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竟然魂穿了女人最新章节嘉利王谦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我竟然魂穿了女人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云天升

角色:嘉利王谦

简介:王谦:男,资深探险爱好者,因荒野遇险魂穿某星过气明星司嘉利身上,喜提“纯爷们大系统”
司嘉利:纯三无过气女明星,肤白貌美大长腿
二魂共存一体
时值可怜的司嘉利被公司派去参加一次单人荒野秀
王谦:“大家这么聊也没啥意思,给你们表演个胸口碎大石吧!”
灵魂深处,司嘉利抱住王谦魂的大腿苦苦哀求:“不要啊!很贵的……”

书评专区

重生日本做阴阳师:垃圾作者的垃圾书。坚决抵制。我是很少对一本书说出“垃圾”这种词的,因为我觉得不管作者写的好不好,敢写与人看就得支持,但这本书实在是触犯了我的底线。我是一名读者,但在这之前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以五千年历史为荣,我以炎黄血脉自豪,我们有人文初祖和代代圣者贤人经数上千年悠久将薪火相传。这是一个大国,她不但有黄土的厚重还有历史的辽阔,而你日本,那弹丸之地,又有什么?承自中国的文字还是来自中国的文明?对于作者,你最好不要说你是中国人,因为我们不会承认你的身份,因为你是个数典忘祖的东西。你最好承认你是日本人,因为这样我们会有更理直气壮的理由来告诉你什么叫中国人。我们脊梁永挺,我们以直报怨!

一言通天:前期不错,不过作者是有多喜欢强调主角扮猪吃老虎,几乎每一章都要强调主角是猪什么的。个人认为粮草,不过毒点不少。

极道魔主:都是不伦不类的模仿作,还都特别喜欢标榜“黑暗文”,活该全部扑街。

重生:我竟然魂穿了女人

《重生:我竟然魂穿了女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兄弟姐妹们,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咱们再继续。”

王谦捂着胃,强忍着保持表情的轻松,说道。

“大司司,再讲一会吗,就一会儿!”

“对对,再说一会吧,这故事太感人了。”

“我对爱情毫无抵抗力,包括爱情的故事。”

“刷礼物,一艘航母讲一个小时怎么样?”

这就是女粉的强悍之处,花起钱来,毫不含糊,一千块就为了听一小时故事。

这种钱王谦会赚吗?肯定不会啊,因为这到的是司嘉利的账上,所以必须婉拒。

“不是礼物的事,今个太晚了,这都午夜了,我真累了一天了,得睡一会,明天起来还得想办法弄个能住的避身所,同时找点海鲜,总不能把这七天的巧克力和饼干一股气吃了啊。”

“哎,大司司也是累了,都黑眼圈了,不过,好舍不得那个故事啊!”

“我擦眼泪都用了一卷纸巾了。”

“这故事要是拍成电视剧,准能火。”

“……”

王谦看大伙还依依不舍,就笑道:

“这样吧,给大家留一个思考题,就是那句:那个时候的你,只不过失去了一条腿而已,紫灵呢?他为你割舍掉的是爱情啊……的听后感,明天咱们讨论讨论,好啦,晚安各位。”

说完,他望着大海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明日里要搞定淡水才行,否则不洗澡的日子太难熬。

提起睡袋,来到沙滩另一侧,在这里有用绳子围出来的一小片区域。

这些区域就是镜头的死角,特意留出来给直播者上厕所,休息,换衣服等等隐私行为。

岛屿上这样的地方有几处,可以保证直播者在哪个位置安家,都能靠近这样的隐私场所。

当然了,若是真的建好了避身所,便也用不到这些死角了,毕竟避身所就能够遮挡一切视线。

在死角处,王谦钻进了睡袋,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她的脑海里一点也不安静。

司嘉利: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脑海里。”

王谦:

“你精分了,我是你分化出来的人格。”

司嘉利:

“呜呜呜,我要去看医生。”

王谦:

“逗你的啦,魂穿知道不?”

