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开局往死里坑白富美(叶枫秦雪)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神豪:开局往死里坑白富美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忆笙的小跟班

角色:叶枫秦雪

简介:【神豪】+【系统】+【腹黑】
被老妈逼迫相亲,原本以为是一个知书达理,文质彬彬,学富五车的淑女博士,可没想到加了联系方式后,没想到相亲对象竟然是这样的……

书评专区

打穿steam游戏库:通篇都是自己引经据典的二设。剧情?没有。故事?不需要。同人?想起来了把原主角拎包出来装几章逼,齐活了。

法术痕迹鉴定科:看到第二篇,弃了。写的不错,只不过我看书为消遣没必要看些虐心的东西给自己添堵。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对于蠢逼而言这本书可以极大程度地增加满足感和优越感,并以此吹逼,当然他们肯定不认为自己看的是坨死蛆消化后拉出来的大粪。这句话不是我说的,但我完全同意。

神豪:开局往死里坑白富美

《神豪:开局往死里坑白富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两个保安找上门来,被叶枫两三句话就打发了。

这也没什么难的,两个保安的任务是不让叶枫去追牧沐和秦雪,叶枫直接回了一句,今晚我在这睡,还有什么问题吗?

保安一听,人家都在这睡了,那还能有什么问题,客道了两句,就离开了。

等保安离开后,叶枫拿出手机,对着两套衣服,一顿猛拍。

最后选了一组不错的照片,给江秀兰发了过去。

拨通电话,不等江秀兰开口,叶枫就先发制人。

叶枫:“老妈,你给我介绍的是什么人啊!我一世英名都差点毁了!”

江秀兰:“你乱七八糟的在说些什么,你去见相亲对象了?”

叶枫:“见啦,凶险万分啊!老妈,你知道吗?那女人是干特殊行业的,说通俗点,就是风尘女,您明白吗?”

江秀兰:“什么?这怎么可能!臭小子,你是不是在骗我,又想找茬躲避相亲是吧。”

叶枫:“老妈,你这就冤枉我了,我真见了,而且说的句句属实,刚才您不知道有多凶险,上来就脱衣服,还好我机灵,把她忽悠走了。”

“否则您儿子就失贞了,你要不信,看看微信,我把她的衣服都拍下来了。”

江秀兰:“真有这事?你等等,我看看。”

时间不长,江秀兰回应了,“还真有一套衣服,不过,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人家的衣服,你不会是在哪个服装店拍的,忽悠我吧。”

叶枫:“我就这么不值得您信任吗?您要是不相信,可以拿着照片去问问邻居。”

“对了,我这还有微信记录呢!我给您截图发过去。”

说着,叶枫又把聊天截图,给江秀兰发了过去。

江秀兰看完后,立刻急了,“好小子,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啊!这几年你背着我没少干坏事啊!”

“咱家的家风都被你给破坏了,你等着,回来我饶不了你。”

叶枫满脸黑线,“老妈,我这是忽悠她的,怎么您也信啊!”

江秀兰:“别扯没用的,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不行,不能让你一个人逍遥法外,回头我就给你派个眼线过去。”

叶枫欲哭无泪,“这事再说,现在的重点是相亲对象,您也看到了,不是我胡诌,是真的。”

“老妈,相亲真的不靠谱,以后您别折腾这事了,我保证,年底一定给您带回一个儿媳妇,行吗?”

江秀兰:“真的?”

叶枫:“我发四!”

江秀兰沉默了几秒,“行吧,你要是能做到,我就不张罗了,但年底要是看不到儿媳妇,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叶枫干笑道:“保证完成任务。”

江秀兰:“行,就这样吧,我得去找邻居去,这都介绍的什么人啊!我白给她送了那么多营养品了。”

叶枫阻拦道:“老妈,事情过去就算了,您别找人家去,街里街坊的,闹僵了不好。”

“这是你别管了,挂了。”

叶枫见老妈挂断了电话,无奈的叹了口气,“哎,这就不能怪我了,我尽力了,要怪就怪你们玩的太过火了。”

其实叶枫早就发现牧沐和秦雪不是风尘女了,虽然他没找过风尘女,但也听说过啊。

哪有风尘女玩这个套路的,给钱就行了呗。

叶枫猜测,八成这两个女人,也是被逼着相亲,才会出此下册。

“我是躲过去了,至于你们……只求多福吧。”

“不过,该说不说,这两个人的身材是真的好。”

……

江秀兰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去了楼下,找邻居理论。

敲门,一个中年妇女开了门,李婶。

“秀兰啊,你怎么来了,快请进。”李婶热情的将江秀兰让了进来。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些天江秀兰的营养品,没有白送。

到了客厅坐下,李婶给江秀兰倒了杯茶。

客套了几句,江秀兰才步入正题,“李姐,这些日子给我们家小枫张罗对象,您受累了。”

“呵呵,什么受累不受累的,我们街里街坊住着,关系有这么好,帮点忙算什么。”

李婶笑着说道:“对了,两孩子见面了吗?谈的怎么样?”

江秀兰笑了笑,“李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了,这个事……哎,谁能想得到呢。”

“秀兰,你这是怎么了?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的性格,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是不是两孩子谈的不好啊。”

李婶看江秀兰的神色,就知道里面有事,但也猜测不出来。

江秀兰笑着说道:“李姐,咱们邻居这么多年了,有话我就直说了,您可别多心,我没有冲您的意思。”

“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有话直接说。”

江秀兰也不在藏着掖着了,就把叶枫说的事,还有微信截图,都给李婶看了。

李婶一看,直接炸毛了。

“这不是坑人吗?”李婶气愤道,“秀兰,你放心,这事我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我那亲戚,她这种女儿也好意思拿出来,我非要她给我个交代!”

