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嫡女:痴傻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云青瑶李红印在哪看?

小说:穿越嫡女:痴傻王妃太嚣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妖枝

角色:云青瑶李红印

简介:她是国光研究所高级医师,爆炸死后居然重获新生;
成为古代的一位相府嫡女,还是个小傻子
既来之,安不安不知道,但亏是不能吃的!
收拾庶姐、气晕渣爹,大闹宴席
“王爷,救命啊!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您可得帮我啊!”
“那你要好好准备,本王等你过门!”
“好的,王爷,等我过门哦!”
一个嫡出的王爷,娶一个傻子!本以为并非良配,没想到却是天下绝配……

书评专区

仙道云烟:凡人流,在同类作品勉强能算个干粮,作者菌受书评影响比较大,多次偏离了原本的创作计划,加上二月份断更过一段时间,导致那一段剧情拖沓,也没有写出预期的爽点,前期更是有些小毒,好在没有太大的逻辑漏洞,力体系稳定,书荒可看

邪恶魔法高校:这书,怎么说呢。。。好吧我也说不上来,你们看看就知道了,非宅勿入。

砂隐之最强技师:披着火影皮的宅斗文。剧情大意就是平民主角怼砂忍的三大弱智家族,木叶的剧情目前看免费章节就是大蛇丸围绕火影位置互相猜疑。 片段1:砂忍、岩忍联合举办中忍考试,风影为了打压平民学校,特意不带医疗忍出门让平民下忍去死……片段2: 中忍考完岩忍立马翻脸,风忍刚出岩村出门就开片风影,主角几个中忍过来支援立马撤退放过风影;片段3:前面把一个无用的火遁忍术换给家族势力,提到说主角从卡片学的忍术都查克拉消耗较大,后面拿到个有用的水遁就改成那个水遁消耗很低;片段4: 整个村的祭祀选了主角递火把,家族势力的打压方式是派个智障弱鸡纨绔子弟在祭祀仪式拦路说主角没资格……

穿越嫡女:痴傻王妃太嚣张

《穿越嫡女:痴傻王妃太嚣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小孩,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的手没断!”小豆丁将左手藏在身后,抬着下巴骄傲地道,“你没资格管我,退下!”

云青瑶惊奇地看着孩子,成年人手腕骨折也得疼到打滚,他这么点大居然能忍得住。

“让姐姐看看手。”云青瑶难得好脾气,“否则你的手得留下残疾。”

珠圆玉润在她耳边喊:“大瑶瑶是颜狗。”

小豆丁皱着小脸唬云青瑶:“不许你碰我,拿开你的手!”

这小孩,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你傲娇个什么劲儿?”云青瑶决定不惯他,也不晓得谁家的娃,这么倔,“我数到三,把手给我。过了这村这店,你再哭求我都没有用。”

“一!二!三!”

小豆丁绷着脸跟一个冰块似的,硬板板的将自己胳膊戳过她,骄傲地道:“看在你心诚,给你看看!”

一副,赏赐你看一眼的表情。

“啧啧,真够傲娇。”云青瑶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我医者仁心。我是伟大的人,都被自己感动了。”

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她会要求小豆丁的父母给她送鞭炮鲜花加锦旗。

可惜了,下次吧。

她捏着小手,意念里用空间仪器给他检测一遍,发现还有轻微骨裂,她道:“我要先给你复位,你要忍住疼。”

谁知道,这小孩一脸没所谓地道:“我是男人,男人不怕疼!”

云青竖起个大拇指:“宝宝,你是我见过最有男人味的男人了。”

小豆丁哼了一声,昂着头。

云青瑶的手法又快又稳,小豆丁疼的汗珠还没掉肩膀上,她已经做完了,又假模假样去巷子里一趟:“我去取石膏,你数到三我就回来了。”

小豆丁又哼:“我才不,幼稚。”

云青瑶避在墙后,从空间里取了绷带和石膏,给小豆丁手腕上了石膏:“不要动这只手腕,三天后来这里找我复诊,记住,不许带上别人。”

“这是你我的秘密!”

小豆丁看着顶着鸟窝发型,穿着寒酸的云青瑶,嫌弃地道:“三日后此时,我会来找你。”

“好的,宝宝!”

