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争雄:我,暴君一统天下最新更新曹茂张绣小说怎么看?

小说:三国争雄:我,暴君一统天下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晨曦雾露

角色:曹茂张绣

简介:三国乱世,人如蜉蝣;
他却一朝穿成了曹操最不受宠的儿子
这冒出来个什么暴君系统,当暴君可一统天下?
听起来可不是什么正经系统,他当然……要绑定啊!
新手大礼包,开局就送燕云十八骑!
看他如何成一代暴君,攘外安内,踏破天下!

书评专区

修仙界移民:修仙的小说看得多了,背景这么宏大的很少见,背景宏大,写的不崩的更少了,这本书在角色刻画和讲故事的能力都是水准之上的。

重任:少有的铁路系统官场小说,记得当时看到主角跳出铁路系统就弃书了。优点就是题材,作者对铁路系统描述比较详细,也基本符合当年的环境背景,起码我这个外行看起来还行。缺点也不少,比如女人问题,嘴里说的多爱前世的妻子,多么刻骨铭心,结果转眼勾搭别的女人去了,那种巨大的反差很讽刺。还有父亲喝酒得心脏病,主角嘴里说的要预防,结果屁都没干,感觉狼心狗肺。经商问题,简直拿钱不当钱,那可是八九十年代,感觉太假了。结论就是这书题材好,作者有料,但是一旦出了铁路系统,水平直线下降。题材加分,干粮!有会忽略毒点大法的大能,并对铁路官场感兴趣的,前半部分妥妥的粮草。

谋杀官员:在国内的推理小说中已经算是佳作。不过说是第一还是有点吹了,手法上有明显的逆推痕迹,距离很多本格小说差距明显。不过纯本格小说前中期太压抑,阅读性有时不好,需要多线布局的更容易悬念不足,这本书读起来悬念比较足,节奏也挺好,粮草+

三国争雄:我,暴君一统天下

《三国争雄:我,暴君一统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曹昂的眉头舒展少许,但仍旧闷闷不乐地道,

“可父亲却给了曹茂三千兵马,我都未有这样的待遇。”

“这有何担忧?那三千青州兵散漫骄横,连吾等大将都无法训好。

区区一个曹茂,怎么可能将他们训练成为精兵?

等到三月过后,就是他的死期。”

曹洪眉眼间满是轻视,不以为然地笑道。

往日曹茂性格恶劣,行为乖张,为众人所不齿。

所以曹洪丝毫不认为,曹茂能将那三千青州兵练成一支精兵。

“可近几日我曾派人在校场观察过,曹茂训起那青州兵来,倒是有模有样的。

若是真让他训成一支精兵,怕是会改善他在父亲心中的形象。”

曹昂仍旧闷闷不乐地说道。

曹洪略一沉吟,笑了起来,

“子脩,我倒是有一计。”

“子廉叔叔有何良计,快告诉我。”

“就算他曹茂是孙武再世,若是没有粮草的话,只怕士卒也无法专心训练吧?”

曹洪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子廉叔叔的意思是……”

曹昂有些疑惑。

曹洪凑上前去,附耳低语一番。

“子廉叔叔此计甚妙!”

曹昂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忍不住朝曹洪竖起大拇指。

“你暂且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曹洪拍着胸脯笑道。

“多谢子廉叔叔,日后若有机会,我绝对不辜负子廉叔叔的厚爱。”

曹昂大喜道。

……

次日。

曹茂正在营中忙碌,忽然营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十几名鼻青脸肿的士卒,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曹茂眉头一皱,认出其中一名士卒,正是之前跟自己有过交谈的狗子。

“狗子,你们这是怎么了?”

狗子拱了拱手,哭丧着脸道,

“回禀将军,我们去管粮官那里索要粮草。结果却被仓管王垕无端刁难,甚至找借口将我等暴打一顿。”

曹茂眉毛一扬,盯着他们道,

“难道你们没有告诉他们,你是我曹茂的属下?”

“说了。”狗子抹着眼泪道,“结果打得更狠了!”

