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开棺见喜最新章节云七夕子隐哥哥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穿越之开棺见喜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水烟萝

角色:云七夕子隐哥哥

简介: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
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
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
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
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
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
呵,真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
可皇上旨意又来了,既与太子无缘,那就嫁给晋王吧!
皇上,您还真爱乱点鸳鸯谱!是王爷又如何,就那货那副高冷的样子,谁爱嫁谁嫁去
等等,那货手里戴的那个玉扳指,怎么那么像害得她穿越的那一个?
于是,从那以后,晋王爷的身后多了一只跟屁虫
“爷,你这玉扳指卖给我可好?”
“你买不起
”某人高傲挑眉
心里问候过某人的祖宗后,云七夕又挤了丝讨好的笑,“爷,你开个价,咱不差钱儿

某人扫她一眼,气定神闲,“此物无价,只传子孙

云七夕瞬间风中凌乱

书评专区

我,人妻拯救者:嗯………“此书什么都没有说。” —————————– 看到有人说很真实——这就真实了?强行劣化而已。真正的现实是渡航能出大火的轻小说……———————————-真想写得沉重一点儿,那就把阳乃当女主——能展开色调黯沉的故事,不比在这儿灌铅厄运投骰强?

重生迷梦:就说一点,一个已经小有资本的“重生者”对日暮西山的香港影视界各种跪舔,其他都不指望了,但是连最基本投资人的心态都写不出,还看什么 猪脚怎么怂比吗。(补:具体到单个电影动漫描写上 某些还是能看下,不过挑出来看太累了)PS后面改编小说的剧情还不错,直接跳最后看吧

失落的王权:对妾身的自称始终觉得违和,尤其是设定在一位高傲并蔑视凡人的角色上,如果是只在面对主角时用还行,但不断的对着许多自己瞧不起的对象们一口一个妾身妾身,很怪。然後主轴设定报复的爽点总觉得不爽,灭主角国的五人成为世界英雄然後寿终正寝,而主角只能报复敌人千年後的後代跟人民,主角们用了种种残忍的方法去报复,但那些被杀被虐的人民根本不会有愧疚或後悔的感情,他们根本搞不清楚主角们是谁,只觉得主角们是变态的敌人。但这种後悔的情绪是重点阿,就像虐主流吧,要是写说主角後来发黄腾达荣归故里,结果当初羞辱他的人早死光了,会爽吗?也从这部开始关於男女的描述越来越重口,个人不太喜欢,可惜了。无敌流粮草难寻阿

穿越之开棺见喜

《穿越之开棺见喜》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倒是凤表龙姿的长相,自有一种皇家贵气。高高立于马背上,气度不凡。红色喜服加身,满身惹眼的喜庆。脸上只有当着新郎倌的喜悦,绝没有刚刚丧了未婚妻的悲伤。

这样的渣男,即便他是一克拉的亮钻,她也只能看成一块劣质玻璃。只想拿块大石头,大力砸下去,让他瞬间变成玻璃渣。

喜娘将盖着红盖头的云揽月牵了出来,送上了花轿。

成为太子妃,她只差最后一步,即便生了变故,她又怎肯就此放弃?

想想太子洞房时,揭开红盖头时那惊吓过度的表情,云七夕就乐开了花了。

但,一肚子坏水儿的云七夕,又怎会让这一刻等到洞房再上演呢?那岂不是太无趣了?

花轿被抬了起来,喜庆的奏乐重新吹打起来。太子调转马头,迎亲的队伍越来越远。云七夕猫着腰重新回到国公府后院外,沿着墙边那棵树下去。

想来想去,她在大树下挖了个洞,将自己的包埋了进去。然后骑着马,朝着唢呐声的方向跟了过去。

走得匆忙,所以云七夕并没有发现,就在她埋包时,头顶上正有一只脚在悠闲地踢踏着。

马蹄声渐远,懒洋洋躺在树干上的人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地望着马上那个娇俏的背影。斑驳的日光落入他的眼睛里,璀璨夺目。

一个翻身,他飘飘然落了地,嘴里含上一根小草,他拉低帽沿,快步跟了上去。

太子大婚,是皇家,乃至全天下的大事,整个京城的百姓几乎都涌到了街上来,想要一睹太子的风采。

“恭喜太子殿下,贺喜太子殿下。”

……

一路上都是百姓整齐响亮的道贺声音。

太子单子隐高高地坐在马背上,俯瞰着两边黑压压跪了一路的百姓,神情颇有些自得。

来到太子府门口,单子隐下了马,花轿也停了下来,吹奏也暂时歇下。

“请太子殿下三踢轿门。”喜娘满面红光地朗声道。

太子隐盯着轿门,抬步,精致的皂靴一步步地来到花轿前,嘴角轻轻扬起的笑意里,有一丝尘埃落定的轻松。

抬脚正要踢上去,却突然一个小男孩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撞到了单子隐身上。

一个锦盒往他手里一塞,小男孩便跑了。

当单子隐反应过来,抬头去看时,小男孩已经淹没在了密集的人群里,看不见了。

他将锦盒打开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一把扔了出去。

锦盒“啪”地落了地,滚了几圈,里面的东西飘落了出来,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太子殿下,怎么了?”众人都看出了他脸色不对,太子府的管家上前关切地问。

单子隐盯着地上那块绢帕,眼睛瞪得老大,满面惊疑。

迟迟不见太子来踢轿门,又听见周围起了小声的议论,气氛诡异得紧,云揽月有些按捺不住了。

“喜娘,怎么了?”她靠近窗口问。

喜娘凑到花轿窗边,小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给太子殿下送了一样东西来。”

“什么东西?”云揽月的心提了起来,有些紧张。

喜娘偷偷看着太子的脸色,将地上的绢帕捡了起来,递到窗边来。

云揽月掀开盖头一角,往外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那些日子,她每次见到云七夕,她都在绣这个东西。一对鸳鸯,一个夕字,一个隐字,有它的特殊寓意,她过目难忘,又怎会不认得?

“扔了它。”云揽月紧张到声音都尖锐了。

喜娘有些犹豫,看了单子隐一眼,见他没说什么,拿着绢帕正要走到一边去扔掉。却突然一只素手出现,将她手中的绢帕夺了去。

“子隐哥哥,七夕花了无数个日夜才绣了这块绢帕,您不喜欢吗?”

一道温柔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单子隐满面惊骇地倒退了好几步。

“七夕,你,你……”

太子府的人及时扶住了他,其他所有知情人也都惊疑不定地盯着她。只有围观的百姓,大多一脸茫然,却又有种预感到好戏就要上演的兴奋。

云七夕似笑非笑地看着单子隐惨白的脸,双手绞着绢帕,一步一步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单子隐的面前,眨巴着天真的双眼,望着他。

“子隐哥哥,七夕还没有死,我活过来了,您不高兴吗?”

“我……”单子隐不由自主地又后退了几步,一张好看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只盯着眼前的云七夕,说不出话来。

花轿里的云揽月猛地攥紧了衣摆,不可置信地竖起了耳朵。

不可能,怎么可能?那个贱人不是已经死了么?不是已经葬了么?怎么可能活过来?

不行,眼见着她就要进门了,她可不希望有任何人,任何事来破坏她与太子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