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最新章节苏安许珂在哪看?

小说: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

角色:苏安许珂

简介:五年前,整个江城都知道她是上不了台面的拖油瓶,出身低微,不学无术;被逼算计走投无路远走异国他乡
  五年后,她反杀回去,成了整个江城都高不可攀的女神;势必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手撕渣男贱女
  

书评专区

重生在跑道上:竞技文,虽然名字看起来很干,但爽点适宜,女主追求荣誉和利益跑步,个性girl时常嘴炮,有系统体系较为合理不尬,番外里有个男朋友打了酱油正文完全没看出来(是真没互动啊……)亮点是对手和朋友们路人们都很正常,没有无脑女配或者莫名其妙的黑,顶多是对于仰望天才的不甘和不同职业的炒作需求(某记者),也许这就是体育竞技小天地的纯洁性。结局退役十分干脆,不能进步再次挑战自己就在巅峰退役,至于领导指标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呢?”

至尊剑皇:有点模仿遮天的感觉,不过格局气魄差多了,小白老白里算小白文吧,主要是因为各个角色的塑造都是浅尝辄止,没几个印象深刻的。还有就是打脸也不流畅,总是给一颗红枣打一巴掌,猪脚装完逼以后立马就会被作者反手压下去,一点都不爽快,也不知道作者哪里学来的骚套路……总体而言这书不算爆款小白文,顶天了也就一般水平,其实同样是小白文,这本书评分已经比其他小白文强了,大概是因为一些人对作者的情怀加成吧。

华夏立国传:难得的好书,而且还是五胡时期的

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

《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你出去看看律师那边如何了,”苏安开口将人支开。

似是不太想过多的人知道自己跟秦思的关系。

护士在一旁,将说中的托盘端走:“你坐一下,我去调麻药过来。”

苏安点了点头。

且护士出去时,看了眼二人之后,伸手拉上了窗帘。

“你————,”秦思张了张口,想说 什么,却没说出来。

而苏安呢?

坐在一旁,也不接话。

任由她一个人站在身边尴尬。

活像身边站着的是个陌生人。。

护士去而复返,见 这人还站着,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打麻药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苏安点了点头、

护士又问:“你监护人?”

“不————————,”她答。

也不管是不是够扎人心。

“我是她妈妈,”秦思急忙开口,打断了苏安的话。

“我爸死了她就直接改嫁了,当年嫌我丢人就把我赶出国了,”苏安平平淡淡的开口,跟护士 聊起了自己的人生。

护士闻言,弹着针管的手都顿了一下,且还回首看了眼秦思,颇有点一言难尽的表情。

“忍着点,”护士道。

苏安年幼时姑且是个怕疼的人,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国外没人疼没人爱孤苦无依的走过来了,也不在乎 这点疼了。

麻药 起了效果,护士一边缝针时,她还能拿出手机 打了通工作电话出去。

一口流利的英语在秦思的耳边流窜。

好像她是 个在土生土长的国外人。

护士缝完针,苏安的电话也挂了。

琳达恰好此时进来,手中提了一个奢侈品的袋子,里头是一套西装。

“安总,衣服。”

“放着吧!”

琳达将东西放在她身后的病床上,侧身出去了。

“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你,”秦思终于开口了。

“找到我又能怎样?你能把我接回来?”她漫不经心 的反问。

“至少我能知道你过的好不好。”

“好又怎样?不好你又能怎样?”苏安忘了秦思一下,想必她这几年是过的极好的,一点年老色衰的模样都没有。

“你恨我 ?”秦思从苏安的三言两语中得出了结论。

“不该 吗?”她反问,眉头轻轻挑起。

“梅太太是不是忘了当初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梅绽厮打我的?她骂我是贱人,是荡妇的时候你在哪儿?当着梅家人的面屁都不敢放一个,见不到梅家人的时候就想知道我过的好不好?你生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想自己配不配做个母亲呢?”

“我以为当年那件事情是 你的错。”

苏安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脸色狠狠的冷了下去:“你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脱光了爬上顾以深的床?还 是以为我丧心病狂的给顾以深下药让他来上我?秦思,以己之心,渡人之腹,你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我不是你。”

“苏落安,”秦思的怒喝声响起。

“送我走了就要做好我是 个死人的准备,从你决定送我走 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我苏安这辈子,是个无父无母孤儿。”

“从法律上我永远 都是你的监护人,只要我还活着,”秦思声音也往上提高了一分,望着苏安的目光紧紧的锁着,没有移开半分。

“梅太太都儿女双全了,何必再来找我这个上不了台面又没有教养的女儿呢?”

监护人?

苏安真是想笑都笑不出来。

屋外,琳达听着帘子 里面的对话,震惊的 久久不能回神。

所以 ,她是 有家人的,只是——————不想相认。

“我 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说 的,”说完,她提起床上的购物袋,准备转身离开。

“今天奕泽生日,我希望你能来。”

“没空,”她想也不想 到,而后,许是觉得这两个字伤不了她的心,又补充了一句:“有空我也不会去。”

“安总,”琳达没想到身后的帘子会被突然扯开,吓了一跳。

苏安恩了声,提着手中的购物袋往卫生间而去,再出来,一身红色的西装变成了米色,整个人,气质不减反增。

路过秦思身边时,像极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你一定要这样吗?没了我,你就是个孤魂野鬼了。”

“我宁愿自己是个孤魂野鬼,自由自在,”

这日,GD新任总裁出车祸的消息刚刚散步 出去,正在网上吵的水深火热,还有“行业”人士分析了一波这中间的“奥妙”。

GD管公司内部,这会儿更是精彩。

“新总裁还来不来?”

“不来的话,中华区执行总裁是不是还是明总?”

“你们难道不觉得新总裁这个车祸出的很巧妙吗?”

“不会是有什么商战戏码吧?”

“会不会是中华区的这群领导不想让新总裁上任?”

“你商战片看多了?”

“这也不至于弄出人命吧?”

……………

员工们正在议论纷纷,都快弄出一部商战大戏了。

而这会儿,苏安带着人,进了江城GD总部大楼,悄无声息的,直接上了顶层总裁办公室。

“女士您好,您找谁?”刚 出电梯,秘书办的人上来询问。

“找明董,”琳达道。

“明董在开会。”

“开什么会?”苏安冷着嗓子问,丹凤眼微眯,睨了人一眼。

睨的小秘书心都漏了一拍。

“我————嗳————”

秘书准备说什么,却见苏安抬步向着办公室 而去。

疾驰而去的模样拦都拦不住。

秘书 在身后穷追不舍,琳达伸手拦住人,警告道:“不想换工作的话,我劝你别跟过来。”

苏安猛的跨步进去,推开门的一瞬间,一扬手,将手中的文件顺着办公桌的方向砸去。

“顾董小心。”

“顾董————。”

“顾董——————。”

惊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苏安在反应过来时,手中的文件夹已经擦着顾以深的脸面过去,落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

“苏总你这是做什么?”办公室里,明立猛的推开办公椅站起来。

看了眼顾以深,确定他没受伤,这才将目光落在苏安身上。

苏安没想到会在GD总部见到顾以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