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斗神最新更新侯袁言一小说怎么看?

小说:苍穹斗神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失败

角色:侯袁言一

简介:本为家族天才,却觉醒废柴武魂
废柴又如何,更何况我的武魂还可以升级
我云言誓要以蝼蚁逆天!
于是一个踏九天,破苍穹,傲天地,蝼蚁撕天的传说,就这样展开了

书评专区

时空之门1619:带毒的干粮吧,作者绝对没仔细研究过马列毛的思想,全靠初中历史书写书,一边说马列主义结合中国国情结合的好,另一边自己干起来就生搬硬套,这可是1619年啊!

逆天邪神:受害者是主角,他名义上被绿了 受益者是月神,他洗刷了耻辱 受益者还有夏,她得到身份,可以当新月神。 不管他们态度如何,事实上就是这样。 夏持肯定态度,说明她不在乎主角的名节,已经不配做妻子。对亲生父亲不仅不尽孝反而支持绿他,不配做女儿。 综上,这角色不配做女主。以上复制自贴吧一位吧友

异常收藏家:看不下去,完全看不下去。全文就是在不断循环一个套路,主角要苟不要升职-反派开始搞事-主角想要远离-因为各种原因最终结果是反派不断贴脸靠近主角,然后继续搞事-主角被迫处理反派-各种路人配角的迪化-主角被迫升职,好几轮这种剧情真就一点都不带换的

苍穹斗神

《苍穹斗神》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抢丹药

云侯袁愣神了,心里冷笑,云言真变废材了,为了丹药连节操也丢了。

云言玩味一笑说:“叫你爷爷没问题,但传出去不太好吧,我是说...对你不太好吧。”

哪怕云言是废物,他爷爷始终是前代家主,逼云言叫爷爷,辈分上就乱套了,就算家主不问责,会有很多人处罚他。

云侯袁瞪圆双眼威胁说:“你敢传出去?”

云言毫不退让瞪回去,云侯袁冷哼一声,乖乖把丹药放在桌面上。

为一粒丹药一口气,被追究责任,不值得。

云侯袁正打算转身离开,云言打开药瓶是一粒绿色圆圆丹药,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等等!”

云言皱眉说:“为何只有一粒丹药,按照家族规定,觉醒仪式过后,家族不是发十粒丹药吗?”

云侯袁鄙视说:“觉醒青铜一星,还是最垃圾蚂蚁武魂,还想跟其他弟子同样待遇,给你一粒丹药,就是最大施舍仁慈,感恩代谢收下吧。”

他母亲是家主,哪怕天赋再差,家族也不敢明面上为难。

云言阴沉着脸说:“是不是你把丹药吞了。”

云侯袁嚣张,根本不害怕说:“是又如何啊?”

“把丹药还来。”

云言双眼透着寒光,摊开巴掌说。

云侯袁大笑说:“给脸不要脸,心存仁慈,留你一粒丹药,看来这丹药也不用给你了。”

抢了别人的钱包,留一毛钱当车费,就说仁慈。

这根本不是仁慈,是赤裸裸羞辱。

云言双眼寒光更盛说:“警告你,我云言不是好欺负的。”

“哈哈,欺负你又如何,我可是青铜二星武魂,尽管没有踏入修炼的门阀,要踩死你这只蝼蚁轻而易举。除非你踏入炼气境一重,不过你是废物青铜一星蚂蚁武魂,想要短时间内,不可能踏入炼气境。”云侯袁伸手,想要把药瓶夺回来。

云言捉住他的手腕,云侯袁阴沉着脸说:“废材还想要反抗,今天不教训一下,还以为是昔日的天才。”

云侯袁举起拳头揍上来,拳头结实打在云言身上,灵气自动护体,凝聚在拳头落处。

“哎呀!”

