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龙展颜展颜)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六月离歌

角色:龙展颜展颜

简介:她是执掌三界法度的驱魔龙族,那几个老家伙却说她行事乖张,
贪图享乐,让她修身养性,她就被迫穿到了个将死之人身上
原主被推出去殉葬,家人想用原主一人之死,换来满门荣耀
想让她做殉葬皇后?行啊,那你们可得有命来享受这荣耀!
——嘀!皇后一日体验卡!第二天直接晋级太后,让渣渣们乖乖跪下!
等等,这个摄政王……怎么怪怪的?

书评专区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作者对金融完全不了解,但是势力的扩张却主要靠金融。。。先是莫名其妙的靠个减免关税的自由贸易就赚取了大量的利润,真的看不懂。。。然后又是打算发行金币,居然还要考虑“被挤对的风险”。。。老哥,你这是金币啊,不是纸币啊,怕挤对的是什么鬼?其他的内容虽然平淡了点,但是还能看,毕竟写出了那个时期的味道~最新的又开始投毒了,贵金属货币信用崩溃瞬间贬值了几倍。。。哈哈。这小说整个世界的人都是蠢货吗。。。。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不要被标题骗了,这书的主角是安妮。最近不错的无敌流,有道:7岁8岁半,鸡狗不待见。这书告诉了我们,8岁熊萝莉的破坏力得有多强。

孔方世界:剧情太过小家子气,女主获得金手指要提供两个世界的身体营养,所以每天多吃八个馒头,然后军训就有人当众向教官投诉女主浪费粮食。emmm,什么年代了,我吃一碗倒一碗行不?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礼亲王中午便领人送来宫中的赏赐,龙长义的妻子陈氏在客厅里点算,一边点一边啧啧地跟龙长义道:“宫中的手笔可真大,好些东西,我连瞧都没瞧过!”

龙长义瞧着她眼中的贪婪,怒道:“没出息,这些东西再金贵,也不是你的,仔细点算,一会回禀大嫂去!”

“她身子不爽!”陈氏瞧了瞧身边的下人,悄声道:“其实,这么多东西,我们不经意地拿走几件,也没有人知晓!”

“疯了你?”龙长义怒道:“这可都写在礼单上了,你别把大嫂当傻子!”

陈氏努努嘴,不甘心地道:“颜姐儿又不是她亲生的,再说,平心而论,平日里我对颜姐儿比她好十倍不止,凭什么叫她一个人独得?”

龙长义哼了一声,“你对颜姐儿好?得了吧,没每日欺负就算不错了,这些赏赐也不是她独得,都是入库的,指不定还要挑选些出来陪嫁!”

“陪嫁?”陈氏想了一下,计上心来,“既然大嫂身子不爽,那陪嫁事宜,不如便由我操办?”

“你又想打什么主意?”龙长义冷冷地道。

“你管我,反正到时候得了好处,还不都是你的?”陈氏狡猾一笑,“我这就去请老太太主意!”

陈氏立刻便去了老太太的恬菊园,老太太听了她的话,皱眉道:“既然德柔身子不痛快,那便由你操办,只是有一样,面子上总要过得去,莫要叫人笑话了我们龙府拿不出好东西!”

“媳妇知道!”陈氏得了令,欢喜得不得了,急忙保证。

陈氏走后,嬷嬷对龙老夫人道:“小姐,这二夫人只怕存了不良的心思吧?”

“横竖是咱们家的东西,她拿去了,我总归有办法叫她拿出来的,就让她折腾去吧!”龙老夫人冷哼一声道。

嬷嬷便不再说话了,二夫人贪小便宜,府中的人都知道,又岂能瞒得住小姐?

陈氏来到龙展颜房间里,把嫁妆的单子交给展颜过目,阴阳怪气地道:“你好歹也是入宫为后的,所以老太太命我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你瞧瞧可有不合意的地方,我可奏请老太太适当添加一些!”

展颜瞧了一眼,丰厚?几匹丝绸,一千两银子,一副南珠头面,还有其他珠宝首饰各一。

展颜顺手把礼单递给站在她身边的郭姑姑,郭姑姑瞧了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却没有做声。

陈氏见龙展颜没有说话,便道:“如果你没有意见,那我便不妨碍你了!”

