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小说免费阅读》江念芙沈修筠全文免费阅读_江念芙沈修筠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主角是江念芙沈修筠的现代言情小说《诱他小说免费阅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半只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又到了戌时江念芙到嫡母的院子,脱光了衣服,泡药浴一连泡了几日,滚热的牛乳浇了下来时,她没忍住嘤咛“忍着点,还没被男人碰呢!浪什么浪!”周妈妈板着脸训斥,又舀了一大瓢牛乳,浇在江念芙雪白的肩江念芙红着脸忍受,唇瓣抿着,没再溢出半点声周妈妈的脸色缓和了点,言语敲打她:“这药浴用的都是西域来的特殊药材,少女泡了不光身体敏感,最大的好处就是涨该涨的地方,能让男人欲罢不能,...

点击阅读全文

经典小说《诱他小说免费阅读》是网络作者“半只尾”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纵是有变,也不过是眼尾处红痣骤然沁出暗红,连他自身都未有发觉。一切在意料之中,冬夏深记江念芙要求,一咬牙跪下,磕头做势,“世子行行好,江娘子娇花一般的。”“现在人不说是无法站立,身上沤地冷汗都叫裳子湿透了!她口中便是心心念念着您,世子殿下存个善心,便是过去吧!”冬夏的一番话将江念芙说的可怜十足,饶是...

