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我,扶苏!地狱归来最新更新扶苏蒙毅小说怎么看?

小说:大秦:我,扶苏!地狱归来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天上星辰海上月

角色:扶苏蒙毅

简介:上一世的自己多少岁时死了?
  31岁
  正是一个男儿年富力强,建功立业的年龄,这一切就烟消云散了
  上一世扶苏的死,并没有让天下变得更好,牺牲了所有一切也没有让世人过上没有战争的日子
  上一世的扶苏错了
  男儿若有信念,又怎能寄托于他人?万一所托非人,岂不是堕入无边地狱?
  胡亥!赵高!我扶苏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们索命了,你们颤抖吧!

书评专区

无限英灵神座:被全世界逼迫的主角黑化了,前往诸天万界捕捉女角的故事。三观没成型的朋友,强烈不推荐。当然,如果你很自信,那么不要错过了。哦,虽然被神兽带走了,但有一本无缝衔接的新书《无限之神座无敌》(404)。其实,整本书还是有些套路的,或者说,并没有太多特别惊艳的地方。  但,有一处是做得很好的,那就是:爽!  (甚至可能有些小黑暗,所以未成年人,或者三观尚未稳定的朋友,并不推荐哈)    其实,从书名就能看出来,这本书是一本后宫小说,并且还是大批量大批量的那种。

始于冰与火之歌:大家都把毒点总结的很到位了,其实最毒的就是,设定个穿越者身份却像个傻叉土著

最后一个轮回士:风格幽默的作者,不一样的轮回者。。第一章就要被笑死。。第一章猪脚就“挂了”

大秦:我,扶苏!地狱归来

《大秦:我,扶苏!地狱归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恭喜吾皇,公子才学精进,此乃陛下洪福。”李斯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舒服,扶苏为人宽仁跟自己的政见向来不怎么对付,如果扶苏继承皇位势必疏远自己,那自己的抱负还怎么实现,好容易在大秦大兴法家,如果这样还被儒家钻了空子,那李斯可就真成了诸子百家的笑柄。

以冯去疾为首的百官们也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纷纷恭贺:“恭喜吾皇,大秦洪福、陛下洪福。”

嬴政端坐在龙椅之上面无表情自始至终目光都冷冽,甚至有些阴翳地盯着下面如孔雀开屏一般,在众人之间做出惊人之举,并且赢得阵阵喝彩的扶苏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苏儿既然心有大志,还志在横扫北方匈奴,那么朕就应允了你,明日你就去长城,那里驻守的三十万边军,都是大秦帝国最纯净的骨血,都是我老秦人横扫六国起家的根底,希望你能跟着蒙恬好好善待他们,顺便学一学如何治军。”

我特么的是这个意思吗?扶苏内心有些崩溃。

嬴政绝情冷漠的话语就好像在大殿之上投下了一场暴风雪,瞬间刚刚还在闹哄哄地恭维皇长子的众臣们瞬间鸦雀无声。

眼见历史走向无论自己如何躲避,还是按照原来的过程进行,一颗冷汗从扶苏额头滑落。

“卧槽~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子?”扶苏在心底疯狂吐槽。

“啊哈~”打了个哈哈,扶苏强行想把剧情掰弯。

“有道是父母在不远游,听说最近父皇身体不适,儿臣怎能不侍奉在膝下?”

嬴政嘴角泛出一丝冷笑:“身体不适?查一下是谁造的谣言,如此包藏祸心朕要诛他九族。”

扶苏顿时惊喜万分,咧嘴一笑,伸手一指:“是赵高!”

赵高人在殿上站锅从天上来,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没抽过去。

“啪”地一声,赵高滚下玉阶,屁滚尿流地趴在地上,‘哇’地一声就哭了,哭的那个一把鼻涕、一把泪,这惨状真可谓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陛下呀~~~老奴日日伺候在您身边寸步不离,莫说这几日就是这几月都不曾跟皇长子有过只言片语,又怎么会乱嚼舌根?”

