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娇宠小嫩妻 最新章节朱峰陆东平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七十年代娇宠小嫩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素衫清韵

角色:朱峰陆东平

简介:知青下乡,陆家咀来了一位牙尖嘴利女知青
陆东平第一眼见她,只觉这是一朵霸王花
谁知后来,她竟成了他一个人的掌心玫瑰……
“你像玫瑰花,娇艳柔情,却带刺

书评专区

异世界的美食家:复制抄袭《美食供应商》http:\u002F\u002Fwww.lkong.net\u002F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19689&mobile=yes不要为此书被刷1分感到奇怪,复制抄袭还把原作者怼哭,所以被群起攻之了

某科学的微粒操控:同人中也算不错了,虽然有毒但是能看,更新慢

天域苍穹:整部小说都是一个毛头小子混黑社会的感觉,作者刻意想做出高B格,但总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情节啰唆灌水,人物模板无趣,之所以能坚持看完,除了采用“跳跃阅读“大法”,就是想看看这本书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果不其然,就连作者都在《后记》当中说这是他写得最不满意的一部书,但是我想吐槽的是,这么不满意,还灌水到将近两千章……

七十年代娇宠小嫩妻

《七十年代娇宠小嫩妻
》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温婉抬头看着面前穿着对襟旧棉袄,头发理的跟狗啃了一样的男孩子笑了笑:“我马上十八了,你呢?”怎么到这里来的?脑子发热呗,她不想再提了。

陆东临道:“我十二啦,我哥哥,我们家三个,我哥哥你认识不,陆东平,在公社那边工作,他过完年就二十三了,我姐姐陆春娥,十四。”说完,看着温婉两只泥呼呼的手道:“哎,我跟你说,你不用那么快,你刚来你那么快干什么?我跟你说,干活你得悠着点,磨洋工懂不懂?我估计你也不懂,就是别太实诚,反正干着就行,让我大伯挑不出错来不骂人就行。”

温婉愣了一下,还能这样子?

话落音张红英就开始骂了:“陆东临你个臭小子你干啥呢?一个礼拜就来上一天工你还在那里磨叽,一说话手就不动弹了是不是,说话要你用手说?你晚上还吃不吃饭了?”

陆东临翻白眼,鼻孔朝天直哼哼,到底不敢再跟温婉瞎逼逼了,动作麻利起来。

没多大一会儿又忍不住了:“哎,小知青,你觉得我哥怎么样?”

温婉看着他笑了笑:“你哥啊,挺好啊!”从下火车到现在,帮了自己几回了,算是到这里来之后最熟悉的人了。

陆东临愣了一下,觉得自己眼睛都被小知青的笑容晃花了。怎么有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呢?声音软绵绵的真的好好听。不像家里两个女人,一开口跟大喇叭似的。

傍晚下工的时候他跟温婉就很熟了,下山的时候还热情的帮温婉把簸箕一并挎上了,张红英气的,一直到家都没有好脸色。这一个两个的脑壳都进水了吧?吃着自家的饭却围着个小知青转,真的想打人。

陆东平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陆明江和张红英两口子臭着张脸,他愣了一下看了陆春娥一眼,悄悄的指了指,无声的问了一句:“咋了这是?”

陆春娥跟他使眼色,等饭熟了,兄妹三个人也不在屋里吃,一人抱着个搪瓷碗去了外面檐坎跟前蹲一排,陆春娥道:“在生气呢,陆东临下午不好好干活一直跟新来的那个小知青说话,娘在地里都骂过了。”

陆东平挑眉:“小知青今天还去上工了?”昨天哭哭啼啼的一路,他还以为今天肯定不会去了呢!

陆春娥点头:“去啦,太阳都老高了才去,大伯那脸耷拉的,可难看了。”

陆东临在一边接她的话茬子:“大伯那张老脸不耷拉也难看的不行,不能跟小知青比,小知青多好看啊。”说完喊了陆东平一声:“哥,我今天问小知青了,她过完年就十八了,十八不是就可以办酒结婚了?你赶紧啊!咱们队上,不,咱们大队还没有长的这么好看的姑娘呢,你要是不下手,晚了可就成别人的了。”

陆东平闻言伸手一巴掌就拍在他头上:屁大点孩子怎么那么多事情?”

“我怎么就多事了?”陆东临被他一巴掌拍的没蹲稳当,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不服气的哼了两声:“我就是年纪太小太吃亏了,我现在要是有十八九我一定把小知青拿下当我媳妇儿,好看的姑娘怎么能便宜了别人。”

陆东平一下子站起来,端着碗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一个三年级的小鬼就开始想媳妇了?你一天在学校里面都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脑壳里面是不是装了豆渣?”

陆东临不服气的站起身哼哼:“三年级怎么了?三年级也是个男人,请不要歧视我的年龄。”

陆东平懒得搭理他,三两口刨了饭,碗往灶台上面一丢,麻溜的去打水兑水洗脸洗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东临说的那些话的缘故,陆东平竟然做梦了,梦见了温婉,梦见他抱着小知青软乎乎的身子,小知青眼泪婆娑的看着他,让人,忍不住的就想欺负。他低头亲上去,小知青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骂:“陆东平你这个流氓!”

陆东平下子从梦中惊醒,睡在另外一头的陆东临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到了床中间,一只脚刚好踢在他脸上,正是梦里被小知青呼了一巴掌的地方。

他一下子坐起来,伸手一巴掌就招呼过去。

知青点那边,轮到温婉做饭了。

但是温婉还没起来。

她本来没那么贪睡,但是胳膊疼腿疼浑身都疼,晚上疼醒了好几次,天刚刚亮的这会儿她睡的正香。

三个大男人站在外面面面相觑,半响,王建茂才道:“算了,我来吧。”他们几个大男人,难不成非要等一个小姑娘起来做饭?

刘常青道:“随你,你就是一直帮她煮我都没意见。”反正他不煮,他有得吃就行。

等温婉醒来,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滚,心里哀嚎着才三天,才过去三天,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天,这日子要怎么过?

接着她突然就想起来了,已经过了三天了,今天第四天,说好的今天轮到自己做饭,要命了,睡到这会儿,也没有人吱声,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