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之兰亭疑案最新章节武承嗣刘辉在哪看?

小说:狄仁杰之兰亭疑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时胖纸看鬼片

角色:武承嗣刘辉

简介:兰亭集序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唐太宗李世民对于王羲之这部作品达到了狂热追捧的地步,有传闻说兰亭集序最终随葬在太宗墓中,也有人说兰亭随葬在高宗李治的乾陵之中
武则天为完成高宗遗愿,希望找到失落《兰亭》给丈夫随葬,调查发现在兰亭中竟然隐藏着一个足以颠覆神器的巨大秘密
洛阳屡发血案,武则天几近被刺、狄仁杰此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真的会坐视不理还是在暗中指挥若定呢?

书评专区

完美机甲剑神:主角一开始想去其他星球,让老师帮忙隐瞒,老师不同意,主角直接给了老师一百万,承诺每月在给老师打20万,然后老师就同意了。之后主角说老师其实是个好人,就是有点爱贪财????这逻辑满分,给我一百万我也可以当回好人

谋断九州:请恕我直言,一开始就直接是奔着改编去的无疑都是毒草

晚唐浮生:目测查了资料准备了大纲的,不过建议作者还是快进到引进洋大人,毕竟真正的粉丝就吃这一套,这不,都已经开始光明正大的喊屁股没罪了。可惜,屁股还真有罪。这年头既要抓间谍又要抓内奸,有些玩意儿是拿了钱干事儿,有些人不拿钱也干事儿。刚正式枪决的回形针是前者,这作者就属于后者。

狄仁杰之兰亭疑案

《狄仁杰之兰亭疑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华灯初上,洛阳城里依旧是熙熙攘攘。

一架不起眼的马车停到了一座大宅门前,守门的家丁慵懒的看了看台阶下甚至有些破旧的马车,没好气的问道:“谁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我们武大人?”

车夫抬头看了看,朱红大门的上方赫然挂着一块巨匾,上面用金色大字写着:“武府”,没错,这正是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的府邸。车夫回头看了看车里的人,里面的人拿出一张名帖,让车夫递给守门的家丁。家丁看了看,赶紧来到车门前准备躬身行礼,车里的人仿佛看见家丁一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止住了家丁行礼。车夫则拿出马蹬,准备让车内的人下车。不一会,车中一个身着黑袍,头戴面纱与黑斗笠的人,在两个家丁的搀扶下走下车。两家丁把大门推出一个门缝,黑袍人闪身进门,家丁迅速的把门关上,然后若无其事的在门边打起瞌睡来。

紫铜的麒麟香炉内,一股凝练而又婉约的香气缓缓的从香炉中升起。武承嗣的书房内,黑衣人摘下了斗篷,向武承嗣微微拱手:“武大人,近日可好啊?”

武承嗣看到黑衣人进屋,立刻从舒适的太师椅上站起来,快步走到黑衣人身边,问道:“找到了吗?”

黑衣人微微一笑:“武大人为何如此着急呢?”

武承嗣也觉得自己略有失态:“我这也是为了让皇上高兴,得到了这个东西,皇上高兴,龙体康健,此乃社稷之福,江山百姓之福啊!”

“也是您武大人官运亨通之福,进位太子之福吧!”黑衣人说话毫不遮掩。令武承嗣脸色一暗,却又无法发作,只好讪笑一声,“先生说这些就远了!不知这东西有消息了吗?”

黑衣人摸了摸下巴道:“消息自然是有,只是这消息得来不易啊!”

“这个你不需担心,本官自然不会亏待与你!”武承嗣道。

“请武大人附耳上来。”黑衣人仿佛完全不把武承嗣放在眼里,一举一动仿佛堂堂武府就像是自己家的后院一样。

对于黑衣人轻慢的态度,武承嗣的心里气得发抖,想立刻将黑衣人碎尸万段,但是他依然还是满脸堆笑的凑了上去。武承嗣有时候都佩服自己,即使下一刻要用极其歹毒的手段弄死对方,这一刻依然能够笑脸相迎,仿佛对方是自己的爹娘一般,因为这一刻,他用得着对方。

就是凭着审时度势、能屈能伸的胸怀,再加上深不见底的城府与干净利落的手段,他剪除了很多想杀他的、反对他、甚至对他的计划有一点点干涉的人,而且每次都做的干干净净,不存在任何牵连到他的可能,“等我找到了东西,你给我等着!”他恶狠狠的想着。

“我知道武大人此刻一定想把我碎尸万段,所以我现在还不能把这东西的下落告诉大人,不过我确实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想得到它们请大人先将钱付给我,然后我会在三天之内将线索告诉大人。”在黑衣人的面前,武承嗣似乎身无寸缕,这让武承嗣心里大为恼火,黑衣人却不以为意,笑着继续说道:“大人不用担心受骗,我们是一定遵守诺言的,可是大人您是否信守承诺,我们确实不敢确定,呵呵!”

