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武大帝最新章节左星尘左王妃在哪看?

小说:星武大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一品带刀麻雀

角色:左星尘左王妃

简介:我爱至真,我梦至美,为家人为梦想,我将以尘埃之躯,战遍万界星空!人生是一场宿命,打破桎梏,我要追求永世的逍遥!

书评专区

我在异界是个神:\u003C我的小人国\u003E的跟风作,文笔还差

吾皇万岁:点的五星,针对给上来就打零分的拉动下平均分

带刀禁卫:模仿光荣之路就算了,能模仿好的地方吗,光荣之路的作者喜欢给男主弄个狗名,这书作者也搞个狗名,叫dog不行还叫斯怒比?不到一个月长了快20公分,这挂开的能带点脑子吗。

星武大帝

《星武大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点星,逆天之举(二)

长叹声中,五位嫡长支老者直瞪瞪地盯着左星尘,目光焦虑不安,五长老是个急性人,更是坐都坐不住,几次跳起身来,又被身边人按住。

五长老身材矮小,脾气暴躁,心地却最为纯良,左星尘呆傻之后,他非常难过,左王出事后,更是时常跑到摘星阁,暗中保护着左星尘。

“三少爷,吃了这颗无花果,就马上演武场吧!”五长老从怀里珍而重之地掏出一只赤红色果实,递到左星尘手中。

左星尘一怔,明显看到五长老的手,抖得厉害。

“五爷爷,这莫非是李天王的霸血无花?”

帝国李天王,培养了一棵无花果树,每天以星渊的蛟血蛟肉培根,想培养出天龙无花果来,帮助自家子弟沟通星辰,打下无上基础。

这小小的一颗,万金难求!

五长老微微点头:“快吃了它,希望能有大助力!”

左星尘伸手接过来,只觉得这小小的果实,千万斤沉重。

“五爷爷,我听说您有一颗千年雪参,药王说过能续您十年寿数,我想见识一下,您拿出来吧。”

五长老老脸微红,摆了摆手。

“……早丢了……找不到了……”

“是丢到李维天的天王府了么?五爷爷……”

五长老大笑了起来,起身想拍拍左星尘的肩膀,可惜左星尘太高,自己个子又矮,好在左星尘弯了弯腰,让他舒舒服服地拍了一下。

“我就喜欢三少爷的聪明劲,打小就看着舒坦,嘿嘿,一颗破人参,换一个大机遇,赚了,小殿下,据药王说,这一颗霸血无花,能助两倍的机会呢!太值了!”

“十年阳寿,两倍的机会……五爷爷,您亏大发了!”

“多活十年很好么,只要夺回阀主之位,我再少活十年,也活得顺心畅快!快吃了它!”

左星尘点了点头,将这只小小的无花果,放入手中。

再抬头时,眼前已经伸过来三只手,每只手上,都有一颗绿莹莹的丹药,指头大的一颗,丹丸流光溢彩,阵阵药香,沁人肺腑,名震帝国的养魂丹,长生宗每年只产出十颗,如今摆在左星尘眼前的就有三颗!

有价无市的东西,不但能助力凝聚星武战魂,更能直接提升星武战魂品级,这三颗,应该让嫡长支这三位强者,倾其所有了。

“都拿出来吧,让殿下一起吃下去。”大长老沉沉的声音说道。

大长老与四长老,各自拿出一只小玉瓶,打开后,一股冲天腥气扑出,同时扑出的,却是那霸绝天地的洪荒气息,仿佛有一道亘古身影,从堂内缓缓游过。

养心堂前,虚空微微波动,霸绝天地的气息,仿佛直达九天之上!

左星尘点了点头。

“真龙泪,直接滋润神魂,借龙魂直达星河,这两滴,两位爷爷,代价是什么?金钱根本买不到!”

“嘿嘿,傻孩子,代价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给我们长支,凝出星武战魂来,哪怕是世上最垃圾的星武战魂,你也要给我凝出来,不然,我们嫡长支数万之众,将永无天日!”

捧着这些灵果、灵药、龙泪,左星尘心头翻腾。

亲人,这才是至亲人。

他蓦地抬起头来,双眉如剑,星眸如冰,扫向门外。

大长老沉沉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几位族首大人,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

堂门一开,一道气息波动随之而入。

率先进入的正是彰国公左横海,在他身后,是族老会的九位大族首,无不白发苍苍,气息宏伟。

左横海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目光直落到左星尘的身上。

“刚刚得知,大哥与四哥将自己卖给了皇家,外加一座玄铁矿,就看到了真龙泪,也是,只有皇室能拿出两滴真龙泪来,就是不知道,两位哥哥的一片血心,能得到什么回报!”

大长老八风不动,冷冷说道:“群英山玄铁矿是我长支的,至于我跟老四,只是助皇太子训练他的铁军,皇太子有心再入湮罗,就算没有真龙泪,我们一样要帮他。”

“哼,我看你是想让左阀万劫不复!什么皇太子,他是废太子!二皇子新娶武王嫡女,地位如日中天,皇位早晚是他的,你跟他对着干,想要亡族么!”

