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傻妃后,她在朝堂如鱼得水最新更新穆芷兰四皇子小说怎么看?

小说:穿成傻妃后,她在朝堂如鱼得水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乔小夕

角色:穆芷兰四皇子

简介:21世纪顶级特工借尸还魂,成了相府有名的痴傻小姐
她医毒双绝,凭借一身能力就能翻弄朝堂,让恶人们吃不了兜着走
说她是傻子,是个丑女?呵,那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智商超高,艳压群芳!
一路扮猪吃虎,很是顺利,只是……这个老是贴上来、要娶她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书评专区

长生从全真开始:迂腐的穿越土著,被武侠剧洗脑了!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这本书不能当推理小说看,会毒死的。但是当作日常+有趣的副本剧情看的话就会很好看。本书有克苏鲁元素和scp基金会元素。个人粮草

美国大富翁:干粮,《玩家之心》作者新书, 1859年美国纽黑文,从乞丐到大亨,暂可看

穿成傻妃后,她在朝堂如鱼得水

《穿成傻妃后,她在朝堂如鱼得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云姨拿着手里的衣服发愣回过头对着穆清歌说:“傻丫头,你莫不是忘了一个月之后的宫中宴会,这次可是皇后娘娘亲自邀请你进宫参加,你可不能大意啊。”说着,又看看手里的衣服,摇摇头道:“这些衣服都还是很早以前的,太素净了,要不明个云姨让人给你再做一件新衣服出来?”

穆清歌摇头道:“不必了,云姨,我看着挺好的。”

“傻丫头,一年一度的宫中盛宴每个人都会穿的花枝招展的,你若是穿成这样,不是让别人笑话你,欺负你吗?”云姨心酸的说着,近几年穆清歌都被阻止去参加宫中的宴会,好不容易等来这次机会,怎可让她错过?

穆清歌拉着云姨坐下,笑道:“云姨,不必那么麻烦了,做新衣服也要我们有钱啊,就算我们有钱又何必花在这个上面,至于别人笑话我,那就让他们笑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哭。”

云姨听着穆清歌这样说,心里越发心酸了,拍拍穆清歌的手说:“这要是夫人还在,该多伤心啊……”

穆清歌但笑不语,她看了眼桌子上的衣服,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微笑……

一年一度的宫中宴会,不单单是皇室之荣,更是朝中大臣的机会,每年宴会皇上都会亲自赐婚,或者纳妃,这对于闺中女子而言可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不少想着攀龙附凤的女子可都是精心打扮的。

而这次盛宴,大家心知肚明最有机会的就是京都双绝,这双绝指的则是慕容家的慕容大小姐慕容清,皇太后亲封的清河郡主,也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不论是相貌还是才能都是京都一等一的,不过这次宫宴,慕容清却称病没有来。

另一个则是丞相府二小姐穆芷兰,她的品性和才貌不亚于慕容清,所以被冠为双绝之一,只是让人家看不起的就是她的身份,不过就是相府小小的一个庶女,这也是穆芷兰心中的痛,不管她多么被人注重,可是永远不能忽略她是庶女的身份。

只见,穆源带着三姨娘和两个女儿出现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穆芷兰一袭淡粉色的流仙裙,里面莹白色的里衣若隐若现,腰间素裹着白粉色的珍珠腰带,发间戴着的流苏一串串落下来,一颦一笑都让人为之瞩目,如此赏心悦目的装扮让整个大厅为之一亮。

有人却也注意到了穆芷兰身边的穆清歌,她身着青色的素净的衣服,银白的腰带素裹着她不可一握的腰肢,乌黑的长发落于腰间,发间更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一条银白色的发带顺着发丝而下,如此穷酸样的打扮让人忍不住嘲笑。

“都说相府大小姐和二小姐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可不是吗,这穆清歌还真有脸出现在这里,当众被四皇子退婚,听说撞墙还没有死了,若是我啊,早就跳河死掉算了,总比这样丢人现眼好吧,瞧瞧她那穷酸的样子还有脸出现。”

“听说是皇后娘娘亲自邀请她参加的?”

“皇后娘娘不过就是可怜她罢了,再说了退婚的事多少四皇子也是有错的,皇后娘娘此举不过就是安抚穆清歌,不过就是一个傻子,你还真当皇后娘娘喜欢她啊。”

七皇子听着旁边人的议论,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穆清歌,似乎没有人瞧见穆清歌不同以往的样子,素面朝天,却也遮掩不住她眸光流转之间的光芒,七皇子唇畔缓缓扬起,四哥到底是错过了什么样好玩的东西呢?

四皇子自穆芷兰出现视线就没有放在别处,穆芷兰对上四皇子的目光嘴角温柔一笑,更是让四皇子甜到心坎里面去了,自然不少人看到了,都说四皇子钟情于相府二小姐,看来也不是传闻而已啊。

“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驾到。”

湛帝身着明黄色的衣袍缓缓走上上座,皇后娘娘搀扶着皇太后落座,皇后娘娘虽然已过四十,但是面容依旧雍容娇嫩,而旁边两位贵妃娘娘更是光彩夺目,这两位贵妃娘娘可是得宠了二十余年。

一位则是七皇子的生母越贵妃,她的相貌偏向于娇媚,论美貌当属后宫第一人,而且她居然身着皇后才能穿的凤袍,足以证明她后宫的地位丝毫不亚于皇后,更是皇上的宠爱让她如此高调。

而另一位则是三皇子的生母杨贵妃,杨贵妃是素雅的性子,看着她简单却又不失高贵的衣袍便已经知道了,五官精致,只是更加柔和,宫中盛传这位娘娘从不争宠,恐怕这也是湛帝宠爱她的原因之一吧。

穆清歌不留痕迹的打量上面的贵人,不过这次宫宴在外的三皇子却是没有参加,让穆清歌多少有点遗憾,她听说三皇子那才是真正的温文尔雅,从不参与夺嫡,更向往于诗词歌赋等文人的东西。

“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两位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湛帝龙袍一挥,不论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在宫宴之上,他的帝皇的威严都从来不会失,“今日是难得的宫宴,举杯与朕痛饮一杯。”

所有人都同时举起杯子与帝皇饮下此杯。

穆源已经许久不带穆清歌出来参加这种宴会了,也不知道穆清歌还适不适应,便侧头问旁边的穆清歌:“歌儿,可有不适?”

穆清歌心中一暖,虽然穆源一直都是不动声色,但是听到别人说她的时候,穆清歌看到穆源的手轻轻的颤抖着,而从进入宫宴开始,他更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穆清歌微微摇头,穆源便放心了。

三姨娘自然听到穆源的声音,眉头缓缓皱起,而旁边的穆芷兰侧头对上三姨娘的视线,轻微的点了下头。

湛帝看了看自己旁边的位置,一旁伺候的太监公公连忙凑到湛帝的耳边轻声道:“回禀皇上,先前已经派人去通知九王爷了,九王府的人说王爷有事来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