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魂最新章节秦天秦承志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至尊神魂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剑吟

角色:秦天秦承志

简介:天纵妖孽,失踪三年归家,退婚?不存在的!区区帝国公主,小爷连高高在上的神女都看不上呢!自碎丹田,一介废物?不存在的!小爷可是参悟了圣魂诀的男人,分分钟恢复实力
这天,这地,这沧海,这桑田,都挡不住我的脚步,我要立身于世界之巅,凌驾于苍穹之上!

书评专区

绿袍老祖:立意不错,不过后劲不足

恶魔在纽约:这个恶魔穿越过来是为了抢妹子的?装逼太过

商业三国:毒的不行

至尊神魂

《至尊神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我帮你杀了吧!

随着声音的落下,门外徐徐走来一位精壮的中年男子,男子眼中泛着一缕寒意,他目光所及之人,无一不低头回避,不敢与之直视。

“你是何人?敢挡我覆雨剑派行事?”

在九公主身边的一位覆雨剑派的弟子眉宇间掠过一抹杀意,怒斥道。

“我是谁?“我倒要问问你是何人?我万流城秦家设宴,貌似没有请你这号人吧?来人啊,给我把这个贼子拿下!”

来人正是秦家家主秦承志,他怒目圆瞪,一脸凶厉地盯着那覆雨剑派的弟子,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此人的来历,但他不惧,覆雨剑派虽大,但这里是万流城,区区一个造形境前期的弟子,还轮不到他撒野。

更何况,这家伙还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动了杀心。

“秦将军,手下留情,这位是本公主的师兄,刚才多有得罪,还请秦将军见谅。”

九公主呼延明月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秦承志是什么人?那可是连她父皇都需礼让三分的存在,而且秦承志素来凶蛮霸道,如果真让他将师兄拿下,指不定这位师兄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哦?原来是九公主的师兄啊?什么时候,覆雨剑派也出这样的货色了?张口闭口就要灭人家一族?小子,今日看在九公主的面子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一掌,算是我替你家长辈教训你的!”

砰!

说完,秦承志抬手便是一掌挥出,凛冽的掌风混杂着浩瀚的灵气,狠狠地轰击在那造形境的青年身上,后者当场被震飞数丈,半天爬不起来。

“秦将军!”

九公主眉宇间蹙起一抹怒意,这秦承志竟然不给自己面子,当着自己的面,将师兄打伤。

这是间接地打了皇族和覆雨剑派的脸啊!

周围的众人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望着秦承志,都说秦承志是滚刀肉,谁都不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九公主,我可是相当给你面子了。否则就凭这小子敢在我秦家对秦家二少爷行凶,我就有一万个理由将他击杀了。”

秦承志直视呼延明月,他的神态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臣子该有的气势。

“果然是护犊如虎啊!”

众人暗暗摇头,在落日帝国这样也就罢了,但秦承志现在收拾的人,可是堂堂覆雨剑派之人啊。

“此事,我会如实向宗门禀报!”

呼延明月目光微寒,沉声说道。

“禀报什么啊!不就是收拾了一个废材而已。你难道还想把覆雨剑派都给搬过来?别忘了,你的根,是落日帝国!你先是落日帝国的人,才是覆雨剑派的弟子。况且,你现在手里还有和我的婚书,名义上说,你还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这种吃里扒外的举动,嫁过来怕是要挨揍啊!”

秦天在一旁掏着耳朵,满脸不在乎地瞥向呼延明月,言语中不免有挤兑呼延明月的意思。

“你……”

呼延明月黛眉微凝,目光森寒地凝视着秦天,道:“你可知道,你这一番话落在覆雨剑派,是会引来杀身之祸?”

“你也就只会搬出覆雨剑派而已!不过你也放心,你这种货色我见的多了,不好意思,想入我秦家的门,你可还不够格!”

秦天轻蔑一笑,那原本戏谑的神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那漆黑的双瞳深邃的令人心颤,看似调侃的话语,实则暗藏他无比骄傲的内心。

是的,不够格。

虽说这呼延明月长得的确很美,天赋也还不错,但想嫁入秦家,别说秦承志同不同意,秦天就先不同意。

正当呼延明月以及身后的几个覆雨剑派的弟子纷纷怒不可遏时,外面又是响起一道传音。

“皇帝陛下驾到!百官跪迎!”

闻言,众人纷纷单膝跪地,低着头,一脸恭敬地神态,迎接着落日帝国的掌控者的到来。

他们虽低着头,但那双眼睛里却是闪烁着一抹好戏上演的期待。

今日爆出秦天和九公主的婚约,看双方的意思,似乎都对对方不满意,想退掉这门婚约。

只是,谁退,谁被退,就是一个难题了。

被退婚的一方,势必会落下他人口舌。以皇族的霸道,绝对不会做出这样颜面扫地之事。

但秦家,以霸道凶蛮著称,或许,也不会妥协。

“参见陛下(父皇)!”

