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宋大官人(西门庆吴月娘)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霸宋大官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明皿

角色:西门庆吴月娘

简介:宅男蒋伟明回到北宋末年,成为了阳谷县的恶霸西门庆大官人
他勾结权奸,霸占了阳谷县;他伙同梁山,霸占了祝家庄;他仗势欺人,霸占了扈三娘……但是,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因为他的终极目标,是要霸占整个大宋朝,霸占整个天下!

书评专区

十界梦见:后面人物太多了,尤其是那个名字多的一比的死神,真亏作者能分清各个人的名字和关系

临渊行:立意优秀,格局狭小,人物都写活了,但又都活在十年前。悬念和转折不少,但当这些元素密集到一定程度就相当于平铺直叙,千层套路把精心设计的包袱硬生生变成让人毫无期待地自带高能预警。当然,宅猪就是宅猪,实力和用心程度还是稳得一批,当成牧神记plus看也毫无问题。

火影之最强卡卡西:二设也没意义,开挂又削弱,一直有对手,把修仙升级小说的爽点给搞反了,一身挂打NPC都吃力的感觉

霸宋大官人

《霸宋大官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伸冤(上)

东方开始发白,月亮消失了光辉,整个天空逐渐变成玫瑰色。

清晨时分,原本忙碌而寂静的阳谷县随着三个人的进入而立刻陷入了嘈杂。这三个人一个是一身白衣的西门庆,另两个则是他的小厮西门玳安与西门平安,如果只是他们三个人并不足以引起骚动,而是西门庆身旁的两个小厮手中举着的幡杆,幡布上写的文字引起轰动。

西门玳安举着的幡杆上书着:草菅人命天良泯灭!

西门平安举着的幡杆上写着:乱杀无辜国法难容!

这两句话是西门庆写的,蒋伟明前世生于中医世家,并且精于书法。幼年时受祖父教导,默背医书,精通国学,又习练书法绘画,先学黄庭坚,后学薛稷,再学王羲之,就是宋徽宗的瘦金体,也临摹过,后又变其法度,颇有所成。笔走龙蛇的两行字中包含了戏谑,笔锋之间就越发的显得苍劲有力。

当西门玳安和西门平安雪举着幡杆到了阳谷县最热闹的十字街口,刑杀两个乞丐的刑场,当两面大幡杵在两具身首分离,鲜血都已经发黑的尸体旁时,立刻引来了无数街道两侧为生计而忙碌的百姓的围观。

西门庆走到那两具可怜的尸体旁才站了一会儿,立时一群腰悬腰刀的捕快蜂拥而至。

“原来是西门大官人,你要做什么?难道就敢公然对抗国法,不怕死吗?”捕快头刷得一声,拔出了腰间明晃晃的,带着寒意的腰刀,指着西门庆怒喝道。

西门庆没有说话,从怀中取出笔砚,脱下外衣,大笔一挥,在自己雪白的外衣上大大的书写了一个大大的“冤”字,并拿在手中,展示给围观百姓一览,高声叫道:“青天大老爷,冤枉啊!冤枉啊!”

就这两声冤枉,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那捕快头一看形势不对,对身旁的一个捕快使了个眼色:“快去,告诉右卫相公,吴左卫的女婿西门庆领着家里的奴才来给那两个乞丐喊冤来了!”

正当一个捕快去给方右卫报信的时候,忽然,只见从寨门的方向有八个人抬来了两口棺木向这边疾跑过来。

捕快头刘捕头大喝道:“哪里来的鸟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右卫相公的告示吗?这两个乞丐是摩尼教的贼人,不准收尸!”

西门庆昂然道:“官爷,你凭什么说这两个可怜乞丐是摩尼教的贼人,你可有证据吗!”

“右卫相公说他们是,他们就是!”刘捕头一面说着,一面瞪着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扬着腰刀向西门庆缓缓的走去。

西门玳安一见那捕快头要来硬的,紧张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刘捕头冷笑一声:“右卫相公有令,谁给这两个乞丐收尸,就以摩尼教的贼人论处!”

“刘捕头,好威风啊!”就在这时,只见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人,那人头戴卍字头巾,头巾上加着紫绸风披,身穿白绿绣花绸衫,腰系紫白色玉带,足穿红锦薄底便履。这说话之人不是阳谷县左卫千户吴章又是谁!

