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阅读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瞿绾眉赵君屹_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瞿绾眉赵君屹)全本免费完结小说

“易烟云”的《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重生虐渣 宅斗 男主夺臣妻 女子群像 真公主】瞿绾眉身为富商瞿家的独女,被圣上赐婚宣国公二公子宁彦。她入府为妻数年,谁知才短短三年,宁彦带有孕女子入府为平妻。他说:“瞿绾眉,你一个商贾之女,怎配得上我宣国公府,只有莺莺才是我的妻。”宁家人逼她成疯妇,夺她家财,断她双腿,将她关在后院百般折磨十年。这十年里平妻端来她乳母炖成的汤,丈夫递来她父亲的头颅,害她死无全尸。重回平妻入门时,她不愿再被宁家大宅所困,她要毁掉整个宣国公府,踏着他们的血离开这个魔窟。她设局灭妾,毁掉宁家。她豢养权臣,扶持女将。她当街休夫,更改律法。前世的仇,她一一奉还,今世她真凤还朝,高坐金殿,傲睨着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在这一世里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救下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赵君屹。此人位高权重,一向视人如蝼蚁。但有一日,他亲自将她的夫君宁彦堵在了巷子里。宁彦惶恐:“王爷拦下臣有何事?”摄政王拿出女子腰间的环佩,只道了一句话:“宁二公子可听过西月楼里的一场名戏?”“什么戏?”宁彦问。摄政王转身答:“夺臣妻。”...

点击阅读全文

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易烟云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瞿绾眉,《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这本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00章 大结局,写了1000288字!

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

一、作品简介

《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小说是网络作者易烟云的倾心力作,主角是瞿绾眉。主要讲述了:【重生虐渣 宅斗 男主夺臣妻 女子群像 真公主】瞿绾眉身为富商瞿家的独女,被圣上赐婚宣国公二公子宁彦。她入府为妻数年,谁知才短短三年,宁彦带有孕女子入府为平妻。他说:“瞿绾眉,你一个商贾之女,怎配得上我宣国公府,只有莺莺才是我的妻。”宁家人逼她成疯妇,夺她家财,断她双腿,将她关在后院百般折磨十年。这十年里平妻端来她乳母炖成的汤,丈夫递来她父亲的头颅,害她死无全尸。重回平妻入门时,她不愿再被宁家大宅所困,她要毁掉整个宣国公府,踏着他们的血离开这个魔窟。她设局灭妾,毁掉宁家。她豢养权臣,扶持女将。她当街休夫,更改律法。前世的仇,她一一奉还,今世她真凤还朝,高坐金殿,傲睨着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在这一世里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救下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赵君屹。此人位高权重,一向视人如蝼蚁。但有一日,他亲自将她的夫君宁彦堵在了巷子里。宁彦惶恐:“王爷拦下臣有何事?”摄政王拿出女子腰间的环佩,只道了一句话:“宁二公子可听过西月楼里的一场名戏?”“什么戏?”宁彦问。摄政王转身答:“夺臣妻。”...

二、书友评论

唯一不满意就是女主手段不够狠,如果是正常报仇还不错,可是上辈子女主被自己的婆婆和那个妾用极其狠毒的手段弄死女主的,就算不加倍奉还至少要让她们也尝尝琵琶骨被穿把,

我觉得这本书至少9.1分,但是现在评价的人和看的人太少了,评分上不去。

作者写书还要严谨一点好,错处不少

男性全特么2米+,女子全185+[吐][吐][吐][吐][吐]古代缺吃少喝,环境也不怎么好,营养更是少,那来这么多巨人身???

作者大大加油!加油!加油!超好看!!!