众人跪迎,就连自负无比的几个覆雨剑派的弟子都是单膝跪地,脸上浮现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恭敬神态。

实力为尊,当今落日皇帝呼延觉罗身为造化境后期的强者,的确有资格受他们一拜。

造化境后期,便是在高手如云的覆雨剑派,也是执事级的人物了。

“秦天,你好大的胆子,见着陛下,竟然敢不跪?”

在呼延觉罗身后,一个朝中重臣顿时喝骂道,他声色内荏,神态略显狰狞,仿佛是揪着了秦天天大的罪状一般。

这位重臣显然是没有听说过当初秦天和当朝皇帝打赌之事,当年二人打赌,赌约便是秦天日后见着皇帝不用行跪拜之礼,显然,今日秦天站得笔直,也就是说明,那场赌约,他赢了。

知晓此事的人不多,仅有个别重臣以及宫内的妃嫔皇子等。

毕竟,秦天出现在皇帝跟前的次数不多,能见过他不跪拜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这位重臣最近几年才冒出头,显然不知此事,这才训道。

“参见陛下!”

秦天没有理会这位重臣的训斥,他目光直视呼延觉罗,看似恭敬实则心不在焉地喊道。

想他还在‘那里’时,见过的人比这位皇帝强大的比比皆是,连那些人都没资格让自己行跪拜之礼,更何况一个区区小帝国的皇帝呢?

“嗯!秦天,三年不见,倒是成熟了不少啊!不过你这个性格,还是得改改!省得日后吃亏啊!”

呼延觉罗微微点头,对于秦天的直视,他很不舒服,但又碍于当年的赌注,他也怪罪不得,只好开口提醒道。

“多谢陛下提醒!”

秦天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知道陛下可知九公主之事?”

来了!

众人顿时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丝,他们不自觉地抬头,瞥了一眼少年的神态后,又偷偷地看了看那站在少年跟前的龙袍男子,生怕对方会动怒。

“自然知道!朕今日来万流城,一方面是为你个小家伙接风洗尘,另一方面,就是想把这件事解决掉。”

呼延觉罗含笑点头,继续说道:“此事乃是先皇和秦老将军的纸面婚约。按道理来说,是要作数的。但朕对九公主向来不约束,一切事情,都需经过她的同意。”

“哦?”

秦天眉头微微一挑,面露诧异地看了身侧的九公主一眼,后者冷漠地看着自己,那意味很明显,不同意!

“那我想请问陛下,双方都不同意,那该如何办?哪一方是被动者?”

“这个……”

面对秦天的询问,呼延觉罗目光中掠过一抹不喜,他暗暗地打量了秦天一眼,这个小子,难道不知道,如果皇族是被动者,将会让皇族在万民面前的威严尽失吗?

“如果秦家愿意退婚,朕承诺,万流城方圆两千里地,都将规划在秦家的封地之中。秦将军,你意下如何?”

此次呼延觉罗没有和秦天直接对话,而是绕开秦天,将皮球踢到了秦承志的跟前。

“回禀陛下,小儿此次回来丹田碎裂,本就是一介废人,若是还被退婚,他在落日帝国将会再也抬不起头来。所以,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皇族被退婚吗?秦承志,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

呼延觉罗目光冷冽地盯着秦承志,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冲霄而起,造化境后期巅峰的气势暴露无疑。

“陛下倒是好算计啊!不过,这一招,先前九公主已经用过了。陛下再用,有失龙颜啊!”

秦天淡淡一笑,呼延觉罗的气势虽强,但落在他眼中,却并不算多大回事,比起呼延觉罗要强了数个等级的气势都见识过,这点王八气势,又如何能让秦天卑躬屈膝的妥协呢?

“秦天,朕允你不行跪拜之礼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若再敢挑衅朕的威严,朕不介意让秦家少一位少爷!”

硬的不行?那就来更强硬的。

身为帝王的呼延觉罗行事一向霸道狠辣,他说的事,那就是一言九鼎,容不得别人忤逆。

今日,秦家一大一小相继反驳他,令他龙颜大怒,狠厉地斥道。

见到这一幕,一些个和秦家有仇的人纷纷笑了起来,他们很乐意见到秦家被皇族制裁,特别是万流城的一些大势力中人,在万流城被秦家压了这么多岁月,早就看霸道的秦家不顺眼了。

今日如果皇族真要惩戒秦家,他们保证是第一个叫好的。

那马俊才等人更是暗中阴笑,秦天啊秦天!你也有今天啊!秦家若是没了,看你还怎么逞威风!

至于在九公主身边的几个覆雨剑派中人则是面露不屑之色,简单的杀了这小子,未免太便宜他了吧?这小子,可是想染指覆雨剑派的天之骄女啊!

“天哥哥,这种敢威胁你人生安全的老家伙,我帮你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