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最新更新云舒顾临渊小说怎么看?

小说: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周小蝶

角色:云舒顾临渊

简介:穿越成了恶毒女人怎么办?
谢邀,想再死一次!
原主极品,好吃懒做,水性杨花,为了情郎竟毒害儿女,拳揍公婆,脚踹丈夫!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她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扭转局势——
我真的是个好人,崽崽们看看我吧!

书评专区

大劫主:毒草。\u002F\u002F金手指是海选性质的,海选几百年只有主角得到了,是由好多大能修士写的一本书,上山后找到原本才算领到金手指。\u002F这点勉强还能看\u002F\u002F上山做正式弟子后被脑残女针对欺负,各种管事的弟子都敢玩弄下小权利,主角屁都不放一个,忍让、不说话、事后不报复。\u002F看着压抑,其他评论里说别人尿了主角一脸,主角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没事了,大概就是这样感觉\u002F\u002F宗门规矩很奇葩,各种角色智商都不咋样,修仙都伤了脑。

神道复苏:其实这种在异界开创神道体系的文,在我看来最需要解决的一个点就是如何在实力较低的时候隐藏自己,一个全新的体系可是很有诱惑力的,而神祗实力增长是需要传播信仰的,这类文一直让我别扭的就是这一点。

蛊惑魔王:‘’这本书写不下去了‘’,那怪谁呢?自己非要作,开局主角就成了奴才,还被和比主角强无数倍的魔鬼拿捏到了要害,除了强行开金大腿,作者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写了,穿越也不附带金手指,以为自己写作能力多么强一样,写了一本书就膨胀的不知道什么样,上本书为什么能写下去,作者心里就没点数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给俩孩子穿好衣裳,让他们出去玩,云舒到了院子里,没瞧见李月梅。

倒是顾小蓉蹲在门口。

“娘呢,你咋蹲在这里了?”

“外面吵架,娘跟爹出去了。”顾小蓉唯唯诺诺的说着。

“在哪里吵架?”

没等顾小蓉说,就听到远处传来的争吵声。

“这是我家的地,我们家种了那么多年,你们想要走,凭啥给你们啊。”

叫喊着的女人,嗓门特大,大老远的,云舒就听到了。

循声走了过去。

见李月梅脸色不好看,语气软弱的说着,“他二婶,当初分地的时候,可是一家一块,我们这块被你种了那么多年,现在也该还给我们了。”

“还什么还啊,你家四个儿子死了俩,老大在外,不知道死活,老四那德性,你们家要那么多地干啥。这地,我们家就种了。你敢往上种菜种子,我就全给你毁了了。”

顾大河在一侧,耷拉着脑袋,没说话。

云舒扒开人群走了过去。

“娘,咋回事?”

云舒蹙眉,瞧着眼前的大声叫嚣骂人的妇女。这人不就是寒寒、知知最讨厌的二奶奶,宋晓娥。

“舒娘,你来了。这块地是咱们家的,起初被你二婶家种了,咱也没说啥。可现在,我想着种点青菜,好等冬天吃。”

“这是我家的地,你凭啥种……。”

宋晓娥的话刚说完,云舒往前跨了一步,伸手将宋晓娥往外推了下。

“爹,娘,哪里是咱们的地?你们丢种子,我在跟前看着。”

“怎么着,欺负老顾家没人是吗?我丈夫在外出生入死,保家卫国。他在前线打仗,你们却在这里欺负他的家人,你们要脸吗?”

牛婶因为云舒救了大孙子,她出面帮忙说着话:

“可不是,顾老大在外面打仗,你们还欺负他爹娘,等他回来,第一个收拾你们。”

宋晓娥被云舒拦着,使劲往外冲,云舒手握着她的胳膊。

“不想断了胳膊,就给我安分点。”

李月梅跟顾大河趁着时间,将种子丢下。

“地界在哪里,拉好了地界,这以后,大房的地是大房的,二房的地是二房。对了,我听说,屋后那个院子,好像也是咱家的?”

云舒说着,看了下李月梅,“娘,是咱们家的吗?”

