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都市小神医最新章节林飞小红在哪看?

小说:超级都市小神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好吃的香瓜

角色:林飞小红

简介:【三百万都市精品】获得神农葫芦,做超级神豪林飞凭借神奇的种植空间以及神奇种子,纵横逆袭想变强,我一颗灵果下肚,灵气炼体,分分钟修成筑基想变长,我一株仙草炼化,壮阳补肾,说话间就一柱擎天兵王想刚我?杀手想杀我,谢谢,我一根手指头教他们做人富二代想搞我?大老板想阴我?钱多就牛逼?待我仙果仙草一出口,十亿百亿砸死你

书评专区

我不是天王:不去好好拍电影电视剧,就他么的刷微博,参加音乐综艺,一心想做流量咖,你不知道在娱乐圈综艺咖,流量咖是进不了影视圈的主流资源的,一门心思搞流量,哪怕你帅过吴亦凡,照样赶你出去影视圈,更何况你一个离婚中年男人,还长的不帅,非得去做微博的流量小生,一星不送

成为了道医之后:本来挺喜欢这本书的,一些小瑕疵比如提前把江南西道的简称江西拿出来,白银提前货币化这些我也能忍。但没想到作者写着写着就漏了屁股:四十五章最后几段作者的私货实在恶心至极。张嘴就是“据说李家也是鲜卑和汉人的混血,融合了汉人的浪漫,也有胡人的勇武”“娶自己儿子的老婆,娶自己父亲的老婆都在这个王朝发生过,这是少数鲜卑族的习俗,汉人是没有的”“混血儿长得都还不错”……各种神论简直信手拈来,看的我无力吐槽。拜托逆民主义者们去看看史书吧,李世民曾祖那一辈的8个祖先里(李渊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及窦皇后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知的三个母系全部是汉族士族:吴兴姚氏,清河崔氏,安定梁氏,还有一个未知,但是没有记载进入史料说明联姻的可能性不大,应该和杨坚的母亲吕氏一样是汉族庶人子女。而父系四个人,首先李渊与窦皇后两个人的爷爷都是汉族贵族——李虎、窦岳。至于李渊和窦皇后的外公:李渊外公独孤信,是投降匈奴的汉人随后又随匈奴投降鲜卑的人后裔,按照父系看属于汉族,文化上先后是汉人☞匈奴化☞鲜卑化最后重新汉化…也就是说,唯一和鲜卑扯得上关系的,只有这个李世民的母亲的母亲的父亲——宇文泰,不过讽刺的是,宇文泰的生母是汉人士族——乐浪王氏,宇文泰的奶奶,宇文泰父亲的生母也是汉族士族——乐浪王氏。不过最讽刺的是,本身宇文这个姓氏…..就是当年投降鲜卑的匈奴部落。最后结论:李世民有1\u002F32=3%匈奴血统,还是母系那边的。这蛮夷血统真是精贵啊,97%都是汉人血统的李世民都能被扯成胡人。至于说混血儿漂亮就更是让人笑掉大牙了,且不提韦唯的几个儿子长得歪瓜裂枣那样,全世界混血混的最杂的当属墨西哥和巴西,你觉得他们个顶个的很漂亮?

屠魔工业:这书的基本设定问题严重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整个世界人类都不足16W ,最大的一个聚集地不到1W人的情况下。 还要保持着自由商业体系运转.有些几十个人存活的小门派还要建厂生产商品卖出去。而且还有足够的销售利润…这么夸张的事情难道有虚拟世界NPC帮忙够买物品?这么离谱的不明经济运转只有远古书商业三国里见过.抛开这个没经脑袋的设定外 是本不错的种田文 给个干草的评价吧

超级都市小神医

《超级都市小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恶心人的婶子

对于这种事情还得问问小红。

小红说道:“猪腰草是最低等级的仙草,在古代一两成熟的猪腰草可以卖一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一百块。”

粗略估计了一下,收获的猪腰草有十斤,十斤等于一百两,总共价值一万。

怀揣激动心情,林飞第二天早晨很早就醒了。

跟爸妈打了声招呼,说去集市有事,林飞把猪腰草放到小背篓里,背起小背篓就赶往集市。

出了村子,背后传来电动三轮车的声音,林飞转身看了一眼,是她婶子郑翠花赶了过来。

来到林飞的身前,坐在三轮车上的郑翠花笑道:“飞子,一大早,干嘛去啊!”

虽然不喜欢婶子为人,但她毕竟是自己的长辈,林飞还是微微笑道:“去集市卖点东西。”

听说林飞要去集市卖东西,郑翠花伸长了脖子,看见林飞小背篓的东西,肥胖的脸上满是不屑:“你就打算卖小背篓里面的野菜?”

出于礼貌,林飞点点头。

看林飞点头,郑翠花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说道:“你别逗婶子了,就你背后的野草在帽儿山一大堆,现在大家日子都过好了,谁还会吃野菜,你还不如拿回家喂猪。”

“你看婶子车子后面是什么?你大伯昨晚在帽儿山打的野猪,连夜杀的野猪肉,镇上人稀罕这东西,这些野猪肉起码能卖七八百。”郑翠花越说越得意,“你大伯是不是很厉害啊,想想你爸给别人搬水泥,累死累活一天才一百块,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对不对?”

浓浓的装逼气息扑面而来,林飞脸色一冷,不再搭理郑翠花,就往前走。

见林飞不搭理自己,郑翠花火了,油门一踩,车子超到林飞身前,把车子横在林飞的前面,寒着脸道:“婶子好心提醒你,你什么态度。你妈没教过你,对长辈要有礼貌吗?”

“也是,你妈是小偷,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样的父母教出什么样的孩子。”郑翠花越说越来劲,眼神充斥着对林飞一家人的不屑。

说他,林飞能忍。但诋毁侮辱他父母,林飞不能忍,他抬手就想给郑翠花一巴掌。

幸亏,郑翠花早有准备,油门一踩,一溜烟的功夫,把车开到离林飞二十米远。

停下车,郑翠花转身喊道:“小兔崽子,本来见你去集市,老娘还想带你一起去。可是你不知好歹,现在老娘嫌你把野猪肉弄脏了,卖不出去。”

一忍再忍,无需再忍,林飞二话不说,捡起石头砸过去,骂道:“叫你踏马嘴臭,老子砸死里,你踏马才是小偷,你们全家都是小偷。”

哐当!石头砸在三轮车的后挡板上。

后挡板应声瘪了下去,这三轮车刚买没几天,郑翠花心疼不已,速速把车开走,骂道:“小兔崽子,你们一家子穷比不是没有道理的,你们这种下等人只配走路,不配坐车。”

经过郑翠花一闹,耽误了不少时间,林飞加快脚步往集市赶,早晨是集市人流高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