龙展颜就坐在那里,既没有起身相送,更没有表示合适不合适。

倒是陈氏站起来,见她神色冷漠,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面子上有些不是滋味,遂冷冷地道:“摆什么皇后的架子?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了?呸!”

说罢,便欲冷冷地离去。

身后,传来龙展颜淡淡的声音,“龙府给我的嫁妆,我一件不要,但是,宫中赏赐的东西,一件不能动,悉数陪嫁入宫!”

陈氏回头轻蔑地瞧了她一眼,嗤笑道:“凭什么?”

龙展颜落落起身,对身边的郭姑姑地道:“告诉她,我凭什么!”

说完,她径直进内室,连正眼都没瞧过陈氏一眼。

郭姑姑心中震骇,她在宫中浸淫多年,见惯了各式各样的贵人,在皇太后身边也伺候过好长一段时间,即便贵为一朝太后,也没有刚才龙展颜所展示的那种气势。

她开始觉得,这位即将入宫殉葬的皇后并非她表面所见这么简单!

只是她不动声色,只站前一步对陈氏道:“二夫人,就凭她是皇太后下旨册封的皇后娘娘!”

陈氏倒是不敢得罪郭姑姑的,只争辩道:“只是哪里有把聘礼悉数当做陪嫁的?这也没这个规矩啊!”

那些赏赐,她早私藏了好几件,说是送与龙展颜做陪嫁,呈上给老夫人那张礼单上,就有宫中的赏赐,只是给龙展颜这张,是没有的。

她本以为,龙展颜入宫马上就要殉葬了,替死的人,谁还会查看她的嫁妆?

“规矩是人定的,而且,二夫人应该明白,那些东西到底是赏赐还是聘礼?”郭姑姑说完,回身走了进去,撂下一句话,“请二夫人遵照皇后娘娘的意思去办吧!”

礼单上的那点东西,实在是寒酸至极,这龙府只怕迟早是要为他们的刻薄寡恩付出代价的!

陈氏心有不甘地走了,临走前,狠狠地剜了吉祥如意一眼,傲声道:“告诉你家主子,悉数陪嫁是不可能的!”

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郭姑姑进了内室,见龙展颜盘腿坐在榻上,她走过去,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昨夜,可有什么人来过?”

龙展颜淡淡抬眸瞧了她一眼,“会有什么人来过?”

郭姑姑讪讪地道:“龙老夫人昨夜请了奴婢去喝茶,回来的时候在石阶上看到一大堆血迹,还以为出过什么事呢!”

“老夫人的茶好喝吧?”龙展颜不答反问。

郭姑姑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应答,在后宫多年,她未曾试过此时此刻这样手足无措。

龙展颜淡淡地道:“不要收的东西,劝你还是退回去为好,否则……”龙展颜站了起来,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惹祸上身也不知道为何!”

郭姑姑心脏一阵狂跳,她几乎是冲口而出,“奴婢早打算一会就去找老夫人,把银票还给她!”

说完之后,她又觉得很矛盾,不过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丫头,为什么要怕她?

龙展颜笑了笑,移步坐在妆台前,问道:“嫁衣送来了没有?”

郭姑姑应道:“已经送来了,就在柜子里!”

龙展颜嗯了一声,“去忙吧,我自己试试嫁衣!”

郭姑姑应了一声,退下了。

出去之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妥,这个龙展颜,为何跟她第一天来到所见的不一样?那天,龙展颜被龙展馨指着额头痛骂,一声不敢吭。

不,不,她并非是不敢反抗,她只是没有把龙展馨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她越想越害怕,虽然龙展颜入宫之后的命运基本已经定了,只是,谁又能保证世事没有逆转呢?

当日皇上清醒的时候下旨让皇后娘娘殉葬,当时所有人都以为皇后娘娘必死无疑,只是龙长天的一个计策,逆转了所有的局面。

不过,情况倒是有些不一样的,龙展颜如何能与皇太后相比?只是不管如何,还是先不得罪她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