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小太监最新章节卫郯楚王在哪看?

小说:金牌小太监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愤怒的扑街

角色:卫郯楚王

简介:美术生魂穿古代成为一名身世离奇即将要净身的小太监
宫墙之高却挡不住复仇的怒火
既然做了太监,那便要做最大的太监
我要一步一步高升,我要做“赵高”
我要做权顷天下的“魏忠贤”!
亲人背叛、江湖仇杀、满头银发,杀人如麻
既然人间无相思,红尘绝不再留恋!

书评专区

小春日和:居然是“霓虹”题材的?这作者肯定是个精日份子!那咱也不用看书到底写的什么内容了,先人身攻击他\u002F她几句(顺便带上他\u002F她的亲属,特别是女性亲属)再说…—没错,我就是那广大无敌的网文读者群

青越观:写到后面,变歪了

黄庭仙道:水平不平衡。修炼的部分有深度,不是拍脑袋瞎想,而有基于传统佛道体系的思考。不过其它方面让人失望。文风和故事充满十年前十五年前流行的元素,而且作者的笔力又不足以写出古色古香的氛围,总给人略做作的感觉。

金牌小太监

《金牌小太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卫郯走到范通跟前,拍了拍范通肩膀。

“范总管,我能调到丽秀宫,多亏范兄相助,大恩不言谢,刚才不过开个玩笑罢了,逗大家一乐,别当真,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行了。”

“哼,算你小子识相,杂家可没你那么多心眼。”

又几个月过去了,卫郯闲得无聊,丽秀宫一间小房子内,地板上有很多像是白蚁吃过的木屑。

卫郯抬头往上一看,像是房梁上掉下来的。寻思,会不会是房梁上有白蚁。

便找了个梯子,往房梁上爬。当爬上房梁,梁上有很多灰尘,用手擦了一擦。房梁的缝隙里,好像一个小包裹。

卫郯好奇,把包裹扯了出来。打开一看,只有一块布包裹着一本书。外面的布都碎了,应该有些年头了。把书揣进怀里下了楼梯。

好奇心驱使下,打开看看是什么书,怎么会藏得这么隐蔽。

翻开第一页,“向阳宝典”。

卫郯寻思,这是什么书?再翻一页,再看内容,“欲练神功,引刀自宫!”

我靠,这他妈什么武功,还要自宫?卫郯惊了。再接着看第三页,

“吸日月之精华,夺天地之造化,今练气之道,不外存想导引,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人之练气,不外练虚灵而涤荡昏浊,天地可逆转,人亦有男女互化之道,……”

卫郯仔细快速翻看,此宝典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练气。第二部分练剑。第三部分飞针。

卫郯看完之后惊呆了,这怎么跟某书金大侠的《葵花宝典》差不多?《向阳宝典》。向阳,向阳,葵花不就是向阳吗?

妈的,这不就是《葵花宝典》吗?只是怎么会在这?而且还藏的这么隐蔽。

这应该是一本绝世武功秘籍。可挥刀自宫,这他妈太扯淡了。

要是不自宫,也能练成才行,还是留着吧,去找一下成公公。或许这个老太监有什么办法不用自宫也可以练的。

揣着一本绝世宝典。卫郯睡不着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如果没有一身绝世武艺,以后怎么混?总不能当一辈子的奴婢吧?那还算个爷们吗?

当晚卫郯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读了起来。从头到尾没花多长时间把这本宝典内容就给记了起来。

第二天,卫郯便去藏书阁找成公公。

“成公公,我得到了一本宝典,但是要自宫才可以练。有没有什么法子不自宫也可以练的?”

成公公想了下,道:“莫非便是传说中的《向阳宝典》?”

卫郯惊呆了,:“您知道这本书?”

“老奴不曾见过,但听闻几十年前宫中曾有人会此宝典,听说武功天下第一。只是听说这门功夫太过阴险,后来不知怎么失传了。”

“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打扫房子的时候无意中在房梁中得到的。只是要自宫才可以练,哎,可惜了,我可不会自宫。”

成公公点头道:“天下武学多的是,何必练这么阴险的武功。此宝典要阴阳倒转,非男非女才可修练。老奴也帮不了你,你还是放弃吧!”

突然成公公右手一伸,在卫郯身上点了几下。

“还好,经络拓宽了不少,在勤加练习,再过半年老奴便传你武功。”

“嗯,成公公,那我先走了,您好好保重身体!”卫郯说道。

回到丽秀宫,卫郯有些抑郁了。要是练成《向阳宝典》该多好啊。天下第一呀,想想都激动。

卫郯想起曾经在哪看过一个帖子,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若不自宫,亦可练成。

卫郯寻思,创造这本武学的时候,这位前辈,是不是有意开个玩笑。不自宫是不是也能练成?

