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戏请魂最新章节郑军杨程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冥婚:鬼戏请魂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角色:郑军杨程

简介:小时候贪玩去村子后山捡人骨头,结果碰上唱鬼戏,险些丢了小命,幸亏一条青蛇救了我,但是这蛇居然开启了一段“阴”缘
唱鬼戏、请魂、黄皮阴坟、桃木封煞,匪夷所思的黔南民俗,恐怖离奇的阴阳诡事震撼来袭
警告:胆小勿入!!!

书评专区

流氓高手:神作!丝毫没有被高估。能让我这么一个完全不懂星际争霸,一盘都没有玩过的人,看的时候热血澎湃,还从头乐呵到尾的小说。而女主刻画更是一绝,lulu火辣青春和阿kay温柔知性,筒子们敢说哪个没有yy过lulu童鞋。本书是无罪的封神作,看了绝对不会后悔的说。

买活:架空穿越,笔墨放在被穿越者影响的古人的思想行为的转变上,一般男频文里一本书只有两三章这种视角,文笔细腻,看上去让人非常舒爽,加一星;女主高黑胖,所以没有女频文常见的一章里外貌描写(吹捧)占一半多的情况,加一星;目前男主似乎没有出场,女主最nb,加一星;正在争取女性独立,尝试从各个方面争取,不是空洞地说一句提高女性地位,有详细描写为此采取的措施,看得出来非常努力想推演出合适的道路,加一星;然而跟制霸好莱坞一样,很多内容经不起推敲,属于极端理想化环境下的推演比如一句长虱子就能让所有人愿意剃发,比如说让全县女性出门工作大家就真出门,没遭到什么阻力,在有缠脚风尚的社会里对女性的束缚也太儿戏了,而这个架空世界依然是儒学为主;再比如农业上给农民最高亩产600斤的粮种,但每亩固定只给农民留300斤,农民居然老老实实卖力种出来理论最高亩产,事实上农民收益最大化应该是不再精耕细作,将亩产控制在300斤左右, 省下来的力气去打工,最最令人难受的是女主改造社会的根基是粮食充足,而粮食这块明显没有经过仔细推演,太想当然了,估计只能拿出女频传统艺能:有逻辑错误大家多担待啦;减一星吧。总体给四星,但是是给女频文的四星,在女频文里有个文笔不错、想讲逻辑并且感情线含量不足50%的文不容易,如果是男频文的话看在文笔的面子上最多三星。

月华下的约会:对言情的唯一印象,居然是从这儿来的。(经过邪书以及各式猎奇洗礼,xp已经不能阻挡吾辈探寻新世界)

冥婚:鬼戏请魂

《冥婚:鬼戏请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卧室里很静,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窗户上的那个女人倒影,就像黑色的墨汁,一点一点渗透窗户,进入了我的卧室。

但我看不见那个女人,我只能看见女人的影子出现在墙壁上,甚至是天花板上,最后出现在地板上。

当那个影子进入卧室的时候,卧室的温度更低,整间卧室就像变成了一个大冰柜,我冷得瑟瑟发抖,身上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

我紧咬着牙关,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耳畔传来一个冷幽幽的女人声音:“杨程,你在哪里?”

我当然不敢回答,死死用舌头抵住牙关。

那女人叫了好几遍我的名字,声音很妖娆,仿佛要把我的魂儿都给勾过去。

见我没有反应,女人便也没有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卧室里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程儿……”

这不是老爷子的声音吗?

我下意识就想张嘴答应,突然,柳青青在被窝里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刚刚张开的嘴巴,一下子就闭上了。

我知道柳青青在提醒我,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老爷子一直在呼唤我:“程儿……程儿……”

我紧咬着嘴唇,仍然坚持着不说话。

又过片刻,那个声音再次发生了变化,竟然变成老妈的声音,如泣如诉:“程儿呀,我的儿呀,你在哪里呀?妈妈找得你好辛苦呀!”

老妈不停地哭喊着,我听得非常揪心,忍不住红了眼眶,有好几次我都想大声答应,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转念一想,不对呀,老妈明明知道我在卧室里面,她为什么要来找我?而且还说找我找得好辛苦?

不对,绝对不对,这肯定是那个死女人在作怪!

