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鉴宝师最新更新江莱张学海小说怎么看?

小说:鬼眼鉴宝师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一盒白蒋

角色:江莱张学海

简介:秦淮市,六朝古都,华夏名城,城东有一条长河
此河人称富贵河,曲折蜿蜒,把秦淮市分成了两部分,坐上直升机盘旋高空,朝城下鸟瞰,整座城市形似一副太极图
沿河两岸,全是捣鼓古玩的生意人——本书的主线就是主角靠着超级宝鉴系统,不断完成任务,从而捡漏,赚钱,慢慢成为古玩行业的泰斗人物

书评专区

海贼世界的诡秘之旅:没人喜欢看作者是怎么被驯化的

陈家洛的幸福生活:开头看着不错,以为主角和鸳鸯刀骆冰发生不可描述,但什么都没有。怼微服私访的乾隆也有趣,弹一曲千本樱。但最后主角种田搞科技反清去了。我以为主角要铸造四十米长刀大杀四方。

酒色撩人[快穿]:文笔优良的快穿爽文主配角反派均有大能背景,主线为报复女配(即反派)cp表面上看是仙界太子,但实际上我怀疑是主角徒弟文笔过关,但后期走上了靠脸征服世界的老套路跳结局,强行男主很不ok

鬼眼鉴宝师

《鬼眼鉴宝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JB玉烟杆

坊间流传过这么一句话。

神仙桥头满地金!

然而。

现实却是……满地都是套路。

秦淮市为了能把这个宝鉴之城的名头打出去,费尽了功夫,做足了广告,由此吸引了大批游人来淘金捡漏。

广告如——

震惊!海东市捡垃圾的张老三来到神仙桥,五百买了一件四方瓶,卖了五百万。

震惊!江北赖汉在秦淮市捡一张张大千画漏,回家就娶上了老婆。

震惊!蒙城阿珍姑娘,眼光独特,捡了一件铜鼎漏,价值连城。现在阿珍已经变成了白富美。

震惊!温城富婆重金求子。

看着桥头展览柜中的报纸,江莱的内心微微打颤。

几个月之前,他就是看了这些虚假广告,在这里亏掉了老婆本。

十万块钱,买了一副假画。

说来也可笑,唐寅的春树秋霜图,怎么可能就值十万块呢。

如今,再来此处。

江莱要让整个神仙桥。

震颤!!

“江莱,你说这里有我要的东西?”

慕千凝扫了一眼,目光中透露着失望。

对有钱人来说,他们买一件衣服都是用万做基本单位,只会去那些装修精美的正牌旗舰店,看不上市井里的地摊货。

“对,就在那里。”江莱指着远处。

现在的时间还算早。

下午两点。

一般来说,神仙桥晚上比较热闹。

其他小贩都懒散的坐在摊位前刷着抖音,根本没兴趣照顾街上稀松的客人。

而一位中年男人,长得尖嘴猴腮,刚刚支起摊。

此人穿着并不讲究,做起事来也不细致,摊上的蓝布铺得皱皱巴巴。但是对于摊上那些宝贝,倒是轻拿轻放,极其小心。

江莱走了过去。

这个摊位不大,长三米左右,后面停着一辆破三轮,前面一张蓝布上散落着几十件不知真假的古玩。

江莱瞧上了其中一枚烟杆。

他弯腰捡了起来,右手双指夹布顺着烟杆擦了一遍,随后把烟杆递给了慕千凝。

“你看看。”

慕千凝双手接了去。

烟杆看起来成色还不算旧,杆是金属的,应该是铜,上面还有绿色的铜锈。而烟嘴处黑点斑驳,颜色白中带绿,应该是玉。

“压实感挺足。”

慕千凝拿起掂量了一下。

小小的烟杆,看起来很普通,材质看起来也并非贵重金属,只是那玉有些光泽。

慕千凝不抽烟,扯着烟杆的样子,显得滑稽。

慕老爷子倒是抽烟,但如果把这东西送给爷爷,她会被全家人笑话的。

送烟杆还送个别人用过的,着实拿不出手啊。

江莱见慕千凝表情凝重,指了指烟杆靠近烟嘴的位置,上面刻着两个字母。

JB!

见这两个字母,慕千凝白皙的小脸一下熏得微微泛红,像是喝醉了一般。

“这,这……真是乱来!”

慕千凝生气了。

胡来。

太胡来了。

送个二手的烟杆也就罢了,上面竟然还刻着如此羞耻的两个字母。

江莱早料到慕千凝会是这种表现,但东西没到手,他自然不能解释出这东西的来历。

他俯在慕千凝的耳朵边,沉声道。

“等会儿,不要说话!”

根本没有一点解释!

而是直接让她闭嘴!

好霸道!

慕千凝的心口,仿佛又被什么尖锐强硬的东西撞了一下,无比震颤。

见两人站在自己的摊前,中年男人收拾好东西,连忙赔着笑,道:“两位,瞧上什么物件了。今天首单,直接九折!”

摊主名叫六子,古玩市场的老油条,别看他骑个破三轮,可在秦淮市已经买了两套房呢,和江莱比起来,不算差钱的人。

见到江莱身旁的美女,手腕上带着名表,身上的牌子也全是奢侈品。

六子感觉有戏。

这类有钱人可不常来这,可一旦来了,那可是条大鱼。

对于这种古玩摊,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这烟杆什么价?”

呦!

六子眼珠一转,心里偷着乐道。

来我这,不怕你不买,就怕你不问价。

慕千凝手中的烟杆,是他从一个老头手上收来的,成本较低,不到一百块钱。

这物件,年代久不了,就算是民国的东西,现在也值不了几个钱。

而且上面那一串字母,更是让人没有购买**。

六子那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的眼珠子转个不停。

“那个……你给……”

客人来的这么突然,六子还没想到怎么定价。

不过看着眼前这美妞估计也不懂什么古玩,他心一横,胆子也肥了起来。

“一万块!打个九折,亏本价,九千!”

六子的第一轮出价就是九千!

在这里,出价,杀价,看的都是本事。

说完价之后,慕千凝转头就想走,话憋到嘴边没敢说出来。

一枚小小的烟杆卖九千,这不是抢钱吗?

慕千凝有钱,但不傻。

六子报完价之后,就开始发挥演技,冲着慕千凝道。

“美女真是好眼光。”

“咱们秦淮市在民国时期那可是战略要地哩,这枚烟杆的来历可不简单呢。”

“它的主人是那个有名的混世魔王大军阀,张宗昌!”

说着说着,六子拿起烟杆开始指着上面的字母,活灵活现的演绎道。

“看到没有,JB两个字母,意思就是杰宝。”

“张宗昌的小名就叫做杰宝,这物件没错!”

摊主吹得差点连自己都信了。

不过不这么吹,这枚烟杆想要卖出九千的价格,几乎不太可能。

这神仙桥的物件,不管真假,多多少少都能和名人扯上一点关系,什么慈禧的痰盂,唐太宗的筷子,秦始皇的枕头,反正有的没的,胡乱一吹,能唬人就行。

不谙世事的慕千凝烫到这么一番话,顿时对这个物件另眼相看了。

要真是军阀用过的东西,那可算得上是个物件。

慕千凝都要掏钱了,江莱在旁边拉住她的手,又把即将拿出来的钱包放了回去。

他顿了顿,不屑的看了一眼,轻嘲道。

“你连张宗昌的小名都知道?”

此番话语,引来了旁边看热闹的人一阵哄笑。

到了下午,城隍庙里面的闲人吃饱饭,照常会在街头溜上一圈,找些热闹看。

六子一愣。

怎么着?

这是遇上行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