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仙帝重生在都市最新更新萧梦涵张子文小说怎么看?

小说:无敌仙帝重生在都市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丑八佰

角色:萧梦涵张子文

简介:\”父母双亡的家族弃子,欲逃婚与女友私奔却发现女友傍上了富二代……
一朝身死,仙帝魂穿而来——
家族弃子?打脸这事,本帝可最擅长了;
虚荣前女友?后悔抱大腿的资格都没有!
总裁未婚妻?放着不要他又不是傻子!
且看一代仙帝如何纵横都市,成就传奇人生……\”

书评专区

城堡无双:@xzzzhy : 请单主试毒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的收藏数量,如果超不过领主大人的领民数量的话…现实就会照射进故事里,影响到我们的领主大人的情绪…我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信口胡诌…你们可…千万别让收藏数低于他的领民数…他心态会崩的…真的会崩的…作者心态是不会崩的,因为作者早就习惯了…你们没有看错,是领主大人心态会崩…原地爆炸的那种…能不能佛系,就看造化了…正文中也时不时地会冒出奇怪的旁白…领主大人的台词也会变得跟收藏有关…他会突然特别颓丧地喃喃道:“不关我的事,是读者的问题…”老吓人了!就冲着你这很是让人意外的旁白,就不得不推荐一下了!单主目前还没试读,请各位大大注意!

技术宅的异域人生:《技术宅的异域人生》,还不错的奇幻 by 九头龙蛇  应该说这本书还是不错了,虽然里面的各种元素都不是第一次出现,但是这个组合就不多见了,而且作者的功底很好,很好的避免了俗套的观感,背景的设定也比较新颖,应该说作者还是很有想法的。  文笔上自然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开始某些抒情段落有些不自然,后面好很多),剧情上,显然和小白流完全不同,写到现在,反面角色有正常人有疯子,但是智商上也没有太大缺陷,这一 …

彪悍的人生:这本书装逼打脸深得短平快的要诀,有种粗暴狂野的爽感,可以说是闲暇无聊时分的阅读佳品!至于说这书剧毒的,那肯定是选择了最错误的阅读方式——带上了脑子····

无敌仙帝重生在都市

《无敌仙帝重生在都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谢常斌慌了,他没有这么大胆,即使在寻常跑道他也不敢拐弯时不减速度。

速度一下来,甲壳虫便追了上去,目前两辆车并驾齐驱。

弯道转眼便到,司徒墨的漂移再次闪现,一顿操作猛如虎。

“嗤!”又是一道刺耳的声音。

甲壳虫经此一个弯道,直接超越高贵的法拉利跑车,动作漂亮华丽,简直帅呆了!

谢常斌在车内脸色阴沉,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咬牙切齿。

“启动计划!即使我赢不了,慕容七七也别想赢!”

“收到!”

“一定要处理好,不许出现任何差错!”

“知道了,少爷!”

谢常斌够阴险,也不知他憋着什么坏屁,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

“哇塞!你好棒啊!”慕容七七尖叫不已。

“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司徒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只要稳住这个速度,今天的比赛赢定了!谢常斌想超越基本无望!

“马上到第十二个弯道啦!”七七开心笑道,肉嘟嘟的小脸洋溢着激动。

“我知道了,咱们今天赢定了!”司徒墨平淡无奇道,没有表现出任何喜悦之色。

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场凡人的游戏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平安过了第十二个弯道,谢常斌还未追上来,甚至在后视镜都看不到法拉利的影子。

十分钟后,一辆甲壳虫遥遥领先,目前只差最后一个弯道,也就是第十八道。

刚刚转过弯去,前方山壁突发了状况,一块巨石滚滚而落,砸在地面发出一声响动。

而这块石头正好落在了山道的正中央,挡住了前方道路。

“快刹车!”慕容七七紧急叫停。

“嗤!”随之司徒墨停下车,抬头望去,正巧看到上方两道黑影快速离开。

故意的,清楚要输了开始耍手段了么?

