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空间重生,她成最强农家妇(李云笙李氏)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携空间重生,她成最强农家妇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慕容紫潇

角色:李云笙李氏

简介:天才医女穿越到古代,成了山里的贫穷村妇,身边还有几个萌娃和一个便宜老公
如此窘境,她只想卷铺盖走人!
奈何团子们太讨喜,相公又太俊美贴心……
罢了罢了,不就是赚钱养家吗,她咬咬牙也可以!
凭借一手医术,成了山里有名的大夫,顺便治好了相公的病——
赚大钱、享美食、外加快乐养娃,谁说种田苦哈哈?!

书评专区

重生之科技巅峰:看完《井口战役》后突然想起本书,主角的金手指——无视工艺难度直接复制一定体积任何工业产品的灵魂空间,简直是演变军官标配的工业赶超神器。通过万能的优书网找到书名后二刷,结果证明情怀果然只能是情怀。开篇主角只开发出灵魂空间直接读取书本信息的功效,因而主要通过考试来打脸。但由于不注重节奏,此剧情水了30多章,还加入了一些针对教育体制、比较中二的私货。然后主角发现了金手指的真正作用,却莫名其妙插入复制古董牟利情节,又水了20章才进入工业流正题。以现在观念看,开头比较劝退。从帮助电子所复制集成电路芯片开始,主角终于找到金手指的正确打开方式。但就在我以为主角会成为人形基地车、日常就是躲在实验室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无限流,欢乐吐槽文,开头毒,后期很好,不同的世界只调最精彩的部分写

八云家的大少爷:目前看了第一卷,只想说,能别把刀剑神域当国产网游写吗。。设定完全乱了

携空间重生,她成最强农家妇

《携空间重生,她成最强农家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云笙花一个多时辰逛了小半个山头,对自然物资的丰富感到欣喜。

她采了几种药草,用镰刀挖了两个野山笋,又摘了一大把野菜让萧羽墨抱着。

下山经过一大片水田,她挽起裤腿,下水田找水蛭。

“你抓这个做什么?”萧羽墨站在田埂上,下意识后退两步。

云笙拿几根棍子,将抓到的水蛭一一翻肠串起来,看着小家伙的反应,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水蛭?”

萧羽墨小俊脸一沉,剑眉一挑,不服气道:“我只是嫌它恶心!”

云笙没有戳穿他,将串起来的水蛭丢到竹筐里,背了起来,“走,回家吃饭。”

两个人刚踏入家门,就听到后院那间屋子那边传来萧羽策的声音,“这是我娘跟里长借来的……你休想拿走!”

“滚开!”竟然是张大花的声音,“再不放手我一脚踹死你!”

紧接着听到萧羽策一声痛呼。

“呜呜呜!”萧语烟的哭声也随之传来,“大伯娘你别打我二哥……”

云笙脸色一变,狂奔过去。

张大花一手抱着装米的坛子,一手拎着装面粉的布袋就要走,萧语烟却扑上来拉住她的裤腿,她一脸无奈,抬起脚就要也给萧语烟来一脚……

“张大花,你敢踹她试试!”云笙将竹筐一丢,大步冲过去。

张大花看着她来势汹汹,下意识就怂了。

可是她很快又想起来以前李氏只会窝里横的软弱模样,顿时又蛮横地扬起下巴,瞪着她,“李氏,你回来也好,我正要找你算账!”

云笙闻言,笑了。

她走过去牵起两个小家伙,冷眸扫向张大花,“行啊,算吧。”

最好把刚才踹老二那一脚的账也给算足了!

“你你……”张大花看着沉静自若的李云笙,莫名心生怯意,但是她转念一想,觉得李云笙不过是纸老虎,又想蒙骗她,“李氏,我告诉你,今天这些东西,我是要定了,这是你们欠我的!”

她提了提手里的东西。

云笙:“谁欠你的?”

“你们……你们萧逸活着的时候欠我的!”

