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小说《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精修版》林舒红梅完整版在线阅读_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精修版全本阅读

古代言情《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讲述主角林舒红梅的爱恨纠葛,作者“南城有鱼”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上一世,她被抄家,满门无一幸免,而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沦为下人,每天有做不完的洗衣杂事,还要被打被骂。因为受不住这份折辱,她选择一头撞死……谁知再睁眼,竟然回到了被抄家前,为了保住家人,她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他:“家世不错,只可惜,是的浪荡不羁的。”她:“大人不喜欢?”他冷心冷情,是人人口中的杀人狂魔,人间阎王,无人敢靠近,却没料到有一天,一个娇媚美人闯进了他的生活,从此便欲罢不能。后来他想,她想要什么,给她便是,无非就是权财之争。可后来他发现,她要的竟然是……...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

古代言情《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主角分别是林舒红梅,作者“南城有鱼”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头上两支步摇,如有千金之重。林舒抿唇坐在豪华的青呢辕车上,只觉得惴惴不安,藏在大袖中的小手紧紧攥住。仿佛这样才能将不安压下去。沈华亭坐在马上,衣服的颜色与她的甚为搭配...

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 在线试读


林舒坐在辕车上,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裙,最里层是白色的雪绸单衣,中间是柔粉色的纱织裙子,外罩鸾青色的绸棉大袖袍子,再裹着一件锦色斗篷,镶着一圈浅灰狐绒,连脚下的鞋袜亦是同色系。

这身衣裳不比林舒在林家所穿差,甚至还要好许多。便是外裳所用的衣料,她瞧着像是宫廷专用的织品,往来都是公候伯府出身的金枝玉叶,又或是祖母这般年纪命妇才穿得上。

林舒费解。

以她现在的身份,穿这样的衣裳,便更无资格。

不止,早上云胡还叫了个小女官过来,亲自为她梳妆了一番。头上两支步摇,如有千金之重。

林舒抿唇坐在豪华的青呢辕车上,只觉得惴惴不安,藏在大袖中的小手紧紧攥住。仿佛这样才能将不安压下去。

沈华亭坐在马上,衣服的颜色与她的甚为搭配。甚至他也披了一件锦色的大氅。

外人打眼一看,恐怕都要误会点什么。

误会?

辕车在正街上停下来,车外传来了鼎沸的人声。这些声音里不乏‘御史大夫林家这’几个字,不断地飘入了林舒的耳朵里。

林舒收起心神,掀开一角厚厚的垂帘,着急地朝外看去。

林秋航与长子林潜还有次子林琢穿着一身白色的薄棉囚服。背上透着未干的血迹,手脚戴着枷锁,由官差押解着走在正街上,出发前往流配地海南。

围观驻足的百姓占据了街道的两旁,对着林家父子指指点点,议论什么的都有。

“看看,名声再清正的官儿,背地里还不是一样是贪官污吏?这林秋航可真不是好东西。否则怎会让朝廷抄了家,发配海南那么远的地方去!”

“御史大夫是什么人,是监察百官的人,说是这林秋航收受了百官的贿赂,这不是自家人查自家人,蛇鼠一窝吗,应当罪加一等!”

“如此可恶,皇上怎么不砍了他头?”

一些尖锐的骂声,听在林舒的耳里格外的刺耳。

她没想过在这群百姓中,会有如此难听的骂声出现。——林家在上京几代为官,从不做那高不可攀的簪缨名门,林家的女眷在坊间亦多有善行。是以,林家的名声甚好,上京百姓多有熟悉林家的,怎么也不该是这样?

她仔细地朝人群中打量了几眼,发现人群中混迹着一些熟悉的面孔,正是那些人在煽动民意,有意对父亲泼脏水,误导对林家不熟悉的老百姓。

过去杨嵩进进出出,身边常会跟随一群家奴,她认得几个面孔,正是他们。

“原来这个林秋航干了这么多坏事?简直是可恶!就是有这种贪官污吏,才败坏了上京,败坏了我朝的风气!”

“真该死!”

民意煽动了起来。

那几个家奴勾起阴险得意的嘴角。开始有人捏着雪球,朝林家父子扔过去。

“打他们!”

“打贪官!”

