈骁默了默,说:“我帮你拿。”

说着,他拿起了最大且最重的书柜包裹。

沐妍心下意识的一句“不用”涌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

她想想,还是不逞能了。

祈骁帮她把东西送到了家门口。

沐妍心又跟他道了声谢。

祈骁揉揉脖子,懒懒说了句不用,便回了对面自己的家。

沐妍心目送他进门,轻轻地弯了弯唇。

晚饭,沐妍心准备做炒饭。

炒饭用不了多长时间,她便决定先把书柜给组装了。

拆开包裹,她把各个板子先放到了吃饭用的木桌上。

对组装步骤差不多有数了,她准备移到地上再继续。

她起身时候不注意,桌边几个本就摇摇欲坠的板子被她一带,叠加的几个板子直接全部落了下来。

而上面她已经安好的螺丝钉顺着她的手臂划下,沐妍心疼地“嘶”了一声。

板子重,落地的声音不小,正好被准备出门去买几听啤酒的祈骁听到了。

他皱了皱眉,敲了敲门,问道:“没事吧?”

沐妍心听到熟悉的声音,赶去开门。

她说:“没事。”

祈骁却立刻注意到了她手臂上的伤。

其实就是划破了点皮,但因为她的皮肤白,看着就有点触目惊心。

察觉到祈骁的视线落在她手臂,沐妍心主动解释:“被螺丝划了一下。”

他问:“你在弄什么?”

“哦……那个书柜。”沐妍感觉好像让他看到了自己毛手毛脚的一面,莫名有点羞耻。

祈骁说:“要帮忙吗?”

……

等祈骁进了屋,沐妍心才渐渐回过神。

嗯……

她怎么就说了好。

或许是因为男人注视着她的眼眸太过漆黑深邃,她不自觉就被蛊惑了。

显然,在通常情况下,放陌生男人进门很危险。

但祈骁很懂分寸,他把大门开着,把东西移到了玄关处的空位,开始组装。

沐妍心想到刚才,拿包裹上来之后,他也是将东西放在了门口,并没有想着进门。

祈骁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组装难度不大。

他开始动手,很快,便组装好了书柜。

沐妍心被他的速度惊到了,虽然这书柜组装是不难,但这也太快了。

祈骁完成最后一步,说:“可以了。”

沐妍心由衷道:“你好厉害。”

“这很难吗?”

沐妍心:“……”

忽然有被冒犯到。

祈骁看她噎住,眼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问:“放哪里?”

“放在客厅就行。”

祈骁帮他把书柜搬了过去。

沐妍心顺便将地上篓子里的书一个个放了上去。

祈骁顺势看了看书名。

“……”

嗯,他开始犯名著眩晕症了。

沐妍心看着整齐划一的书本,满足地笑了一下。

沐妍心站起身,注意到他又在揉脖子。

“你脖子疼吗?”

祈骁顿了顿:“嗯,有点。”

“我有云南白药的膏药贴,我拿给你吧。”

没等祈骁回答,沐妍心去卧室拿膏药了。

她拿了一盒给他。

祈骁:“不用这么多。”

“没事,你又帮了我一次,应该的。”沐妍心温声道,“你要不要现在贴一个,见效挺快的。”

不知怎么的,祈骁听话地拿出一个。刚要贴上去,他发现脖子后不太好操作。

沐妍心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想了想,“要不我帮你贴吧。”

说完,她自己也愣了一下。

沉默片刻,祈骁把膏药递给了她:“麻烦了。”

考虑到身高差,他还坐了下来。

沐妍心靠近他的后背,撕开那层纸,将膏药慢慢贴了上去。

为了更牢固,她还把边缘处再摁了摁。

独属于女人柔软的手,在后脖颈处的皮肤摩挲,还有她身上的香气……

祈骁的喉结不可控地滚了滚。

其实这也是沐妍心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亲密接触一个男人,她心里同样淌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她移开视线,出声道:“好了。”

祈骁站起身,转身跟她说:“谢谢。”

沐妍心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我先走了。”

“好。”

而祈骁正要踏出她家门时候,忽然转过了身。

身后的沐妍心脚步一顿,不解地望着他:“……怎么了?”

眼前的男人薄唇轻启,问:“坚果还有吗?”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