想到这里,我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心中再也不受那女人的骚扰,索性闭上眼睛假寐。

那个女人又喊了一会儿,大概自觉没趣,终于露出原本的声音,恶狠狠地说道:“哼,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咱们走着瞧!”

一阵阴风卷过,窗户发出哗啦一声响。

我睁开眼睛,就看见女人的影子不见了,两扇窗户随风轻轻晃动着。

我躺在被窝里,还是不敢乱动。

半晌,柳青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走了!”

我长吁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湿透了,就连床单都是湿哒哒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尿床了呢!

“我……我这算躲过去了吗?”我吐掉嘴里的那块“指甲壳”,心有余悸地问。

柳青青说:“我也不敢肯定,这女人煞气很重,一旦成为妖煞,方圆十里全都会有血光之灾!”

咕噜!

我咽了口唾沫,方圆十里,这么可怕?

“喔——喔——喔——”

外面传来高亢的公鸡打鸣声,远方的天空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柳青青说:“天亮了,我要恢复真身了!记着,不要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我点点头,扭头再想看看柳青青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柳青青的影子?

“青青!青青!”

我掀开被窝爬起来,就看见那条小玉蛇晃晃悠悠从被窝里爬出来,冲我滋滋吐了吐蛇信,我的耳边隐约听见“嘻嘻”的欢笑声。

我伸手摸到吐掉的那块“指甲壳”,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块“指甲壳”竟然是一片小小的蛇鳞。蛇鳞呈半透明的碧绿色,看上去就像一块小小的翡翠。

我怔怔地看着掌心里的这片蛇鳞,柳青青真的是那条小玉蛇变的?

第一缕晨曦如同利箭般刺破苍穹,阳光在窗棱上跳跃,我木然坐在床上,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仿若一场幻梦。

真实还是虚幻?

柳青青真的出现过吗?

那个殷红衣也真的来过我的房间吗?

我呆坐了半晌,这才披上外衣爬起来,四处搜寻一圈,发现小玉蛇已经爬到房梁上面盘踞起来。

这样也好,房梁上面很隐蔽,而且是个纳凉的好地方。

昨晚出了一身冷汗,腻在身上很不舒服,我刚准备去洗个澡,赫然发现地面上,墙上,天花板上,竟然留下许多密密麻麻的泥脚印。从那些脚印的大小来看,很像是女人留下的脚印。

我一时间有些愣神,这些脚印是怎么回事?谁来过我的房间吗?就算有人来过我的房间,也不可能把脚印留在墙上和天花板上去吧?

我突然打了个冷颤,殷红衣!

这些脚印肯定是昨晚殷红衣留下的,之前我还有些恍惚,不知道昨晚的事情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但现在这些脚印足以证明,昨晚的事情全都是真的,不是梦!

老爷子和爸妈走进房间,关切地问我昨晚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爸妈显然又熬了一个通宵,眼睛里布满血丝。

我摇摇头,说没事,让他们不用担心。

老爷子抬头看见满墙的泥脚印,脸颊禁不住抽搐了一下,铁青着脸问:“那个女人昨晚来过了?”

我点点头。

老爷子吸了口凉气:“蛇妻救了你?”

我又点了点头。

老爷子紧绷的脸色顿时舒展开来,他直接就在门口跪了下来,双手合十,激动地叩首道谢:“谢谢柳仙儿!谢谢柳仙儿呀!”

爸妈把老爷子搀扶起来,老爷子高兴地说:“快,快去把库大仙请回来,今儿个好好摆两桌,我要请他好好喝顿酒,当面感谢他,他可是咱们杨家的大恩人呀!”

见我度过劫难,爸妈也很高兴,赶紧下去张罗,老妈负责做饭摆酒,老爸披上外衣出门去找库瘸子。

老爷子拉着我,向我询问昨晚的情况。

我想起柳青青的叮嘱,没有把她变成少女帮我暖被窝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说我昨晚睡得很沉,一直都没有醒,醒来的时候发现嘴里含着一片蛇鳞,很明显是小玉蛇救了我。

对于我的讲述,老爷子也没有什么怀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选个好日子,买点香蜡纸钱去祠堂,给咱杨家的老祖宗好好磕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