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音琴(宋小玉张生宝)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天音琴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漠野风

角色:宋小玉张生宝

简介:江湖诡谲云,独孤少年,师承一代血魔,重入江湖掀波澜,江湖宵小尽显强,身负武林至宝与数重绝秘,从踏入江湖第一刻,即遭追杀
且看他如何在血雨腥风中杀出一片朗朗青天

书评专区

捡到一个星球:这作者上本书就是这样,读者提个意见敏感的要死,批评加鼓励的话也觉得是在喷他,既然这么敏感何必来龙空找罪受?难道你的书能让所有人喜欢?说句不客气的,这种性格还是别走写手这条路比较好。

极道魔主:标记 滚开流

伊拉克风云:一本老书。吊炸天,称为萨达姆二子。就是主角表妹被乱X群X了,成为一生怨念。穿越一场最终也没有推妹,公主放身边,孤独到。。。再穿越回去,好梦一场。

天音琴

《天音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包围

老谢今天有点心神不宁,他一时忘了拿墨斗,一时忘了拿木刨,忽而望着前面大路发呆,忽而低头沉思不语。

看着他反常的样子,张生宝心中暗奇,便停住手中的利斧,关切地问道:“谢叔,你怎么啦,是不是中暑不舒服?”

老谢摇了摇满是灰白发丝的头,歉然道:“没什么。”

低头哧哧地继续刨着木板,刨木花不时从刨眼中吐出,一圈一圈,连续不断。

这些日子他们正为一户李姓人家定做家具。

“不对,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张生宝看出来老谢眼中隐现的忧虑,不相信地问道。

看着张生宝那满是真诚关切的眼神,老谢终于说出心事,“前几天的一个深夜,我在东边桑林中拿出萧大侠的灵牌,准备祭拜时,突听一个细微声响,当时我急收起灵牌,四处察看,却是一只小老鼠,我才放下心,匆忙回来。”

“那晚你肯定没被人发现?”张生宝满是惊疑地问道,似乎此事关系重大。

老谢摇头说:“当时我四处察看,并且上树察看一番,并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他放下木刨,沉思片刻道:“那晚我回来时,又四处察看一番,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就没往心上去想。但今日我心里却突然特别地慌乱,这是我从没有过的感觉。”

他看来一眼张生宝,神情疑重地说:“生宝,你答应我,万一我出了事,你一定要照顾好深儿,切莫让他习武入江湖,就让他做一名平凡的老百姓,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度过一生足矣。”

张生宝笑道:“谢叔,你也太多虑,就算真有事,有我们叔侄俩还不能应付吗,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说完又低头笃笃地劈着木头,一时木屑横飞。

瞧着张生宝干得起劲的样子,老谢摇了摇头,暗暗叹息一声,没说什么,低头继续做活。

不知不觉过了酉牌时分,老谢坐下喝了一口清茶,看着门外的斜阳,淡然问道:“深儿此时为何还没有回来?”

张生宝停住利斧,抬头道:“他们几个小孩下午去抓鱼,或许鱼多,他们要迟些才回。”

两人正说话时,一个童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爷爷,叔叔,我回来啦。”

话音刚落,从门槛跨进一名小孩,约莫十来岁,长得极是清秀俊俏,瘦小的身板,被满是布丁的灰布衫衣裹着,赤着双脚,双手却提着两串鲜活的鲤鱼,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兴高采烈地瞧着张谢二人。

张生宝笑道:“好小子,你够厉害的,抓这么多鱼,等下叔叔将鱼全炖了,让咱爷仨人吃个痛快。”

小孩放下鱼纠正道:“不是三人,还有一些人。”

张生宝一怔,随即问道:“是不是石头,黑牛他们也来了?这人多鱼更鲜啊。”

“哼,我才不会让他们来呢,他们一见我就要欺负我。”小孩子皱着可爱的小鼻子不满地说道。

老谢拿起刨木笑道:“那又会是谁?”

“爷爷,你看,他们都在那里。”小孩走到门边,指着外面,回头高兴地说。

张生宝甚是纳闷,便走到门边朝外望去,突然他面色大变,急道:“谢叔,不好,他们来了。”

声音里泛着不可抑制的颤抖,同时将小孩迅速抱起,朝后门掠去。

见此情形,老谢心中一凛,连木刨都没放下,急掠至门边,朝门外望去,登时骇然大变。

但见门外十丈处的柳树下站着五人,目光齐刷刷地朝这边射来。

老谢一眼就认出那五人就是海岛三剑客和雄威镖局二位总镖头。

老谢来不及细想,连忙退到屋子中央,丢下木刨。

这时,张生宝抱着小孩又退回屋中央。

一个冰冷的声音后门外传来:“谢云天,你们被包围了,出来受擒吧,别像缩头乌龟一样。”

老谢知道这是一向为人刻薄的孙山所说的话。

的确,他们被包围了,只是谢云天不清楚到底来了多少人。

小孩睁着一双大眼无比惊恐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谢云天,紧闭双唇,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从来没见过谢云天的脸色有这么难看,还以为自已不该带那些人过来的。

“果然出事了。”谢云天暗忖。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生宝,你抱着秦深,我来掩护你们逃走。”他盯着张生宝道。张盛宝立即摇头道:“不行,你带秦深走,我来掩护你们。”

“你们还不出来,老子放把火烧了这间破草棚。”后门外又传来老赵粗野的嗓门。

谢云天看着满脸惊惧的秦深,疼爱地道:“深儿,莫怕,爷爷一定会保护你的。”

又对张生宝道:“照我的话去做。”说完,大步走出屋子,张生宝无奈只得跟上。

此时,西天边正浮着一朵美丽的彩霞,映得远山一片金光闪闪。

“谢云天,你不必反抗,还是跟我们走吧。”王雄清朗地道,并移步朝这边走来。

谢云天突然哈哈笑道:“宋怀仁果真好本事,他终于找到了我们。”一双昏浊的老眼陡然射出令人心悸的精光。

王雄五人俱是心中一凛,但还是缓缓朝谢云天走来。

谢云天猛然推了一把张生宝,低喝道:“快走!”

同时,双掌相错,运足内力,如一头豹子一样,无比迅速地向王雄等人扑去。

他这样子,哪里还像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却是一名身经百战的武林高手。

张生宝也运足脚力,朝东面桑林掠去。

他虽然很快,但樊洪刚更快。

他是南岛剑派掌门人莫愁的大弟子,武功当然不弱,昔年江湖中不知有多少成名剑客败在他手下。

张生宝武功虽不错,但若与樊洪刚相比,则要差上一大截。

但张生宝生出拼命之意,见樊洪刚挡在前面,遂将全身功力聚集在右掌,迅速向樊洪刚推去。

樊洪刚顿感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心中微微一凛,侧步闪过凌厉掌风,同时右手拔出长剑,长剑立即撤起一片光芒,劈向张生宝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