过瘾好看 进入了痛苦的追更 怪不得写得这么好 一看是个资深作者啊

真的好看,很推荐看,作者快更新啊

三、章节推荐

第89章 四小姐毙

第90章 他的情敌

第91章 开设茶馆

第92章 共邀用膳

第93章 窥探真心

四、作品阅读


章夫人和宁夫人周氏虽为同族,但父辈衰落,只得嫁给章家做继室。

章家上有嫡出的长子,她身为继室想要出头,就只能靠这位容貌出众的独女。

三年前,章夫人想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长公主独子,花费大把的银子去打点,才求得章莺莺和摄政王的一次偶遇。

谁知摄政王似乎对女色不感兴趣,不仅对章莺莺视若无睹,还出言训斥,气得章夫人在家拍案跺脚。

章夫人无可奈何,摄政王位高权重,身份显赫,常人见着都不敢抬头,更何况是小门小户的章氏。

那日章莺莺见到他时,浑身颤抖,差点腿软晕厥,不敢再献媚第二次,这件事也只能就此作罢。

章莺莺也就是在这次宴会中结识了宣国公府二公子宁彦。

章夫人得知此事后立马给女儿出主意,多次撮合他们二人,更是腾出机会让他们在京城郊外野合。

如今终于如愿,她们自然心中欢喜。

瞿挽眉在章家门前不等章大人和章夫人出府迎人,命身旁小厮敲打锣鼓,朗声大喊:“章家次女,身怀有孕,宣国公府二奶奶瞿氏特迎章氏入府!”

“章家次女,身怀有孕!”

“宣国公府二奶奶瞿氏特迎章氏入府为妾!”

锣鼓喧天,一声声身怀有孕,引来不少路人来围观。

在此之前这件事只有章宁两家人知晓,今日被瞿绾眉命人这么一喊,全京城的人都得知晓此事。

章家次女,不知廉耻,和宁府二少爷苟合有孕。

这样的大笑话,谁不爱看?

很快四周的看戏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不顾旁人,窃窃私语。

“章家小姐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小姐,竟上做出如此丢人现眼之事!”

“是啊,好在宁家这位二奶奶贤良,还想着将她迎进府做妾,是我定不让她进门。”

“章家小姐今日若不进门,日后还有谁会娶这么一个荡妇!”

“是啊,平日里瞧着她一身白衫,以为她冰清玉洁,没想到竟如此龌龊。”

“听说还被京中文人赐名为莲花居士。”

“我呸!落雁楼的花魁都比她坚贞!”

行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难听,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谁高喊一句:“国公府的二公子还真是个浪荡子,看来宁家的家风也不过如此。”

瞿绾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眸子明显一抬。

宁彦因为才学被京中之人捧高数年,也是时候该落下了。

玉瑶朝跟前行人看去:“小姐,这样下去,宁姑娘和老夫人会不会责怪?”

“放心,现在钱银铺子被我死死握着,他们不会对我如何。”瞿绾眉看着章府门口,眸色沉静。

府里的章大人听到府外的声音,愤怒不已,满脸都是对妻儿的埋怨,只得硬着头皮将瞿绾眉请进府。

“章大人。”瞿挽眉盈身作揖。

章大人冷着脸,怒气冲冲:“你们宣国公府不是已经跟我们说好,要娶我们家莺莺为平妻,为何出尔反尔,还在外大肆宣扬此事?”

瞿绾眉在玉瑶的搀扶下,坐于一侧,缓缓道:“章大人,我此次前来,是代宁老夫人传话,迎贵府二小姐进府为贵妾,您若觉得此事不宜,可到宁老夫人那儿去寻理。”

她话落,朝一旁的玉瑶使了眼色。

玉瑶领着三位端着木盘的女使。

章大人跌坐在原处,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

他脸色发抖,手握成拳,似有动手之意:“荒唐,我女儿怎么可能做妾,你们宁家欺人太甚!”

就在这时,章莺莺和章夫人满脸笑容地来到厅堂。

她们见到瞿绾眉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瞿绾眉端起一旁的茶杯,慢悠悠喝口茶:“章大人,我们宣国公府素来讲究礼数,虽是纳妾但也不能含糊,除了宁家族长亲手写下的纳妾文书之外,这里还有五十两银子,作为纳妾之资,另还有一件衣裙,供给二小姐作新服。”

何为纳妾之资?

纳妾之资,又叫买妾之资。

今日只要章家收下这两样东西,章莺莺便宁是府买来的妾,与他们章家再毫无瓜葛。

章大人猛地站起身抬眸看向那三个齐齐站在一排的女使。

“你......”他咬着牙,捂住胸口,往椅上重重一摔:“你......你们!给我滚!”

“父亲!”章莺莺大步走到章大人跟前唤住他,“父亲!您没事吧?”

