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妃最新章节安太师老村长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之毒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梅果

角色:安太师老村长

简介:太师庶女安锦绣一世错爱,机关算尽,最后情人成皇,她却被弃于荒野,成为为天下人所不齿的毒妇恶女,受尽屈辱而亡
人生重来之后,安锦绣洗尽铅华,本来只想与前生所负之人相守到老,却没想到这一生仍然困难重重
江山血染之后,凤临天下,一场盛世繁花谢尽后,终是谁执我之手,共我一世风霜?

书评专区

民国枭雄:文字还是很流畅,内容有一定深度

战锤之黎明远征:貌似还可以

在修仙界玩网游:实际是零几年盛行的那种网游文,狗血俗套脑残人物桥段一点都不缺

重生之毒妃

《重生之毒妃》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安锦绣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嫡母向上官勇开口要千两聘金的事,上一世里她在府里闹得人人不得安生,哪里还顾得上出嫁之前发生的事?

那日从秦母的偏院回到自己的绣阁后,安锦绣就把专为秦氏夫人所绣的团花锦衣扔在了一边,重生之前的那个安锦绣倒也是一片孝心,现在想来自己的这个孝心,她的嫡母怕是看在眼里,讽在心中。府中有的是绣女,安氏的当家主母,哪里还缺她的这一份孝敬?仔细想想,她做出的衣裙,秦氏何曾穿过一件?

在偏院里,看绣姨娘和安元志身上的衣衫都已半旧,特别是安元志,两个袖口甚至都有了毛边。安锦绣看到这些,心里是又难过,又内疚,她这些年为府中人做了多少衣衫,却偏偏忘了这两个应是自己最亲的人。离自己的嫁期还有一月,安锦绣现在是日夜赶工,想为母亲和弟弟赶出一身入冬后的衣物来。

紫鸳坐在旁帮着理线,看着安锦绣熬红的眼,紫鸳懊恼道:“小姐,都怪我的手太笨了,不然紫鸳就能帮你了。”

安锦绣闻言一笑,紫鸳心灵,但是这双手却是笨的可以,连缝出的线都能是歪的。

紫鸳看安锦绣笑,自己就叹气,最近府里笑话自家小姐的人不少,都说未来的姑爷不是良人,紫鸳这些天愁得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如果不是安府的门禁严,不是她这个小丫头能闯过去的,紫鸳真想亲眼去看看小姐的未来夫婿长什么样子。

“再叹气脸上就长皱纹了,”安锦绣看了紫鸳一眼,好笑道:“你又在发什么愁?”

“我听说啊,姑爷打仗的时候把脸打坏了,脸上连鼻子都没有,”紫鸳愁道:“小姐,你说没有鼻子的脸得有多吓人啊?”

安锦绣噗嗤一乐。

“小姐你还笑呢?”紫鸳说:“我可是听说他之前求娶了好几家的姑娘,人家都没答应他。你说他是个武将,发起急来会不会打人?小姐,我们又打不过他,怎么办?是不是得向太师说一声,再带些武艺高强的侍卫大哥过去?”

“真难为你了,”安锦绣冲紫鸳叹了一声。

“那当然,小姐是我的主子嘛,”紫鸳道:“怎么能不为小姐打算?”

“你就是穷操心的命,”安锦绣伸食指戳了一下紫鸳的脑门,“哪有当将军的人会跟女人动手?一个大男人要什么相貌,你当是戏文呢?”

紫鸳还是叹气,戏文没什么不好,戏文里的将军都是白袍的英俊少将军,哪像她们小姐要嫁的,是一个到了三十岁还没娶上媳妇的武夫。

安锦绣也不便在这时为上官勇辩解些什么,上官勇哪有京师里传闻的这么可怕?最多就是左眼角的地方有一道刀疤,从眼角沿到了鼻梁的上方,那疤的颜色长了不少年,早就很浅了。至于动手打人,这个男人上了沙场可能是个凶神,可是在家里,上世里她那样给这个男人冷脸看,这个男人也没跟她说过一句重话。上官勇的脾气其实很好,至少关起门来过日子,这个男人是个没脾气的软面团,任人搓扁捏圆的人。

这一夜安锦绣绣阁里的灯烛又燃了一夜,主仆二人赶着做工,不知不觉就又是一夜熬了过去。

第二天,安锦绣去给太师和秦氏请安,在往大房去的游廊上,安锦绣遇上了安元志。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

“一起走吧,”安锦绣退后了一步,让安元志走自己的前面。

“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好,”安元志看了安锦绣几眼后,就小声说道。

“是吗?”安锦绣说:“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我,”安元志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下来对安锦绣说道:“我也去打听过了,上官将军没有传闻中的那样不堪,二姐你不必想这么多。”

安锦绣这才明白,这个弟弟为什么说她看起来气色不好了,是觉得她嘴上说愿嫁,心里还是不愿,这才彻夜辗转难眠吧?“我想给你和娘一人赶一身冬衣,”安锦绣笑着道:“时间紧了些,所以夜里就睡得迟了,元志你不用为我担心。”

做冬衣?安元志讶异地看着安锦绣,这个人出嫁之前真的转了性子了?不再去巴结嫡母嫡兄这些人,眼里能看到他这个兄弟和亲娘了?

“走吧,让大房的人等久了不好,”安锦绣说道:“我是没什么,怕你要挨父亲的说了。”

姐弟二人,这才安元志在前,安锦绣在后,走进了大房的院子里。

“二小姐,王婆子这里恭喜你了,”安锦绣刚进大房的院子,就被王媒婆迎面迎上来,笑呵呵地恭喜上了。

“你是?”安锦绣认识这个她前世今生的大媒人,可是这会儿还是装作不认识。

“二小姐,这是为您做媒的王妈妈,”从王媒婆身后走过来的婆子告诉安锦绣道。

安锦绣笑着低头,并不说话,而是站得离安元志又近了一些。

安元志这才有了身为安锦绣弟弟的自觉,开口道:“多谢王妈妈了,”话音硬梆梆的,但是总算是道了谢。

王媒婆笑着走了,虽然她今天来没给安府带来什么好消息,但是脸上笑习惯了,再怎样,都是一副让人看了喜气的笑咪咪的模样。

安锦绣跟着安元志进了大房的堂屋里,还没顾上请安,就听见秦氏抹着泪跟她说:“我的锦绣怎么这么命苦!”

安太师就在一旁面沉似水地道:“你当着孩子们的面胡说些什么?”

安锦绣聪明地不问,只是站着等秦氏哭完。

安元志看安锦绣不开口,便也闭嘴不言语,站在安锦绣前面一点的地方。

安太师看看这姐弟二人,他还没看过安锦绣和安元志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现在一看,这对姐弟还别说,真是一母同胞,这眉眼之间很是相似,但安锦绣不显阳刚,安元志也不显阴柔,绣姨娘的底子是好,生出来的两个孩儿,也都是上等的姿容。

安太师看着安锦绣姐弟只觉得赏心悦目,可是秦氏却是觉得刺眼了,抹了一把眼泪,不哭了。

安锦绣和安元志这才给二老请安。

“锦绣,娘亲要对不起你了,”等安锦绣姐弟二人请安行礼之后,秦氏开口道:“你要怪,就怪你娘亲没本事吧。”

“母亲怎么会没有本事?”安锦绣说道:“这是谁乱说话,惹了母亲难过?”

“二姐,”安锦曲开口道:“你来之前,娘已经哭过一回了,那个上官武夫啊,只肯出三百五十两的聘礼!三百五十两,他是不是太不拿二姐你当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