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召唤系统最新更新张勇李猛小说怎么看?

小说:史上最强召唤系统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六部

角色:张勇李猛

简介:六脉神剑,吸星大法,独孤九剑……千万武侠大军降临
多重影分身之术,写轮眼,通灵之术…..火影意志无限月读
终极丧尸,血骷髅,地狱军团…….最强反派疯狂杀戮
万界召唤,纵横异界,经典爽文,欢迎阅读

书评专区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写得林心如都病娇了

最强丧尸传说:盗我号给这本书刷订阅,继续盗、

我在东京当和尚:这作者绝了,三观极度不正,令人情不自禁地吟诗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作者的设定里,鬼是有“原罪”的(呕);只要死后一变成鬼,那就只能大步走在通向恶鬼\u002F怨灵的单行线上,地府与转世自然是没有的,连了却遗愿或执念,洒脱离去都是痴心妄想。受中华文化圈影响的,谁能看得惯这个?事死如事生听过吗?祖先崇拜了解下?一个重病离世的少女,死前最后想看一眼樱花。一般小说大多是让其了却遗愿,去得安心。反套路些的,最多也就是当看不见。但是,在这个世界观里,没门!了却执念,直接变厉鬼!少女起了,主角一掌秒了,并自觉“温柔,温润,大慈大悲”。嗯???好吧,主角没错,这也不是最毒的。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主角寺庙隔壁明治神宫供奉的明治天皇夫妇。他们活得非常滋润,法力齐天,把主角吓得喵喵叫。嗯?????我寻思明治鬼子应该也算鬼啊,怎么主角不去超度一下呢?一边仙福永享,一边想要了却小小遗愿都算造孽,在这强烈鲜明的对照下,作者的滑稽程度一不小心开了乘方。这是我最近看到的最倒胃口的设定,我完全不知道是社会怎样残酷的毒打让作者变得如此面目全非,只希望他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史上最强召唤系统

《史上最强召唤系统》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嚣张的少年

鸿鑫赌坊的老板没人知道,只知道青石镇上的大小赌坊全都都在那位神秘的老板的控制下。

禹缈一身邋遢的走进了赌坊,看守赌坊的守卫没有阻拦他,他们在赌坊这么久了什么没有见过,穷的光着膀子的赌徒他们都见过。

禹缈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赌坊,远处一群人正围着几张巨大的圆木桌,手舞足蹈的大声吼叫着。

禹缈站在一旁,突然留意到了远处一个角落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一身薄纱红杉将玲珑的身体勾勒的凹凸有致,面颊点了红粉,一双白嫩的腿微微敲着,光着的脚丫子搭在身旁的木桌上,两个青衫大汉默默的站在她身后,眼神忍不住偷偷瞄向自家女主人衣衫下那若隐若现的风景。

极品尤物。

在赌坊女子本来就很少,更不要说是女子。

尤其还是这么美不胜收的貌美女人。

似乎感受到了禹缈的眼神,段水柔眉头微微一挑,这鸿鑫赌坊还没人敢这么与自己对视,整个青石镇水谁不知道她花魁手的名号。

“大姐,那人似乎是个外乡人。”

身后的青衫大汉微微低头,在段水柔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让他过来。”

“是。”

没等青衫大汉过去请禹缈,禹缈便径直的向段水柔走了过来。

在段水柔惊愕的目光下,禹缈直接坐在了她的对面,十分嚣张的说道:“美女,有钱么?”

两个青衫大汉想要动手却被段水柔拦了下来。

“小弟弟,姐姐有钱,不过,你敢借吗?”

段水柔眯着眼睛,唇齿微动,妖娆的气质配合着她身上的红衣看的禹缈心头一跳。

真是一个妖精。

禹缈嘿嘿一笑,“只要你敢借,我就敢要。”

段水柔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禹缈,虽然一身邋遢还不如外面的乞丐,可光是凭他刚才那几句话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说的出口的。

尤其是他的眼睛,段水柔敢保证那是他见过最通亮的眼睛,亮的发光,凭她花魁手这么多年在道上看人的经验,她不相信这是自己眼花的结果。

段水柔冲着身后大汉招了招手,几锭银子落在了禹缈的面前。

“这是三十两银子,咱们可说好,若是你三天之内还不来,你的小命也就没了。”

禹缈盯着段水柔的眼睛,说道:“要是我能还你十倍呢?”

“十倍?”

段水柔妩媚一笑,道:“若是你能还我十倍银两,这鸿鑫赌坊自然视你为座上宾客。”

“若是百倍呢?”

段水柔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面前少年莫非只是一个油嘴滑舌的小人物?不过以她的脾气悲喜不露于表象。

“你若能还之百倍,姐姐我便送你一段露水姻缘。”

“好!”