大长老哼了一声:“二皇子鼻孔朝天,我求过他,甚至不惜一跪,他连一滴真龙泪也舍不出来,我只能去找皇太子殿下!”

“你想求二皇子,大哥,你跟我说啊,别说两滴真龙泪,更珍贵的真龙髓,我都能替你求来。世事皆如此,此一时彼一时,二皇子只认我左横海,在他眼里,我就是左阀,哈哈,是不是很有趣!”

“左横海,有祖训在,阀主之位,永归嫡长支,你别做梦了!”

左横海冷笑几声,围着左星尘转了两圈,冰冷的声音缓缓说道:

“我怕记错,特意看了一下《帝国万年史》,帝国千年以来,十五岁凝聚星武战魂者,只有九人,而且个个平庸,至于十六岁,左星尘,别说帝国史,整个洛星大陆,也找不出一位来!

人在十二岁以后,红尘沾染,杂念丛生,心灵不再纯净,神魂虽然更强大,却很难触动星魂,左星尘,我如果是你,就给自己留点脸面,不做这样无谓之争!”

左星尘平静地听他说完,举手将一颗真龙泪,缓缓吞入腹中,淡淡说道:“打个赌吧,左横海,用你二支的精铁矿,赌我今晚败北,赌输了,我就主动让出阀主之位,让你名正言顺,赌赢了,矿山归我长支,你退出族老会,闭二十年死关吧!”

左横海微微一愕,一双三角眼,死死地盯在左星尘的脸上。

二支的精铁矿,所产精铁,品级虽然不及玄铁,但胜在矿藏极大,开采容易,每年产出的精铁,几乎占到武商帝国的半数之上。

这处精铁矿也是二支的支柱产业,二支根本输不起。

不过,比起阀主之位对于嫡长支的重要来,精铁矿当然远逊。

条件太诱人了,更关键的是,左横海根本不相信,一个废物,会逆天到能改写帝国史,十六岁还想凝聚星武战魂,真是痴心妄想了!

左横海冷笑。

“你就那么有把握?”

左星尘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这笑容刺激着左横海。

“你不是一样有把握,才请动那么多人,准备看我笑话么,怎么,不敢赌了?”

左横海眼皮一跳,放声狂笑。

“小子,十六岁还想凝聚星武战魂,白日做梦!我如果不赌,我会后悔三生!几位族首大人,一起做个见证吧!”

能让左星尘,主动让出阀主之位,左横海求之不得,怕他反悔,立刻写下字据,看着左星尘在上面签字,心中的得意,几乎掩饰不住。他还不放心,在自己名字后,让几大族首一起落下名字。

收起字据时,左横海多年心愿得偿,忍不住得意大笑,大步走出前堂。

嫡长支几位长老想出手阻拦,但想到三少爷如果凝聚失败,玄铁矿早晚保不住,又不好当面伤了三少爷的脸面,只好默认,几人面面相觑,知道嫡长支再无退路,个个心情沉重,脸色难看。

四长老将另一滴真龙泪,递给左星尘,“一起喝下去。”

左星尘摆了摆手。

“四爷爷,一滴就足够了。”

左星尘神游星河时,比龙泪高级无数倍的星髓、星魂,不知道喝过多少,这滴珍贵的龙泪,对他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之所以当面喝下去,无非是做给左横海看的。

再一点,他也为自己十六岁凝聚星武战魂,找个借口,自己神游星河十二载,漫天星辰,随自己取舍,还用得着什么龙泪么……

几位长老,心事重重,一齐拥着这位三少爷,走出养心堂。

房门一开,堂外,站着百余位嫡长支族人,大家静静伫立,目光紧紧地落在左星尘身上,目光中的热切期盼,如火一样,烧灼着左星尘的心。

后院,更多嫡长支等在这里,前堂,前殿,武德殿前,嫡长支族众,男女老幼,很快汇成数千之众,一起默默跟随着左星尘,向大演武场走去。

大演武场,是各大门阀最重要的修炼武技场所,左阀占地极广,左王府外,整个东街外的上千亩平地,都被建造成了大演武场。

能容纳数万人的大演武场上,此刻,已经人满为患,

其中左阀各支,只占半数,多数是闻迅而来的武者,能目睹帝国顶级门阀最重要的凝聚大典,他们都很兴奋。

最东侧的大观礼台上,坐着左横海请来的各大阀强者,他们修为深不可测,地位尊崇,见识卓著。

最居中的位置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二十岁的青年,他们衣着奢华,贵不可言,男的微胖,长得面团一般白,外罩明黄锦袍,目空一切的样子。

他就是当朝二皇子,商杰。

坐在他身边的,是位霸气横溢的女子,她皎如月宫仙子,绮丽琼华,目光清冷傲慢,一身气息宏大而张扬,就算身周彩灯无数,强者如云,也难掩她的无上气势,整座观礼台上,她就如一轮皎月一般,艳光四射。

她就是李天王独女,帝国最赫赫有名的女将军,李龙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