痛叫一声,云侯袁被灵气弹开,捂着拳头,手掌不受控制颤抖。

这就是踏入修炼门阀间的差别,拥有灵气相当穿上一身铠甲,没有灵气不但伤害不了,还会被反伤。

“你……你……你……。”云侯袁双眼充满难以置信,连完整的字也说不出。

云言一脚踏上去,云侯袁就像炮弹激射出门,云言冷冷说:“现在告诉我,谁才是废物。”

本以为靠着武魂的等级,好好欺负云言一把,可还没有欺负,反被踢出门了。

云侯袁捂着胸口,脸色无比苍白,嘴角渗血,骄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恐惧、惊骇。

“你怎么踏入修行之道,明明是青铜一星蚂蚁武魂的废物,我青铜二星武魂还没有踏入,这老天瞎眼了!”

太不公平了!

他明明高出一星,云言却早一步踏入炼气境。

“凭什么告诉你。”云言冷嘲一笑,一步步走过去。

眼见云言步步逼近,云侯袁慌张说:“云言不要得意太早,我哥哥云远山可是炼气二重的强者,你一个刚踏入修炼之道的家伙,不可能是对手,跪在地上求我原谅还来得及,不然,被哥哥知道这么对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云言上前再次重重踏在云侯袁胸口上,云侯袁口吐鲜血。

“把丹药还回来。”

云侯袁威胁说:“居然不把我哥哥放在眼内,云言你死定了。”

云言默默再度抬脚,云侯袁惊恐说:“我还,我还总行了吧。”

云侯袁实在后悔,怎么不开眼去惹毛云言,从口袋里掏出两粒丹药,云言阴沉着脸说:“怎么只有两粒?”

“我只拿了两粒丹药。”

“其余七粒丹药呢?”

“有两粒丹药被我哥哥瓜分了,另外一半丹药,是你大舅,云霸鸿拿走的。云霸鸿说废材不需要丹药,他们存在就是浪费家族资源,废物就应该自生自灭,家族资源要有效利用,云长宵是家族的希望,要将更多的资源倾倒给他。”

于是就把没有地位和天赋的家族子弟的丹药,削掉一半全部给了他儿子云长宵。

云言十分生气,他的丹药莫名其妙被人瓜分了。

尽管母亲是家主,可家主位置是外公强行推上去的,族中长老不认同,以前他先天聪慧,族中长老主动巴结,母亲家主位置也坐稳固。

现在觉醒青铜一星武魂,族中长老不再认同,相反投靠云长宵父亲,也就是大舅一边。

可云言也没有办法,大舅剥削不单只是云言一个,而是对整个家族弱势家族弟子出手,一副为家族为重样子,实在不好指责。

大舅还不能动,但同样拿丹药的云远山不能放过。

他云言不是阿猫阿狗,谁都能动的。

“我可以走了吗?”云侯袁胆怯问。

“把丹药拿出来。”

云侯袁愕然说:“刚才不是还给你了吗?”

“还有你的丹药。”

云侯袁脸色一变说:“强抢同族丹药,身为云家子弟不觉得羞耻吗?”

“我也想问你,刚才强抢同族的丹药,不觉得羞耻吗?”云言玩味一笑说。

如果云言没有实力,手里连一粒丹药也不剩。

云言再次抬起脚,云侯袁求饶说:“叫你爷爷总行了吧,云言放过我吧,没有丹药,不知道牛年马月才能踏入炼气一重。”

他是既仁慈,又大方,一点也不小气的人,对方都叫爷爷了,总不能再逼他对吧....前提,对方不是那种垃圾人渣。

“当初你做的时候,就要想到,有一天同样的事会落在你头上。”云言说完就一脚落下。

云侯袁连忙掏出一瓶丹药说:“我的丹药都在这里了。”

“你的收获不少啊。”

云言打开药瓶一看,居然足足有二十粒。

家族发下的十粒,云侯袁吃了一粒,药瓶还有九粒,其余十一粒,是剥削没有背景和实力的家族子弟所得。

云侯袁主动从家族手里,揽下发丹药的活,趁机剥削弱势家族子弟,反正有云远山做靠山,也不怕家族子弟们联合起来报复。

当然为此,每瓶丹药要上交三粒给云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