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春秋最新更新卫易麟儿小说怎么看?

小说:一剑春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深蓝妖火

角色:卫易麟儿

简介: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兽潮,毁灭了一座修真界
少年从废墟中走出,唯有一剑,可平高山,可断大江,可斩妖魔,可杀仙人,可明日月,可开春秋!

书评专区

剑道独神:一个人的无限单机游戏……省略任意部分地图对其他地图的阅读不构成任何影响……一言以蔽之,垃圾箱

向美丽的银龙献上婚戒:文字很舒服,这是唯一的优点了。不过可惜的是,全书靠男主的废材心态来推动剧情。说真的,这比作者硬拗个系统出来发任务来推动剧情还要SB。其他优书书评说的没错,这书就是日轻废材。

帝国的朝阳:好好写书能死?把那个当疼的文青带到书里成绩差不怪

一剑春秋

《一剑春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留川河发源于蜀州修炼界,沿途经蜀州、天南、两江、潇湘四界六十八府,最后在潇湘修炼界的东临府注入东海。水势浩大,白浪滔天。

留川河,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长河。

故老相传,当年大离皇祖掀翻众神王座,创立大离之后,曾经短暂的游历天下。在留川河上,曾经发出过‘百川东到海,何日复西回?逝者如斯,终不能留’的感叹,这也是留川河名字的由来。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修者到疑似当年大离皇祖游历的地方凭吊,络绎不绝。

不过自从云莽天灾之后,这条留川河,对于修者们又有了更多一层的意义。当年云莽天灾发生的时候,强度和威胁超过了所有修者的想象,而且也太过迅速。直到修者一方沿着这条留川河,修建了这条留川河防线之后,才终于挡住了兽潮北上的步伐。从爆发到整个云莽修炼界沦陷,只有三年的时间。但整个云莽天灾,严格意义上来说,却是整整五年。后面的两年,都是修者一方沿着这条留川河,开始跟妖兽进行最残酷的阵地战。

云梭在留川河上急速飞行。

卫易通过云梭的窗子,看到河对岸高大的建木越来越清晰。这些种植在留川河北岸的建木,据说是上古建木的残留余种,每一株都极其高大,直入云霄。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这些高大的建木之后,卫易都会觉得心安。

或许是因为,这些建木既代表了留川河防线,只要过了这些建木,就不用再担心妖兽的威胁了吧?

整条留川河防线,大致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留川河本身。留川河水势浩大,作为天下第一长河,最窄处也有近二十里,最宽处则是超过百里。如此宽阔的水域面积,那些三阶以下的炮灰妖兽,如果不懂水性,绝难渡过。

单此一项地利,就挡住了九成以上的低阶炮灰妖兽。

第二部分,则是沿岸戍守的战部。

当年云莽天灾发生的太过迅速,等到修者一方反应过来,开始从其他修炼界调集高手和战部,已经是兽潮发生一年之后的事情了。不过好在,今天在留川河沿岸戍守的战部,都是常年和妖兽厮杀的精锐战部,每一支都战力不俗。这些战部不但依托留川河地利守住了防线,还经常渡过留川河,进入沦陷区去扫荡妖兽。

最后一部分,便是由这些高大建木组成的万木森罗大阵。

号称修者历史上最强的大阵。

这些高大的建木,每一株都有两百丈以上的直径,顶端的树冠则是没入云层之上。从近处看,这些建木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树,完全就是一座小山才对。可以说,每一株这样的建木,都需要耗费无数财富,才能最终培育出来。

这些建木,每一株都拥有直接抵挡一位七阶妖兽的威势。

而这样的建木,在留川河沿岸,不是一株两株,甚至不是一千株两千株,而是种满了两江、潇湘两大修炼界的留川河沿岸!每隔五十里便有一株!

这所有的建木,被无数强大的修者共同施展神通,连接在了一起,共同组成了这座万木森罗大阵。

这三部分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留川河防线。

当年为了建造这条留川河防线,大离朝廷几乎掏空了半个修真界才建成。当然,这条防线的作用,也是明显的。自从留川河防线建成之后,蛮荒妖族侵略的步伐终于止住。这十几年来,也再没能北上半步。

随着河对岸的建木越来越清晰,云梭的速度渐渐放缓了下来。卫易知道,距离云梭降落,已经不远了。

通过留川河防线,进入修真界,需要戍守战部检查之后,才能被放行。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当年留川河防线刚建成的时候,不是没出过妖兽假扮修者,偷偷渡过防线进行偷袭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年,随着阵法师们对万木森罗大阵进行了改进,妖兽们只要一靠近,大阵便会自行攻击。所以搜查这件事,倒是渐渐变成了一种例行公事之类的味道。一般只要确定云梭的身份之后,就不会再进行细致的检查了。

在短暂的减速之后,云梭缓缓飞过建木,然后再次加速。约莫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云梭开始逐渐降落。

补给基地,终于到了。

卫易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狩妖队这次并没有深入沦陷区,从云梭起飞到降落,一共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但卫易却觉得仿佛比一百年还要长。等到云梭落地,他也来不及再去找那位赠丹的大人再次致谢和告辞,直接背起大个子,撒开腿开始一路狂奔。

