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霍景川叶颂)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霍景川叶颂)

穿越重生《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慕容大宝宝”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霍景川叶颂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后背坡“颂颂”叶颂刚把手里的锄头使利索了,一道她极为不愿听到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打乱了她挥动锄头的节奏邱爱华气喘吁吁地爬上坡来,看见叶颂在利索地挥舞着锄头翻地,惊得黑框眼镜下的一对眸子猛地睁大赵秀梅去学校找他,说叶颂在后背坡翻土豆地,他当时还不相信“颂颂,你怎么跑来这里翻地了,这是屯里男人干的重活儿,你一个姑娘家干这个多累啊”叶颂转身,看着邱爱华一脸着急地朝着自己走来,嘴里说着关心自己......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 作者:慕容大宝宝 角色:霍景川叶颂 网络作者“慕容大宝宝”的经典佳作《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这位叶知青清高冷傲得很,以前从他跟前走过,若是没什么事,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说像这样笑容满面地跟他打招呼了。难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叶知青早上好,听说叶知青要跟霍景川同志结婚了?”“是的,到时候给大家发喜糖。”提到霍景川,叶颂笑得更开心了... 七零重生:我的糙汉老公照旧黏人

第14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听到身边的脚步声,邱爱华扭头看见是叶颂,黑着脸狠狠瞪了叶颂一眼。

“朱记工员早上好。”

叶颂无视邱爱华那要将她生吞活剥了的眼神,从嘴里拔出啃了几口的生红薯,笑容满面地对着朱柳挥了挥手。

朱柳瞬间瞪圆了双眼,见了鬼似的将叶颂盯着。

这位叶知青清高冷傲得很,以前从他跟前走过,若是没什么事,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说像这样笑容满面地跟他打招呼了。

难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叶知青早上好,听说叶知青要跟霍景川同志结婚了?”

“是的,到时候给大家发喜糖。”

提到霍景川,叶颂笑得更开心了。

邱爱华盯着叶颂的脸,藏在黑框眼镜下的双眸闪过一丝明显的惊艳之色。

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

想到叶颂马上就要嫁给霍景川了,邱爱华眸子里的惊艳之色瞬间消失,眼神充满怨愤地将叶颂盯着,阴阳怪气地开口:“嫁霍景川是要政审的,叶知青还没通过政审吧,现在提发喜糖有些言之过早吧。”

“我家世清白,奉公守法,过政审是迟早的事情。”

叶颂笑眯眯地将目光挪到邱爱华的身上,眼神富含深意地将邱爱华打量着。

邱爱华被她打量得浑身不自在。

“邱知青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问题吧,看你这脸色苍白,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怕是医书上说的肾虚了。”

“听屯里的老人说男人肾虚,问题可严重了,稍不注意,可能还会影响生育。”

朱柳也是男人,当然知道男人肾虚后是什么样子。

先前他没往那方面想,现在听了叶颂这话,再仔细打量了邱爱华几眼,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难怪邱爱华同志刚才跟他说话时吱吱呜呜的,原来是肾虚了。

年纪轻轻,还没成家就肾虚了,是个男人心里都难受,更别说邱知青这么爱面子的男人了。

“邱爱华同志,叶知青说得对,肾虚对男人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为了不影响你以后的生活,赶紧请天假去镇上的卫生所抓几服药调理调理,这件事,我跟叶颂同志会为你保密的。”

“请朱记工员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叶颂附和朱柳的话,一本正经地向朱柳保证。

邱爱华被她这话气得嘴角都歪了。

这个女人就是笃定了他不会将昨晚的事情宣扬出去,并且会阻止知青点其他知青将昨晚的事情宣扬出去,才敢这么幸灾乐祸地当着朱柳的面诋毁他肾虚。

可恶的女人!

邱爱华脸上斯斯文文地微笑着,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断叶颂那细嫩白皙的脖子。

“多谢朱记工员关心,我还能撑住,下了课,我再去卫生所不迟。”

被叶颂昨晚踹过的地方忽然一阵闷痛,邱爱华嘴角一抽,狠狠瞪了叶颂一眼后,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离开。

朱柳看着他捂着胸口一圈一拐地朝着村小走去,对叶颂说他肾虚之事,更加深信不疑。

“邱爱华同志好像才二十二岁吧,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肾虚了呢。”

见朱柳盯着邱爱华离开的背影一阵摇头叹息,叶颂嘴角抽动,有些忍俊不禁。

“朱记工员,我今儿上午的任务也是翻后背坡的那块土豆地,就不去黄泥坝集合了,我去工具房取了锄头后直接去地里,麻烦朱记工员给大队长说一声。”

叶颂怕自己憋笑憋出内伤,赶紧跟朱柳打了声招呼,得到朱柳的许可后,一边啃着生红薯,一边大步朝工具房而去。

不到十点,后背坡的那块土豆地就被她整理好了。

“朱记工员,我可以回去了吧?”

朱柳在叶颂翻过的土豆地里转悠了几圈,期间多次将尺多长的竹条插入疏松的泥土内,每次将竹条插入泥土拔出后,脸上都会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叶知青,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朱柳拍了拍手上的泥灰,拿着竹条走到叶颂身边,笑容满面地将叶颂看着。

“昨儿个下午,大队长安排你翻地,当时,我心里也是质疑你的,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朱柳的目光在地头一扫。

“这地翻得比男人翻的还好,连地头的杂草庄子都被你捡干净了,比男人干得仔细,回头,我在大队长面前表扬你几句。”

朱柳说着,取下挂在的确良衬衣胸袋上的金星钢笔,掏出记工本,在记工本上给叶颂记了十工分。

叶颂伸长脖子瞧了一眼,面露喜色:“多谢朱记工员夸奖,我还想干翻地的活儿,能不能请朱记工员在大队长面前给我说几句,让大队长多给我安排一些这样的活儿?”

“没问题。”

朱柳满口答应。

“土豆,苞米,红薯,花生刚收割,这些旱地都要翻,只要你有这个力气,活儿有的是你的。”

“那就多谢朱记工员了,我先回去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今儿下午的活儿干完了,我得去跟大队长请个假回一趟清远市。”

“叶知青这是要带霍景川同志回清远市见父母吗?你俩要结婚了,是应该带准女婿去拜访一下岳父岳母,大队长会给你批假的。”

叶颂俏脸微红。

“除了带霍景川同志回去见我父母,我还得跟霍景川去队伍交政审的资料,只要过了政审这一关,十月二十三我们就举办婚礼。”

跟朱柳在地头唠嗑了几句后,叶颂拍拍身上的泥灰,扛着锄头心情畅快地回家。

考虑到中午烧饭吃要柴火,从后背坡一片松林走过时,叶颂停下了脚步。

松针引火绝佳,干燥的松枝带有些许松油,容易被引燃,这个季节山里还有蘑菇,若是运气好,还能拾到蘑菇回去加餐。

叶颂盯着眼前的一片松林琢磨了片刻后,找平坦的地方将生产队的锄头放好,然后撸起袖子开始捡柴。

扑哧!

前面一根小孩手臂粗的干松枝吸引了叶颂的注意力,叶颂走过去抓起松枝正打算拖走,忽然扑哧一声在她面前响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