诱他小说免费阅读

诱他小说免费阅读 阅读最新章节

海晏堂处庄严肃穆,身披白袍的沈修筠长身玉立,端正跪坐蒲团上,于青烟中立定仿佛真神,叫人无法靠近,心生畏惧。
冬夏快步前往,端详当前景象,方是心神猛震,勉强吞着唾沫,她焦灼欠身,“世子,江娘子身体不适,现下难受的紧,还望您过去一趟。”
冬夏从未应对过这位世子爷,小心询问时声音颤颤。
沈修筠对付这些无关痛痒的话一概做无视,骨节分明的手持棍于木鱼上轻敲,平稳不做起伏的声调表明他并不在意。
纵是有变,也不过是眼尾处红痣骤然沁出暗红,连他自身都未有发觉。
一切在意料之中,冬夏深记江念芙要求,一咬牙跪下,磕头做势,“世子行行好,江娘子娇花一般的。”
“现在人不说是无法站立,身上沤地冷汗都叫裳子湿透了!她口中便是心心念念着您,世子殿下存个善心,便是过去吧!”
冬夏的一番话将江念芙说的可怜十足,饶是海晏堂外的侍卫都有意动.......
唯独上方那位......
沈修筠的身形依旧力挺,一双丹凤眸早已经在冬夏的喧扰下微张,暗意滚动。
他薄唇稍有嗫嚅,长手滚动佛珠,释迦牟金像前,道的偏是最无情的话。
“生死有命,若是当真撑不过去,便是得罪佛祖,自讨苦吃。”
数次以身饲食,以她那副娇媚不堪的烂肉勾引。
妖精,早该受这一遭。
冬夏闻言后身体一顿,慌乱下再辨不出言语来。
沈修筠思索时眉宇顿沉,心中默念的佛经乱套,竟是引出江念芙那张欲面。
叮!!!
惊慌下手棍再坠木鱼之上。
沈修筠怒睁眸,当即破声驱逐,“滚!”
细柳阁内。
江念芙拾着灼热的帕子往身上擦,既是要演得病,也该演的像些。
帕子又滚又烫,贴在白嫩处,不出几瞬的功夫便能叫江念芙的玉身发红出汗。
细致的薄汗懂事勾勒在江念芙的面,循着本就妖艳异常的美貌,是更惹人怜惜。
可奈,冬夏已然丧气的回归。
她将前因后果告知,小脸害怕的耷拉着表情,“世子爷且生气了!”
“会不会是发现我在骗他?”
冬夏小侍女人微言轻,契子落在府中,只消主子一句话,她便该被发卖去做娼妓。
“嘶!”突听厄言,江念芙美眸内一丝失落释出,身体便是能听懂话一般,胸前再度拥堵。
江念芙目光下移,瞧着才消停不久的软肉微微一颤,朱果更像是会吞吐一般,生生溢出乳来......
“娘子?”冬夏立刻担忧看来。
江念芙皱眉嘤咛一声,反道一声无妨,痛便痛吧!说不定,还可利用一番。
思索至此,江念芙美眸上突现一丝喜色来。
“冬夏。”江念芙抽气抬头,“扶我去海晏堂,我亲自去道歉。”
冬夏不知所措,“可您。”
江念芙的情况看来并不明朗,就这堪堪易折的身体,指不定半路折了......
“扶我去。”由不得冬夏迟疑,江念芙美眸坚定,分明早有主意。
主仆扶持前往海晏堂,且至门前便被阻。
房中小厮目若寒冰,死盯前方不看人。
像是特地叫房中人察觉,不过二句话,小厮扯出十分力来。
“江娘子还请回,我家世子说过,日后凡是您乃至您身边的人,都不必再来。”
屋内人听见,转动佛珠的手一顿,惯性使然,身体跟着一侧。
江念芙闻言柔身颤颤,眼眶泛起红来,尤其懊恼起来。
便是见也不让见,姐夫是生要把路堵死了......
“赶紧回。”小厮又加催促。
没规没矩的填房,连个名号都没有的女子,且敢在此放肆?
“呀!你这是作甚?”
刚才要动身驱逐的小厮脸色大变。
原是这江念芙非但不走,反是咬牙跪地来了!
要晓得最近才下一通雨,地上又湿又潮,跪久了是要麻烦的。
底下寒咧叫江念芙瞬间嘤咛吃痛,打小便生的一副好胚子,便是疼起来也是我见犹怜。
一旁的小厮是瞧见,各个眼中难说的晦涩,纷纷咽起唾沫来。
江念芙塌在地上,杏眸泛起泪儿,紧紧握着拳,便是学着十成十的功力往内喊。
娇声跟着痛意一起一伏,“念芙是晓得自己行事不端惹姐夫心烦。”
“念芙不懂事,是知错了,怪我愚笨,也不知如何讨您欢心,念芙今日便跪在这,只等您原谅的好。”
非常人用非常法,沈修筠便是一座山她也得凿过去,从落地沈家,她便再无选择。
周围小厮见江念芙如此,难免无措起来,瞧着是枚香软易碎的玉,狠起来当叫人咂舌。
此时,海晏堂内。
沈修筠心烦意乱,拨动佛珠的动作几番加快,雨后清凉下,他的额角处生生滴出一丝热汗,其物滚烫,顺着下颌角蔓延,熟悉的酥麻缓缓而至,生生像是人贴上一般,刹时,冷眸再无颜色。
静......
沈修筠克制下再次刺向佛珠,直至疼痛方至,他终才寻回一丝清醒。
冷眸深邃不见底,沈修筠薄唇微启,强做无视后速度念起佛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屋内人再无动静,外处彻寒随夜悄然而至,其余众人冻的发抖,更不虚说贴寒凉跪地的江念芙。
“娘子......”冬夏小心轻唤,伸手想将江念芙从地上扶起。
小厮也怕事情难收场,艰难的吞吐词汇,“别以为跪着便能叫人心软,世子不吃这一套,快滚。”
此时已然过去一刻钟,江念芙唇畔处发紫,软身在寒风中摇摆,看着随时便要倒下。
可她却越发的坚韧,“道歉便得诚心,姐夫不出来便是没有原谅我。”
“那念芙便再跪着,直到姐夫原谅为止。”
她说时喉间涩意难消,试图放大的声反越压越小,直至全无。
海晏堂安静的可怕,沈修筠再听院外喘声,心神再不得安宁。
眼尾处暗红逐渐加深,沈修筠猛捏佛珠,怒喊堂前小厮,“叫他们滚。”
去何处都行,只消不在他跟前便好。
佛心求无欲,绝不能因一女子断了修行。
外面小厮才应下,老天爷偏是要看热闹一般,突然一声炸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小说《诱他小说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