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畅读佳作(白栀白洛凡)精选章节阅读-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畅读佳作白栀白洛凡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大山里跑出来的”创作的《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她明明是父亲的亲女儿,被找回后却得不到父亲的半点怜惜,甚至还处处被假千金欺负,成了所有人口中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对照组。可万万没想到,随着她的消失,世界上众多大佬也跟着消失了。冷酷杀手,商业巨擘,设计大神,顶级黑客……本该有完美人生的她再次睁眼,誓要将自己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当天才变成疯子,整个世界都要忌惮她的存在——想活命,只能看他的眼色行事!那天,冰冷刀刃抵在跪在她面前的男人脖子上,她语气冰冷:“回家?呵,曾经那个爱你的我已经死了,难道忘了吗?是你们亲手杀死的!”上一世,并不是她不能反击,而是不想看着自己在意的人陷入危难,可笑的是,她在意的人,通通不在意她……...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娱乐圈、作品,围绕着主角白栀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大山里跑出来的。《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89章 是栀儿,作者目前已经写了69.0万字。

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

一、作品简介

《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白栀白洛凡是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那个时候,他这个做哥哥的在干什么呢?白洛凡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翻涌不止的情绪,强装镇定地询问起老奶奶。“她过得不好吗?”一句极其简短的问话,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语气尚且镇定,等到“不好”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地染上了哭腔。这般痛彻心扉,哪里是想忍就能忍住的?“欸,看来你和她一定是很好的朋...

二、书友评论

真服了女主哥哥脑子里答辩太多了吗 一直自我安慰觉得白栀就是坏 白歌就是最好的 一看到真相就愧疚再看到反转又不愧疚了 女主也是见被误会了还一直救她的哥哥 她的哥哥是不是上辈子救过女主十万次😅😅😅弃了

作者码字也不容易,人都是一点一点成长的,我就不给差评了,加油吧Ꮚ˘ ꈊ ˘Ꮚ,不过我现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希望最后女主没有原谅他们吧,千万别是大团圆结局,那样我真的会谢(=`ェ´=),而且女主人格委实有点多了,每个人格都会不同的技能,她们都是怎么学会的呀,半夜猥琐发育嘛( ͡°ᴥ ͡° ʋ)

这本书呢是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本书,只是女主的主人格有点太圣母了,善良没有错,但是过度善良就有点无法忍受,女主的人格我真的一个比一个喜欢,尤其是暴力人格,真的很飒,我希望之后女主的主人格不要在那么圣母,看起来真的很憋屈,还有就是我希望女主到最后没有死,来一个大反转,让女主的那些哥哥忏悔去吧🌚

三、章节推荐

第249章 真正为他捐献骨髓的人

第250章 白瑾年的悔悟

第251章 唯一一个礼物

第252章 爸爸错了

第253章 墓园

四、作品阅读


白洛凡默默不语。

是。

他来迟了,不过不是迟了一些时候,而是迟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一生都无法洗清自己的罪孽。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这小姑娘的朋友吧。”老奶奶轻声细语地道,“你恐怕不知道,这孩子在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白洛凡的心一沉。

他怎么会知道?

从前他极度厌恶白栀,又怎么会关心她?

不过想到白歌的恶毒,他也可以猜到,白栀生前,一定受尽了折磨。

那个时候,他这个做哥哥的在干什么呢?

白洛凡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翻涌不止的情绪,强装镇定地询问起老奶奶。

“她过得不好吗?”

一句极其简短的问话,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语气尚且镇定,等到“不好”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地染上了哭腔。

这般痛彻心扉,哪里是想忍就能忍住的?

“欸,看来你和她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老奶奶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叹息一声后,转而浮上怒容,气冲冲地道。

“这小姑娘的家人太不是东西了!她住在这里那么多天,没家人来看一次也就算了,据说她有个妹妹,还怂恿医生欺凌虐待她。”

“那黑心医生见她没有家人照料,居然不给她输液,拿自来水当药灌输给她。”

老奶奶说着说着,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白洛凡的心里一沉,脸色惨白的吓人,往常锐气逼人的眼睛也失去了神采,极其艰难地消化着这一残酷的事实,心脏处的剧痛,痛的他忍不住颤栗,自来水……那黑心医生竟然把自来水当药输给他妹妹?

那可是他妹妹啊!白家的千金,本该一出生就千娇万宠,被所有人捧在掌心,怎么会遭受如此黑暗的事情?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悲惨死去?

一层冷汗爬上白洛凡的脊背,沉重的负罪感似是要把他的脊梁压弯,白栀,他的妹妹,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和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是他害死了白栀,是他害死了他的亲生妹妹!

眼前的世界彻底灰暗下来,再也看不见一丝光亮,白洛凡明白,此后余生,他都将活在这样的黑暗里,每时每刻都会被无尽的悔恨和痛苦包裹。

“这恶毒主意就是她那妹妹想出来的!怎么会有人这么恶毒呢?那可是没有过滤的自来水,小姑娘被灌了水后身上到处都是浮肿,连走路都是困难,即便这样,她家里人也没说来看一回……”

这话,如同一把利刃,将白洛凡的心撕扯得七零八落。

“……还有呢?”