章大人忍痛,用尽力气将章莺莺的手重重往外一推:“瞧瞧,瞧瞧你们母女俩干的好事!我们章家数十年来的清誉就这么被你们给毁了!”

章莺莺看着那纳妾文书,看着那五十两的买妾之资,还有那青楼女子才穿的衣裙,顿时又羞又怒。

她抬起刚才还喜笑颜开的脸,恶狠狠地看向瞿绾眉:“是你,是你嫉妒二公子心仪我,所以特地来羞辱我!我要去告诉宁彦,让他来替我做主!”

瞿绾眉垂眸,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嫉妒?

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是这个世上最愚蠢的事。

“今日我如此兴师动众地来章府,宁彦若真有心娶你,为何现在还不来?”瞿绾眉冷言。

她带着人马来章府时,宁彦急着要来拦她,不过在宁老夫人的阻拦下,得知其中的利害关系,算是默认瞿绾眉的所作所为。

章莺莺咬牙着,盯着瞿绾眉,原本还是一朵可怜兮兮的白莲,现在染着戾气,一双眼睛宛若弯刀:“你胡说,宁彦对我情深,他不会让我受这如此委屈。”

瞿绾眉将纳妾文书拿出:“上面宣国公府的印章,你可认得?”

章莺莺抬眸看去,见到那猩红的宣国公几个大字,脸上瞬间一白,双眸中的水波乱成一团,恐慌和晦暗弥漫开来。

上一秒章莺莺还满心欢喜的以为能正大光明嫁进宁府,现在只能以妾室入府,仅是一刹,就从高处跌落悬崖。

瞿绾眉仔仔细细打量着她。

章莺莺本就心高气傲,受此委屈,早已气急败坏。如此受挫的模样和当初借着平妻之位骂她贱妇时的嘴脸截然相反。

不过章莺莺并不会就此妥协,这个女人比毒蛇还要狠。

瞿绾眉继续道:“章莺莺,自毁声誉的是你自己,今日这纳妾文书在此,你若不愿为妾,就将其烧毁,日后与宁家再无瓜葛!”

章莺莺若是当真能如此,她还能敬她一分。

可惜她不会。

章莺莺太想爬上高处,她不会错过这次进国公府的机会。

章夫人一把拽着章莺莺:“孩子,你莫要被她吓着,做妾又如何,只要能进国公府,将来你生下男胎,那国公府的主母之位还不是你的?”

章莺莺皱眉道:“娘,你糊涂啊,不能做平妻,就算是侧室也妥当,你可看清楚,文书上清清楚楚写写的是偏房贵妾,我就算生下十几个男胎,也无法扶正!”

宁老夫人既然铁定不会让章氏为正,自然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贵妾上头还有偏室侧室。

她特地没写,就是要斩断章莺莺的后路。

今日章莺莺还有可选择的机会。

待入了府,她死也只能是妾。

章莺莺和章夫人犹豫不决。

章大人扶着椅子缓缓起身,指着他们母女厉色斥责:“当初给你寻一门正儿八经的亲事,你不愿,如今却要上赶着给人家做妾,真是恬不知耻!”

他言辞激动时,用力拍打几案,大声痛斥:“从今日起,你章莺莺不再是我章家的女儿!从今往后你我断绝父女之情,是死是活都与我们章家无关系!”

章大人也就只有这一儿一女,原本得知章莺莺和宁彦一事,他还想靠着这次女儿高嫁来提高自家门楣。

现在被瞿绾眉闹得人尽皆知,他大儿子还未成亲,若是影响到他的婚事,章家就真的完了。

他宁愿舍弃这个女儿,也要保住章家声誉。

“父亲!”章莺莺慌乱不已,“父亲,我去求宁彦,他不会就让我这么做妾的,父亲!”

章大人手一摆:“他不会,那宁家呢?”

“那宁家允许你做平妻?做正室?!”

章大人一语道破。

世家门楣没那么好攀。

瞿绾眉缓缓转身:“章二小姐,轿子在门外,你若愿做妾,就随我入府,”

章莺莺看着她,恨得牙痒痒。

瞿绾眉迎上她的目光,沉沉看着她,只等着这条毒蛇上钩。

来吧,宁家这个火坑正等你!

小说《相公扶妾上位?我当街休夫嫁权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