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山村小神豪最新章节张铁生周婷婷在哪看?

小说:重生:山村小神豪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断欲

角色:张铁生周婷婷

简介:返璞归真,眷恋田园
百亿富豪张铁生,意外重生回到30年前的乡村
爱情,家庭,事业,统统归零,所有的一切不得不重新起步
他要改变命运,挑起家庭重担,挽回初恋,再夺首富宝座,活出别样人生

书评专区

七星彩:明月珰的女主都是胸大腰细大长腿(作者原话),心甘情愿跪男人,在晋江也算独一份了。

从艺术家开始:【未完结】个人仙草级幼苗,就是对于我来说好看skr!男主艺术贩子、时空的搬运工设定,说白了就是抄平行世界大师的作品。但行文发展流畅舒爽,唯一缺点就是非常非常的幼,作者赶紧的更新冲鸭。又及,推荐这个老作者的《宅师》,都是记忆点满满的赞叹

读心高手在都市:情节太混乱,不明所意

重生:山村小神豪

《重生:山村小神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张铁生缴纳了住院费,父亲的手术第二天进行。

张大栓被推进手术室,他跟妹妹彩玉在外面等。

刚刚坐下不久,外面呼呼啦啦进来三个人。

正是大哥金生,二哥银生,还有三哥铜生。

“老四,爹怎么样了?”三个哥哥气喘吁吁问。

他们刚下长途车,从工地告假回来的。

“已经进去了,正在做手术……”

“那住院费呢?需要花多少钱?”

“八千!”

“啊!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前几天住院费就花光了所有积蓄。”

金生很害怕,他们在工地挣的钱,已经全部邮寄回家。

张大栓没手术,就花了差不多四千。

“我也没钱,回家的车票都是借钱买的。”银生说。

“我更没钱,工资还没结算。”老三铜生也把脑袋摇得像一只筛面的萝。

三兄弟一个个愁眉苦脸。

“你们别吵了!四哥已经把住院费交了!瞧你们几个没出息的样子?”彩玉冲三个哥哥鄙夷一声。

“啊!老四,你从哪儿弄来的住院费?”三个哥哥惊讶地看着他。

“卖枣子赚的,哥,不用你们发愁!”

张铁生将两手揣在胸前,脸上波澜不惊。

此刻,根本不用为钱发愁。

只是担心父亲的手术能不能成功。

六个小时后,张大栓被推出来,昏迷不醒。

医生摘掉口罩,张铁生赶紧扑过去。

“医生,我爹的手术怎么样?要不要紧?”

“放心,令尊的手术很成功,拆线后半个月就能出院,以后只要注意增加营养,再活五十年没问题!”

“医生!谢谢你,我给您跪下了……”

扑通!张铁生赶紧给医生下跪。

整个心终于放回到肚子里,泪流满面。

一天的乌云散了,父亲重获新生。

他改变了命运,挽救了爹的生命。

重生真好!爹能活着……真好!

“孩子,快起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医者父母心……”医生赶紧搀扶他。

傍晚,张铁生跟彩玉要回家拿东西。

走出医院大门,他长长吁口气。

感到天是蓝的,水是绿的,世界无比美好。

这个年代,人们还比较淳朴,没那么多套路,医生一般不收红包。

刚刚一脚踏进门,忽然,村子里的大喇叭响起。

那是旮旯村村长徐福贵的声音。

“全体群众注意了!咱们村南山的荒地要承包出去。有愿意承包的,到大队部来报名,进行竞拍……”

张铁生忽然一愣。

“彩玉,赶紧做饭,饭后我要到大队部去一趟。”

“哥,你去干嘛?”彩玉问。

“大队部要承包土地,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但跟咱没关系。”妹妹默然说道。

“还没去,你咋知道没关系?我想承包!”

“啊!哥,南山那块地,可不好管理啊!”彩玉吓一跳。

虽说她年龄小,可村里的事儿啥都知道。

南山那块地差不多两百亩,没有机井,没有变压器,根本无法灌溉,而且是荒山。

种啥都不划算,成本都收不回来。

大队早想承包出去,可惜至今没人接手。

张铁生不管三七二十一,非要弄到手不可。

饭后,嘴巴顾不得擦一下,他立刻站起来直奔大队部。

大队部里人山人海,来了好多村民,熙熙攘攘。

二狗跟永红也在其中,他俩是开车给周婷婷送完枣子赶回来的。

“注意了!大家注意了!肃静!”村长徐富贵叼着烟卷,使劲敲敲桌子。

“南山的那块地,大队要承包出去,每亩起步价十块,有愿意的可以竞拍,现在竞拍开始!”

话声刚落,有人立刻呼喊:“八块!”

“我最多给六块!”

那是二狗跟永红在捣乱。

“住嘴!你们两个二百五,不准胡闹!一边呆着去!”徐福贵冲他俩瞪起眼珠子。

不包就不包吧,价格还往下拉,老村子气得胡子翘起老高。

“富贵叔,那块破地高低不平,也没水井,到处是瓦砾,啥都不能种,根本没人要!”二狗说。

“是啊,倒贴钱都不要,还给大队钱?傻子才会承包呢。”永红也在底下嗤嗤发笑。

轰!下面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徐富贵立刻弄个大红脸。

旮旯村最近穷得很。

虽说早就分了责任田,家家有余粮,不愁吃喝,可山民的口袋里却空空如也。

大队部也穷得叮当响,写标语买油漆的钱都没有。

工作根本无法开展,因此徐富贵不得不将空闲的山头承包出去。

“你不包,不代表没人包,再捣乱,立马轰出去!”老村长非常恼怒。

二狗跟永红立刻闭嘴。

“到底有人承包没有?大家踊跃竞拍啊!”

徐富贵的眼睛不住在人群里乱扫。

所有的群众全没抬头,根本不稀罕。

“富贵叔,我来吧,请问怎么签约?”

只有张铁生一个人举起手。

徐富贵的眼睛里立刻闪出惊喜:“好说好说,大侄子,你想怎么承包?多少年限?”

“我想承包一百年!每年年底缴纳承包费!”

“啥?一百年!”

吧嗒!徐福贵嘴巴上的烟掉在地上。

不仅仅在场的人惊讶不已,随后跟来的彩玉也瞪大眼睛。

“哥!你疯了吧?别人都不要的地,咱也不能要啊!”妹妹使劲拉了下哥哥的衣襟。

“哥没疯!放心,我能管理!”张铁生又是微微一笑,根本没在乎。

“铁生,君子无戏言!你年龄小,嘴上没毛,说话不牢,要不要你爹拍板?”

徐福贵还不信,觉得他也是来捣乱的。

“富贵叔,我张铁生大丈夫男子汉,一口唾沫一个钉!说承包就绝对承包!”张铁生拍着胸口保证道。

“那你能出多少钱?”

“底价是每亩十块对吧?”

“对!”

“我出二十,两百亩地一年四千,一百年是四十万对不对?”

“算术不错,就是四十万!”

“那好!合同拿来,我立马签约,这是明年的承包费!”

啪!张铁生将四千块砸在大队部的桌子上。

轰!下面顿时一阵喧闹,所有的群众议论纷纷。

大家都觉得铁生这孩子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要不就是脑子进水,被耗子啃了。

张铁生却冷冷一笑:你们懂个屁!

不用三十年,十年后,这块地比金子都值钱!

他有个完美的计划,绝对可以发大财。

缺的就是一块地。

正瞌睡呢,来个枕头。

苍天有眼,助我功成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