自己要不要赌一把试一试,实在练不成就放弃呗。可练功要密室,这房间经常有小太监来来往肯定不行。

来到前厅,还没开口。

丽妃到先开口了:“你等都下去吧!小郯子留下。”

待众人下去后。

“小郯子,我兄长来信,言朝中有大臣弹劾他。陛下好像对他有疑心,他有些担心,这一切可能是陛下有意所为。”

卫郯想了想,:“娘娘,您能否跟我说一下玄甲军的结构?”

丽妃想了,道:“玄甲军乃我祖父所建,当年我祖父随太祖打天下,立下汗马功劳,封武陵候兼镇南将军,驻守南疆。我兄长长孙无阌世袭爵位已有近二十年。这些年与夷人交战数次也算立下不少功劳。”

卫郯想了下,:“这么说来玄甲军就犹如武陵候私兵一般?”

“差不多吧,玄甲军粮响朝廷给的也很少,大多是驻地征收。”

卫郯想了,分析道:“陛下这些年一直没有立太子,最近似乎有立太子的打算。几位皇子明争暗斗已久,陛下只怕想到立了太子,如果不是六皇子,武陵候可能会反。”

“所以有意让人参武陵候一本,意在投石问路,制造舆论。看看武陵候会有什么反应。或许陛下有收回武陵候兵权的打算,但又怕把他给逼反。”

丽妃点头,:“是的,很有这个可能,你说现在怎么应对?”

卫郯尝试了一下,露出笑容,:“娘娘,告诉武陵让他向陛下请辞镇南将军。”

丽妃大惊:“你疯了,辞去镇南将军,那便是没了兵权,到时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你这个是什么馊主意?”

卫郯笑道:“娘娘,不急,陛下来一招投石问路。您可给他来招釜底抽薪,变被动为主动。”

“怎么讲?”丽妃反问。

“娘娘,武陵候爵位以立三世,其军中大小官员全是您父兄的心腹。即便陛下罢免了他镇南将军之职,难道您兄长就指挥不动玄甲军了吗?”

“让武陵候请辞,这是对陛下反将一军,即表明自己没有反心,又能堵位朝中大臣的嘴。我料定陛下绝对不会批准他辞职。”

丽妃不解:“为何?要是陛下准了呢?”

“您祖父乃开国功臣,立有大功,而在朝中像武陵候这样的世袭勋贵,可不只一个。陛下若废了武陵候兵权,兔死狐悲,另外几家怎么想?陛下怕不怕他们一同造反?”

“其二,武陵候又没有造反,陛下也只是有些担心罢了,又没有真凭实据,他凭什么废掉一个手握重兵的候爷?总得找个借口吧?”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几十年来玄甲军大小军官都是您长孙家挑选的人,说句不好听,这些军官早就是长孙家的家奴了,他们只会认您兄长。即便撤了军职,收邀了兵符又有什么用?这十万玄甲军陛下派谁去统领?即便他派人去也是个傀儡,根本指挥不动。总不能把这十万人马全部给裁撤吧?那不是逼反众将士吗?”

丽妃不傻,笑道:“你这脑瓜子是什么做的?厉害,我这便写信给我兄长。”

卫郯又道:“告诉您兄长,让他外松内紧,要把玄铁军中的各位将领牢牢抓在手中,尤其是各营主将副将。只要这些人不投靠朝廷,那他这个侯爷就是安稳的。陛下拿他一点办法也没。”

“嗯,本宫明白了,你下去吧,本宫要写信了。”

“哦,娘娘,奴婢想借您密室一用。”

丽妃:“借密室?小郯子,你这是何意?”

“奴婢在练功,所以需要一间密室。”

要是平时,丽妃早就骂人了。可丽妃现在很看重卫郯,这家伙往往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一面。政治手腕很老练,得施点恩典给他,牢牢把他握在手里。

道:“本宫卧室后有间密室,你让小红带你去吧!”

“诺!”

小红是丽妃的贴身宫女,也是心腹。

俩人来到卧室,小红在一张柜子角上用力一按,“吱吱”声响起。一间密室门便打开了。

“里面便是,你自己进去吧。”小红说道。

当卫郯走进密室,小红把门便关上了,里面房间虽然不大,但很精致,还有张小床,只是光线很暗。

卫郯直接双膝盘坐于地。依照《向阳宝典》的内功心法开始修炼。宝典的内容他早已背熟。修炼了一年多成公公给的基础心法,拓宽了经脉,对于全身经脉穴道位置,卫郯早已滚瓜烂熟。

“双手向上,定心圆气,舍却心中杂念,气自丹田而生,经右肾旋而下右足,由足后反上右胁下,至右手,过肩井循颈入耳至脑后下,循足上行复还丹田……。

片刻卫郯便觉得休内有一股无形真气在随着穴道在渡走。随后功起热生。热从身起,身燃而生。由下窜上,燥乱不定。

卫郯不知道的是,由于他没有自宫,真气全身乱窜。从冲门到会门一直入不了丹田。全身滚烫,还好只是刚练不久,内力不深,否则就走火入魔经脉尽断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卫郯双眼通红一动不动,原本他以为练不成,收手就可以了,大不了不练了。可他没想到的是,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已经不受控制快要走火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