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开局忽悠女娲娘娘(女娲娘娘宁战)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洪荒:开局忽悠女娲娘娘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懒人王很懒

角色:女娲娘娘宁战

简介:穿越洪荒时代,开局系统就炸了
洪荒正处巫妖量劫时代,宁战顿时慌了
他一个普通人在洪荒,这特么谁顶得住?
幸好,女娲娘娘来了……

书评专区

黄蒿之内:这本书的书评区让人有点小小的感动。虽然教材上从没有直接写明所谓的清军入关代表了什么,但是从那些杂闻消息上,那只言片语的文字狱中或许能与太多年前胆战心惊的文人们共鸣。一个坐在皇位上,警惕的看着所有人,蜷缩在金碧辉煌宫殿里的自卑以至于自负的皇朝。王座之下,是怎样的场景哪。可以不为了摘星辰而翻高山,可以不为丧钟撒热血,可以独善其身走天下。但是不可以入漩涡而助为虐。我从不行善,但也从不向最脆弱的伤口捅去来自同类的锋利一刀。

我是一个原始人:无金手指。楼下那几个乱喷的建议去看斗破苍穹,你们肯定喜欢得批爆

长生捭阖录Ⅱ:顺天:还更新么???

洪荒:开局忽悠女娲娘娘

《洪荒:开局忽悠女娲娘娘》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再尝尝这个,我的族人酿的果子酒,和烤肉一起那才叫绝配。”

宁战小心的伺候着,洪荒世界能穿着华丽的都是牛人,更何况还是女娲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女?

当然,你不要以为宁战是为了抱大腿,他只是在潜意识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和嬌又更进一步、更深一层次的交流。

啧啧啧,这大白腿,这杨柳小细腰,这……

上辈子就是二十年单身狗的宁战,有点飘,哪里见过这么美貌的仙子。

老话怎么说来着:女人不醉,男人怎么有机会?

然而,一坛子果酒下肚,女王娘娘还是面不改色。眼睛又下意识的瞄了一眼银狼的尸体。

宁战立刻会意,屁颠屁颠的又卸下一只狼腿,填了一点柴烘烤。

心理也泛起了低估:

漂亮的女人他现在养不起,就冲嬌现在的饭量……麻蛋啊,足够毛豆那个傻大个吃三天了。

得迂回一下策略了,整理了一下语言,宁战突然装的极其可怜,“我们人族是女娲娘娘创造出来的族群,现在处在食物链的顶端,沦为妖族的食物,还望小姐姐传我一个自保的良方,让我能保护我的族群平安繁衍。”

看得出来,嬌为人和善,能做女娲娘娘的贴身侍女,估摸着怎么着也要金仙打底吧,随随便便从指甲缝里漏点什么,就足够人族受用无穷了。

“……”女娲娘娘明显一愣,随即苦笑了一下,“道,不可轻传。而且你们人族身子骨太弱,很难修炼的。

我可以和巫族的后土圣人打个招呼,给你们多加庇护。也可以给你留下一块玉牌,妖族见到玉牌也都会退避三舍,足以保护你和你的族人平安。”

“我知道,法不可轻传。我愿意给女娲娘娘在人族建造金身,一代一代供奉,为女娲娘娘增加业绩,换取一些低等级的功法。”宁战还是没有放弃。

“我吃了那你的烤肉,喝了你的果酒,就沾染了因果。但不是我不传你修炼法诀,而是……”

女娲娘娘叹了一口气,“我出生就是圣人……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大罗金仙。我不懂所谓的低级的修炼功法。”

女王娘娘觉得,自己不能太打击这个人族的小家伙,自己在怎么压低修为,在怎么菜鸡,也就是大罗金仙了。

哎,想不到,把自己说的弱一点,如此之难。女娲娘娘心里苦啊。

洪荒的修炼分地仙、天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圣人。

你特么出生就是大罗金仙,这是气谁呢……

“我……”

这嗑没法唠了,你唠点人嗑咱们有可能还是朋友。

哎,叹了一口气,宁战的精气神也萎靡了不少,“我知道,人族难。但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恶其匹夫……我都懂,慢慢来吧。总有天,我会敢动上苍,赐我人族修炼的法门。”

哦?

天降大任于斯人……

这不是就是当年混沌传道的时候,众圣人的核心修炼精神吗?

可现在全变了,大家都说圣人之下皆蝼蚁。巫族安于现状,妖族浑浑噩噩,内斗起来,却一个比一个能掐。

一瞬间,女娲娘娘惊奇的发现,自己圣人的修为门槛隐隐约约有了松动的迹象。

在双眸中,闪烁过那个人首蛇身的法相,突然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光晕,和之前突然得到的混沌之气突然融为一体。法相逐渐变得半透明,蛇身正缓缓的进化,纯粹的脚踏日月星辰的大地之母形象,竟然逐渐的清晰起来……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进化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止,女娲娘娘瞬间掩盖住自己磅礴的气息,就连宁战也没有发现。

“我近日一直心绪不宁,却推演不出来,难道就是面前的这个人族带给我一个大机缘?难道之前在女娲宫的那道混沌之气,真的是他带给我的?”

女娲娘娘秀眉微蹙,一脸好奇的看着宁战,缓缓开口,“我回去之后,帮你请求一下女娲娘娘,如果女娲娘娘被你的诚心感动,保不准会创造出一个适合你们人族修炼的功法。”

“啊?”

宁战的眼睛一亮,站起身对着女娲娘娘一躬身,“宁战带天下人族,谢小姐姐,谢女娲娘娘。”

顿了顿,宁战接着说道,“我族说话也定当算数。只要这次不被灭族,定会建造女娲娘娘金身庙宇,世代供奉女娲娘娘。”

呼……

又是一道气息,从天而降,女娲娘娘就感觉自己凭空多了许许多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玄之又玄的意识。

这……真的是业力!真的是业力!

我苦寻了近百万年寻不到的业力,居然在这个小家伙身上出现了?

越看宁战越觉得惊奇,女娲娘娘最近的烦心一瞬间丢的无影无踪,一脸期待的看着宁战,“我最近还有件烦心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

“小姐姐,你但说无妨。”

“你知道的,我是女娲娘娘的贴身侍女,我发现最近女娲娘娘一直愁眉不展。”

“你说的是东皇太一和帝俊吧?”

“你知道?”女娲娘娘的眼睛一亮。

我特么当然知道,我是穿越者,熟读华夏神仙发展史。

但嘴上不能说啊,“帝俊主张妖族修炼少杀戮,但东皇太一觉得适者生存,人族就是妖族的食物,所以两个人经常干架,还打的你死我活的对不对?”

“是的,女娲娘娘就在为这件事烦心呢。”

“化解内部矛盾最好的方法,就是对外开战。”宁战指了指巫族的方向,“祝融和共工两个人也是水火不相容,打的难解难分,早晚得把不周山给弄塌了。”

“不要妄自评判巫祖,会遭报应的。”

“无所谓的,他们那么忙,哪有时间管我。”宁战顿了顿,“化解内部矛盾,就要一致对外,只要对外开战,一切矛盾都不攻自破。”

“可问题是,妖族没有敌人啊。”

“没有敌人就制造一个敌人出来。”

宁战贱兮兮的又指了指巫族的方向,“妖族和巫族是死敌,早晚得决战,还不如现在就搞事情。大家都是文明人,找个借口,控制好尺度……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