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护花圣手最新章节陈星凯哥在哪看?

小说:女总裁的护花圣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蒙面

角色:陈星凯哥

简介:一纸婚约让土得掉渣的陈星从山里到了城里
师父给的照片太丑,他要退婚!胸前玉佩关乎他的身世,他超绝身手纵横都市
他土得掉渣,可是琴棋书画随你挑;他一身地摊货,可是转头就能开辆跑车;他做贴身保镖被扣工资,可是他可以打阔少赚外快啊!他游戏人间,该糊涂的时候就糊涂,不该糊涂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含糊

书评专区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土著

如意小郎君:古代言情小说。分类在历史,但明显没有任何一点历史的元素。讲个笑话,书里科举分三场,每场考完考官马上审卷,隔天公布成绩,再考第二场。第二场考官审卷一眼就看出这不是第一场考第一的主角的字嘛……想了很久为什么每考一次公布一次成绩,后来我想到了……因为这样就可以装三次逼啊!!主角居然是第一!!主角居然又是第一!!主角他么居然还是第一!!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不得不说作者取名的艺术,这书名烂的一比!不过内容倒是挺好!就是讲穿越者张武天遇到小时候的孙舞空,没错,你没看错,就是孙舞空,龙珠主角孙悟空被作者娘化了,而且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的是作者还让主角张武天跟娘化的舞空发生ooxx之事,更绅(bian)士(tai)的是主角还推到了布玛和娘化的达尔,这也是牛的一比!不过此书最大看点就是主角张武天游走在各个龙珠的平行世界,还开了一场次元大乱斗

女总裁的护花圣手

《女总裁的护花圣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痛的感觉

凯哥招式迅捷狠辣,一刀就奔着陈星的颈动脉而来,这显然是没有留手了。

陈星眉头微微一皱,冷笑道:“架式不错,可惜遇上了我。”

凯哥的匕首抹过去,陈星就不见了。

凯哥的背脊一阵发凉,这一刀在江湖上能躲得开的人已经很少了,这土鳖乡巴佬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就不见了。他没有回头,手腕一转,匕首向身后划去,同样快速简洁,没有犹豫和多余动作。

这一招走的是下三路,阴毒不留后手。但是,同样没有命中目标。

凯哥回过头一看,还是没有发现陈星。

不管凯哥如何动作,陈星都有如附骨之蛆一般站在凯哥的身后。

凯哥咬牙喊道:“一起上!”

脱臼的两个黄毛将西瓜刀换了一只手,跟另一个黄毛一起围了上去。

陈星微微一笑,在刀光棍影中来去自如,只用了五秒钟,就把他们的武器全都卸了下来,然后一人给了一脚,凯哥和三个黄毛都倒在了地上。

陆小佳看不清,也看不懂,刚才还是个脑残一样的乡巴佬,这时候的身姿和神态是那么的从容淡定,在四人的围堵攻击之下闲庭信步,有一种说不出的出尘之感,连那一身乡巴佬打扮也掩盖不住他身上发出来的光芒。

陆小佳张着O形嘴,看傻了。

魅力值简直要爆表了!

这……不就是她梦中的男人吗?

不过,等凯哥和三个马仔都躺在地上的时候,陈星又恢复了一脸的傻缺和土气。

陆小佳:“……”

陈星捡起了凯哥的匕首,摸了摸刀腹的两道血糟,蹲在凯哥的面前,亲切得就像医生询问病人,一脸微笑地说道:“你知道痛的感觉吗?”

凯哥看着陈星一脸的坏笑,知道马上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陈星“噗”地一刀扎在了凯哥的大腿上。

“啊!”凯哥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唉呀,对不起,下手重了一点。”陈星把匕首拔了出来。

陈星又把匕首插了回去,这回确实比刚才用力轻了一些。

“啊!”凯哥又是一声惨叫。

陈星呆呆看着插在凯哥腿上的匕首,疑惑地说道:“不对啊,这回我轻了很多,你看,刀都没有没柄。”

众人:“……”

陈星又拔出了匕首,口中埋怨起来:“平时我是很有分寸的,怪只怪这把匕首……我用不习惯。”

匕首:“……”

“好吧,这回我只用一成力。”陈星说着,又准备插第三刀。

凯哥已泪流满面,拖着重伤的大腿赶紧在地上磕起了头:“大哥,饶了我吧,我知道痛了,很痛!真的很痛!”

“知道痛了吧……师父有云,子非鱼,安知鱼不痛,意思就是说,你不是别人怎么知道别人不痛呢,所以让你知道一下别人的感受。这回你应该知道刀子扎在身上是很痛的吧?”

“知道了,这回真的知道了!”

陈星满意地点点头,笑眯眯地转头看向了另外三个黄毛。

三个黄毛浑身一哆嗦,赶紧挣扎起来跪在地上磕头:“我们都知道很痛。”

“是啊是啊,只有凯哥才这么没觉悟,刀扎人身上能不痛吗?”

“凯哥混江湖久了,是有点麻木了。”

“凯哥知错能改,善摸大烟。”

三个黄毛又开始了议论纷纷。

凯哥:“……”

陈星转头看向了陆小佳,一步步向陆小佳逼近。

“啊,你不要过来啊,我很怕痛的,你不要扎我。”陆小佳花容失色,一直往后退,“咚”一声倒在了床上。

陈星停住了脚步,笑得很贱。

“我怎么会拿刀扎女人呢?要扎也拿别的东西扎。不过,看在你刚才不要伤人那句话的份上,我就不扎你了。”

流氓,这是十足的流氓啊!

陈星转向凯哥,脸色一肃,说道:“在火车站我就看出来了,你不是一个好人。你嘴尖额窄,形象猥琐,双眼之间遥如天际,唇不包齿,重要的是,你脸上还有很多麻子!”

凯哥心里:我有那么丑吗?

陈星右手捏着刀柄,左手捏着刀尖,轻轻一掰,匕首顿时断成了两截。

凯哥几个看了这一下,顿时冷汗在背,这位爷刚才是留手了,要不然咱还有命在吗?

陈星冷哼一声:“若是再给我看见你们欺侮良善,有如此刀!”

陈星说完,把两块饼和那一小包长针装回干粮袋,挎在肩上,一脸严肃,眉头微锁地走到了陆小佳的面前。

魅力男又回来了!陆小佳顿时一脸花痴状。

陈星很严肃地对陆小佳说道:“刚才真的是你赢了,你的……是真的。”

陆小佳满头黑线看着陈星离去的背影,心里念叨着:“劈死他!劈死他!这个臭流氓,别让我再遇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