曹茂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就在这时,正在训练的其他虎豹骑士卒听到动静,也纷纷围了过来。

听到同伴被人无端殴打,他们个个满面怒容。

“请将军为我们做主!”

众将士异口同声道。

“狗子,把眼泪给我擦干净!本将军的士卒,只能流血,不能流泪!”

曹茂低声喝道。

狗子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用力点点头道。

曹茂转过头去,看着同仇敌忾的士卒,高声道,

“吾今日必定为尔等,讨个公道!”

正当曹茂准备下令之时,知晓了事情经过的贾诩,匆忙赶了过来。

“公子意欲何为?”

曹茂满脸冷笑,

“此事是针对我曹茂而来,于公于私,我都要讨个说法!”

“公子不可冲动!”

贾诩连忙拽住他的衣袖,苦口婆心地道,

“前几日你已经斩了丁斐,若是今日你再闹事,只怕你在曹公心中,好不容易才扭转过来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

他态度诚恳,完全是为曹茂考虑。

但曹茂却是傲然一笑,

“若我无法为众将士讨个公道,又有何脸面去面对他们的忠心?”

他转过头来,大吼道,

“列队,随我出发!”

曹茂大步流星地走出军营。

虎豹骑将士们紧随而去。

贾诩苦笑连连。

他不知道该称赞曹茂爱兵如子,还是该批评他性格冲动。

最终他只能无奈地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

曹军大营粮草处。

“这些是曹洪将军大军的粮草,迟些你们给送去。”

“还有这些,是平虏校尉大军的粮草。”

仓官王垕正指挥着手下做事。

一名手下凑上前来,小声道,

“王仓官,今日你打了曹茂公子的属下,难道你不怕他发怒吗?

前些日子他可是当着主公的面,砍了丁校尉的脑袋。”

“打了就打了,难道我怕他不成?”

王垕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以为意。

他虽然没有兵权,但却执掌军中粮草调度,可以说官不大,但权力不小。

连夏侯惇、夏侯渊这样的大将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的。

区区一个曹茂,他怎会放在眼中?

就在这时,一名手下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神情颇为慌张。

“王仓官,不好了,出大事了!”

“慌什么?”王垕呵斥道,“出什么事了?”

“曹茂公子带着手下人气势汹汹地找了过来,点名要你去见他!”

什么?

王垕吓了一跳。

他连忙叫来一名手下,

“快去通知曹洪将军和曹昂公子。”

等到手下离去后,王垕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曹茂带领一干手下,出现在粮仓外。

“你就是王垕?”

曹茂阴鸷的目光,望着王垕。

王垕感觉自己仿佛被猛虎盯上一般,背后一凉。

“是……是我。”

看着曹茂身后那么多的士卒,王垕低声应道。

“你为何要殴打我的士卒?”

曹茂淡淡地道。

“这个……那个……”

王垕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

曹茂突然厉声吼道。

如同平地惊雷般,王垕险些被吓得跌倒在地上。

今日一早,曹洪和曹昂便找上门来,暗示王垕要克扣曹茂所部的粮草。

这二人一个是曹操的从弟,一个是曹操的长子。

他们一开口,王垕巴结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

至于曹茂?

呵,不过曹操宠爱的一个儿子罢了。

所以王垕今日才会故意刁难狗子等人,甚至命人殴打他们。

想到有曹昂、曹洪为自己撑腰,王垕心神稍定。

他硬着脖子道,

“如今粮草短缺,他们无理取闹,所以我才稍加惩戒。

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曹茂公子你,若敢闹事,我也定惩不饶!”

尾随而来的贾诩听到这句话,心中顿时为王垕默哀起来。

你真的是不耐烦了,竟然敢在公子面前如此嚣张!

果不其然,曹茂露出嗜血的笑容。

“连本公子也想惩戒,王垕你很好!”

随即他面色一沉,厉声道,

“把他给我抓起来!”

早已愤怒多时的狗子等人,一拥而上,将王垕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