看到儿媳妇这个恶霸的样子,李月梅心里开心极了。

“那是咱家的,你奶奶死后,特意交代留给你爹,还说,将来给你们盖新房子用。”

“既然是咱的,就全要回来,平白无故被人霸占了那么多年,这个利息也该算一下的吧。”

宋晓娥一听这话,顿时骂了起来。

“云舒你个小贱蹄子,你敢算计我家,那都是我家的东西,你敢碰一下试试……。”

“骂我?”云舒冷哼,啪的一巴掌,抽在了宋晓娥的脸上,“我早就告诉过你,别在我面前叫嚣,我跟你可没啥亲戚关系,我也不会因为面子就容忍你。”

云舒力气本就大,宋晓娥那一巴掌被打的脑袋昏沉。

“你、你敢打我……。你等着,云舒你给我等着,我要让我儿子弄死你。”

宋晓娥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村子里看热闹的人,瞧见云舒那蛮横不让的样子,心里犯怵。

这顾家老大媳妇咋变得那么厉害。

跟先前可真不一样了。

等宋晓娥不见踪影,李月梅将菜种子种好,这才走到云舒跟前。

“舒娘,你刚才骂她几句就行,你咋还打了。这下可糟了,你二婶那几个儿子,都是混账不讲理的,回头要真是来家里闹……。”

“闹就闹,你们怕他们,我可不怕。这些事儿你们处理不来,就我来。”

她云舒还真是不怕事儿。

瞧见他们将蔬菜种子种下,云舒才往家走。

“后面那院子,回头换把锁,将门锁换了,是咱家的谁也别想霸占。”

李月梅还想再说,顾大河冲她瞪了一眼。

“舒娘说的对,这些年咱们家受的委屈够了,再说,那处地方本来就是给老大家的,让老大媳妇去要,刚好合适。”

李月梅瞪了丈夫一眼,埋怨道:“你自己怂,却让儿媳去找东西。”

“咱家谁厉害谁当家,这几个儿子闺女的,我看就这个儿媳厉害。”

现在村子里,谁家要是厉害,那谁家日子就过的好,旁人不敢轻易得罪。

顾大河早就看清楚了。

所以,云舒强悍,跟他们家一致对外,顾大河心里可是乐意了。

李月梅跟顾大河在后,随着云舒往家走。

还没到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宋晓娥还真是够神速,这就打家里来了。

云舒进门来,看到的是站在堂屋门前的顾小蓉跟顾长远,顾小蓉被吓的一直哭,顾长远则是手中握着扫帚。

知知跟寒寒站在顾长远面前。

“娘,娘回来了。”

知知说着,往云舒面前跑。

云舒伸手揽住知知,往身后一送,“娘,你看着知知。”

“好你个云舒,你敢欺负我娘,我看你是活的腻歪了。”说话的正是宋晓娥的大儿子顾长贵,伸手就要往云舒的脸上打。

云舒反手,握着顾长贵的胳膊,咔嚓一下。

“谁活的腻歪了?”

“仗势欺人,以众欺少,人在做,天在看。”

顾长贵被摔倒在地,趴在地上起不来,云舒又上前踩了一脚。

宋晓娥的二儿子顾长明也要上前来,云舒瞪了那抓着扫帚的顾长远一眼。

“你还傻愣着,你嫂子被人打你,你也不帮忙?”

李月梅则是抓紧上来,这就往前冲,“长远,拿扫帚,给我打。将他们这家人都给打出去。”

顾长远人是混账了点,可现在被外人欺负到家门口,也来了几分血性。

抄起扫帚,咣当几下,全砸在了顾长贵后背上。

宋晓娥以为带了俩儿子,就能跟之前一样欺负了顾家大房,没想到,现在顾家大房齐心协力起来,打的顾长贵,顾长明到处跑。

一招,关门打狗。

可是让顾家大房出了一口积攒多年的恶气。

等瞧见人打的差不多了,顾大河才将门打开。

顾长贵找准机会,大喊,“娘,快走,他们家人都是疯子。”

“娘,这个云舒真是个泼妇,悍妇。”

打的人可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