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许观海成安公主)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藕花

角色:许观海成安公主

简介:一道圣旨,将她这位京城第一美人赐婚给了鬼将军,
传闻鬼将军相貌丑陋,嗜血成性
为了退婚,她服毒自杀——
真是愚蠢至极!重生后的许惜颜这样怒骂自己,
转头立刻接下圣旨,欢欢喜喜地上了花轿
鬼将军恐防有诈:“娘子有礼,请你好歹克制一下!”

书评专区

民国文匪:奶瓶的小说,文字干巴巴的,主角经常打酱油,给配角当工具人,中后期基本隐身,简而言之就是不好看。主角如果只是打个酱油,我看历史资料不好吗?也就美国大亨对上了龙空众的屁股,好评如潮。之后几本,脑电波对不上了,那就是一蟹不如一蟹。这本竟然8.6分开局,我去瞅瞅,如果百万字后依然精彩,回来改评,我估计基本没希望。没有河蟹大神的国外历史,主角都只能打酱油。民国文更加只会打酱油了。老王的文,主角在历史大势下打酱油,还能写点风花雪月,靠妹子吸引读者。你奶瓶连这也没有的,除了打酱油还有什么?——————看完更新了,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主角又是打酱油的,就给时代弄潮儿们当当工具人的份,13当然是NPC装就完事了。也明白为什么3W字就8.6分的高分了,因为屁股对了。

宇宙启示录:一只猫一只蝉一只海豚分别被外星基因强化,显露出绝高的智商与力量,主角同样被外星基因强化,智商连普通人都不如,力量比普通人强点。这样还前生物学硕士呢,情何以堪那?!?

视死如归魏君子:好sb,看不下去,跟风创意借鉴还没人家好,我为什么不看那本

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

《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也亏得许惜颜先骂了许观海一顿,又叫他去收拾公主府内务。所以如今皇上怪罪下来,许观海也能替自己解释一二。

当然,首先得捏着鼻子表示,他已经知道错了。

正在改!

还有具体的一二三三四五呢。

见他态度诚恳,老实认错,还有具体的改进措施,太监回去一说,睿帝听着也满意了。

横竖有人背锅,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件事便到此为止。

至于许惜颜,得了个郡主头衔,却也不是白给的。

别忘了,当初牛皇后还留了两个人,全程监听了许惜颜和尉迟圭的谈话,回头就一五一十回报到皇上这里。

跟尉迟圭来回话时,说得基本一样。

但尉迟圭是这么跟皇上说的。

臣是个粗人,一家子实在是穷怕了,想富贵想长久。

皇上要他去打仗,他就去,死都不怕。但他怕自己家里人扯后腿,给人利用。

所以他想答应升平郡主,让她来帮忙管管家事。但具体行不行,还请皇上定夺。

至于割了许惜颜的头发,只是想出口气,吓唬吓唬她而已。

而他早已决定,是要做个纯臣的。

皇上将他一手提拔起来,对他有大恩,他就只听皇上的话,皇上一个人的话。

所以家里要怎么安排,全凭皇上作主。

前后一印证,睿帝十分满意。

甚至,有几分小得意。

他不怕尉迟圭有几分小聪明,更不怕他想要荣华富贵的野心。

一个帝王,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而这些聪明人,就没一个不想要荣华富贵的野心。

所以,应付这种聪明又有野心人,才是身为皇上的他,最拿手,也最擅长的。

尉迟圭没有任何身家背景,全赖自己提拔。

自己能给他指挥千军万马的权力,也能随时夺走。

所以他聪明的选择做个纯臣,对自己毫不藏私,这是好事。

至于让许惜颜去当那个引路人,其实也挺合适。

正如许惜颜自己所说,她要不是那样的身份,皇上也不会选她去赐婚。

如今只是换种方式,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尉迟家的人,睿帝已经收到消息了,确实是一家子货真价实的乡下人。

有着几乎所有穷人的劣根性,以及一夜暴富的坏毛病。

但只要不太出格,皇上是不想搭理的。

若是出了格,想要追究许惜颜,甚至尉迟圭,还不是易如反掌么?

