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全篇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苏瑜采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瑜采玉(精品全篇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小说《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瑜”,主要人物有苏瑜采玉,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那些被摄政王妃收购了资产,合并了生意的商户们嘴唇发抽:王爷,王妃建的银号已经全国通用了,您瞎吗?冷傲无敌的摄政王又又说:“我家王妃温柔贤惠,通女则识女训,惟本王之命......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苏瑜采玉的武侠修真《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武侠修真,作者“苏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沈重霖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震得室中所有人一片愕然。沈莹松了手。姜太太忘了哭。沈菡捂住嘴,两眼瞪大如铜铃...

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

阅读精彩章节


马嬷嬷打量着再不进去阻止就真的要出人命,她赶紧迈过门槛去安抚姜太太,“哎约,太太,多大的事,哥儿姐儿不知事,你可别把自己的身子气坏了?”

姜太太像拿住了救命草,她泪眼婆娑的望着马嬷嬷,恨不能立即就死了去,“你看看你看看,这些混账都是要逼死我啊!”

沈重霖推开沈莹,面对一屋子的乌烟瘴气,气得牙齿咬得‘咕咕’作响。

拎不清的阿娘,不争气的妹妹,此刻沈重霖满心满肺的厌恶和痛苦。

他怎么有这样的阿娘,怎么有这样的妹妹。

丢人啊!

丢人啊!

有马嬷嬷在,他不担心姜太太会如何,沈重霖束手拂袖准备抽身。

沈莹本来有固定的嫁妆,为娶苏玫不仅亏空了如今还凑不起。事情没说清楚,大哥就要走人,哪那么容易?她一把攥住沈重霖大红的袍袖,“我的嫁妆怎么办?你还没答应给我嫁妆。”

沈重霖被缠得怒火中烧,冲动之下一脚踹向沈莹,“你有嫁妆是福气,没有嫁妆是你的命,嫁进伯府是被人高看还是贬低都是你自己的造化,你再敢纠缠不休,休怪我无情。”

沈重霖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震得室中所有人一片愕然。

沈莹松了手。

姜太太忘了哭。

沈菡捂住嘴,两眼瞪大如铜铃。

直到沈重霖离开,沈莹瘫跪在地上,她没再哭,只是双眼血红,也像只要吃人的妖怪。

姜太太恐惧的往马嬷嬷怀里缩,这个家到底怎么啦?她好好的儿子,好好的闺女,怎么全都中魔了?

苏瑜的马车走得很慢,进入白菱山地界时已是黄昏。

苏瑜不着急,章嬷嬷倒有些急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怕路上不安全。

人定过后,马车在尚显宽敞的山道上转了两个弯,再走了约莫两盏茶功夫,眼前就是梧桐山庄。

梧桐山庄门口早有人翘首以盼,袁嬷嬷得了信儿立即吩咐下去,她自己则赶忙领人出来。

煞时间梧桐山庄从里到外灯火通明。

马车才一停住,袁嬷嬷便领着人蜂涌而至。帮忙举灯笼、牵马、搬来脚踏,卸下门槛,好一阵手忙脚乱。

采玉将青褐色的车帘高高掀起,袁嬷嬷扶着苏瑜先落车,苏瑜再扶着章嬷嬷落车。

“姑娘可算是来了,路上还顺利吧。”

苏瑜没应话,只左右打量梧桐山庄门口。

章嬷嬷嗔瞪了眼苏瑜答声,“你们姑娘年纪虽小,胆子却大。这山路一路走来我都忍不住一惊一乍,她到好,稳如泰山,倒显得我老还小,不知羞了。”

袁嬷嬷扶着章嬷嬷上石阶,“您老就爱说笑,只怕不是我们姑娘稳得住,该是吓傻了罢。”

章嬷嬷说,“我唬你做什么?快快去准备些吃的,我的肚皮都饿瘪了。”

袁嬷嬷连连称是,回头看了眼淡笑不语的苏瑜,见她神色泰然安好,袁嬷嬷也就放心了。之前袁嬷嬷还想劝诫一二,姑娘在娘家再如何金尊玉贵养着,嫁了人也逃不脱受委屈。只是像沈家大爷这种成婚一直不入洞房的婆家,哪个新媳妇能熬得住?不怪姑娘要自谋出路,爬出这火坑。

先安顿好章嬷嬷,袁嬷嬷这才到了苏瑜跟前。

“姑娘辛苦,庄里诸事繁杂,先填饱肚子好生歇息,明日老奴再跟姑娘回话。”

苏瑜点头,采玉问道:“章嬷嬷出了名的嘴刁,她肯这样大要吃食,是不是孙家的厨娘也跟过来了?”

“你没去孙家几回,倒把章嬷嬷嘴刁这事记住了。”袁嬷嬷笑道:“你说得不错,老太太心疼姑娘,把孙家厨房的接班人给姑娘送来侍候姑娘。”

“你是说苗二姐来了?真是太好了,姑娘,往后咱们都有口福了。”采玉很兴奋,显然对这苗二姐很是期待和向往。

外祖母是真疼她,这苗二姐的母亲做得一手好饭菜,自打二十年前入府孙家就再没换过厨娘,足见其手艺。苗二姐颇得其母真传,外祖母已经明定她是孙家厨房未来的接班人。

“外祖母这般照顾,往后孙家怎么办?”苏瑜不想欠孙家太多,不好还。

袁嬷嬷却说,“姑娘别操心此等小事,既然是长辈的恩惠,你受着就是。”

苏瑜没再说什么,吃了东西,歇了片刻沐浴就寝。

这一晚,她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

次日她在一阵清脆的鸟叫声中醒来,睁眼便嗅着芬芳花香。

是了,现在正值春暖花开时节。

虽说嫁进沈家时间不长,她却像是又一次熬了一场漫长岁月。总算离开沈家离开了沈重霖,这份逃出所有庶务和俗务和轻松和自由,让她如同沉浸在温暖的春风里,舒适得不能自抑。

她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再次活过来的事实,她只有十七岁,年轻且充满对生活的期待,而不再是那个心如死灰、哀漠活到最后的老妇人。

从此以后,只有活得自在,方不负重生一回。

晌午时候,苏瑜和章嬷嬷一并坐在四方敞院中,右侧摆了茶席,苏瑜细细分了茶粉,再用红泥小壶沏了山泉水,一时茶香四溢,章嬷嬷赞不绝口,“姑奶奶走得早,料不到姑娘竟也学得这般好手艺。”

苏瑜心下汗颜,她除却读了几本女经女则,手上的东西一窍不通,在苏家何氏没少笑话她绣条鱼像虫。精于茶事,还是那一辈子活在沈家,沈重霖地位越高越爱这些风雅事。她琴棋书画比不上苏玫,只有在茶事上方能入沈重霖的眼一二。

“嬷嬷尝尝可能入口?”

小说《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