“怎么办?绝逼是谢常斌那个娘娘腔干的。”慕容七七神经大条,但是不傻,一下便猜到了始作俑者。

“若是过不去,大家都过不去,也不能算你输。”司徒墨倒是淡定。

“不行,这次七七一定要赢他!谢常斌如果输了,会答应我一个条件。顺便可以灭灭他的嚣张气焰,省的以后再来纠缠。”

“你要他答应什么条件?”司徒墨纯属好奇。

“我要他喊爸爸!”

噗!现在的女孩都肿么了?要不要这么无聊?

“嗤!”后方一声刹车响动,显然谢常斌追上来了。

“谢常斌,路中央的石头是你指使做的吧?”慕容七七脾气暴躁,打开车门气冲冲前去质问。

“七七你误会了,我谢常斌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谢常斌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哼!不用说的那么大义凛然,是不是你干的,姑奶奶心里跟明镜似的。盘溪山以前很少出现滚落巨石的情况,姑奶奶马上要赢了,却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出,不是你又是谁?”慕容七七紧咬贝齿,柳眉倒竖,小脸气的通红理论道。

不管她如何生气,总脱离不了两个字:可爱!

“反正不是我,爱信不信。”

“那这次的比赛怎么算?”

“当然是平局!你没跑到终点算不得赢!”

“放屁!姑奶奶遥遥领先好远,如果不出现这档子事你有一丁点把握能赢吗?”

“你刚刚不也说了如果?可世上没有如果!再则说车子不是你开的,原则上讲,你违反了规则已经输了。”谢常斌反驳道,实则他说的在理。

“我男朋友帮忙比赛也算输?讲不讲理!”

啥叫倒打一耙?慕容七七就是!

比赛双方没有司徒墨,其他人参赛本来就是犯规,严格来讲谢常斌说的没错。

“总之咱们现在谁也没达到终点,不存在谁输谁赢一说,计较这些没意义。”无论怎么说,反正谢常斌不会承认自己输了。

“如果我可以开到终点呢?”此时司徒墨慢慢走过来,抬眼看了一眼淡淡道。

话一出口,慕容七七茫然看向司徒墨,“小墨子,你……”

“别说话,我在问他,没问你!”司徒墨口吻严厉,霸气侧漏。

“哦!”七七乖巧道。

谢常斌在一旁看傻眼了,自从认识慕容七七以来,从未见过她如此乖巧。尤其在一个男人面前,哪怕是他亲哥,也不会这般听话吧?

“说话,难道哑巴了?”司徒墨看向谢常斌淡淡道。

“开什么玩笑,你眼瞎还是脑子不好使?前方被一块巨石堵住,怎么可能开过去?”谢常斌嗤笑道。

“这个不用你管,我只问你如果开到了终点应该怎么算。”

“呵呵!如果开到终点,算我谢常斌输!且心服口服!”

“当真?”

“当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司徒墨说完没有再理,反而拉起慕容七七光滑的小手,“走,上车!”

“砰!”两人上车,关上了车门。

“你真想开过去呀?别闹了!”慕容七七坐在副驾驶丧气道。

“不相信我么?”司徒墨浓眉一挑,嘴角含笑道。

“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可能好不好?前方一块巨石挡道,难道要飞过去啊。”慕容七七翻翻白眼无语万分。

“旁边不是有路么?”

“旁边的路?往里开撞到山壁,往外等于找死,两边最多余出一米半的距离。”

“一半多,足够了!”司徒墨最后一个字说完,甲壳虫猛然窜了出去,像一支离弦之箭,速度势不可挡。

“呀!”慕容七七惊呼不已,小脸上呈现惊慌之色。

司徒墨仍旧我行我素,车子朝巨石的外侧冲去。

眨眼功夫到了跟前,再往前一步必定掉落悬崖,然而在这时车子却奇迹般的侧立,依靠两只轱辘前行。

若是现在扭头望去,好似要掉入悬崖一般,要多惊险就有多惊险。

短短瞬间,犹如白驹过隙,甲壳虫安全驶过,然后毫无停顿的向终点开去。

……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这……”谢常斌长大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司徒墨神乎其技的车技不仅令谢常斌呆呆愣愣,山下吃瓜群众也不免引起轩然大波。

“什么?他居然这么过去了,好大的胆量!”