或许比起赐婚,如今这样吊着两家,反而是更合适的关系。

尤其尉迟圭,虽然粗野,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说起对着他那个漂亮的小外孙女,实在下不去狠手的表情,皇上也是懂的。

怜香惜玉嘛,

年轻人,总会有一点的。

总之,不管如何,只要尉迟圭高兴了,肯继续去卖命,就是许惜颜做得好了。

而后她迅速回了许家,平息事态,这样态度也是极识趣的。

所以皇上才会赏下燕窝。

然后接下来,皇上还有那么多国家大事要去处理,可没空一直盯着尉迟将军府和许家这点小纠葛。

要说这回许惜颜出事,挖出在成安公主身边潜伏多年的余姑姑,也算是功劳一件。

北境济州,可是连着塞外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王庭和部落。

其中局势,错综复杂。

经宫中暗卫查访,感觉余姑姑更像是个潜藏宫中的情报贩子。

效力的,不止一方。

贤妃娘家,定北侯高氏一族,世代镇守北境,忠心功俱是有的,否则不会容她平安生下三个皇子。

但如今她三个皇子渐大,高家是不是有些更大的野心?

那么忌惮同样掌握兵权,快速飞升的尉迟圭,故而对许惜颜下手,也不是没有理由了。

跟牛皇后在意自己的凤位一样,睿帝显然更在意自己的龙椅。

但这些事,是不能宣诸于口的。

所以令京城人跌了满地下巴的是,许惜颜“服毒拒婚”后,居然啥事没有,那升平郡主的诰封,还稳稳当当落在她的头上。

大家只能感慨皇上的偏心眼,已经没治了。

但也有传言,说许惜颜美艳惊人,一顾倾城,才让杀人如麻的鬼将军和皇上,都下不了手。

而相比起前一条,后一条传言,更让人津津乐道。

于是一向在贵族之间,极为低调的许惜颜,却因这样的流言,在京城,忽地一战成名了!

而这,却是许惜颜不知道的了。

数日后,恼人的倒春寒总算散去。

枝上杨柳重现新绿,庭院里的樱花又开了一茬,更加繁密,粉嫩嫩的染出一片盎然春意。

在许府她自己的小院里,喝着皇上赏赐的冰糖雪燕,看着命人从她爹那儿讨要来的一张幼虎嬉戏图,少女微微上挑的明澈秋眸里,掠过一抹讥讽。

虎就是虎。

就算暂且表现得乖巧温驯,那也绝不会是大猫!

尉迟圭不是。

她亦不是。

皇上亲政已有二十三年,今年五十有六的他,未免自信过头了。

竟忘了世人心中,皆有猛虎。

少女收回视线,淡淡吩咐,“这张画好,勃勃有生机。好生收着,回头送给尉迟夫人。她们一家,应该快要到了吧?”

“是呢。奴婢日日都命人盯着这事,前儿便到京郊的兴平县了,想是打算休整几日,整治好行装,再入京城。”

大家子行事,都是这般规矩。要不灰头土脸的上京,反惹人笑话。

新来的大丫鬟绛紫,一面利落回话,一面卷起那画。

却见自家小主子却是秀眉轻蹙,微微出神。

她当下心神一紧,“郡主可是觉得,奴婢办得有何不妥?”

许惜颜看她一眼,神色稍霁,“没有,许是我多心了。你很好。怪道父亲打发你来,你很仔细。”

绛紫暗松了口气,一张圆脸,越发和气,“方才奴婢奉命去取画时,那边管事说,三爷一早下乡查看田庄前,特意留了话,请您今儿晚饭略等等。若回得早,看能不能带几样野味,给郡主尝鲜。”

许惜颜轻嗯了一声,“父亲慈爱。老太太那儿,也说到了吗?”

绛紫道,“昨晚便说了,只老太太不爱。倒让三爷下乡去时,去寻些时鲜野菜,譬如香椿芽儿,马齿苋儿就好。”

年轻人吃肉,老人家吃草?

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