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这是谁家倒霉孩子(伏羲徐小九)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洪荒:这是谁家倒霉孩子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绯色儿

角色:伏羲徐小九

简介:徐新穿越洪荒,靠着强大的系统在这个漫天神佛的世界小心的苟了起来,但途中却拯救了刚化形的女娲,二人郎有情妾有意,不由得诞下三个可爱的宝宝
但谁知道孩子们刚出生就是大罗金仙强者!时光荏苒,岁月穿梭
鸿钧道祖传道之时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起手便是三件混沌宝物
三清:“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别打脸!”女娲:“我的……”老大徐小九:“我要当妖帝!”老二徐指玄:“我要当巫神!”老三徐霸天:“那……我来个玉帝?”不周山深处一个男人愁眉苦脸的仰望天空
“孩子们,你们这么猛,为父还怎么苟富贵?”

书评专区

黄庭:这本书仙侠文中的主角对于“道”的理解我认为是近几年来仙侠文中写的最好的,从一介凡人到河神到雨河神,主角不为了什么永生只为了守护身边的子民,有着自己的信念和坚持,传统仙侠味浓,霸陵鬼城那段写的激情澎湃,即使无力回天却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信念燃燃,让人感动。该作者其他文都没有这本《黄庭》写的好,真是可惜了,我评其为仙侠级仙草更重在精神,如此好文对文笔和文章传达韵味有要求的书友不可错过

[综名著]民国名著里做文豪:三星半(目前来看),个人比较喜欢民国文豪文,这本文笔流畅,描写生动,不过还是部分偏向原著描写的,内容设计方面略…看后期。主旨是反映当时社会现实,当然也会是女主玛丽苏爽文,要当文豪(毕竟说要文抄)。从作者选文中也能看出来。第一篇是《日出》,文案也说了还有雷雨,金粉等等,看得出企图不小

纳米崛起:错漏太多了。“对于大脑抑制剂的初代配方,他了如指掌,因为他就是该药品的试药参与者之一。” 第一次知道试药需要知道配方的,你能告诉我花大价钱研发的药企图什么嘛?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最多知道含有什么成分,试个药就要告诉你千金不换的研究配方,让你配置??岂不是你去饭店吃饭,厨师还要告诉你配方? “那家化学试剂公司的内部网络,刚好有联网,这还要感谢对方开通了网络订购业务,让内网接入了互联网。通过邮件咨询的方式,将木马送入对方的内网,此时黄修远已经获取了管理员权限。在对方的销售记录数据库中,找到自己的两次销售记录,然后调出该销售点近期的销售记录。” 我真不想吐槽,公司安全域一般分为DMZ和内网,需要与外界交互的一般都位于DMZ中,防火墙从来都是允许内网访问外网(即联网),外网问不了内网才对,所以你在外网怎么给内网发邮件啊?要不然岂不是世界上任何公司内网你想怎么弄都可以???动动脑子好嘛。 你要访问电子商务数据库,是需要获得该应用的管理员权限,才可能对数据进行处理。这种如果管理者安全意识很烂的话,烂到数据和邮件、网站同一台服务器。一般web攻击就可以了,就像你说的邮件木马那种,和内网有毛关系。“目前只能“借用”一下外国软件,以外国工业软件作为母版,进行二次开发,添加了不少未来的工业软件程序,以及一些改进优化。” 前面关于走“共生”道路。在别人服务器安装自编的杀软和补丁,还借用算力,一下午就控制可以冲击小国互联网的肉鸡数量不被发现,我就不吐槽了。 尼玛二次开发进行添加程序改进优化,需要在源代码上进行的吧。你源码呢?现在哪个软件不会对核心源代码做加密加壳处理。就像你找得到QQ源代码嘛,真有的话,岂不是程序员人人都可以对软件做优化,github千星岂不是到处都是对XX软件的优化??中国还会被matlab卡脖子?你有源码了,下掉后门换个皮不就可以了??再说加密后你逆向脱壳完成了?通过汇编代码,一点点还原源代码了?哪怕像google插件也只是给出API,给出接口形式规范,调用开发者完成的程序吧,需要给开发者google源代码?? 再说开发语言问题,真不想吐槽。举个最简单例子,现如今java的Struts2,SSM,SpringBoot框架。依次在过去十数年经过开发、兴起、淘汰、更替,可以想象2050年代的语言版本和框架完全迥异现如今的软件框架,我就问你,你怎么开发的?框架手撸语言自写嘛?你能开汽车你就能造车??就算你把框架代码写出来了,其中调用的java版本远高于08年的java版本,很多API在08年版本不存在,很多类被废弃,你还得大幅修改,你怎么根据未来功能修改现在功能,真的发笑。就好像你知道现如今QQ功能,轻轻松松跑到98年就可以对QQ进行大幅更新一样可笑。综上,这篇科技文,在对互联网黑客技术和软件描述上全是漏洞。

洪荒:这是谁家倒霉孩子

《洪荒:这是谁家倒霉孩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距离徐小九最近的元始天尊几乎要把下巴惊掉了,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刚才徐小九身上出现一股极为强大的防御力量,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某种防御性混沌灵宝。

“你……”

元始天尊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

这么短的时间里,这小家伙身上就出现两件混沌灵宝了,什么时候混沌灵宝这么不值钱了?

