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师(斐家老爷银灿灿)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琴师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公孙未央

角色:斐家老爷银灿灿

简介:他就是个孤儿,是流落街头的乞丐
从他捡到这琴的时候开始,一切就变得不一样
他从没想过要怎样,只想平稳度日
随处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总是暗流涌动
有多少看不见的杀局很运气的错过,又有多少偶然其实是谋划中的必然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身在局中,不能全身而退
如此,又当如何活下去

书评专区

1860战记:继续骂,这小说脑子里充满了国际主义思想,也就是人权,道德之类的,回去之后屠光黑皮,奴隶白皮岂不美哉?还TM正常交易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超经典的小说啊  记得当时这本小说出来的时候 我第一次看完的那种兴奋  很好看 一点也不歪歪

我的师父很多:前面一个书友说的很得我心,刚看以为要走金庸风,没想到到第一卷**部分已看是烽火猫腻这种装逼抒情风,什么剧情都是浮云,抱歉了不是我的菜

琴师

《琴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誓不还

轻雅迷茫地眨眨眼,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是莫名其妙醒来,然后什么都没看到。我觉得和死人应该没关系,有关系的话,也就是那时之后才异样的吧。”

“你可记得那时是什么时辰?”邯皱眉问道。

轻雅仔细回忆,道:“我记得我听到了四声鼓。”

“那就是四更天了。”

邯思索着,如果那时候下手杀人,的确是个好时间。大家都睡得最沉的时候,发生什么动静也不容易被吵醒。到底是谁,弄出来这种事情。

“邯哥,要不我们先报官吧。”桑提议道。

“报官?那些人怎么会管乞丐的死活。”邯皱眉道,“让兄弟们把尸体收了,好生安葬,之后再去找凶手。”

“可是不报官,万一被他们说是我们杀的人,那就麻烦了。”

“你以为你报官,他们就不会这么说了吗?算了吧,别指望那帮狗官了,赶快把尸体收了,别让他们发现,就不会多事了。”

桑无奈,只好跑回去叫人了。

轻雅盯着尸体,听着他们对话,心里可不舒服了。乞丐死了,就不是人命么。

“还是报官吧。”轻雅忽然说道,“我觉得这个死人不对头。”

“哦?”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一种感觉,要是就这么自己处理了,他们反而会开心。”

“他们当然会开心,这样多省事。”

“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说……嗯,总之还是去报官吧。”

邯看了看轻雅,道:“你可以去报官,倘若他们胡乱指认是我们杀人,可别怪我说是你杀的人。”

“嗯,总之去试试好了。”轻雅微笑,道。

邯看着他,叹气,这孩子,还以为官家多好似的。乞丐多半属于江湖人,和官家本来就互不对付。非要去报官,真是自讨苦吃。

轻雅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跑去报官。

官衙门前,聚集了不少人。

轻雅放缓了脚步,看到有人抬着尸体,不由得停在远处。

那些人,看装束,应该都是乞丐,但是轻雅都不认识。有尸体在,轻雅不愿靠前,只能这样远远听着他们说。

有人不停击鼓,但是官衙大门紧闭。

“敲!继续敲!死人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么能不管!”

“就是,乞丐也是人!死了也要管!”

“我的儿!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是谁杀的你?娘一定给你报仇!”

好乱。

轻雅瞄了眼尸体,的确,这尸体上,也有和阿刁一样的古怪气息。事情果然不那么简单,不同的巷子里,不同的乞丐死了,死在同一种手法上。

有个乞丐回头,发现了轻雅。上下打量着轻雅干净整洁的装束,说话的语气中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嫉妒。

“喂,小子,你来做什么?”

“我?”

“对,就你!看你穿得这么干净利落,哪家的孩子?赶快回家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所在的巷子,死了个人,我是来报官的。”

“什么人?你爸还是你妈?”

“是乞丐,叫阿刁。”

“切,乞丐死了关你屁事!赶快回家去,我们这好多乞丐死了,轮不到你管。”

轻雅闻言一怔,道:“死了好多?”

“怎么,你想听?我也可以告诉你。”那人哼了一声,抱怨地说了下去,“有七个巷子,死了七个人。你说多厉害,七个人啊!一晚上就死了。以前哪里出现过这种事!这帮狗官也不出来管管,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下令杀得人。”

“多半是他们杀的人了。”击鼓人一边继续敲鼓,一边说道,“这府衙本就看咱们乞丐不顺眼。近些年乞丐越来越多,上面来人一查,就会说府衙管理不善,才出现这么多流民乞丐。这不要年末发年终俸禄了,他们若要杀人来涨俸禄,我一点都不奇怪。”

轻雅吓呆了,这还不奇怪啊,为了俸禄可以杀人吗?这还是官么。

“小子,你那边死的人,是什么样的?”那乞丐忽然问道。

轻雅一怔,忙应道:“很能干的人呢,好多累活重活,他都会做。”

“……我指的是死状,谁管你他生前如何?人死了都一样,都是尸体,没区别!”

“死状就是死掉了,冷掉了,别的看不出来。”

“昨晚突然死掉的?”

“好像说是,早上走着走着,就死掉了。”

“哼,一样么。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是八个人。”那乞丐冷冷道,“这绝对是计划杀人了,八个人,突然全死了,哪儿有那么巧的事。”

轻雅沉默,他觉得也是。

原本以为是一个巷子这样,或许是意外误伤,现在八个巷子都这样,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行了,别敲了!”