“没有,爹没有欠别人东西过。”萧羽策摇头。

萧羽墨冷哼一声,“大伯母真是说笑了,爹好好的时候,你可是常来我家借东西。如今一样都没有还。”

“萧逸他欠我银子,以前那些东西就抵了,包括这些。”张大花谎话信手拈来,“你们不信的话,等他醒了你们问他!”

云笙不知道此事真假,蹙了蹙眉头说道:“你也说等他醒了才知道,那就等他醒了再说。如果他真欠你钱,到时候我们一分不少还给你,但是东西你给我放下。”

张大花却一脸耍赖,“我就不放!”

萧羽墨说道:“村里跟人借钱都会找里长作证打一欠条,我爹借没借你的钱,我们去找里长爷爷问问就知道了。”

云笙心想,竟然还有这种办法?

那就好办了。

她说道:“张大花,怎么样,是不是要我去请里长过来?”

果然,张大花立马一脸心虚,“就算没有借钱,那么……这也是你应该赔偿给我的。”

“我为什么要赔偿给你?”云笙笑了一下,“我可不欠你。”

张大花心肠那么坏,平日里可不会借什么给别人。

就算云笙没有原主的记忆,也能肯定这一点。

她先前不反驳,只是不想让张大花猜到她“失忆”。

张大花瞪向她,愤愤道:“你个骗子!你昨天骗了我,我压根就没有病,但是你害得我在乡亲们面前闹了一个大笑话,所以你要赔偿我!”

云笙两手环胸,“谁说我骗了你的?”

“咱村里的赤脚王大夫说了,先摁肝穴再摁肝,肯定会觉得痛!你昨天故意掐一下我的手腕,再抬着,再让我摁我的肝……你个黑心玩意儿,你玩我!”

“你长得这么丑,我可没有兴趣玩你。”

张大花怒瞪大眼,“你……”

“精神不振,全身乏力,尿黄,腹胀,恶心,眼青脸黑,偶然性出现低热发烧,我没说错吧?”云笙说道。

张大花愣住,“你、你怎么知道? ”

云笙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她,“把脉的啊。”

“我呸!”张大花直接啐一口,“你休想我再上你的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听来的。”

她前阵子逢人就抱怨自己上了年纪,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坦的。

李云笙肯定是听见了,这会儿来糊弄她呢!

张大花拎着东西,转身就要走。

“乖乖把我家的东西放回原处,我还能救你一命。否则……”

“否则你怎么的?”张大花转过头,冲她笑得嚣张,“你还能咬我不成啊?”

“咬你,我怕脏。”云笙挽了挽袖子,“但是我可以把你丢出去。”

“好啊,你来啊,我张大花怕过谁?!”张大花想起昨日之辱,放下东西,冲着李云笙勾勾手指头,“看我今天不把你也打趴下,打得跟死猪一样……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冲上来的李云笙直接撸住手臂,一个天旋地转之间,她就被重重翻倒在地!

摔得那叫一个晕头晕脑!

云笙这一招是标准帅气的军式过肩摔。

“哎呦呦……”张大花挣扎着要起来。

但是不劳她费力,突然被人一把揪起来,就着矮矮的石头墙头,直接给她翻丢出去!

“唉哟……我的娘啊,要死了!流、流血了呜呜呜,你把我打流血了……”张大花哭天抢地起来。

云笙冲着萧羽墨喊道:“老大,去,把厨房那根擀面杖拿来,我今天手痒得很,想打人!”

张大花闻言瞪大眼睛,顾不上疼了,也不敢再继续哀嚎,连爬带滚的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

正晌午,村民有的回家吃饭,看到张大花被鬼追一般的狂奔,心里都很纳闷。

萧羽墨眸子沉沉,看向笑得一脸狡黠的女人,“我们家哪有擀面杖?”

云笙看向他,一笑,“吓唬她的。”

老二萧羽策一乐,“哈哈哈,看她还敢不敢来欺负我们!”

小丫头一脸崇拜,“娘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