他已经不想继续听下去,但为了给白栀报仇,也为了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罪孽,他必须继续问下去。

白栀已死,亲耳听到她生前受过的那些苦, 是白洛凡对自己的惩罚。

他想要赎罪。

“还有?”

老奶奶不假思索,立即说出了许多白栀在病房里,被医护人员刁难的事。

譬如说,把白栀的病床安置在最潮湿漏水的角落。

楼上厕所漏下来的污水,也时常滴到白栀的脸上,医生见到了,反而大声斥责她不注意卫生,把病房搞得乌烟瘴气。

又譬如说,护士故意给白栀去世病人盖过的床褥,她们觉得反正白栀也活不长了,不如就这么凑合用用。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可惜我也没什么本事,除了心疼那姑娘,也帮不到什么忙。”

老奶奶说完,又感慨了一声。

“这小姑娘真是上辈子做了孽,才遇到这样薄情寡义的家人。”

随即抬头望着一脸沉痛的白洛凡,又露出欣慰的笑容,“我原来以为这小姑娘孤苦无依,现在见到她还有你这么个关心她的朋友,相信她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

老奶奶不知白洛凡的真实身份,和煦又温柔的话语落到白洛凡的耳中,却比冬日里的寒冰还要冷上几分。

人死不能复生……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做错了事,而是做错了,却没有机会弥补。

和白洛凡的心一样冷的,还有白栀外公家。

餐桌上,摆着丰盛的菜品,白栀的外公外婆坐在餐桌前,却没有动筷子。

这餐饭是他们为白栀做的,那场直播,他们自然也看了。

至此,他们才明白这些年错得有多彻底,从前他们什么都只想着白歌,却没有想到她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而白栀……

唉!

“小栀,回来吃饭吧,以后外婆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

“回家吧……”

白栀的外婆望着一桌子的饭菜,眼中含泪,呢喃道。

他们还不知道白栀已经死了,还盼着她能回来,只是,已经逝去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家?

这一桌子的冒着热气的美味珍馐,一直到凉透,也没等到该尝到它的人。

整个客厅,也陷入一片死寂的悔恨当中。

另一边,白洛凡一人坐在白栀的病房里,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老奶奶说过的话。

他努力地搜寻脑海中关于白栀的记忆。

发现白栀对他,永远都是最好的,小心翼翼的,从不会露出她脆弱的一面。

而他,从来没有认真地了解过自己这个亲生妹妹。

作为妹妹,她应该是被无条件偏爱的小公主,可她这仓促的一生,过得实在太苦了。

白栀。

这两个字被白洛凡放在心上,他忽然发现,他好想再见见自己的这个小妹妹。

哪怕是再见一面,抱一抱她瘦小的肩膀,捏一捏她干瘦的面颊。

也好……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白洛凡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麻木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足足过了几秒,白洛凡才木讷地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低沉好听的声音自话筒内传来,带着显然的怒气,“白洛凡,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没去医院看歌儿,医生说歌儿的情况又恶化了,你到底知不知道!”

白洛凡直直地看着远方灰色的天空,眼眶红的吓人,但却没有流泪,或许是心痛到极致了,反而流不出眼泪了。

他静静听着话筒里的指责声,过了很久才哑着嗓子开口,“大哥,你知道么,我们没有妹妹了。”

对面顿了顿,随即怒气更重,“你在说什么!歌儿不是在医院么,她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恢复而已,我和你说歌儿的情况严重了,你听没听见!”

“我们没有妹妹了。”

白洛凡只是机械地重复这一句话,语气平静,目光无神。

直到对方挂断,他依旧在轻声呢喃。

“我们没有妹妹了……”

心里的悲愤积郁到极致,白洛凡突然哭出了声,他狠狠抓住自己的胸口,清俊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先前压抑的小声饮啜越来越大,最后竟是放声痛哭。

他的哭声是那样凄烈,回荡在小小的病房里,让人心惊肉跳,隐忍压抑的情绪一旦决堤,就再也无法控制。白洛凡躺在地上,滚烫的泪水划过侧颜,却驱不散他心里的彻骨浓寒。

“我没有妹妹了啊!我的妹妹,再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过了很久,白洛凡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哭声才渐渐减弱,但依旧在痛苦地哽咽,他躺在地板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失去了所有意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白洛凡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直播间。

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脸色白的厉害。

而此时此刻,一个清俊的青年正坐在首排,见到白洛凡回来连忙起身扶他一把,“三哥,大哥说你不对劲,让我过来看着你,你……到底怎么了?”

青年五官精致,浅褐色的眸底漾着温柔的水波,栗色短发被灯光笼罩,衬的他温柔迷漾,像极了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年。

直播间已经有不少人认出来了。

这正是白家四少,白翊。

年纪轻轻就是S大的挂名博导,学神般的人物。

“直播,你看了吗?”

白洛凡的嗓音沙哑的厉害,像是掺杂了沙砾一般。

白翊沉默片刻,道:“看了部分,但我觉得这些不足以让我们原谅白栀,白家被她害的太惨。”

“而且三哥你忘了么,你刚进入娱乐圈,根基还不稳的时候,白栀就给你闹了那么大一个丑闻,这样的人,真的配做我们的妹妹吗?”最后一句话,他压的很低,似乎觉得说出白栀两个字就是耻辱一般。

小说《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原剧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