武承嗣心里的火几乎要窜到脑袋上了,可是他还是强压着一口怒气,勉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门外喊了声:“来人!”

随即门外出现了几个家丁,抬了一口小箱子进来,武承嗣挥了挥手,几个家丁会意,放下箱子就离开了。

“这里是黄金一万两,您先收好!”武大人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可能做这样一笔亏本生意,但是他别无选择。

黑衣人一只手就托起箱子,将箱子扛在肩上,向武承嗣点了点头道:“多谢武大人,三天之内您将收到您想要的东西,咱们后会有期!”

“不送!”武大人一转身,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

“武大人何必生气呢?如果真能够得到这个东西,就是为皇上立了一个大功,就是有功于先皇,无论是皇上还是那些忠于先皇的大臣对您都要刮目相看的!”不知何时从帘子后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抚了抚长须,微微笑道。

“嗯,还是张大人想的长远啊,武某人有些短视了,只是这小厮实在是目中无人!完全不把本官放在眼里!”武承嗣怒道。

“但凡这种骄横跋扈之人,必有过人之处啊!要不他也活不到今天,就看他刚才端起银箱的功夫,在瞬间取你性命恐怕也不在话下啊!”张光弼正色道。

“啊!”武承嗣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摸了摸流满冷汗的后颈,还好,他的脑袋还完整的留在脖子上,这些年来,要杀他的人实在太多了。

入夜,刘府内却是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刘府的管家刘大指挥着过往的仆佣们用红色的绸缎布置着大厅,到处张灯结彩,偌大的厨房内飘来阵阵酒菜诱人的香味,让人不禁迷醉。

刘辉在前面引路,后面狄公、元芳与曾泰跟随着这位庄园的主人缓步来到正堂,分宾主坐下,然后仆人端上了茶点水果。

李元芳道:“看此情形,贵庄是有什么喜事吧!”

刘辉刚要回答,曾泰笑道:“主人不必回答,我们这位老先生能掐会算,不如让他来猜上一猜,看看准也不准?”

狄公微露愠色,对曾泰道:“你这个后生是憋着让老夫出丑啊,呵呵,也罢,老夫权且猜上一猜,若是说的不准,您可不要见笑啊!”

刘辉急忙道:“晚辈怎敢!请老先生不吝赐教!”

狄公缓行几步,捋了捋长须,道:“大红装扮,定是家有喜事,想您是大户人家,请客吃饭自然是山珍海味,可是我经过厨房的时候却没有闻到鱼肉等荤菜的香味,可见您的酒宴上都是素斋。前朝隋文帝曾下诏曰:‘六月十三日,是朕生日,宜令海内为武元皇帝、元明皇后断屠。’这里的‘武元皇帝’和‘元明皇后’是杨坚的亲生父母杨忠和吕氏,杨坚在生日当天要求举国吃素以此追思双亲。‘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用斋戒去感激父母生养之恩,刘员外真是一位至仁至孝之人啊!所以今天这喜宴应该是您或者夫人的生辰吧!”

刘辉惊讶的看着这位慈祥的老者:“老人家真是民察秋毫,能认识您真是刘辉三生有幸啊!”

这时管家走来,说道:“老爷,饭菜备齐了,客人也都到了,夫人说别让大家久等,请您尽快过去!”

刘辉尴尬的笑了笑:“哎呀,都忘记了,请大家先入席,用过晚饭之后辉再来聆听几位先生教诲!”

“看来是夫人在操办主事,大家都在等寿星呢!老夫在此就先来拜寿,祝您年年有今朝!”元芳与曾泰也起身向刘辉行礼。

“不敢,不敢!多谢,多谢!”刘辉赶紧还礼,请几人入席。身后的管家嘴里咕哝道:“这些人真是不简单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商人?不像,官老爷?也不太像啊…..”

几人说说笑笑,随刘辉来到大厅,里面摆满了几桌酒宴,看到刘辉前来,客人们纷纷起身行礼,刘辉忙着还礼,并向大家介绍:“这几位是我今天认识的新朋友,我来为大家引荐一下。”

狄公拱手道:“在下怀英!并州人氏,这两位是我的侄子元芳和学生曾泰。”

客人们纷纷行礼,这时,一位中年美妇身着华贵的衣袍,款款走上前来向狄公行礼“奴家温氏向怀先生行礼!”

“不敢不敢!”狄公赶紧还礼:“刘夫人举止典雅,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与刘员外真是天生一对啊!”

温夫人羞涩的低下头去,走到刘辉身后,刘辉端起酒杯起身道:“来,感谢大家为刘某祝寿!”

宾客们纷纷举杯:“祝刘员外年年有今朝!”

主客推杯换盏,此话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