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最强人皇最新章节夏启武哥在哪看?

小说:洪荒之最强人皇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湿纸巾

角色:夏启武哥

简介:穿越洪荒,定鼎宇宙,成就最强人皇!

书评专区

寒武再临:地球再次进入寒武纪,动植物变异

会穿越的道观:干粮吧,作者经过寻龙诀副本后已经放飞自我。

道门法则:大家都说作者是混体质的,但可惜的故事的合理性有问题。说一说开始时主角被征苦役赶往他地,遇到夏兵来袭。《宰执天下》的主角同样如此危难下,选择了迎敌,而本书主角逃跑。合理性问题来了,1.他怎么逃得过夏国士兵的追击。2.假如明兵胜了,小聪明的主角岂不是要以”逃兵“论刑?接下来跑回来”捡垃圾“时偶遇大炼师,主角胡言乱语,吹嘘自己多么厉害,多么英勇,你当道人和作者一样脑子不动吗?第一,就主角一人存活,一看就是逃兵;第二,主角没参与战斗,身上是没血或留的血不多;第三,主角没参战,所以没受伤。要是我是大炼师这个道士,一巴掌就把这个喜欢吹牛”逃兵“打死在山上。动动脑子就知道主角就是个小人!满嘴胡话

洪荒之最强人皇

《洪荒之最强人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御鲲有道,武观逞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说怕不怕,在这药前,你还敢跟爷叫板”

“爷爷一根小指头就足以让你欲仙欲死,玩不死你我不姓武”

武观本想甩一甩小袖,尽显高手资态,奈何他穿的还是婴儿装,可是神情很高傲,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我不是随便的人,我随便起来灭了神,都是你们逼我的”

“哈哈哈哈”

“吾之一念即为永恒”

“这是什么药,好难受,好痛苦,”

“快给我解药,不然必把你生吞活剥,碎骨抽筋,魂飞魄散,不得好死,枉生为人”

“好,我知道错了,给我解药,我不会再对你出手,我发誓”

“我求饶,解药在哪里,快给我,我用宝贝跟你换”

鲲虽然咒骂威胁武观但语气却越来越软,他那巨大的身躯在血水中翻来覆去,掀起滔天血浪,一股浓重的血气扑面而来,武观似乎很享受。

一边是凄惨的叫声,一边是张狂的笑声,交错回响在这片天地。

那是何等霸道的药力,就一颗就使鲲君发出如此痛苦的声音,帝启有些心惊,他与鲲交过手,深知鲲的厉害,虽然能从血脉上感应出来,但这婴儿真是自己孩子吗?

那药又是从哪里来,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没有异味,毒性发作快,若用在自己身上,自己受得住吗?好像有点悬。“此子,不得不防,若有机会,除之,不留后患。”

“不论他是谁,不能养虎为患,夏人留不得他,吾必须早做打算”

“他的存在只会给夏带来灾难,若难除之,也要想办法不能和他牵扯太深。”

“天命无常,夏族多难,竟会现此魔头,三界九州必有变动,我夏族必要防商”

好狠毒的小子,好奇特的丹药,不能放任他长大,这丹药是我的了!

不过看似这小儿还有不少好东西,若能为我所用,这三界九州,嘿嘿,不过若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我看上的东西只能是我的,从来如此,暗地里观察的商王如此想到。

“夏启和此儿关系似有疑问,好像隐约有丝杀气”

“传令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何种代价,挖地三尺给我探明此儿身份,孤要知道他到底是谁”

“天佑大商,若得此子,一统三界九州,指曰可待,我族夙愿可了,大业可成”

“夏启,这回是你命好,逃了一劫,不过下回,夏定会亡于商手”

血泽之中,鲲苦苦挣扎,但众人关注重点不在他身上,所以没有看见鲲眼中闪过的一丝凶芒。

“这小儿来头必不简单,应该是古籍之中记载的天生圣人,身上必有异宝,必须想法子传信给妖首,从长计议,再做打算”

“我一人估计难敌敌手,战不能,逃不了,不如假意归顺,并不臣服,等待时机,再行反水”

“若这小婴真有大机缘,在他身旁,趁机夺了去也好。”

“先探究竟,试他一试,假意重伤,降了他,待来曰,夺得机缘,好好蹂躏一番,以泄今日之忿,必吃他,以血奇耻大辱”

“多亏是在血泽之中,这丹药虽猛,也以化去多半,总有一日,必教这小儿尝尝这痛苦,到那时,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故此,鲲大吼一声,看似将要冲上前去,鼓起惊人的气魄,要与武观拼死一搏,其实他留了个心眼,并未上前多远,离武观还有些距离,看着武观将要动手,立马乞降。

“大神饶命,小人愿降,为您做牛做马,随意驰骋,任劳任愿,不敢有二心”

“您教我向右绝不回左,杀人放火还是撒泼打滚绝无二话,不皱眉头,唯命是从”

“让杀谁就杀谁,让抢谁就抢谁,好东西都是您的,不管是宝物还是美女,都是您的,不是也是”

鲲看着武观身前漂着的那把血光弥漫,煞气冲天,一看就不好惹的四十米大刀,心有余悸的说到。

“这小婴充满古怪,身上必有许多奇物,送死的事让别妖去做,我就等着捡宝贝好了”

“爷爷不是怕死,只是要留得青山在,这才是聪明的办法”

“这小婴儿估计是上好的补品,比我见过的奇珍要好上千百倍,找准时机,把他吞了,宝物一拿,妖首会第一的位子非我莫属”

“这好东西都是我的,不能让其他妖得去”

鲲暗地里已经把武观当做了大补药,把他视做自己的东西。

守在自己宝贝身边一点没错,谁要抢就灭了谁,鲲是这样认为的。

……

武观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大刀又瞅瞅不远处的鲲,至于夏启,一脸震惊的又向后退了几步,生怕武观一时暴起把自己一刀两段,至于杀气己经消散了。

“这把长刀好生危险,必须离这魔头远些”打定主意,夏启向武观说到“吾儿,这畜生要杀要养,随你做主,为父不会干涉,先走一步,回去疗伤”

武观依旧一脸黑线的看着大刀,十分郁闷。

夏启遁去,没有回头,但仇恨的种子己发芽,必除武观。

鲲收起了凶气,一脸无辜看着武观,在脑海中消灭武观千亿次。

一旁躲着的商王冷笑一声“夏启与这武观必有一战,孤就给他们添添火,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再动手一举拿下,不迟”“当务之急是要与夏人和解,不能在此久留”商王也遁去。

去时商王命令手下把这一切一字不差传播于三界九州每个角落,必要人尽皆知,不留死角。九州生灵,闻之皆惊,三界大能,蠢蠢欲动。

……

南方数千里外,海上一仙岛,一钓鱼老翁长叹一口气,神情十分凝重,最后说了一句话。

“一念永恒,谁能阻之,非圣非魔,超脱物外,当皇沦寇,造化使然,管不了也不能管,是福是祸,随他去吧”。

“传言,莫生事端,老朽不动,谁人敢动,敢动者即为吾之敌,不死不休,静等那个时候就好”

“谨尊老祖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