江秀兰见李婶真生气了,赶忙劝说道:“李姐,你也别太焦急了,好好问,别出现什么误会。”

“说实话,我看那丫头的照片了,不像是那种女孩。”

“行了,秀兰,这事全看我了,我必须要个交代,没有这么坑人的!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有脸见人吗?”

李婶气愤的拨打了远房亲戚的电话,也就是秦雪的妈妈……

李婶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都没有接通。

“怎么没人呢?”李婶看向江秀兰,“秀兰,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做主,等一会我继续打。”

江秀兰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她笑道:“李姐,你也别急,可能中间有什么误会,都是实在亲戚,别弄生分了。”

“还是我秀兰妹子通情达理啊,哎,这么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了,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事呢。”

“雪儿那丫头我见过,曾和我家蕊蕊在一所大学,她们就差两届,你不知道,蕊蕊可崇拜她了。”

“出国留学,还是听了她的意见呢,哎,真是想不到的事。”李婶叹息道。

“没关系,两孩子成不成的无所谓,主要是孩子别走错路。”江秀兰微笑道。

“说的是呢,反正这事我管定了,这事要是真的,我就负责到底,不行,我把蕊蕊介绍给小枫,咱们也来个亲上加亲!”李婶笑道。

“咯咯,那敢情好了,我可喜欢蕊蕊了。”江秀兰笑着迎合,不过,并没有往心里去。

邻居聊天,就是一说一笑的事,指不定哪句话是真的呢。

现在江秀兰还是想着秦雪的事,她对秦雪的印象是真的不错。

“要是有什么误会就好了。”江秀兰心道。

另一边,牧沐和秦雪逃出来后,直接扎进了另一个房间。

进入后,牧沐反手把门关上,耳朵贴着墙壁,听外面的动静。

秦雪惊魂未定的问道:“没追来吧!”

牧沐听了片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没动静,应该是没有追来。”

听到牧沐的话,秦雪也是松了一口气,瘫坐在了地上。

着实的缓了一阵,秦雪和牧沐才平复了情绪。

“沐沐,我可被你害死了,长这么大,我都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这要是让我妈妈知道了,非得打死我。”秦雪埋怨道。

牧沐也觉得对不起秦雪,她抱着秦雪,撒娇道:“好雪儿,我错了,你别生我气啊。”

“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这么厉害啊!好家伙,就他整的这一出,能横扫十分之九的男人。”

“哎呀,你能不能别提这件事了。”秦雪红着脸,“真丢死人了。”

“好,不提了,不提了。”牧沐怕秦雪真的生气,赶忙停止了话题。

秦雪见牧沐满脸歉意,也不好追求了,毕竟也没出什么大事。

“行了,我不怪你了,虽然这件事挺丢人,但……还蛮刺激的。”秦雪笑着说道。

“哈哈,是吧,我就说,这家伙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虽然有点狼狈,但结果还是好的。”

“雪儿,说真的,你可以……”

“打住!”秦雪抬起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听你的了。”

“好吧……”牧沐吐了吐舌头,而后从包里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你又想干什么?”秦雪怕牧沐又出什么幺蛾子,赶忙制止。

“我给小萍打个电话,让她给我们送衣服来啊,我们这样怎么出去啊。”牧沐嘟着嘴说道。

“哦,这事啊,那你打吧。”秦雪站起身来,准备到卫生间洗漱一下,刚才又紧张,又疯跑,她脸上都是汗水。

刚到卫生间,手机就响了,是她妈妈打来的电话。

秦雪顺手接听了电话,“妈,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啊,有什么事吗?”

“雪儿,我有个重要的事忘了和你说了,琅县有咱一个远房亲戚,论起来,我叫表姐,你叫表姨,记得吗?”

秦雪:“琅县的表姨……哦,您说的是蕊蕊妈吧。”

“对,就是蕊蕊妈。”秦雪妈妈笑道,“今天早晨,你表姨给我打电话了,说要给你介绍一个对象,我把你微信推给她了。”

“这小伙子不错,照片我看了,家境也很好,是开连锁超市的,你一定要好好相,知道吗?”

秦雪一听又要相亲,吓得手机差点掉了,紧接着就一阵阵头疼,她可是刚从相亲现场逃出来啊!

而且还是以现在这个狼狈相逃出来的。

“妈,我真是不想相亲了,您就别为难我了,行吗?”秦雪郁闷道。

“这孩子,你都二十八了,还不着急,在大点,你生孩子都是问题!”

“听妈的话,叶枫这小伙子真是不错,今年二十五,我给你们算了,你们的生辰八字特别的合。”

秦雪郁闷的要死,“妈,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讲究生辰八字,再说了,他比我小三……”

猛然间,秦雪愣住了,

“妈,你说的相亲对象叫什么?”

“叶枫啊!怎么了?”

啪!手机掉在了洗漱台上,直接摔关机了,秦雪整个人都傻了。

我勒个亲娘哎!这回真是出大事了。

“怎么了?”牧沐听到动静,进入了卫生间。

秦雪转头看向牧沐,都快哭了,“沐沐,完蛋了,那个叶枫是我表姨给我介绍的。”

“什么!”牧沐也傻了。

完了,这回事可大了,要是秦雪妈妈知道了她们干的疯狂事,还不得犯了心脏病。

“怎么办!怎么办啊!沐沐!”秦雪现在彻底慌了一点主见都没有。

牧沐也是抓耳挠腮,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在这时,牧沐的手机响了,她低头一看,吓得手机也差点脱手。

“雪儿,阿姨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