有衙役从衙门里出来,一看就不是那种说话算数的领导,就是普通的小卒子。

“大人,我们要报案。”

击鼓的乞丐放下了鼓锤,说道。

“乞丐?”衙役看了他们一样,不悦道,“大早上吵吵什么,都还没睡醒呢。等巳时之后再来敲,现在没人管你们。”

“大人,死人了,你们都不管吗?”那乞丐大声吼道,

“不用这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衙役不耐烦地捂着一边耳朵,道,“管也得大人睡醒了才能管,现在大人还在安睡,你们这么吵也没用的。等下再来,反正人已经都死了,又不会跑。”

这说的叫什么话。

轻雅不高兴,没想到官家竟然是这样的。

“怎么这么多乞丐。”

很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轻雅回头,这声音的主人,果然是程琴师。几日不见,似乎程琴师的装束更加光鲜亮丽了。说是琴师到不像,说是爆发户还差不多。

程琴师手中抱着一把琴,轻雅不知道那琴音色如何,看上去倒是很漂亮。

“程大师,有失远迎。”衙役赶忙迎了上去,道,“大人已在府上恭候多时,就等着您呢。”

“好好,正好我又找到了好琴,特来献给大人。”程琴师说话也很客气。

“快快请进。”衙役驱赶门前乞丐,让出一条路,引程琴师入府。

轻雅淡淡看着程琴师,程琴师却一眼都没有看轻雅。

“喂,什么意思?你刚刚还说,大人在睡觉吧!”那乞丐大声吼道,“怎么人家说要进,就恭候多时?”

衙役不答,干脆地关上门。

一道门,隔绝了所有。

乞丐怒了,又开始用力击鼓,更加大声地吵嚷。

轻雅沉默片刻,转身离去。

一直以为,官家是很公正的,会照顾百姓的。为什么会有那种错觉,现实里的官家居然是这样的。

死人了都不管,却管那些风雅玩物。

轻雅叹息,恐怕那些琴到了府衙也没什么好下场,这样的人,感觉不会认真的对待琴。

想着,伸手摸摸背上的轻音。

还好,自己的琴没那么漂亮,又被别人嫌弃,才没有被拿去充公。

还好,它还在自己身边。

回到巷子里,邯依然在巷口,尸体已经被收走了。

“如何?”

邯问着,不过看轻雅失落的样子,心中了然大半。这孩子,还是天真的很,以为什么都能很顺利,其实不然。在这个世界上,哪儿那么好顺心如意。

“官家,竟然是那样的。”轻雅简单说了看到的事,蔫蔫道,“邯哥,我不喜欢官家了。”

邯一笑,有了主意。

“官家不都是那样的,我曾经去过一次中陵,那边的官家就不错。无论有什么难处,都会帮忙解决。之前我不过是迷路了,他们都派了一个小小衙役,特地为我指路。不过我的家在这里,要不,我都想去中陵住了。”

轻雅思索片刻,道:“邯哥,我想去中陵。”

邯目光一亮,终于,他愿意离开了。

轻雅长吐了一口气,抬头,认真道:“邯哥,我现在立刻马上要去中陵,你告诉我,怎么走。”

邯一笑,道:“你随我来。”

轻雅点头。

邯带着轻雅,穿过整个北陵,从北城到了南城门前。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包袱,递给他。

“从这里出去,沿着路直走,太阳落山前,应该就能到中陵了。你拿上这些干粮,足够你撑到中陵。其他的,你进城之后再看罢。”

轻雅点头,拒收包袱,道:“没事,我带了钱,不需要这些。”

“小雅,外面就是路,没有城里这样的店铺。你光拿了钱,那不能吃的。”邯硬把包袱塞给他,道,“这些是干粮水袋,你出去了就能明白,这些东西才是必须的。”

轻雅道谢接下,想了想,道:“邯哥,我应该不会回来了,这些年,多谢你照顾我。”

“不必,你能凭自己的力量脱离乞丐,我也很欣慰。”邯说着,心中暗叹。

照顾他?并不是。

只是担心这个不知来由的小孩子,会引发某些隐藏事件,所以多加留意罢了。并没有真心实意的照顾,应该也算不上照顾。

大概,就是各自安好罢。

他现在终于要走了,这个安全隐患也终于算是去除了。

谢天谢地,这么多年担惊受怕,很快就要过去了。

轻雅深鞠躬,道:“真的,非常感谢。”

“不必,你快走吧。不然到了那边,城门都关了。”邯催促。

轻雅点头,走向城门。

城门两侧的卫兵伸出长枪一栏。

轻雅吓了一跳,城门开着,应该就是可以通过的意思吧?一怕,忍不住看向邯。

“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邯大步上前,问道。

“今日城门,只进不出。”卫兵应道。

邯皱眉,这么寸?

轻雅有点怕他们,面目好严肃。心里想离开的感觉更加强烈,只好小声求邯。

“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让我马上能出去?”

邯瞥了他一眼,这孩子是真心要走,正好顺势帮他一把。

邯咬咬牙,拿出一枚银豆子,悄悄塞给卫兵,道:“这孩子啊,急着出去,您看看能不能行行好?”

卫兵犹豫了,道:“但现在只进不出,一个人出去,太明显了。我们不好办啊。”

邯目光一溜,看到一旁正在装渣土的官家车,道:“他们是否要出城?”

“不错。”卫兵应道,使了个眼色。

有些话,碍于身份,不能明说。

“多谢”

邯赶忙拉着轻雅,把他也放到渣土车里。很快,渣土车出城,轻雅也跟着出城。

一出城门,轻雅就从车上跳下来,还回头向邯招了招手,转身离去。

邯看着,终于松了口气,微微一笑。