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最新章节夏雨王娟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四四石榴

角色:夏雨王娟

简介:前世直到临死前,夏雨才看清楚了闺蜜的丑恶嘴脸,
如果还有下辈子,她一定好好和他过日子,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挑唆
再一睁眼,她就看到了床头的大红喜字,还有那端坐在眼前的、活生生的男人……

书评专区

数据废土:推书的方式感觉在侮辱我的智商,两星拿去不谢,第一次不看书直接评。

地球球长:骚话多,过瘾。。。。。

弃宇宙:白金签就这?就这?看到第五章无数毒点第四章一个逃犯现场送了他一件东西然后被警察拿枪顶着压走了作者还说这个逃犯能逃出来?都拿枪顶着了周围没有少于20个人盯着主角和逃犯交易我是不信的….居然就这样给主角走了??现在的时间线可是灵气复苏前一年,你告诉我这个逃犯要怎么跑出来

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

《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小丫头絮絮叨叨地说了那么多,估计是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楚为先的心里却久久无法平静。

他的小媳妇实在是太受委屈了,稀里糊涂被人骗了过来,嫁给了他这个从来都没见过面的废人。发泄完没疯已经算很坚强了,没想到她还能苦中作乐,把嫁给自己当做能够继续读书的美事。

可怜的女人,闹了一天,历经了一天的变故,还能睡得着,也算是个随遇而安的人。

这样的人,将来的成就必定不凡。

“媳妇!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以后我都是你的依靠。”

楚为先轻轻地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低眸看了眼怀里的女孩儿,一颗泡在苦水里的心总算是有了一丝回甘。

闭上眼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

天刚亮,夏雨就起来了。

明天她要回去,今天得尽个新媳妇的本分,给公公婆婆做顿早饭。怎么说以后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婆婆刘晓琴虽然个性泼辣,可也是个很讲道理的人。

你敬她一尺,她会敬你一丈。

前世的今天,她非但没有起来给公婆做饭,还被王娟的“贤惠”给比了下去。婆婆做饭,她摆桌子,当时的自己只觉得她们才是婆媳,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大闹了一场。

就那样,楚为先还是黑着脸把王娟给赶了出去。

想起男人对自己的好,夏雨的心又开始难过,看着熟睡的男人,轻轻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为先!你好好的,我去煮饭。”

小媳妇一走,楚为先就睁开了眼睛,伸手摸摸被她亲吻过的地方,眼底透着迷茫。

第一次被女人亲,原来是这种感觉。

心里紧张的要命,比他第一次出任务还紧张。

为先!你好好的。小媳妇的话实在是让人奇怪,他当然好好的,他有什么不好的?

自从小媳妇晕过去醒来,说话就一直很奇怪。特别是一醒来就抱着他哭的唏哩哗啦的,总感觉自己像是死过一回了似的。可他们两个明明在昨天之前就没见过,为什么小媳妇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

楚为先以前是搞侦察的,执行过的任务大大小小不下百件,要不然也不会有北方一匹狼之说。小媳妇身上不该出现的反常他多多少少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只是他想不通。

人还是那个人,从来到他家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跟他待在一块,根本就没可能被谁调包,可怎么思想会转变的那么快?

真是匪夷所思。

夏雨下了楼,进了厨房,煮了点稀饭,拿根黄瓜切成了碎粒丁,又切了点葱和红辣椒丁,挤掉水分,拌上面粉,下了点盐和味精,打了两个鸡蛋在里面。

搁锅下油,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地摊成了一个一个的圆圆的鸡蛋饼。

楚家人一向都很注重饮食清淡,稀饭配鸡蛋饼和炒空心菜,再拌个黄瓜,基本上就可以了。婆婆刘晓琴不喜欢铺张浪费,夏雨也觉得够吃就好。

刘晓琴起来的时候,看着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暖暖的。怕自己在旁边儿媳妇不自在,又悄悄儿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到底是自己精挑细选的儿媳妇,刚嫁进来就知道孝顺公婆,真的太让她意外了。

“哎!你不是去做饭了吗?怎么又进来了?”楚博明看着自己的妻子,觉得她今天有点怪。

刘晓琴捂住嘴,笑的一脸开心:“儿媳妇在做呢,我就不进去厨房了,免得她看我再不好意思。我挑的儿媳妇不错吧!年纪是小了点儿,可懂道理。”

楚博明也很意外:“那么小的孩子会做饭?你可看着点吧!儿媳妇的手是要用来救我们家为先的,要是一不小心伤了怎么办?你看看我们家香香,除了吃会干什么?”

被老头子一提醒,刘晓琴也惊慌了起来。

对呀!儿媳妇说要给儿子治腿的,那双手可真不能有事。这做饭的活儿还是自己来好了,要真伤了手,儿子的腿什么时候才会好?

一想到这个,刘晓琴就慌了,赶紧开门去了厨房。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夏雨回头对着婆婆笑了笑,打着招呼。

“妈!你起来了!饭已经差不多了。早上我摊了几个鸡蛋饼,没煮白蛋。我想给为先换换口味,他吃的少了不行,身体机能会衰退,不利于恢复。”

“诶好!”刘晓琴点着头,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看着儿媳妇的手好好的,才松了口气,“夏雨!以后做饭的事妈来就好。你只要把为先照顾好了,妈就感激不尽了。”

夏雨看了眼婆婆,明白她心里那种说不出的痛是有多苦。一个母亲,眼睁睁看着儿子瘫痪在轮椅上无能为力,该是怎样的心焦郁闷?

上辈子的自己那么不懂事,难怪她对自己恨之入骨。

“妈!做饭跟照顾为先不冲突。他是我男人,照顾他天经地义。您和爸是我男人的父母,孝顺你们也理所应当。为先的腿还得等买到银针才能治,目前也只有多按摩。”

夏雨边说边熟练地端着菜,准备出去摆桌。

刚出厨房,大门就被人推开了,王娟端着一盘子包子进来,看了夏雨一眼,鄙视地笑着。

夏雨望着她,心底里的恨意喷涌而起。这个可恶的女人上辈子害死了楚为先就算了,还害死了自己,在她喝的水里下毒。嗬!这辈子嘛!该换她让这个女人吃尽苦头了。

“啊!”

“哐!”

盘子被打碎的声音十分响亮,清脆,刺耳。

夏雨见着王娟,把手里的一盘凉拌黄瓜给摔了,还装作被人推倒在地的样子惊呼出声,然后抬起眼泪汪汪的双眼望着她。

懵逼的王娟傻呆呆地瞅着农村来的土八路表演,不知道她好好的在她面前摔倒是为什么。

等夏雨把话说出来,她才知道大事不妙。

夏雨这里一尖叫,厨房里的刘晓琴,卧房里的楚博明和楚香香都出来了,看着狼狈不堪的她很是诧异。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夏雨隐忍地站起来,眼里闪着委屈,“大清早的发什么疯?为什么把我推倒?我在我自己家里呢?碍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