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铭记(丫丫林望)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武铭记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子之乐

角色:丫丫林望

简介:希元大陆,天赋异禀的少年林望,因体内凝聚不出灵力,被误诊为传说中的绝灵体
机缘巧合下走上了体、魂同修之路
在这个以灵气为主导的世界,别人战斗时灵器、武技声势浩大,眼花缭乱,宛若是在炫技
林望则是提着铁拳欺身而上,与人近身肉搏,一拳不行,就补上一记灵魂攻击,再不行就祭出大杀招……

书评专区

外挂傍身的杂草:知道修真聊天群为什么会火吗?因为他最起码逻辑通顺啊……

修真极恶魔头:底层修仙,靠哄骗别人机缘翻身。粮草

超级英雄间谍派:五岁一百五十多公分 见鬼了

武铭记

《武铭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臭小子,终于等到你了,我们哥几个可是在这里等你好一阵了,嘿嘿。”充满恶意的话语从前方传来,打断了林望的思绪。

借着月光,林望抬头一看,前方小道上正站在一位约莫十六岁,比自己要高出一头的少年,一双粗壮有力的双手正交叉环抱在胸前,脸上带着**裸的戏谑笑容。

他的身后还站着两名同伴。

为首的这个少年,林望也认识,贫民窟中的孩子都称呼他为“振哥”。

这位振哥,正是贫民窟中某个所谓的势力中的一个小头目,为人好吃懒做,仗着他身后的势力,以及比同龄要魁梧的体魄与力气,时常欺负那些比他弱小的贫困少年,抢他们钱,拿他们的东西,时不时拿他们出气等等。

他也算是非常典型的欺软怕硬之人,善于察言观色,但凡遇到比他强的、横的,他会毫无骨气地向其低头,拍马屁,鞍前马后,就这样他在贫民窟的日子还是不错,甚至有些滋润,至少在林望眼中,他的日子是滋润的,不愁吃不愁穿。

看着他们三人摆出的阵仗以及恶意话语,林望瞬间就明白了,他们今天盯上自己的工钱了,前面的路已被堵,双方距离又这么近,掉头逃跑也难以实现,何况自己劳累了一天到现在还未吃晚饭,体力也不足以支撑他的逃跑计划。

他心里明白今天一个应对不好,或许就什么都没了,青菜、猪肉、以及身上的铜钱,只能拼命一搏了。

“振哥,不知道大晚上的,你找我这小子有何指教?”林望心里计划已定,遂冷静地询问道。

“指教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把你今天在渔船上得到的工钱交出来,我们都知道了,一共有七枚铜钱。”振哥还未开口,他后方一名光头的精瘦同伴直接跳了出来回应道。

“振哥也是这个意思?好,既然是振哥的意思,小子理应将那工钱孝敬给您,但是很不凑巧,小子刚刚回来的路上吃了个鸡蛋面,再加上买了点菜,那些铜钱我已经花完了。”

振哥听到灰衫少年那文绉绉的前半句,脸上浮现算你小子识相的满意神情,然而后半句他就怒了。

后方另外一名约么十三来岁的短发少年忍不住开口道:“小子你在耍我们是吧,就一碗鸡蛋面加上你手上几个破菜能花掉这么铜钱,当我们傻是吧。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振哥是谁,惹怒了振哥,你今天别想完好离开了,我劝你小子识相一点,赶紧把钱交出来,不然有的是苦头给你吃。”

“振哥,不敢骗您,钱我已经花光了,不信我可以给您们搜身。”说完,林望弯腰将手上的青菜缓缓地轻放在地面上,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张开双臂,缓缓朝着振哥那边走去,那架势确实是想让他们搜身。

“哼,算你小子识相!”振哥得意的笑道。

此时正值夜晚,虽说有月光,但是光线比较昏暗,亦或许是他们三人认为林望耍不出什么花样。于是乎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林望的右手并没有张开,而是像握着一个什么坚硬的东西一般。

