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最新章节范冲沈绿芜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群山笑我

角色:范冲沈绿芜

简介:一介凡人,混迹在一群修真者当中,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些平日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奴颜婢膝,恭恭敬敬
这个凡人为什么这么牛?因为没有一个修真者打得过他

书评专区

废土西游:目前没有上架,字数偏少,但是良好的文笔和严谨的剧情还是让这篇小说让人眼前一亮。反抗军让我想起海贼王,废土设定让我想起相关游戏,但是这些加起来却没有那种抄袭的感觉,作者写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各个人物的设定也不是面板型的机器人,每个人的人设都能自然流畅,尤其的最难写的猴子也比较自然。所以目前的结论就是文笔、人物、剧情都在粮草之列,综合所述可以给个仙草的评价以示鼓励。这是一篇让人有期待感的小说,希望后期不要崩。

崩坏的中忍考试:很有意思的文,为了它在飞卢注册了。作者在原著世界中忍考试时间段降临了一个恐怖问答+直播系统。直播的部分类似于同人常见观影体,还是面向整个忍界那种,公开处刑拉满,但作为读者就会看得很乐呵。爱看观影体\u002F阅读体的朋友不要错过。

汉室可兴:作者是有做过功课的,至少没让我继续看郭嘉程立那些我都背的出来的谋士武将了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白胖男子在师兄弟面前丢了面子,勃然大怒,挥出一掌,朝着陆行舟打了过去。

“高石青,你想干什么?”范冲挡在陆行舟面前,怒视对方。

“大师兄,你居然为了一介凡人要跟我翻脸。”高石青毫不示弱,直视着范冲。

“好了好了,都什么时候,还搞内讧。”说话的是一个宽面长须的男子,其气势明显在其他四人之上。

高石青听到之后,虽然愤愤不平,却还是往后退了一步。

宽面长须男子又对范冲道:“大师兄,让我来跟他说说。”

范冲点点头,让开到一边。

宽面长须男子上前一步,和颜悦色地对陆行舟道:“小兄弟,我叫贺天方,是凤鸣山的掌门,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

陆行舟心里有气,丝毫不给掌门的面子,口气依旧很硬,“掌门,你是否可以告诉我,是谁折断了小紫草?”

“小子,你太嚣张了,连掌门也不放在眼里。”高石青怒斥道。

“师弟,你先别说话。”贺天方倒霉怎么生气,依然笑容可掬,对陆仁义道,“这个,是一名看守的弟子,以为是一根杂草,就想把它拔了,岂止这紫草非同一般,他费劲力气,也仅仅是折断而已。他也不曾想到,折断此草之后,居然整片药田都枯萎了。”

“范叔,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拔小紫草吗?”陆行舟听完贺天方的话,怒气冲冲,扯住范冲的衣袖,“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范冲满脸通红,支支吾吾地道:“行舟,我,我,我就是忘了跟他们交待了。”

陆行舟心灰意冷地道:“你把我带过来干什么,让我看看药田里的惨状吗?”

范冲道:“药田的药草之所以枯萎,正是在小紫草被折断之后,我们猜测,此草非同寻常,很可能是它控制了整片药田的生机,如果它能复活,药田也就复活了。”

“范叔,你是觉得我能让它复活?”

“是啊。”

陆行舟扫了一眼周围诸位修真者,说道:“你们个个都是修为高深的修真者,法力无边,连你们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范冲唉声叹气地道:“行舟啊,我们正因为毫无对策,才找你来,你终日与这些药草打交道,或许能有什么办法。”

陆行舟不再言语,蹲下身,轻轻地将小紫草扶正。

“三位师兄,他一个凡人又能做什么?咱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高石青有些不耐烦了。

贺天方微微皱眉,问范冲道:“大师兄,我看他也做不了什么,还是把他带回去吧,我们想想别的办法。”

“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范冲望着陆行舟,道,“行舟天天与这紫草接触,或许就有修复之法。”

高石青冷哼一声道:“若是我们修真者都救活不了的东西,他一个人凡人能救活?真是可笑。”

范冲大怒道:“高石青,若是行舟救活了药田,你又待如何?”

高石青道:“若是他真的救活了,我就跪在他面前磕三个响头,唤他一声高人。”

“四师兄,你是认真的?”五人中唯一的女修士开口道。

“当然,我言出必行。”高石青恶狠狠地道,“不过,若是这小子救不活,我就要把他赶出凤鸣山。”

范冲犹豫了许久后,紧握了一下拳头,道:“好,就依你所说。”

五人的注意力随即转向陆行舟身上。

“行舟啊,你可有办法?”范冲忧心忡忡地问。

“范叔,你安静点,不要打扰我。”陆行舟的手一直握住小紫草。

“你这是在做什么?”

“祈祷上苍。”

范冲苦笑道:“若是有用,我们早祈祷了。”

高石青得意地道:“大师兄,若是再过一刻钟,他还没救活药田,你就要履约,把他驱逐出凤鸣山了。”

范冲板着脸,对高石青道:“你刚刚说了是一刻钟吗?在我这里,至少三天。”

两人说着说着,火气越来越大,看架势,似乎就要动手打起来。

陆行舟没有理会这些杂音,他两手扶住小紫草,两眼微闭,口中祈求一般地念叨:“小紫草,你一定要撑住,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话音刚落,陆行舟顿时又获得了那种身处星辰大海,尽阅天地法则的感觉,点开其中一条法则过后,陆行舟醒了过来。

他感觉有点晕,感觉身体都在摇晃,身体都快站不稳了。看来刚才被范冲带着在天上飞行,造成的后遗症还存在。

“哎呀,行舟,你的紫草真的好了。”范冲嚷嚷了一声。

陆行舟低头一看,他的双手要揉眼睛离开了小紫草,但小紫草并没有因此而栽倒,反而是直挺挺地立在地上。

“真的好了。”陆行舟惊喜不已,“祈祷真的有效果啊。还是我吟的那句诗起了作用?”

已经有三次,吟诗过后,发生了一些奇怪事情,难道吟诗能引起天变?

陆行舟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以前思念家乡时,也常会吟上几句后,却从没有这种变化,这几次大概就是碰巧了。

至于小紫草,想来是它生命力极强,自行修复了。在这个有无数修真者和妖兽的世界里,有这种植物不奇怪。

当然这种事比较罕见,因此贺天方等人见到之后,纷纷称奇。

只有高石青,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高师弟,如何?是不是该履行承诺?”范冲得意洋洋地对高石青道。

“这颗不知等级的杂草活了有什么用?我的条件是药田复活。”高石青绝不甘心认输。

就在这时,小紫草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随着微风,迅速向周围扩散。

五名修士闻到了香气,顿时惊呼道:“好浓郁的灵气。”

陆仁义也感受到香气的不寻常,与前两日下的灵雨味道十分相似,顿时他有了信心,上次靠着一股富含灵气的灵雨让药草进阶,这次通过蕴含灵气的香气,一定能让枯萎的药草重新生长。

果不其然,香气随风飘散到四周,凡是触及到的药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恢复生机。

“活了,都活了。”范冲好似癫狂一般,跑到复苏的天骨草旁边,又是蹦跳又是大笑。

贺天方捻着长须,神色颇为激动地道:“如此情形,还是第一次见到,我真是枉活了这几百年。”

在场只有一人,不仅不高兴,反而是脸色愈发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