禹缈拿着银子挤进围绕赌桌的人群之中。

段水柔眼神深邃,她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有什么门道。

赌桌上狂热的赌徒不断的将银子投向桌子上标记着大小的区域,赌博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摇色子,动手的是一个老人,禹缈盯着那人的手,手心内部生有茧子,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

赌徒们将银子投入大小两个区域,大的一边显然比小的要多得多。

老人眯着眼睛,手中的色子在手中不断的摇晃着,而后塞盅重重的扣在了桌案上。

塞盅一开,两个二,一个三,小。

“嗨呀!!这他娘的倒霉,都连着三把大了,怎么还是小啊!”

“真是的,这他娘的也太邪门了吧。”

围绕桌案的赌徒纷纷唉声叹气,禹缈却盯着老人的手看了一会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原来如此。

“都让开,让小爷我来!”

禹缈冲着人群喊了一嗓子,然后把手里面的雪花的三室两银子一丢,三锭银子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大小中间,刻着豹子的区域。

“豹子?这孩子是疯了吧,我来这赌坊的十多年来,只见过大或者是小,陈老就从来没有摇出来过豹子!”

“可不是,陈老摇色子可是一绝,这赌坊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我看着孩子是在外面捡着的银子,或者是脑袋坏掉了!”

一众赌徒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就连坐在后面一直观望的段水柔的眼睛都带着一丝失望,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看走了眼?

就在众人还在议论的时候,被叫做陈老的老者已经将色子放入了塞盅,大手一挥,塞盅之中的色子不断的摇摆着,禹缈默默的盯着他手中的塞盅。

陈老的塞盅重重的扣在赌桌上,禹缈的手指动了一下,一道常人无法察觉的精芒猛地打在了塞盅之上。

塞盅内的色子一颤。

陈老的脸色变了,昏黄的眼睛微微抬起,看向一身邋遢的少年郎。

“年轻人,不要学会了一招半式就想着出来讨生活。”

边说着,陈老放在塞盅上的手掌微微一颤,塞盅之内的色子翻了个跟头,色数又变。

禹缈不屑的切了一声,这老儿倒是和自己卖弄起来自己的掌力来了。

手指冲着塞盅一指,一股内劲瞬间穿透塞盅打在了对面的腹部。

陈老沉声一哼,再看向禹缈的眼神也又一开始的轻蔑变成了震惊。

这年轻人的指力竟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好似深山修行多年的高手一般,陈老忍着腹部传来的痛感,微微一叹,无奈的打开了塞盅。

三枚清一色的一点朱红出现在赌桌之上。

“啊??真是豹子!这么邪门??”

“陈老,你是不是偷偷的放水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原本还一脸遗憾看着禹缈的众多信徒瞬间被惊呆了,天底下莫非真的有这么邪门的事情嘛?

拿过庄家通赔的一百两银子,禹缈眼睛一转,将手中的一百两银子一股脑的又丢进了豹子。

陈老的脸色有些阴沉,眼前这少年是个硬茬子。

默默的扫向坐在后面的段水柔,段水柔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淡淡的冲着后面摆了摆手,冲着其中一个大汉低喃了一句什么。

没过一会儿,一个一脸阴沉的中年人便从后面走了过来。

陈老冲着那人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我叫冯忠,我来陪你玩。”

一脸阴沉的中年男子是段水柔的最得力的手下,一辈子都混迹在赌坊之中,可谓是赌坊的老手。

禹缈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不在乎谁来,反正今天这笔横财他是发定了。

冯忠不敢放松,这少年竟然连陈老都不是对手,一看就是砸场子来的。

冯忠的手握紧塞盅快如好闪电般在空中抖三下,重重的拍了下去。

塞盅落地,冯忠与禹枫似乎是同时伸出手指。

两道暗芒在赌桌之上猛地撞击在了一起。

冯忠的额头上一道冷哼跟着流了下来,禹缈盯着他,手掌一翻,一股内气化作寸寸锋芒猛地用力!

“额。”

冯忠的手掌在颤抖,塞盅也跟在他手掌颤抖。

禹缈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先生,开吧。”

一众赌徒纷纷跟着起哄。

“开吧。”

禹缈的手掌一抬,塞盅被一股内劲掀翻,其中色子露出了出来。

三个三,豹子!

冯忠颓废的坐回了椅子,心有余悸的看向禹缈。

“是我冯忠技不如人,还未请教高人大名。”

“我叫禹缈,记住我的名字,以后或许对你有点用处。”

禹缈淡淡的说着,抱起赌桌上的一千两银子,然后走到段水柔的身边,大手一挥丢下三百两银子。

“美女,这一次还你十倍,下一次来,定百倍奉还!”

说完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赌坊。

段水柔身后的两个大汉想要追出去,段水柔却突然大怒。

“站住!冯忠和陈老都斗不过的人,你们去了有什么用?丢人!”

两个大汉想想退到了段水柔的身后,段水柔盯着禹缈消失的背影,眼中带着一丝精光。

“给我查,我要知道这个人的一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