自己在这洪荒之中混了这么多年,连一件先天至宝都没有,此刻元始天尊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带给他的深深恶意!

“你这牛鼻子,好烦人……”

那一击虽然没有伤到徐小九,但也成功将这孩子激怒。

手中的棍子带着滔天神威顺势便向下砸去!

老子和通天两人见事不妙,赶忙上前支援,天地玄黄塔的光束瞬间便被支起,成功挡下了恐怖的一击。

元始天尊见状,不敢多做任何犹豫,身形一动便回到了地面。

刹那间,三人一个孩子便厮杀起来!

“大兄,快助我灭了这孽畜。”

元始此刻也是动了真火,身为根脚深厚的三清之一何时被人如此揍过?

更何况揍他的还是个孩子。

这要是不找回场子,以后还怎么混?

“休想伤吾儿!”

一声娇喝响起,缓过神的女娲此时也加入战斗,一直在旁边的伏羲此时也掏出伏羲琴,整个紫霄宫广场上立刻弥漫了起来了浓浓杀机。

剑拔弩张!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勿要再浪费时间,速速进殿……”

话音一落,原本紧闭的紫霄宫大门此刻缓缓打开,其中肉眼可见的金莲涌现,天花乱坠。

大家知道,这是道祖实在看不下去了。

元始天尊见状冷哼一声:“日后再与你算账!”

说罢,转身便朝着紫霄宫走去,他心里清楚,女娲一方光是伏羲就可以拖住自己这边一人,

女娲也能将老子拖着,最后就剩下自己和那个小怪物单挑。

不管在哪个方面看都没有丝毫胜算……

正当元始天尊准备迈进紫霄宫大门时,身后突然出来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

一根大棍子狠狠的砸在了元始的后脑将他轰进了紫霄宫中!

“哼,我来帮你走。”

看着这一幕,女娲心中倍感震惊,自己的儿子按理说只有金仙实力,但那混沌灵宝不到大罗仙境界就根本无法驱动,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等讲道结束,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徐新!

而此刻,整个广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娘亲,舅舅,我们进去啊……”

女娲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徐小九的步伐缓缓走进了紫霄宫,伏羲紧随其后,再后面就是老子通天两人。

一进紫霄宫,映入一脸的便是上千朵祥云,但是最显眼的莫过于最前面的七朵祥云,那第一个祥云毋庸置疑是道祖所坐的。

而剩下的那六个距离道祖最近的祥云就算傻子也成猜出啦是机缘!

女娲牵着徐小九,直接坐在一张祥云上。

这时,身边的徐小九正要向其他祥云跑去,但却被女娲猛地拽回:“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女娲心中清楚,那六个祥云定是道祖特意安排,自己绝不能再让小九捣乱。

被训斥过后徐小九十分无奈,只能是乖乖的坐在女娲的身旁,但一双眼睛开始直勾勾的盯着那其他几朵祥云。

时间推移,人来的也差不多了。

六朵金色祥云也是被占满。

三清三人占了三个,女娲占了一个,剩下的两个则是被帝俊和红云占下!

“大兄啊,我们来晚了……”

只听紫霄宫外突然传来一道哀嚎声音,众人心中得知这是最不要脸的那两位来了,西方的准提接引道人。

果不其然,只见准提接引二位摇摇晃晃的从外面走来。

看到六个座位皆被坐满的时候,两人脸色立刻露出绝望之色,准提接引二人所在的西方由于当年鸿钧罗喉打架导致的灵脉尽断,成为这洪荒之中最为贫瘠之所。

这些年二人一直在寻找恢复之法,但奈何根本无从下手。

直到得知了道祖讲道,二人这才看到一线机会……

准提微微抬头,对着接引使了个眼色,多年的合作使接引立刻明白了意思。

随后,一双眼睛便开始在紫霄宫之中扫荡,最后缓缓停在了女娲身上。

“道友,怎么听到还带着孩子?”

女娲冷道:“关你何事?”

被呛了一句的接引一愣,但立刻就反应过来继续开口:“我二人从西方跋涉而来,道友有所不知,我西方几乎已经到了不诞生灵的地步,想我二人一心振兴西方,可是……”

接引一边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可是,这六个祥云居然被占满了,我西方振兴无望……”

可能是这哭泣声太讨人嫌了,一旁坐在普通祥云上伏羲干脆将伏羲琴掏出。

“赶紧走开,你西方振不振兴与她人何干?”

接引见女娲没有丝毫想给他让座位的意思,便不再纠缠下去,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最终,在红云的身上停下!

这位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只要是遇到了落单的修者,要功法给功法,要法宝给法宝,总之就是别人开心我就开心,要是看到有人不开心,红云便会去想方设法帮助别人。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挚友镇元子处处劝阻帮助,红云估计早就两袖“清风”了。

“这位道友,我二人……”

准提接引两人声泪俱下的将刚才对女娲所说的话再对着红云讲了一遍。

红云听的一时间生出怜悯之心:“没想到二位道友如此悲惨,既然如此那我……”

刚想让开座位,便被一道身影挡住。

镇元子沉声道:“你二人好不要脸皮,此乃圣人之所,不是让你二人哭穷的,再者说你西方贫瘠也不是我们导致的与我何干?”

就在接引准提二人打算放弃的时,身后的红云再度发话。

“道兄,你何必如此训斥他二人,听道而已,我站在哪里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