“快点过来,磨磨蹭蹭,以前可是听说你小子很是能跑啊,快点跑过来。”振哥不耐烦地催促道。

“是,我马上跑过去。”话虽才刚落音,但是林望的速度迅速提了起来,显然是蓄力已久。

只见他越跑越快,一眨眼,就已经到了振哥跟前,此刻振哥的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

突然一道身影高高跃起,只听“嘭”一声,石头与振哥脑袋来了个亲密的碰撞。

没错,刚刚林望借着之前弯腰扔下青菜之际,故意顿了一下,顺手在地面偷偷捡起了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

在那之前他就做好了要抢先下手的准备,不然这场不可避免的战斗他没有任何希望。

对于林望来说,这是一场保卫战,一场关乎青菜、瘦肉还有铜钱的保卫战,他不能轻易言弃,也不敢言弃,所以他要尽一切可能创造机会抢到先手。

这个先手已经抢到,并且也得手了。

振哥那狼嚎般的痛苦嚎叫也传到林望耳边,但他心中并没有喜悦,反而略微有些失望。

他所期望的是这一下能砸晕那振哥,那么这一场保卫战他的赢面极大,可惜石头终究还是太小了些。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占据先手,那就要尽量将先手的优势发挥出来。

此时的振哥正蹲着身子捂着头,不停地嚎叫着,身后那二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他们二人想不通,这只削瘦的小绵羊,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攻击最强的振哥,而且还真被他偷袭得手了,一时间他们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他们二人发愣,并不代表林望也会发愣,只见他借着俯冲的力道将蹲着身子的振哥撞倒在地,接着就是一记泰山压顶,骑在了振哥身上,右手的石块继续狠狠地朝振哥头上砸去。

“啊啊啊,该死的,你们两个还在发什么愣,还不把他给我拉开。”振哥那暴怒的吼声,将后方发呆的二人给惊醒了。

只见那二人迅速跑上前来,使劲地拉扯着林望,想把他从振哥身上拉开。

“嘶嘶嘶,轻点,轻点拉,他咬住我了。”振哥那仿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在空中回荡着。

原来在那二人回过神之际,林望的牙齿已经紧紧地咬住了振哥的右边肩膀。

“给我狠狠地揍他。”

“砰砰砰……”那俩人使出全力对着坐在振哥身上的少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躺在地上的振哥也忍住疼痛,用他那有力的左拳不停轰在林望的后背、肚子等部位。

然而林望却是不管不顾,无论身体受到多大的力道冲击,他就是死死的埋着头,发狠地咬住振哥的肩膀,丝毫不见松动的迹象,那样子仿佛是要从振哥的肩膀上活生生地撕咬下一大块肉才甘心,右手还时不时抡起石头砸向振哥的脑袋。

一声模糊的闷哼声,从林望嘴唇的缝隙传出,与之相伴的是不断流淌的鲜血,这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那振哥的。

三人的拳头、踢腿持续不断地落在林望的身上。

林望右手的石头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他们打掉了,但是他牙齿还是坚定地咬在振哥的肩膀上,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牙根在松动,如若不是嘴中的血腥味时时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可能已经坚持不住了,脑袋已经开始在嗡嗡作响。

他知道哪怕还能继续咬下去,但率先倒下的绝对是自己,这样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只见他果断松开牙齿,迅速直起身来,奋力挣脱另外二人,身子飞扑而出,待他站起身后,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块石块,这石块比之前那石头要大很多。

他右手举着石块,弓起身子,眼神凶狠地盯着对面的三人,仿佛下一刻,那石块就要朝他们三人砸来。

此时振哥也站了起来,虽然他的左手已经捂住了右肩膀的伤口,鲜血从他的指间缝隙不断流淌,入骨的刺痛以及麻意让他明白,此刻自己的右手暂时是不能发力了。

“振……振……振哥,你,你,你的肩膀。”那名短发的同伴,看着振哥那血肉模糊的右肩,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另外那名光头的精瘦少年,虽然也没说什么,但是看着他那躲躲闪闪以及漂浮不定的眼神。