补给基地上,人来人往,但大都不似善类。

这也难怪。这样的补给基地,在留川河沿岸少说也有上千座,最开始本来是戍守战部的驻地。后来随着兽潮的逐渐平息,以及狩妖业的逐渐兴起,很多狩妖者都选择将战部驻地,当做临进入沦陷区前最后一站。时间一长,驻地附近反倒渐渐热闹了起来,大离朝廷索性就直接下令,让各个战部原地建立补给基地。既能让这些狩妖者们更加方便,也能让当地戍守的战部通过这里多赚些进项,一举两得。

而在补给基地当中,几乎所有的修者和生意,都是围绕着狩妖和狩妖者展开的。

没费什么力气,卫易便背着大个子,轻易找到了一家医馆。在沦陷区,狩妖者受伤是常事,所以补给基地里医馆也很多。直到跑到医馆门口,卫易才悄悄松了一口气。他转头看看背上的大个子,虽然已经开始陷入昏迷,但气息平稳,显然那粒丹药效果不俗,还有的救。

然而……

“为什么?!”

卫易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位一本正经的中年医师,觉得难以置信。

“这是规矩,我也没办法。”中年医师摇摇头。“像他现在这种伤势,想要保住命,至少要二十万灵钱。你们两个修为都只有炼气期初期,又拿不出什么抵押。我们必须防范风险,没有办法。”

中年医师语气义正言辞,仿佛是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卫易以往也听说过这样的事,但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觉得很离谱。

“二十万灵钱,我们拿得出来!”卫易几乎是怒吼着说道。“我们只是身上没带那么多的灵钱,等回头把他治好了,我们肯定会把灵钱凑来给你的!”

“你们这样的苦力,没有足够的抵押,就不能医治,这是规矩。我建议你最好再去其他医馆问问,或许,有人愿意为你们破例也说不定。”

医师语气淡漠。大约是见惯了这类生死,并不显得如何焦急。

该死!

卫易强忍着一拳把这家伙打倒的冲动,没有动手。当然,就算他动手,以他三重天的修为,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这位至少修为在炼气期后期以上的医师,只能平白耽误时间。

于是,卫易重新把大个子背起,跑向下一家医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下一家医馆给出的答案,还是不治。

“别费劲了,这些医师都是一个德行,见钱眼开,你又不是不知道。”

卫易正奋力奔跑着,背后大个子却忽然开口。卫易斜瞥了他一眼,这才发现大个子脸色已经惨白,显然,丹药的作用马上就要褪去了。

“不会的,都已经回来了,怎么可能还会死!”

“你听着……挺好了……”大个子仍在努力说话,但声音已经越来越低沉。“回去以后……照顾好他们娘俩”

“你嫂子一个人带孩子不……不容易”

“让她……改嫁……找个……人,得比我强”

“告诉她们娘俩……我……对不起……”

大个子语气越来越弱,渐渐没了声音。然而一直在疯狂奔跑的卫易,却并没有及时发现。直到他跑到下一家医馆,这才发现,大个子已经没气了。

大个子死了。

死在一个春天里。

……

数日之后。

位于苍灵城外百余里,有一片巨大的坟场。苍灵城里,很多底层修者去世后,都被埋在这里。

今天,这里多了一座新坟。

卫易费力的站在坟前,半个身子都被包扎的严严实实。虽然医师告诉他半个月之内都不能下床,但他今天还是来了,来送大个子最后一程。大个子也是个莽修,在苍灵城朋友也不多,来送行的更少。他不想让大个子走的太孤单了。

在卫易身旁,有一个女子,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女子面容木然,面对着眼前这座新坟,没有任何表情。这倒不是女子对大个子没有感情,而是在之前的几天里,女子已经把喉咙哭哑,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女子姿容并不算如何出彩。但卫易知道,在大个子眼里,女子大约是天底下最好看的。所以以往在沦陷区的时候,他也总拿这个和大个子开玩笑。

只是以后,自己估计再没机会开这样的玩笑了。

女子怀里的婴儿,这会儿正睡得香甜。这个昨天才刚刚满百天的小家伙,肯定还不知道父亲是一个什么概念,更不是死亡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卫易忽然替这个小家伙觉得悲伤。

他很清楚,一个孩子从这么小开始,就失去了父亲,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过去的这些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小家伙名叫徐崤,是大个子专门花了灵钱,去请一位灵术院的夫子给起的。按照那位夫子的意思,在遥远的中州,有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叫做崤山。单名一个崤字,就是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够长的像座山一样巍峨。

“这世道,真是他娘的……”

卫易忽然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想要骂人。但他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到用一个什么词最为妥当,只得闭嘴。

真是他娘的……

卫易转头看向女子,轻声说道:“嫂子,咱们走吧。”

女子点头,然后默然抱着婴儿离去。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声音。

大苦无声。

坟场附近没有什么其他人,极为空旷。只有偶尔有风吹过,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好像有人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