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我被王爷宠成小祖宗最新章节舒云舒云姜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嫡女重生:我被王爷宠成小祖宗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北辰无殇雪

角色:舒云舒云姜

简介:前世,她辜负深情,三年筹谋,一门心思倾尽外祖家的权势扶他上位,却不想待他登基,却伙同她视如亲姐妹的姐姐栽赃陷害,下旨灭她外祖一家满门!
她的亲人被谋害,她的孩儿生生被恶女剖出,而她避之不及的人却原来藏了一腔深情,死也要与她同穴
重回噩梦开始前,这一世,她定要不遗余力护家人,向渣男恶女寻仇
只是那个前世情深的人还是黏着她,还是护她周全,和她一起看盛世风华

书评专区

最长的一梦:在很多推书单中看到这本书,这两天刚刚看完,现在仍然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个人仙草。真的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书了。确实,这本书很虐。但是别离越是痛苦,说明曾经的欢乐越是刻骨铭心。每一位女主与男主分手都觉得很痛苦,或许正因如此这些女主们的感情如此的动人心弦,虐人的情感纠结使得本书感情戏相比其他的都市感情小说也平添了一份真实感。人物塑造很棒,倪裳诠释了什么叫初恋,吴茵的温柔陪伴,芳芳和舒兰等人与男主虽然没有走到一起,但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也很美好。林墨是在下最最喜欢的,不像别的小说里让人觉得有点宅臭的妹妹角色,她真实而珍贵,让人莫名想起源氏物语紫姬。虽然虐,看完却只觉得很美好,很美好。

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铁渣男文,给这本书做一个类比就是可以完本的《我的专属梦境游戏》.男频文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化,大部分人在都市作品中越来越无法接受后宫的存在,作者越擅长感情戏越是如此,现在大部分的后宫文其实和无女主文接近,女人只是个炮架子,这样仿佛更能让看客满意.有这样的必要么?放在十年前,你都找不出几本单女主,几乎逢都市必后宫.但对于作者来说有,成绩压力一方面,女读者卫道士另一方面.所以越来越多的作者怕了,单女主越来越多(点名批评中秋月明,几个单女主看得我血都要出来了).我可以理解,但我并不想认同.回到话头,正是因为男频文的不断进化,后宫文本身也越来越难写,从十年前的舍身救美就能换得大被同眠到现在身上没两个洞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渣男,后宫文也变了很多.大家(主要是追书的男性朋友)逐渐意识到,以救命之恩荒岛余生换来一个大大的水晶宫不科学,毫无逻辑,也没有女人愿意接受,后宫的根基就被动摇了.一生一世一双人,没事再发点糖,男的女的卫道士都爱看,好写又好卖,为什么不写呢?但就是不好写,还有人乐意写,比如这本书.我这个人很简单,我喜欢后宫,你敢写,我能看,我就给你好评.题外话扯的太多了,回到这本书本身,其实故事很简单,一个男人在成长的不同时期中分别爱上了几个女人,但最终失去了她们,孑然一身的他回到过去改变她们死亡的结局.但因为世界的修正力,离她们太远就会加速她们的死亡,离她们太近就会导致自己的柴刀.后宫爱好者完全值得一读,至于那个热评的迷奸之类的,我看完了特意去翻了一下才发现有这个剧情,按现在的进度不是一路追读的应该没什么感觉.就这样吧,文笔一般,但是能看,爽白文不太用脑子.值得注意的是这书是起点的.标题封面怎么看怎么刺猬猫,我在刺猬猫翻了半天没找着才发现这居然是起点的,不对劲了.

无限轮回:作者是设定悬疑的巨人,填坑的矮子

嫡女重生:我被王爷宠成小祖宗

《嫡女重生:我被王爷宠成小祖宗》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老太君,三小姐和秦姨娘来了。”

远远地看到舒云姜就有人去通报了。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姜儿进来。”闻言,舒老太君脸上更是喜不自胜,只是座下的其他人倒是有了不一的想法和神情。

“就知道祖母最是疼三妹妹了,这可是三妹妹的福气,倒惹得孙儿也艳羡不已。”舒云姜刚走进檀香院的正厅,便听到舒云柔阴阳怪气的话语。

舒云姜倒是意味不明地看了舒云柔一眼。

秦姨娘对于舒老太君看见舒云姜就自动忽视掉自己的行为也是习以为常,舒家上下谁不知道舒老太君最疼爱的便是嫡子舒柯唯一的女儿舒云姜。

“孙儿拜见祖母,前些日子孙儿卧病在床,未能给祖母请安,今日特来向祖母请安,还望祖母莫要怪罪孙儿。烛锦,将我带给祖母的礼物奉上。”

舒云姜落落大方的气度,淡定自若的神色,还有让人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错的说辞倒是让在场的人有些吃惊,纷纷开始正眼打量着这个与以往不同的长房嫡女。

后者倒是坦然地站着任凭他们打量揣测。

舒云姜洗去了厚重的脂粉,不施粉黛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张狂模样,但眉眼间也尽有自信的神采,她穿着一身月牙白百花流仙缎锦裙,珍珠软底绣花鞋,三千青丝只用一支雕凤漆玉金步摇挽起,简单的装束却不失风华,举手投足间皆可见大家嫡女的风范。

相比之下,二房的嫡女舒云柔那一身繁琐的装扮倒显得过于繁重,有些不合时宜。

舒云柔暗暗咬碎了后槽牙,这个舒云姜今日怎么不化浓重的妆容了,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出众,但舒云姜更甚自己一筹,所以她教唆着舒云姜故意涂抹厚重的胭脂水粉遮住她的容颜。

一来二去,舒家长房嫡女舒云姜才会有貌丑无盐的名声。

舒云姜当然看到了舒云柔的表情,她心里倒是痛快了一次。

这一世,舒云柔,我怎么可能还会任你摆布,让你如愿呢,她如是想着。

“姜儿不必多礼,祖母可从未怪过你。”舒老太君看到舒云姜都高兴得不得了,哪里舍得说什么重话。看到舒云姜送的礼物——一串菩提金纹佛珠,更是开心。

“姜儿有心了,桂嬷嬷,你带烛锦去我的库房,挑些好的补品给姜儿带回去,受了风寒该是好好补补才行,那株太后前不久赐下的紫阳人参就让姜儿一并带回去吧。”舒老太君让舒云姜坐在自己身侧,看着自己的嫡亲孙女,只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一并送给舒云姜。

“三妹妹病好了,也该出外走走,这不刚巧过两日清平郡主要举办白桃诗会呢,正好舒家也收到了请帖,姜儿不如跟姐姐一起去看看吧。”舒云柔可见不得祖孙亲近的画面,她是二房嫡出,但二房舒席本来就是庶出,她不是舒老太君的亲孙女,在身份上也逊于舒云姜,想到这,她又恨恨地在心里咒骂起了舒云姜一家。

“二姐姐有心了,我也不好拂了二姐姐的好意,到时还要费心二姐姐关照了。”

白桃诗会,她记得前世自己因着名声受损倒也没去参加,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在那儿之后,她的名声更是前所未有的糟糕,抗拒婚约试图沉塘自尽的事更是广为人知,想来,也定是自己这个二姐姐又做了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