“是是左卫相公。”

吴章瞪了一眼那刘捕头,正要说话,又听见一个声音问道:“是谁胆大包天,胆敢为摩尼教的贼人收尸啊?”

吴章听了声音不用看也知道,这人正是阳谷县的右卫千户方奎。

方奎一身戎装,一派官威,身后跟着一个书办,听见吴章说话,当然知道吴章来了,但他还是装作大惊小怪的样子道:“哟,原来是左卫相公,是那阵风将左卫相公吹到这杀人的法场来了?”

吴章久历官场,最是听的懂一语双关的话来。方奎的话里面显然有揶揄之意。虽然他对自己女婿的主意拿不准是成是败,但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微微一笑:“清早没什么事,就来逛逛,没成想却见了这档子事,又见右卫相公手下的捕快要行凶杀人,怕只怕他杀错了好人,坏了知县相公的名声。”说着,吴章转头对西门庆道:“女婿啊,你这是唱得那出啊?这两个乞丐与你无亲无故,你给他们收的哪门子尸啊?”

这是西门庆和吴章商议好的对话,西门庆当下道:“岳丈大人,正所谓路不平旁人踩。这两个乞丐,乞讨为生,食不果腹,受尽白眼,本就可怜,却被无辜的杀害了,还不能收尸,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待吴章接话,方奎道:“谁说他们无辜来!他们是摩尼教的贼人!”方奎说到这里,心中暗暗一喜:好,你西门庆要给他们收尸,那老爷正好将你们一家老小,一网打尽,那你家的财货、娘子、奴婢,也就是老爷我的了。当下大叫一声:“左卫相公,这两个乞丐乃是摩尼教的贼人,证据确凿,知县相公有令,要将他们曝尸三日,正是为了威慑贼人,本官有言在先,谁给贼人收尸,与贼人同罪,可是你家这三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与朝廷的法令作对,你说他们这不是找死吗!——来人啊,给本官将他们拿下!

一群捕快如狼似虎的冲向西门庆和西门玳安、西门平安三人,正要动手拿人,只听西门庆道:“且慢!”

方奎知道,吴章今天绝对不是无事而来,他也正想当着吴章的面,当着围观百姓的面将西门庆治成通贼之罪,只要今日将他治成了贼人,众目睽睽之下,他吴章本就有通贼之嫌,如果西门庆这罪治成了铁案,他吴章还跑得脱吗?

当那伙捕快正要拿人之时,西门庆一喊,方奎当下叫道:“停下,看这西门大官人还有何话好说!”

西门庆昂首挺胸的问道:“右卫相公,你为什么要杀了这两个可怜的乞丐?”

方奎冷然一笑:“他们是摩尼教的贼人!朝廷有圣旨,摩尼教的贼人,格杀勿论!”

“右卫相公,凡事总得讲个法吧。”西门庆指着方奎道,“你一身官袍,一派官威,我们这些小民都知道你是阳谷县的右卫相公。你说那两个被杀的是摩尼教的贼人,你总得有证据呀!你说是摩尼教的贼人,请问,你有何证据?”

“他们自己都已然承认,还何须还要本官拿什么证据!”方奎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自己承认的?两个乞丐已经被杀,死无对证。你要说他承认了,小民也可以说他没有承认。”

“哈哈,死无对证,好一个死无对证。”方奎冷笑一声,“西门大官人!如果本官有他们是摩尼教贼人的证据,你当如何?”

“好啊。”西门庆道:“只要右卫相公有证据,让小民相信他们是摩尼教的贼人,小民说话算数,立刻收下幡杆,给右卫相公磕头认错。”

“只是收下幡杆,磕头认错就行吗?”方奎冷冷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吴章。

“右卫相公还想要怎样?”

“你煽动刁民,为贼人收尸,就是与贼人同罪!”方奎说这话时,一脸的杀气。

“行,只要右卫相公证据确凿,小民甘愿领罪,把小民斩首示众,小民也毫无怨言。”

“好。”方奎显得十分的兴奋,他又看了一眼吴章,道:“左卫相公,你家女婿说的话你可听见了?”

吴章料定方奎在杀人以前绝对将文章已经做足了,他没想到西门庆会将话说得这般的绝,他看了一眼西门庆,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道:“本官都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