“不许喊我宝宝。”

“宝宝,你家住哪里呀,姐姐送你回去?”

“男人岂能让女人送!”小豆丁一甩袖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小豆丁沿着围墙,走到了云府的门口,冲着小厮亮出了昭王府的黑色腰牌。

小厮眼睛一亮,道:“是小世子来了,您请进,昭王爷在里面呢!”

“嗯!”小豆丁背着手,冰块脸,龙行虎步地在前面。

昭王出来见到他时,不由凝眉:“你来干什么?”

小豆丁哼了一声:“那些下人不是溜须拍马,就是阴奉阳违,我应付的累,出来散心。”

昭王眉头拧的更紧。

周围的人看着,就觉得昭王和小世子的气质太像了,都是生人勿近冰冻三尺远。

如果能看到昭王的脸,估计……算了,小世子如此俊美,肯定不像昭王。

“你的手怎么了?”昭王盯着小世子的手腕,看清楚是被固定了石膏,受伤了吗?他早上走的时候还是好的。最关键,这小孩一向不和外人接触,就算是大夫都不许碰。

谁给他上的石膏?

小世子目光闪烁,那个女人说了,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磕碰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家?这些府邸臭死了,你不觉得臭吗?”

昭王和侍卫雷云吩咐道:“去留个话,说本王有事先行回府。”

说完拂袖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十日后,我成亲。”

小世子面无表情:“哦!”

成亲就成亲呗。反正以往不管以什么方式进昭王府的女人,没有撑得过三天的。

所以,如今的昭王府里,除了王嬷嬷和偶来走动的平阳郡主,没有第二个女人。

两人一前一后上马车,离开了云府。

到王府后,田管事迎上来,道:“王爷,当铺来问,云二小姐的东西,怎么处置?”

昭王想起来云青瑶当了她娘嫁妆的事。

那个女人,真的是傻子?

他本来也认为她要母亲遗物不如直接要银票合适,没想到,她拿遗物后直接当了,还找的是他名下的当铺。

这算什么?算好了要嫁给他,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

“先放着,很快就可以用作她的陪葬。”昭王淡漠地道。

小世子也附和:“陪嫁品变成陪葬品,物尽其用。”

说着,两个一大一小,两身黑衣,同样负手而行,不看脸就这背影、形态……如出一辙。

“你的手,和人打架了?”昭王问道。

小世子回道:“那些人欠打。”

昭王道:“你和他们并无分别。”说着一顿,回头吩咐田卯,“把清单给云二小姐送去。”

李管事应是。

昭王进府,府中安静的仿入无人之境,即便遇到下人,也只是如同木偶一样,垂首而立。

云青瑶吃饱喝足,在街上溜达了一圈,准备回家去,珠圆玉润问她:“大瑶瑶,你想开医馆吗?”

“是有这个打算。”等她回家,让李红印将偷她的五万两嫁妆吐出来,她就盘一间医馆,至于和昭王的婚事——以昭王的为人,她敢肯定,他们的婚姻的维持,不超过三天。

和离、诈死怎么样都行。到时候就是天高地阔随她浪了。

珠圆玉润道:“那最好了!大瑶瑶,你看看我的毛发,是不是光亮了一点?”

云青瑶瞥它一眼:“偷偷抹发蜡了?”

“不是!是你给人治病,研究所会增加能量,像发电那样。而我,在攒够了能量后,就可以变成人!”

珠圆玉润一想到自己能修炼成人,就高兴的在地上打滚。

“大瑶瑶你等我成人后娶你啊!”

云青瑶看着圆滚滚的龙猫,一脸的嫌弃:“忽然有了金盆洗手的紧迫感。”

“大瑶瑶不要啊,你要多救人帮我修炼啊。”

两人闹着回家,云青瑶刚到院子里,正院里的婆子就哐当一下将另外半扇院门踢开,喊道:“二小姐,老爷找您!”

好嘛!她要为她的院门报仇。

云青瑶看着婆子,嘿嘿一笑:“好啊!”

说着一阵风似的去正院,

踹门的婆子砰一下被她撞了个狗吃屎。

婆子:“?”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