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魔王是上一任勇者这件小事(许许多多王子和)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关于魔王是上一任勇者这件小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见异惊闻

角色:许许多多王子和

简介:这一年,勇者23岁
很轻松地打败了魔王,勇者也得到了足够他挥霍一生的财富和整个国家的优待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勇者目睹了旧帝国的覆灭,也见证着许许多多新王朝的崛起
勇者明白了,魔王虽是极致的恶,但这恶维持着人类的平衡,制约着人们的行动,一旦失衡,人人皆可为魔王
人类并没有因为自己杀掉魔王而过得更好,魔王军团虽然没有了统治者,对各个国家而言确实没有了威胁,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讲,怪物们依旧在四处作恶……

书评专区

苍穹之上:这书我看了100多万字,感觉相比于作者以前的作品,这本书的进步很大,尤其是在人物描写部分,其中最大的进步就是男主变得大气了很多,少了一些小市民的鸡毛蒜皮小家子气,有一种在天火的生死考验中逐步成长起来的大视野大局观、以及慎密的筹谋计算。配角们也一个个栩栩如生,包括狼兵营的兄弟姐妹,慷慨赴死的赫连烈夫妇,大忠似奸忍辱负重的龙仪卫统领肖震,以及众多不太起眼的小角色。唯一让人觉得不痛快的地方就是那个昏庸无道、但却一直赖在龙椅上的皇帝,书里的“好人们”都在捏着鼻子给他擦屁股,为他送死,被他害死,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个人认为在主角逃脱天火控制之后,剧情应该围绕怎么取皇帝而代之(至少是换个英明皇帝)来写。

我是巅峰BOSS:正月初四。

HP之命运螺旋:这文我追了五年了吧,到现在特么还是个坑。日常去眉毛微博底下催更应该不止我一个人。嗯嗯。文笔细腻,翻译味儿简直不要太配这种画风的小说。魔法工业革命的设想也是棒呆了。不过引入了狮鹫和如尼纹蛇这种bug级别的生物也是醉醉哒。但是仍然喜欢看。就是拖太久了啊太久了作为一个经常啃外文原著和翻译版的人来说,这种文笔简直就是敲钟一样啊生生就把我拽坑里了 。不过提醒大家,这书还没完还没完还没完!!!但是已经很肥了,抱着看没问题。尤其喜欢三个学校一起上魔法实践课的章节

关于魔王是上一任勇者这件小事

《关于魔王是上一任勇者这件小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你们三人,谁想去教国收集情报?”

决明坐在王座之上,看着王座下的三战将问道。

“让我去吧,我本就是人形,身为魅魔能很轻易地从人们口中获得真实的信息。”胭脂第一个站了出来,似乎对去人类世界很是期待。

“我看中。”尖隼附和道。

龟和尚未等决明出言,先行讲道:“决明大人,确实胭脂是最好的选择,但老龟我最近佛法难以精进,也想去人世游历一番。”

“哦?可是你这副模样,如果要去人间需要易容,你有法子吗?”

决明话刚说完,龟和尚便拿起念珠作法,不多时,他背上的壳化作袈裟,手和脚从兽形转变成人的手和脚,只是纹路更重,龟头也替换成了一张普通男人的脸,整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和尚。

“那好,你们两个都去收集情报吧,胭脂去教国,胜石随意。”

“切忌滥杀无辜,以免打草惊蛇。”决明并不担心二人的安危,只要不惹到人类最强的那几人,没人威胁的到他们,但那几位又岂是会轻易出手的人?

梦中度过漫长岁月的决明,深晦人类行事之道,越强的人牵扯越深,越为规则所束缚,越难随心所欲地出手,所以每一位历史记载的勇者,不一定是当世最强,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定——皆为布衣,皆不受限于大家族的规矩。

再说三大军团这边,各项事务早已向下发布,预计在所有军队集结完毕前,三战将至少有三个月的空闲时间,而刚成为魔王麾下的打工人,肯定不能闲着,需要合时宜地表示忠心与能力。

所以,在三大战将的促成下,才有了上述的对话,在商讨了一些细节后,胭脂带着自己的一批魅魔前往了教国,龟和尚胜石则独自一人,向着瘴气森林最近的小城走去,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走的路和决明来时的路正好重合。

三天后,鸢尾国王城城门处,大门紧闭。

“和尚,干嘛的?”城墙上的守卫,见一四五十岁的和尚,向着城门走来,大喝道。

只见和尚从怀着举起他的水壶,打开壶塞,壶口朝下还摇了摇壶身,“没水了,求口水喝。”

“护城河有,喝了赶紧离开。”

“那水那么脏,怎么入的了口,这位施主行行好,让我进城吧。”说完,这和尚还朝守卫拜了拜。

正当守卫思考是不是要放这和尚进城时,一穿着斥候服装的人从城墙东边的林子里走了出来,“嘿,开开门!”