司嘉利:

“看过类似的科幻小说。”

王谦:

“我们的情况就是如此,只不过我这次魂穿不正规,按理说你该是魂飞湮灭的。”

司嘉利:

“……”

王谦:

“不过你也别担心,很快我就能在你脑海里离开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你一切都听我的,我保准你能安安稳稳的在这荒岛生活一年,而且人气暴增,甭管真红还是黑红哈。”

司嘉利看着王谦,那容貌哪个男人看了都心软,那身材,哪个男人看了都坚挺。

“不,我觉得我走不了演艺圈的路了,我都三十岁了,能坚持到最后,得到这座岛的70年产权,我就满足了,这就是我以后的家。”

王谦:

“那我帮你把这里建设的好好的…哎,你好有弹性啊!”

司嘉利:

“啊哦~~~别乱摸!”

……

临海深城,华一娱乐公司。

“肖震的数据怎么样?”

“午夜前已经突破千万大关,遥遥领先其他人。”

“嗯,肖震前途无量啊,这次综艺之后,应该就能独当一面了。对了,司嘉利的数据怎么样?”

“她的数据很迷,别人都是关注的人数少于直播间观看的人数,但司嘉利的相反,她的关注人数现在是一百多万,但是她直播间平均观看人数,只有十几万人。”

“为什么会这样?”

“好像是司嘉利骂了肖震,然后把直播间设置为不关注无法发言,取关后三天无法发言,所以很多肖震的粉丝为了继续骂她,就没有取关。”

“哈哈哈,司嘉利这是想走黑红的路线啊。”

“对,就像想蹭肖震的热度,咱们要不要提醒肖震冷处理这件事,别让这女人占了便宜去。”

“不用,肖震的经纪人对粉丝很有一套,不用管他,司嘉利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了,在娱乐圈,她这样的花瓶,折腾不出什么水花,不用理会。”

俩人正说着,肖震经纪人的电话打了过来。

“张总,今天原来咱们公司的司嘉利表演了手指钻木取火,现在那个视频在网上浏览量不少,那是不是什么魔术道具?白磷之类的。”

“我不知道这件事啊,就她还会魔术?那就是个花瓶,还不让潜规则的花瓶。”

“唉哟,张总,你没潜过她?”

“你们不懂,她是石女,谁也潜不了,就是她前男友,也只有看得份。”

“石女,这可是大新闻啊,哈哈,我得让肖震粉丝知道这事。”

“行了,怎么处理你们看着办,我也明白你的意思,明天我叫小王去找个魔术师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简单的道具,能让肖震在荒野里用上。”

“得嘞,有张总您这句话,那这事就是稳了,您好好休息!”

挂掉电话,张总对着对他报告的王秘书道:

“行了,天色不早了,别汇报了,你切记明早去曲艺团找魔术师问问,有没有适合荒野生存的魔术,我早怎么没想到这招呢。”

好吧,其实不仅仅是这位张总,几乎十成十见过司嘉利手指钻木取火的人,都认为那是贻笑大方的魔术而已。

但这不耽误他们观赏的兴致。

日月轮转,又是一个破晓来。

别人都是孤枕难眠,但司嘉利这里可不是,脑子里俩人聊天聊到了半夜。

无非就是王谦手脚不老实,司嘉利阻止但是失败。

无奈放弃治疗,俩人又聊这次荒野极限大赛,最后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司嘉利开始倾诉自己这十几年的不易。

终于把王谦说睡着了。

似乎是觉得有个人在身边,司嘉利神奇的没有感觉到恐惧,要知道她可是在家里睡觉都要开着灯的人。

一夜好梦,王谦先醒来,脑子里的司嘉利还在呼呼,王谦也没打招呼,反正在自己能重塑爷们身之前,这身体自己才是主管。

钻出帐篷,直奔一个铁皮围起来的厕所,只有人的肩膀高。

这玩意儿荒岛上就一个,预防各个明星在建设完成前没地方上厕所,毕竟每个岛上都有很多的摄像头,而死角处大多是宽阔地带,四面无遮拦,就是没人能看见,也影响心情不是。

王谦钻进棚子里放水,完事还习惯性的抖两抖,这才迷蒙着眼睛走出来,开始一天的生活。

直播无所谓什么时候开播什么时候闭,这些直播摄像头二十小时开启,只要主播来到摄像头范围内,便是直播。

为此,有不少闲人苦守直播间一夜,不为别的,就期待能看到司嘉利走光的那一刻。

结果是,他们等到天亮也没看到自己想看的,但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瓜。

“大司司竟然站着上厕所,天呐!我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