“中车府令这意思是本公子说瞎话诬陷你呗?”扶苏瞪了赵高一眼。

赵高的哭嚎声顿时戛然而止,小心翼翼地抬头望了一眼嬴政黑的好像锅底灰的脸色。

赵高惊恐地连连摇头:“不!不!不!皇长子自然不会诬陷老奴,老奴昏了头了,确实是老奴不小心胡说八道,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赵高跪在殿上,说着就伸出手开始对着自己掌起嘴来,并且每一下都倾尽全力。

‘噼噼啪啪’的声响响彻大殿,片刻间赵高的脸就已经肿成了猪头,血水顺着赵高的嘴角、鼻子、脸颊,横流而下凄惨不已,眼见着在不阻止今日赵高怕是真的要把自己活活抽死在殿上。

李斯站了起来:“陛下!念在中车府令这些年还有些许犬马之劳,饶恕了他吧!”

赵高闻言赶紧以头杵地等候嬴政裁决。

“李相此言差矣!”大秦著名喷子,御史大夫冯劫一下子站了起来。

“李相执掌我大秦律法,秦律比我等清楚,按照赵高的罪过诛九族都是陛下开恩了,如何能网开一面?照我说如此不中用的奴才还是车裂了吧!”

老大出面了,一众小喷子们也纷纷上场手撕赵高。

“臣建议腰斩。”

“臣建议剥皮。”

“臣建议凌迟。”

“你们都太没有创意了,臣觉得还是插竹签好,你想呀!将竹签往手指甲缝那么一插,啧啧!那酸爽。”

“我呸~你们如此残忍,不当人子!依臣看来还是找个大瓮下面加柴火,把这个奴才活煮了吧!”

瞠目结舌的扶苏差一点以为自己误入了妖怪洞府,这是要把赵高当做一道菜做了吗?

忍住内心的不适,扶苏抬起头看向嬴政,瞬间就对上了一双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

“朕允你一个条件。”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扶苏却知道想杀赵高今天是不可能了。

“孩儿自幼与蒙毅情同手足…”

蒙毅一脸无辜,我啥时候跟你情同手足了?我呸!你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去,拉着我干啥?

“朕赐予你了。”

蒙毅又懵了,卧槽~我特么的又不是女人,你就这么把我赐给他了?我又不会给他生孩子。

“孩儿还与那王离情比金坚…”

王离,这特么说的是人话吗?啥叫情比金坚,俩男人之间你确定这词儿能这么用吗?

“朕也赐予你了。”

王离…???握草~这就被坑了??

“那章邯…”

“听说你最近从沭阳得了一个美人?”嬴政剑眉一横笑吟吟看向扶苏。

扶苏心里一惊,顿时话锋一转:“哈哈!章邯那个腌臜货,还欠孩儿百金的赌债,孩儿这一走怕他赖账,不如从他的俸禄里直接扣吧!您也知道孩儿此去边关苦寒之地用钱的地方多。”

章邯一头问号,俺啥时候欠你钱?俺咋不知道?

嬴政瞥了一眼这个倒霉蛋儿,倒不至于真的让自己的臣子替自己掏赵高的买命钱。

“那笔钱朕替章邯出了。”

“臣谢陛下隆恩。”虽然章邯也不知道为啥要谢陛下,但是过场还是要走一下的,奶奶的!做个人可真不容易,背黑锅都不知道为啥,还特么得谢谢人家。

一场朝会莫名其妙地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

虽然扶苏知道历史走向尽量的去避免,但还是被历史的车轮轧到了脸上。

皇长子府邸,虞姬一手持剑一手做剑诀,旋转飞腾间犹如九天玄女临凡,其舞姿优美绝艳,可惜!扶苏的瞳孔早就没有了焦距。

“公子走神了!”虞姬的语气有些幽怨和不服气。

“是妾身不美吗?”

回过神来扶苏叹了一口气,定定地望着虞姬。

“北境凶险,匈奴人残忍嗜杀,长城以北土地荒芜、人烟稀少,没有钱粮税赋、没有可以立足的根基。”

“妾身不懂。”虞姬一脸懵懂。

扶苏又叹了一口气,换了个直白的说法:“那是个死地,去了十死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