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沈丹萝沈老太)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大罗金仙

角色:沈丹萝沈老太

简介:上一世,她一家都被恶毒二叔算计,她以一己之力报仇雪恨
却意外回到了从前,还附带一个可以置换各种物资的空间
这一世,她要彻底改变命运,保护家人!
一路踩极品、虐渣渣,顺便在贫瘠的七零年代偷偷发财,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书评专区

雪鹰领主:番茄的书除了吞噬星空不错以外其余的……呵呵……而这个依然是……呵呵…….

雄霸天下:对于笔者来说,是爽文中写的最好的,尤记艾玛妹子,真是出乎意料的女主,不过我很满意,嘿嘿。最能戳中笔者爽点的作者,可惜估计作者本人阅历不够,故事写来写去,还是哪一个。

斩邪问道:这是一本考验智商的小说。送给云读者,云评论家。

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

《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沈丹萝依依不舍收回目光,又将它们都移到空间仓库里,一来眼不见为净,二来空间仓库可以一直保鲜。

接着她又用意识开始整理娘塞到她这里的家当。

饼干盒里是167.5块钱,其中50是昨天沈老太给的,剩下应该是娘以前攒的。

然后就是各种票,主要是肉票,布票,和粮票,不过也不多,而且很多都快过期了。

然后就是朱书记给的那个大信封,沈丹萝拿出来数了数,500块,还有各种票!

等等,她好像在她娘那叠钱里看见了两张1953年那版的大黑十!

她怎么忘了这在后世可是有很高收藏价值的!

沈丹萝眼神亮了亮。

连忙敲开空间操作页面,注册一个古董及收藏品售卖窗口。

然后抽出一张崭新的大黑十放进了售卖系统,至于价格,她选择空间自定,因为她不知道具体价值,怕卖亏了。

空间自定的价格,基本都会保证商品的价值最大化。

在售卖时间的选择上,她选择了50年后,这是她上辈子熟悉的交易年份,这辈子也不想改了。

在地域和顾客的选择上,她选择了只售于花国人。

这些东西包括她以后想要交易的古董文玩,可都是国家的,她不想它们流落到别国人手上,最后还要国家花高价买回来。

不管何时何地,她都要做一只种花家的好兔子!

沈丹萝万万想不到,这大黑十竟然这么抢手,刚放上去就有人来问。

[我想要票,请给我来各种票 : 这大黑十是真是假?]

[浮生流浪人:假一赔十。】

下一秒,空间就提示:以50倍价值比销售出1953年大黑十一张,到账5000元,现实际余额:-143432

沈丹萝眼睛睁大,不可置信,按50倍价值比来计算的话,这在后世可是卖到了25万,可真值钱!

然后沈丹萝一个没忍住,把另外一张大黑十也放了进去,立马又到账5000元,买家还是那位【我想要票,请给我来各种票】!

这可真是土豪。

沈丹萝酸了。

然后一个没忍住将那几张快过期的布票和粮票也扔了进去。

肉票她得留着买肉给娘和弟弟补身体。

现在的猪肉可都是好猪肉,纯纯的土猪肉,空间里的都比不上。

至于粮票,粮食她这还能顶一阵。

布票嘛,还是穿旧衣服好。

现在的人都讲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穿得太好,影响她以后闷声发财的大计!

果然又被土豪相中,瞬间没货,可惜布票粮票的价值不大,加起来就卖了300,现在欠款余额-138132

就这土豪还不过瘾呢,连问她还有没有。

沈丹萝看看眼前的钱票不敢再动手,一下子少了20块钱,她都不好跟她娘交代。

而且以她娘的性格,那500抚恤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用的,毕竟那关系着她爹一条命,所以她们身上必须得留钱。

最重要的是,剩下的这些卖了也换不到多少,不如到时候去淘点价值更大的东西。

沈丹萝决定收手,可把剩下的钱票放进饼干盒里的时候,她看见了旁边捆着的两大摞信。

她看了眼,知道这里面大概都是这么多年来,她爹写给她娘的信,正打算移开目光。

冷不丁瞄到信封上的邮票,她眼睛亮了。

对啊,邮票!

她怎么没有想到呢!

这个时候的邮票也很有收藏价值啊!

虽然比不过大黑十,但要是遇上稀有票,也能值不少钱,而且成本还便宜,一张邮票也就几分钱,一块钱可以买十几二十张!

要是买一分的,1块就可以买一百张!

她看着平台上还在疯狂信息轰炸的【我想要票,请给我来各种票】,笑了。

希望这头羊的羊毛能厚实一点!

想了想,沈丹萝解开两摞信查看,见信封上面的邮票都保持的很完好,顿时松了口气。

翻到下面的时候,她怔住,“这是全国山河一片红?!”

天呐,这可是邮票里的钻石票啊!

她记得97年春季拍卖会,一件”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四方连,带右边纸,原胶,上品,底价58万~60万元(人民币),以74.8万元(人民币)成交。

突然间,沈丹萝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座大债山轻了一半!

第二天早上起来,苏秋水觉得自家闺女的身上透着一股莫名的兴奋,吃饭的时候都在嘿嘿傻乐。

等医生做完检查离开,母女三人一起简单吃完医院里特地开的病号饭,苏秋水将安宝支到一边去玩,拉过闺女的手。

“闺女,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沈丹萝摸了把脸,呃,一下太开心了没收住。

想了想,她道。

“娘,我昨天又做梦了。”

苏秋水下意识扶住肚子,这又做啥梦了,她现在可不禁吓。

然后就听她闺女道。

“我梦见二叔买了咱家隔壁那院子,然后在里面挖到了宝贝,成了有钱人,

可那院子不是被咱奶买了给咱家了吗,那宝贝不就是咱家的了吗?

娘,咱们以后也可以做有钱人了!”

苏秋水:“……”突然想找婆婆聊一聊神佛的事了。

这么多年下来,苏秋水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事情需要请教沈老太。

“所以昨天不是你让你奶买的?”

沈丹萝眨巴眼,“是啊,我就是觉得那院子空着好可惜,那么大的院子,让弟弟玩该多好。”

苏秋水:“……”可那屋子暴死了好多人啊。

算了,小孩子家家的,能知道死人是怎么回事嘛。

不过刚才闺女说的宝贝。

苏秋水皱了皱眉,如今她可不敢轻视闺女做梦这件事。

即便不一定每个都能成真,但要是成真了呢?

于是她低声警告道,“这件事不能对别人说起,一个字都不能提。”

“嗯嗯,我知道的!”

沈丹萝乖巧应下,然后将话题转到了让她兴奋了一晚上的罪魁祸首上。

“娘,我能要邮票吗?”

“邮票?”苏秋水笑了,“你这小家伙还知道邮票呢。”

“嗯呐,邮递员叔叔送来的信上都贴着呀,我问过叔叔的,说那叫邮票,可好看了,娘,您的盒子里有好多,能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