“对——打贪官!”那几个家奴混在人群当中,撺掇着大家动手,他们出手更是又重又狠。

林舒见父亲与哥哥们被打得头破血流,那群押解的官差们敷衍地呵斥人群,并无出手制止的意思。

她放下垂帘,收回视线,如何还能在车上坐得住。

沈华亭抬着眼皮看着正街上正在发生的乱象,他赶马来到车前,朝弯身走出来的林舒递去了一只手。

“车辕高,当心。”

林舒听着他淡漠寒凉的声音,看了一眼伸来的手,没去细想他这番举动,只是伸出自己的手,微微地搭了一下。

她满心都是父兄受辱的画面,却不知,自己从青呢辕车上走出来一幕,步摇丁玲作响,寒风将衣裳吹拂,衬着上京落雪后的长街,好一副‘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的绝美画卷,引无数人望来。

很快,她也置身在了喧哗中。

“太傅身边的女子,不是林家的三姑娘林舒吗?”

“确实是林家的三姑娘,上京长得如此貌美的贵女可不多。她与母亲上山进香时我曾见过一两回面。要说起林家的女子长相真是个个塞仙子。”

“这就奇怪了,她不是应当跟家人一起充为官奴,发配到内务府吗?怎会与沈华亭在一起?”

“这姓沈的也不是一个好东西!林家便是他带人抄的家。林家三姑娘居然和这种人搅和在一起?父兄受难,家人遭罪,而她居然为了这身荣华富贵委身于仇人、委身一个奸佞,简直是不知廉耻!”

沸沸扬扬的声音,带着严苛的指摘,悉数飘入林舒耳中。

“刚才说林大人的话,我是不信的,林家家风一向为人称道。可没想到林大人居然养出这等不孝不义的女儿?她居然还有脸来送行,打扮得这般,大庭广众之下与那沈华亭勾勾搭搭,摆明是要来气死她的父亲。”

林舒知道,这一拨是对父兄与林家心存惋惜的百姓。然而,在他们眼里,她却成了不孝不义之女。

要说是谁错了?

林舒却不知怪谁。

这是她选的路。

她站在车上,他坐在马上,两人几乎平齐。

沈华亭的唇角勾起浅笑,“本官带三姑娘来给父兄送行,三姑娘开心吗?”

斗篷上一圈柔软的狐毛,随寒风抚着她白皙的小脸,细腻无瑕的脸颊很快被风吹红,掩盖了底下的苍白。

她直立起身,抑制住了奔向父兄的步伐,高高地站在辕车上望着。

她想。

如果能救家人,就让她背负骂名好了。

骂一骂又有什么关系。

林家父子三人抬头望过来,眼神中都不约而同闪过了吃惊之色。

林秋航怔怔地凝着马车上的人,那是他的宝贝菀菀啊,不会错,他没有看错。他想起女儿那日口中所说的“想方设法救家人”,他怎么都没想到,女儿会投身沈华亭,投身一个奸臣。

长子林潜沉默地望着。眼底难掩失望——他不愿相信看到的是真,但却欺骗不了自己。玉软柔花一般的妹妹,他宠爱,疼爱的三妹妹,身穿一身美丽的衣裳,伴在那奸臣的身边。

林潜才二十三岁,已是正四品的佥都御史,将来很可能会接任父亲之职。他从小记着祖父的教导,也立志当起这匡扶正义之责。誓让林家做清流一派的砥柱。

可他还未大展宏图,朝廷大权便已旁落奸臣贼子的手中。

这就是林家的结局吗?

可士大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即便沦为为泥,也该保有骨气与操守。

菀菀,不该呀。

林秋航咬着牙,步子走得踉跄,“也许,也许,你妹妹是有她不得已的苦衷……”

林潜清俊冷毅的眉宇上,为替父亲挡雪球,流着几道鲜血,已经很快凝固,他说:“可妹妹千不该万不该,和沈华亭这种人勾当在一起。”

次子林琢隔着人群,望着车上的林舒,唯有他眼底满是担忧与关切。

他不似爹和大哥这般想。他只想妹妹和家人可以好好活下去。

那是他们从小到大宠过的妹妹啊。他了解她,即便外人眼里,她是这家中的叛徒,他相信她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

微弱的阳光不带一丝的温度。林舒清楚地看着父兄脸上失望的神情。只觉得寒风像是要刮进她的骨子里,她拢紧斗篷,闭了下眼。

长街上,一群大臣走了出来。

“都住手!”急匆的呵斥声制止了扔雪球的百姓。

小说《重生后,冷情权臣甘为裙下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