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名花录最新更新青衣木子凡小说怎么看?

小说:大唐名花录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希公子

角色:青衣木子凡

简介:一曲大唐风流,两条峰峦山河
一曰庙堂,一曰江湖
荡不尽天下恩怨,扫不清乾坤情仇

书评专区

江湖位面小人物:主角做事很缺逻辑,而且非常矫情。作者处处模仿古龙的对话,最终写出来的就是一群疯子和神经病推动主角去面对“古龙式特色江湖”,但古龙能把他们写出人味,而作者能把他们写出精神病人味儿

我是打酱油的:竟然又和谐了,作孽啊,举报狗

头号玩家:如果你喜欢看绑架全人类的话,这本可以看看。至少主角一言一行牵动全世界这个爽点是能get到的。

大唐名花录

《大唐名花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张幽然

“你要记住,你此刻是陆明,不是妓院里的小厮!”杨心儿瞪了他一眼,对他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十分不喜,厉声喝止。

木子凡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下子又把此事忘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这妮子的训斥,老鸨薛迎春骂街起来,比这不知道高到那儿去了,这点不痛不痒的训斥,从他左耳进,都不用从右耳出来。

“是,杨姑娘教训的是,在下谨记!”木子凡目光一转,脸上有些卑猥的笑容收敛,双目炯炯有神,脸上展露书生正气,一抬手,倒也有几分文人风骨。

这副游学书生的神态栩栩如生,看得一旁的幽然一呆。若不是她知道木子凡的出身,只怕也要怀疑自己的眼睛。

愣好一会儿,她才噗嗤笑了出来:这小子倒是有些趣味。

另一旁杨心儿也楞了片刻,随后却是咬着嘴唇,哼哼道:“哎呀,不是这种!我要你扮的是那种纨绔、色胚,反正不是好东西,让人一看就讨厌的那种!”

纨绔色胚,一看就让人生厌?姑奶奶,不说我演不演得好,单就是这张脸,也不是这种人啊!

木子凡摸了摸自己的脸,点了点头,本少爷毕竟还是靠脸吃饭的!

不过,杨心儿的话他也不敢不听。

比起脸蛋和尊严,似乎性命更是重要一些。自己的命还在别人手里,他也没辙,当下依着那杨心儿的要求,给换了一副风流胚子的纨绔模样,狞笑着:“嘿,杨家小妞,见了本大爷,还不磕头迎接?”

这是满春楼一位常来的客人的神态。他大腹便便,是一个富足行商,经常到楼里来逛花,左拥右抱,满脑肠肥。木子凡一想到色胚子和恶人,就想到此人,不由得学着说了两句恶话。

啪!

下一刻,一声清脆的巴掌,打在木子凡脸上。

木子凡顿时被打懵了,委屈的捂着脸,无助的看着杨心儿,眨了眨眼睛:“你为何打我!”

“唔……你这样子,看着就想打,实在是可恶!”杨心儿本是严肃的说着,说道一半,自己也不禁笑出声来,又想强忍着,涨红了脸,“你讨打!”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木子凡委屈极了,不是你让我演恶人的么,反过来还是我的错咯?

二女见他这副委屈模样,乐开了花,马背上笑得前仰后合。饶是木子凡在妓院里锻炼出来的厚脸皮,也有些兜不住了,脚下一夹,骑着马先走一步。

二女笑了一会,连收了笑意,怕他跑了,也驱马赶上,三人快马,往洛阳成去了……

“来者何人,下马!”

城门被两根拒马给拦住,左右卫兵长槊交叉,虎视眈眈的瞪着三人。

他们快马加鞭而来,卫兵也不得不防备。

“通行证,这是杨家令牌,还请验查。”幽然从袖里掏出一卷文书和杨家的令牌,跳下马来,交与守城卫兵。

那卫兵接过,验明无恙后,点了点头:“放行!”

两侧卫兵打开拒马,那卫兵又拱了拱手,说道:“三位在城内切莫驰骋冲撞,马儿小心照看,否则出了事,我们还是要抓人的。”

“知道了,多谢兵爷!”幽然莞尔一笑,美目倩兮,看得那卫兵眼睛都直了,等他再回过神来,三人已经策马走远,只留下背影。

“哈哈,三子,醒醒醒醒,人儿都走远了,还看呢!”一旁卫兵见他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打趣儿起来,“别看了,人家可是杨家的大小姐,你瞅瞅,你哈喇子都快掉地上了,还不擦擦!”

“去去去,做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卫兵脸色一红,见同伴取笑,又恼又怒又羞,急得脸红脖子粗。

那人噤了声,另一人又玩笑起来:“那你也只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那杨家小姐可是天上的凤凰,咸鱼再怎么跳,也上不了天吧!咋?你想上天啊!”

“就你多嘴,我今天要打死你们!”卫兵恼羞成怒,扑了上去。

“哈哈哈!”

众卫兵哄然大笑。

……

洛阳城内,最大的酒肆叫做洞庭香。

木子凡三人在此下马,入了雅座,又热了一壶好酒,点了几个好菜,大快朵颐起来。

一路劳累,木子凡可是真的累坏了。

餐风露宿的滋味可不好受,又在马上颠簸得五脏六腑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好酒一热,立刻酒香四溢,引人食指大动,等到几个精美的菜肴端上来,木子凡就再也顾不上矜持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话都顾不上说。

“饿死鬼投胎啊你,慢点吃。”

杨心儿见木子凡狼吞虎咽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瞪圆了眼。

“好了,心儿妹妹,他不比咱们,这些天的颠簸,也受了不少罪,就让他痛快的吃吧。”幽然拉了杨心儿一把,笑着劝慰道。

有自家姐妹的劝说,杨心儿的气消了不少。只是木子凡哪里管这么多?肚皮要紧,先吃饱算逑,被杨心儿说两句,他压根就没听清楚。

“嗝……”酒足饭饱木子凡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往后一躺,这酒肆的雅座是先秦复古的跪坐式厢房,躺下便能睡,他抱着吃撑起来的肚子,心满意足。

“等会儿要怎么做,不用我再教你一边吧!”杨心儿有些厌恶的看了木子凡一眼,她不喜欢男人这么轻浮随便。

木子凡大字躺着,没有动弹,只是回答道:“知道,这几天已经听你说了几十遍,耳朵都磨出老茧了,倒着都能背出来了。”

“那你倒着给我背一遍!”杨心儿气不过,狠狠地咬着牙道。

幽然一听自家姐妹又生气了,连忙拉了一把,将二人隔开,笑着说道:“小凡,一定要记住,此次提亲的目的,是为了退亲,只要让心儿父亲表现出不满的神色,就行了!”

木子凡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知道啦,什么时候去?”

“明日上午,晚些时候,我在让人给你送一些华服,首饰,洛阳城里人生地不熟,你可别乱跑。”幽然笑了笑,语气却渐渐冷了,“当然,如果你想偷偷逃跑的话,离毒药发作可只有三天时日,到时候毒发,生不如死,自己掂量吧!”

想到那颗不知名的药丸,木子凡顿时一个激灵,从卧榻上爬了起来,连忙说道:“不敢不敢,还请姐姐放心。”

“自辨轻重,我们走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找店家,记在我账上就好了。”幽然冰冷冷的点了点头,拉着杨心儿欲离开。

木子凡连忙问道:“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呢!”

“张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