“车技逆天啊!”

“车子的外面是悬崖,一不小心便会掉落万劫不复。他既然敢这么做,想必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太厉害了,简直太棒了!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完全漂亮的车技。”

“无论如何要拜他为师,一定拜!”

……

“七七,刚才害怕了吧?”闯过巨石之后,司徒墨淡定道。

“刺激!”慕容七七回过神来,大喊一声。

“……”

“你太棒了,简直牛皮克拉斯,不行了!七七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慕容七七疯疯癫癫道,接着上身快速靠近,在司徒墨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

“……”司徒墨再次无语。

事情过后,慕容七七才意识到了不对。那是自己的初吻啊,就这么稀里糊涂没了?

好像还是自己主动亲的,完了完了,初吻没了!

想想不过也没什么,反正昨天身体都被看光了,亲一下没啥了不起。

不得不说七七的想法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五分钟后,车子稳稳的停在终点。

“耶耶耶!咱们赢啦!”慕容七七下车之后又蹦又跳,欢喜的不得了,“哼哼哼!等会必须让谢常斌喊爸爸。”

山顶微风徐徐,站在巅峰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山下众多霓虹灯闪烁,好似萤火虫一般迷人。

“七七,你不会当真吧?”司徒墨下车哭笑不得。

“为啥不当真?”慕容七七眨巴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经道:“他输了兑现赌约有毛病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句称呼的便宜不占也罢,不如换个实在条件。”

“嘿嘿嘿!不要!”慕容七七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谢常斌天天嘚嘚瑟瑟,人五人六,竟然不知好歹想追求本大小姐。这次让他喊爸爸,以后看他还敢追求我不。”

“……”

两人在山顶席地而坐,十分悠闲,慕容七七拖着下巴望着无尽的星空,口中一直嘚吧嘚吧说,好似机关枪一般。

司徒墨在一旁倾听,不厌其烦。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辆车缓缓驶来,想必山道上的巨石已被清理,车上之人正是谢常斌。

“七七,我是真的喜欢你,日思夜想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给次机会行好吗?”谢常斌走过来神色真诚道。

“别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再说一遍,本大小姐有男朋友,而且已经住在一起了。”慕容七七脸不红心不跳道。

“不可能!”谢常斌摇头不信任道。

“反正该做了都已经做过了,爱信不信!现在比赛你输了,兑现赌约吧。”

“行!你要我做什么尽管直说。”

“喊爸爸!”

“什么?”谢常斌以为听错了,再度问道。

“本小姐要你喊爸爸!”

“七七,咱们玩归玩闹归闹,不必这么认真吧?”

“谁给你闹了?输不起?还是不是男人了?鄙视!”慕容七七竖起一根中指,撇撇诱惑的小嘴不屑道。

如果这次比赛的结果相反,相信谢常斌必定不会轻易收手。

“你……谢常斌想发怒却无从下手,因为输了就是输了。

“能不能换个条件?”

“不能!”七七很果断回应道。

“真要如此?”

“嗯呐!罗里吧嗦,到底喊不喊!”

“好!”谢常斌脸色殷红,一对眼眸死死的盯着司徒墨。

若不是因为他,今晚的比赛怎会输?若不是他,慕容七七就是我的了!

“快点喊!别让本大小姐看不起你!”七七催促道。

“爸……爸!”谢常斌艰难喊出两字,好似在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声太小了,听不到!麻烦你大声点!”

“爸爸!”

“嘻嘻!真乖!”慕容七七满心欢喜,接着扭过头道:“小墨子,咱们回家吧!”

在外人面前,尤其在谢常斌面前,七七不会叫出他的真实身份的。

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在某些时候,慕容七七心思比较细腻。

“好!咱们走!”

两人上车,慕容七七放下车窗露出头来,表情笑嘻嘻道:“谢常斌,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爸爸!”

车声轰鸣,转弯向山下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