振哥知道他们怕了,胆颤了。

对面那少年非常有心机,时机也把握的很好。

先是示弱以已,然后趁机抓住自己三人掉以轻心的心态,出其不意撞倒三人中最强的自己。

最后,对三人的拳头和踢腿加身不管不顾,哪怕吐血都要死死咬住自己的右肩膀,他寄希望于这一咬,能废掉自己的右手,至少是让自己的右手短时间内不能使劲。

他不仅成功了,还震慑住了自己的两个同伴。

振哥看着对面那勉强才能站立的少年,灰衫上到处都是拳印、脚印,嘴角的鲜血还在流淌,却依旧摆出一副攻击的姿态。

这小子是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他突然觉得这场斗争十分憋屈,又十分让人为之胆寒,看着那少年就仿佛是看到一条狡猾而又凶狠的孤狼。

振哥能确信对面那少年已经没多少力气,他的身体也一定很疼痛,毕竟这么挨了这么拳头和踢腿,他那瘦小的身体必然也会吃不消。

振哥相信此时自己虽然只有左手完好,但是只要两名同伴配合自己照样能狠狠教训一顿对面的少年。

但是他又怕,他怕一旦继续打起来,对面那蛮横的少年发起狠来,宁愿拼着不要命也要废掉自己的右肩。

而对面的林望此刻确实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如果对方还要继续的话,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废了振哥的右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明白什么叫怕,什么叫狠。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就是这么个道理。

“去他妈的七枚铜钱。”振哥心里狠狠地吐了一波芬芳。

最开始只是为了七枚铜钱,现在弄到要用自己右肩来换的地步,在振哥看来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买卖。

振哥不傻,相反他很精明,所以他才能在那个贫民窟混的有滋有味的。

但振哥不甘心,心内很不是滋味。

三个人堵截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不仅没抢到钱,还受了伤,如果还让他逃掉,振哥觉得会特别没面子,如果传了出去,以后自己还怎么混?所以他又觉得很憋屈。

于是,场面陷入短暂的沉默当中。

林望感受着场内那怪异的气氛,在贫民窟挣扎近三年的经验让他似乎有点明白了此时振哥的进退两难,他灵动的眼珠在不停地闪烁着。

“咳咳咳……”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破了现场的沉默,只见林望弯着腰,双手捧肚,鲜血随着他的咳嗽顺着嘴角直流而下。

“振哥,咱们打也打过了,小子已经领会到振哥的厉害,不过小子的铜钱确实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身上唯一还剩下一枚铜钱,这是小子明天的午饭钱,现在将这一枚铜钱孝敬给振哥,望振哥能放过小子一马。”林望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放在右手手心,脸上还挂着一副不舍的神情。

林望手上的这枚铜钱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丝微弱的幽光,这丝幽光让振哥觉得异常刺眼,他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左手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他明白这是对面少年给自己台阶下,但是这一枚铜钱的台阶让他感觉到了羞辱,他已处在随时要爆发的边缘。

正当此时,那名光头同伴好像也明白了现在的局势,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抢过林望手里的那枚铜钱,然后跳开身形。

指着林望道:“你小子不太识相,早点把钱交出来,还用受这皮肉之苦吗?现在知道怕了?果然是贱骨头,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转头就将那枚铜钱双手呈至振哥面前:“振哥,这小子被您打怕了,已然服软,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给他点教训不?”

振哥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左手紧握的拳头也缓缓松了开来。

“哼。”只见振哥左手一挥,死死握住那枚铜钱说道:“既然你小子已经服软,钱也交出来了,教训也给了,那今天这事就算了。”

“不过小子,下次记得长点记性。哼,我们走。”

说完他们三人的身形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林望咧了咧嘴,随后擦干嘴角的血渍,右手拿起地上的青菜,左手按着自己的肚子,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一切如同之前一般,好像发生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只有微弱的月光见证着这一切。

至于给振哥的那一枚铜钱,是给振哥一个台阶,也是自己的一种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