这人是采樵,而这和尚正是龟和尚胜石变作的。

“得勒,你旁边那个和尚也要进城,你看着他点。”守卫打开了门,虽然上面有令要严格把控进城的人,但这么个瘦弱的和尚,显然不会对王城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而且还有名斥候跟着,于其和他在这耗着碍眼,不如少桩事情,即便真出了事情也可以将责任推拖到这斥候身上。

“多谢施主。”

胜石跟在采樵身后进了城,两人互相认识了一番。在采樵眼中,胜石就是瘴气森林旁一座小庙中的和尚,因为魔王的出现逃难来的鸢尾国。

“你想要喝水的话,本可以随我到军营中,但最近出现新的魔王,军队管的严了,你只能到街道上找户人家,就是你们口中说的化缘吧,你应该比我懂这些。”

“那我就按你说的去化缘吧,多谢采樵施主。”胜石欠身行礼后,二人便分开了。

胜石并没有前去讨水,而是跟上了采樵——他从采樵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但这气息来源于何处,他一时之间难以想起,只是这气息让他心神不宁。

他有一种直觉,自己能从这个名叫采樵的斥候手中,挖出比胭脂在教国更有用的信息。

正是他这种远超常人的直觉,让他从历经无数劫难而未身死,于茫茫大海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上任魔王的大将。

十年前和决明的死战中,也是靠着直觉躲开了致命一击,才得以逃出生天。

所以,胜石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即便是撇去直觉,仅凭着这股气息能让他感到一丝颤栗,就有让他调查下去的价值,更不用说胜石原本的计划就有探查各个国家、各个城市的军队信息。

胜石依旧是刚才的步划,但他的呼吸和脚步声都隐藏到几乎消失的地步,直到经过某个不见人影的街角,胜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路人的视线中。

刚回到军营的采樵,便被新的领头拉到了练兵场,至于旧的那位似乎已经消失在了军营之中。毕竟在这多事之秋,能少一件事情,不与三圣国交恶,一个普通士官算不得什么。

练兵场高台之上,军团长正闭目养神,似乎在等所有士兵就位,采樵归队后,身边的韦均悄悄杵了他两下,“怎么现在才回来?”

“送和尚去了。”

“啥?”

韦均还想接着问下去,领头低声的训斥率先堵住了他的嘴:“不许交头接耳,军规都忘了吗?”

就这样等待了近十分钟,整个练兵场都站满了人,谁也没有注意到,练兵场高台正对面的的饮水台上,趴着一只巴掌大小的王八,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兵团。

这只王八正是跟着采樵,一路尾随至此的胜石,正当他数着人头数时,高台上的军团长发言了:

“新魔王出现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我们鸢尾国离魔王城很近,如果魔王攻打过来,首先要经过瘴气森林,然后是边陲城,再跨过无疆草原才能到达鸢尾国。

而我们的眼线一直延伸到了无疆草原中部,一旦出现任何情况,眼线将以信号弹的形式在半小时内将信号传回。

绿色的烟雾弹代表着守城,到时候无论你在做什么,立刻拿起武器到城墙上,做好迎战的准备;红色的烟雾弹代表着进攻,到时候会打开城门,整队后到无疆草原的边界去杀敌;如果是黑色的烟雾弹,第一时间掩护居民撤退。听明白了?”

“明白!”近万人同时发出的声音,如果不是军团有着防护结界,想必能传遍整个王城。

军团成立初期,为了防止重要信息被窃取,国王特意请教国在军营内设置了一道防护结界,除去隔绝内外的声音,还能识别出士兵的伪装,据说对魔物也能起到一定的抵挡作用,不过这个作用很明显并不对胜石起效。

“除此之外,为了防止对策泄漏,从今往后军团内不再允许与外界有书信往来,如有要事需到军备所登记记录,并会检查信件。这就这样,散!”

“散!”

人群有序退场,韦均和采樵一前一后地在大部队中走着,韦均憋了老半天的问题终于问了出来。

“你刚才说的什么和尚?”

“就城门口有个讨水喝的和尚,我给带进到了居民区那边,耽搁了些时间。”

“这样吗……对了,我今天没衣服穿了,就开了你的衣柜,里面怎么有一把剑啊?”

采樵一听,急忙抓住走在自己前面的韦均的手臂,问道:“那剑你动了吗?”

“欸,你怎么这么大反应?队伍,队伍!”

“走不走啊?前面的。”“别挡着路啊。”

采樵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推着韦均跟上队伍,然后平复了心情接着问:“那剑你没碰吧?”

“没有,就隔着布舞了几下,然后就给你放了回去。所以那剑到底怎么来的,这么宝贝它?”

“捡的,你信吗?”

韦均翻了个白眼。

见敷衍不过去,采樵只能答应他回去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同一时刻,饮水点上已见不到胜石的身影,胜石正在下水道内将收获到的情报通过自己的手段送回魔王城。

虽然在魔王军团集结完毕前不会攻打人类,而到那个时候敌人的策略有可能已经改变,也就是说这些不具时效性的情报,很可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但胜石做这些的目可不仅仅是传递情报,他的目的更多的是向魔王展示自己的能力,以及告诉魔王自己有在好好地完成任务。

做完这事,胜石循着气味,继续尾随上了采樵。

就这样,一人一龟,一个在地面思考着对挚友叙述时要隐藏哪些细节,一个在地下期待着能在这个采樵的年轻斥候身上有新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